其他小說

qprmr精品都市异能 海賊之苟到大將 愛下-第二百一十六章 救贖推薦-6on4k

海賊之苟到大將
小說推薦海賊之苟到大將
天空阴沉,即将入夜,周围的海军呼吸也越来越粗重。
“库洛中校是中校,我们雨果中校也是中校,凭什么这么对待他?”
那中尉握紧了腰间刀柄,脸色不善。
上尉不屑一笑:“阻挡别人抓海贼同谋的海军,我可没听过。”
中尉抽出刀来,吼道:“不准你侮辱雨果中校!”
“我也不会让你诋毁库洛中校。”上尉手臂一招,身后的海军立马举起长枪,对准他们对面的海军。
同样的,中尉身后的海军纷纷抽出武器,一个个充满着怒意。
气氛很为胶着,似乎下一瞬就要开打。
“溃压!”
库洛刀刃一挥,浓烈的杀气压了过去。
然而,杀气就如一阵风一样,吹动了他们的衣袍和发梢,库洛可以看到他们的神情恍惚了一阵,接着怒意更盛。
没有晕…
“开玩笑的吧。”莉达吃东西的动作一滞。
库洛的杀气,都没能让这群人晕过去?
他们的意志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海水…”
后方响起了声音。
库洛转过头,只见躺在那的古加斯喘息了几声,道:“没死的人,浸泡海水,就能解除。”
古加斯的声音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充满悲哀了,只见他扭过头,眼神很是平静,“要尽快,天一旦彻底黑了,那么一切都来不及了。”
哗啦!
他话音刚落,天空就落下大量的水滴,那雨水差不多有拳头大小,砸在人身上生疼。
库洛五指一握,雨中的水团聚集起来,包裹住了在座所有人。
“库洛,你干嘛,咕——”
连莉达都不例外。
被海水团浸泡之后,库洛才松开手,任由水团自他们身上散开。
“我们…”
上尉和海军们都是一愣,放下了手中武器,眼中带着浓浓的惊恐。
他们刚才想干什么?!
和同僚内斗这种事,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差点就酿成不可挽回的大事情了。
就在这时,那中尉举起刀刃,一刀冲着上尉劈了过去。
呼!
强烈的风压忽然卷起,将中尉和他身后的海军给吹开。
库洛握着秋水,问向古加斯,“喂,不是说没死的人浸泡海水就能解除吗?”
古加斯没有说话,看着库洛,带着无尽的悲痛。
库洛握着刀的手微微一颤,“不是吧…”
“是的,他们,都死了。”古加斯淡淡道。
“啊啊啊啊啊!”
旁边传来了哭嚎之声,雨果此时跪倒在地,颤抖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同样的,他的脸上不再露出癫狂,变得如一个正常人一样。
很快,他似乎想起来什么,猛然抬头看向库洛,极快说道:“塔达镇的人在三天之前就全都死了,这里存在的根本就不是人!”
库洛皱眉道:“你打的电话?”
“赶快走,没时间了,把情报带回去,让本部发动屠魔令,这里…早就没救了!”
雨果没理会库洛的话,像是交代什么遗言极快把话说完,接着脸上便浮现痛苦之色,“快点…走!”
那最后一声,如同怪异的怒吼。
阴云彻底遮盖住天空,让这塔达镇彻底陷入了黑暗。
雨果痛苦的抱住自己,皮肤逐渐变得火红,他大张着嘴,发出呜咽一般的狂吼。
轰!
他的头发、五官、皮肤,接连冒出火焰,而后又被降下的海水雨给熄灭。
但火焰没了,不代表他就没事,他的皮肤依旧开始变得焦黑,就像是被火焰灼烧之后的碳化,而在体表上,还流淌着如同岩浆一般的火红纹路。
就如书中所说的一样,承受灼烧之痛。
除了雨果之外,刚才被库洛一刀吹飞的人,同样也是如此,一个个身形扭曲,神色恐怖,浑身都被雨水降落的冒出蒸气。
每一个,都成了这幅状态。
“好痛苦,好痛苦,血,给我血…”
雨果颤颤巍巍的伸手,那焦黑的手膨胀了几分,手指变得十分尖锐,宛如兽爪。
“给我血!!!”
