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lmxzu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繼承兩萬億 起點-第二千零八十四章 榮譽壓制熱推-lxsyo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酒会厅里,白小升刚与一位跨国企业商人聊完,端着酒杯一转身,就看到雅米笑吟吟站在他身后不远处,似乎正在等待着他。
“雅米小姐。”白小升不由自主瞥了眼远处的休息室,又转向她,笑道,“与克劳德先生聊完了,聊的怎么样?”
“还不错。”雅米一笑,“白先生不想与克劳德先生谈一谈吗。”
白小升闻言点头道,“自然是想的,只不过不知克劳德先生有没有时间,我不是宴请的人,那得等主人与客人谈完,还要看客人有没有时间、愿不愿意才行。”
雅米眼见如此一本正经的白小升,抿嘴一笑,“小升先生,你还真是恪守礼节的人。”
“我,一向如此。”白小升微笑道。
雅米伸出一只纤白玉手,朝着休息室那边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克劳德先生有请,他也想与你聊聊。”
俩人对话,自然被旁边人听去。
听说克劳德先生主动邀请,那些人无不艳羡看着白小升。
不过他们也知道,人家白小升,那可是振北集团的副董,身份尊崇,有此待遇也是理所当然。
白小升看了眼休息室那边,微笑点头,迈步走向那边,数步之后却又疑惑停下。
因为雅米并没有跟上。
“雅米小姐不一起吗?”白小升奇道。
“克劳德先生要见你,我去做什么。”雅米端着酒杯,优雅一转身,去找别人聊天去了。
白小升一见,笑了笑,转身独自走向休息室。
那边,门口守着两个克劳德带来的秘书,礼貌又客气地把一波波想求见克劳德先生的人给拦了下来。
不过见白小升过来,一早得到吩咐的他们,对白小升客气躬身,还帮忙拉开门。
白小升迈步走了进去。
门,随即关上。
克劳德坐在休息室里,正享用一杯茶,眼见白小升来了,温和一笑,放下手里杯子,对身前的位子做个邀请动作,“白小升先生,请。”
白小升微笑走过去,坐下来。
克劳德亲自拿起茶几上的茶壶为他斟了一杯,口中道,“华夏的红茶冲泡手法,你来一杯尝尝。如此喝法,让我尤为欣赏。”
白小升客气的接过递过来的茶杯,笑道,“有机会,我请您去华夏,桐木关的正山小种红茶可说世界红茶鼻祖,于山间沏上一壶,品尝起来更别有一番风味。”
克劳德端起茶杯笑道,“那有机会,一定去尝一尝。”
短暂寒暄之后,白小升主动道,“方才克劳德先生的演讲,颇为精妙,不过有一二点我却有不同意见,想与克劳德先生探讨一二。”
克劳德目光之中不免微奇,旋即笑道,“是吗,那不妨讲出来,咱们探讨一下。”
白小升见他同意,当即把不同意见一二三四的摆出来。
克劳德起初抱着闲散之心,想随便应付两个话题,就切入正题,将雅米所托之事办了,然后再出去应酬一番,就打道回府。
结果白小升抛出观点之后,视角非常之独特,观点很清奇,克劳德居然被勾起了兴趣。
于是,这俩人就着一杯清茶,对着几个话题,便开始聊了下去。
……
酒会厅,雅米与人谈笑,不时会望一眼休息室的方向。
这不知不觉间,已经快过了一个小时,白小升还没有出来。
看来这个人确实很难被人说动。
但雅米有信心,以克劳德先生的身份阅历要拿下他,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克劳德先生都失败了,那我也就只能合众人之力,排挤一下振北集团那些企业,让他们吃些苦头。当然,那必须是暗中进行,而且绝不能让人抓住把柄。”雅米心中盘算。
寻常大族子女,哪里会有如此的明暗兼修的心思,雅米也算是一大异类。
不过,细究起来这也可以理解,雅米父亲在成为米卢特洛斯家族执行董事前,并非一帆风顺,甚至在族内几起几落。
年幼的雅米享受过荣光追捧,也尝过贬低白眼,一颗年轻的心那早就炼化的七窍玲珑。
只不过在白小升这件事上,她想错了。
不是克劳德没有说动白小升,而是克劳德就根本还没开始,因为他正忙着与白小升探讨问题。
俩人意见相冲的时候,还近乎争论,搞得在外面守着的秘书听到动静都多番迟疑,面面相觑。
别是克劳德先生跟人打起来了吧,要不要进去帮忙呢……
一个小时不知不觉过去,歇口气的功夫,克劳德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所托没有完成。
不过看着眼前的白小升,他心里不免叹服。
后生可畏。
这个年轻人的卓越视角、广阔视野,以及缜密思维,灵动口才,那在年轻一辈中绝对属于最顶级的。
甚至,克劳德觉得自己同龄人里能达到这种程度的,都可说最顶尖的一批人。
不愧是振北集团的副董,原以为是靠先辈荫庇,但现在看来,这白小升完全担得起那职位!