那个变成焦炭的五官,再也看不到表情,反而充满了无尽的癫狂。
如同书中的内容一样,到了夜晚,人将化为怪物,承受灼烧之痛,只能通过掠取活人的血,才减轻痛苦。
呼!
一把斧头极快的飞转开来,斧刃将雨果砍成了两半,那斧头往前旋转,斩断了那些同样化身为怪物的海军们,如回旋镖一样,重新飞回了后方。
身后的古加斯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单手接住了那把巨大的斧子,他的眼神异常冰冷,满是癫狂的看向库洛他们,呢喃着:“救赎…”
中了他一计无明神风流,居然还能动弹?
古加斯颤抖着,身躯开始膨胀开,随着布帛裂开的声音,他身上的教士服被撕裂开,大量的黑色毛从中挤出来,他的脸逐渐变得狭长,腿脚如野兽一样反曲开。
“嗷!!!”
一只五米多高的雄壮狼人直立着,对着黑暗的天空怒吼。
能力者?!
而且还是生命力最为旺盛的动物系?
难怪中了他一记无明神风流还能活动。
看情况,这特么还不是普通种类,能够直立并且变大的狼人,少说也是个远古种。
“吼!”
狼人低头看向了库洛,巨大的爪子就挥击过去。
库洛单手一握,下着的大雨猛然往这狼人这收缩,形成海水团将他吞没进去。
同时,他二指抹向秋水,带出了一道金芒。
“无明神风流奥义…”
海水能让能力者无力,但得看是什么级别的,这种级别,只能说削弱,凭他的实力,破开海水团不要太容易。
所以,先一刀砍死他再说。
“青龙!”
刀刃落下,划入海水里,海水登时翻滚起来,几乎化为了一条水龙,吞进了狼人,那水分化为利刃,不断切割着狼人的身躯,鲜血充斥着海水,将其变得浑浊不堪。
狼人不断痛吼着,约莫三分钟后,血水团才散落开来,露出了那浑身是血的狼人模样。
砰!
它的身躯往后倒塌,只有胸膛起伏还表明着这还活着。。
狼人起伏了一阵后,身躯慢慢变小,化为了人类模样。
“谢了…”
古加斯脸色恢复正常,露出了苦涩的效益:“如果当年来驻守的人是你的话,或许塔达王国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清醒了?”
库洛问道:“你为什么没有被火烧。”
“诅咒不同,我和他们不一样。”
古加斯脑袋没有动,眼睛则撇向了附近的那本教义书,语气虚弱:“这本书,是个女人给我的,上面写着关于我的故事,我将驻守在这最后之地,为了不让他们遭受渴饮鲜血的苦楚,对他们施以悲悯。”
他所谓的悲悯,库洛知道是杀戮。
死掉了,就不会感受到痛苦了。
也就是说…
“你杀掉了塔达镇所有的人?”库洛问道。
古加斯惨淡一笑,“没错,是我杀的,本来我以为我能守住的。我也看过《女巫的复仇》,那个能力影响不到我,可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说我会中书中的诅咒,按照书中的内容来行事,我不信,所以,这就成现实了。”
他看向库洛,凝重的说着:“如果你碰到一个看起来很邪恶的黑发女人,千万,千万不要否定她的话。注意她的言语陷阱,她所说的话是假的,可你一旦再次否定,那么假话一定会变成现实。”
“西帕蒂亚?”
库洛眯起眼睛,“啊…我已经领教过了。”
“是吗…”
古加斯笑了笑,道:“你们在这里待到白天,一切就恢复如初了,除了我…”
他扭过头,看向了那个被他砍成两截的焦尸,叹道:“白天的时候,记得替我向雨果先生道个歉,他是个很高尚的人,凭借着自己的意志破开了诅咒,只是被当时的我给杀掉了。”
古加斯的生命气息,逐渐的在下降,他盯着天空,呢喃着:
“莱斯,做到这种地步,你应该消气了吧,我们的确对不起丽莎拉…”
他张着嘴,眼睛直直睁着,带着忏悔的表情,凝固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