只是……
克劳德暗暗感慨,虽然振北集团不逊于米卢特洛斯家族又或者弗克林家族,一位副董身份地位够强,但这里,是北欧。
相较于两大家族,振北集团在此地的力量就显得薄弱多了,更何况白小升这副董与米卢特洛斯家族执行董事千金的分量比,也还是差着级别。
克劳德收敛惜才心思,撂下茶杯,对白小升微笑道,“白小升先生,其实我请你过来,是有件事要说与你听。刚刚咱们讨论忘我,我竟一时忘了。”
白小升也放下茶杯,笑道,“那克劳德先生现在说,也不晚啊。”
实际上,从雅米叫自己来,白小升就猜到了一二。
克劳德稍稍顿了顿,缓缓道,“白先生关于局势分析很有趣,但你并不能否认,就北欧商界而论,米卢特洛斯家族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就连爱莎皇室也有意支持。”
克劳德把“爱莎皇室”四个字加重了音,无疑把话里分量变得重了许多。
“你也看到了,外面那些跨国公司的商人,他们都是支持米卢特洛斯家族的,虽然他们人在哥哈摩尔,但是生意可是遍及北欧。可以说,米卢特洛斯家族在这边聚集了绝对优势,要与弗克林家族一绝胜负。这种情况下,米卢特洛斯对置身事外的旁观者必然持有警惕戒备之意,免得被弗克林家族拉到那边。振北集团这些企业,拥有着极大的市场跟资源,若是那两强相争,又难免受到波及冲击……我说的,白小升先生你懂了吧。”
克劳德尽量抱着缓和姿态,在劝说白小升从了雅米,选择加入商盟,选择支持米卢特洛斯家族。
白小升笑道,“虽然当前事态之下,独善其身已无可能,但是我们还是不愿选边站,这样会带来不可预计的麻烦跟后果。”
听到白小升的拒绝,克劳德依旧耐心道,“你们可以选择加入哥哈摩尔跨国公司的商盟,许多公司不正是这么做的,并不需要明面宣告与米卢特洛斯家族站在一处,也不需要对弗克林家族宣布为敌。”
“那,弗克林家族会这么想吗?”
白小升反问道,“弗克林家族会理解我们所谓的苦衷,会认为没有宣告出来的事实就不是事实吗。”
白小升一番话,让克劳德有几分无语。
“我很好奇,爱莎皇室什么时候成了米卢特洛斯家族的代言人了。”白小升嗤笑道,“我记得爱莎皇室早前还分别与两大家族的人会面过,表示过合作意愿。秉持中立,不干涉冲突,在商言商才是皇室宗旨。”
白小升这番话,无疑是在质疑克劳德。
虽然无比欣赏这个年轻人,但是被当面指摘,克劳德也有几分不悦,脸色微沉。
“白小升先生,你这番话,可是在质疑爱莎皇室。”克劳德缓缓道。
“不敢。”白小升平静回应。
克劳德冷笑道,“那便是在质疑我咯。”
“我也没那样说,不过克劳德先生你作为爱莎皇室商务访问团的团长,确实不该做他人说客,有损您的身份。”白小升道。
“你这已经是在教我做事,还说不是质疑。”克劳德眼皮微垂,看着白小升道,“你可知道,我是三星白银骑士勋章、二星黄金骑士勋章的持有者,就你方才那些话,就可以被视为对爱莎皇室的不恭!”
克劳德说这话时无比严肃,声音也透着几分严厉。
既然好好说无用,克劳德也想着借用爱莎皇室之威,压一压这个年轻人的高傲。
“三星白银骑士勋章,二星黄金骑士勋章。”白小升喃喃念着这两个殊荣,把手伸进自己口袋,掏出一物,轻轻放在桌面上,推到克劳德身前。
“我也带来一个勋章,克劳德先生过过目。”白小升说着把手移开,露出下面的东西。
克劳德从白小升拿出东西伊始,就目光疑惑地看着他手中的动作,待白小升手挪开,他瞳孔中顿时倒影出一个圆圆的金质小圆章。
这正是当年白小升救了查理小王子时,所获得的馈赠。
原本,白小升得知克劳德身加两项荣誉,所以把这个带了过来,想着是不是凭借这个跟克劳德亲近几分,获得一个私下交流对话的机会。
没想到用是用上了,却是在这么个情况下。
只看了一眼,克劳德整个人就如遭雷击,满脸不可思议,眼都瞪圆了。
“这是……三星黄金骑士勋章!”克劳德失声道,“怎么可能,你难道是爱莎皇族中人。不对,不对,你是华夏人啊!”
“并非一定要皇族中人,才能有这个勋章吧。”白小升道。
这句话,让克劳德吃惊的看了白小升一眼,小心捧起勋章仔仔细细看了个遍,口中喃喃道,“不是皇族中人,那就只有救过皇室中的嫡系的人,才能获赠这样一枚勋章……为什么我此前从未听过这枚勋章的事!”
当初,查理小王子获救之后,爱莎皇室也是封锁消息,这枚勋章并未有记录。
克劳德不相信,也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皇室嫡亲出行哪个不是严密保护,谁能有本事威胁道他们的安全,谁能有本事去完成营救。
但是反反复复看了个遍,包括微小隐秘的印记,克劳德也不得不承认,白小升这枚勋章就是真的。
“你,白小升先生,您,救了哪位殿下?”克劳德再度抬头看向白小升,喉咙有几分沙哑,小心翼翼道。
服务于爱莎皇室几十年,克劳德不光有商人的一面,也有对皇室的敬畏与忠诚。
面对三星黄金骑士勋章的持有者,他已经把称谓改换成了您,极为恭敬。
“或许,你可以去问问查理小王子。”白小升微笑道,“我来的时候,我们在机场见过了。”
“查理王子,机场?!”克劳德吓一跳,失声道,“难道那一日,查理王子去见得,是您!”
白小升点点头。
克劳德不再多问,双手捧着那粒勋章恭敬交还给白小升。
这份恭敬与年纪无关,与阅历无关,纯属是对皇家的敬畏之心。
白小升收了勋章,克劳德换了一副笑容,摇头道,“是我一时昏聩,想着卖米卢特洛斯家族小姑娘一个人情,却没想到撞到了枪口,惭愧!惭愧!”
“克劳德先生也是为了皇室利益着想,无须自责。”白小升一笑,丝毫没有因自己持有高级别勋章而有什么不同。
克劳德见状,不由得暗暗颔首,对白小升好感倍增。
看了眼时间,克劳德对白小升道,“原以为走个过场就回去了,没想到都这个时间了,我也该走了。”
“白先生。”克劳德从怀里摸出一个金质的小方盒。
打开来,里面有屈指可数的几张名片,却都是镶嵌黄金白银做装饰,一看就非寻常之物。
克劳德拿出一张,递给白小升笑道,“这是我的一个电话,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包括生意上的事,尽可以吩咐。你是三星黄金骑士勋章的持有者,爱莎皇室的一切资源都可以对你大开方便之门!”
这番话可非同一般,白小升郑重接过那张名片,收了起来,表示一番感谢。
有此收获也是大大出乎白小升意外,不过他自然是高兴,毕竟接下来他真的需要皇室资源。
克劳德笑着站起身跟白小升道别,临行之际想起了什么,与白小升道,“米卢特洛斯家的丫头似乎对你的决定志在必得,怕后续还会有什么手段,需不需要我去敲打敲打她。”
雅米可能打死不会想到,克劳德“叛变”了。
白小升闻言摇头笑道,“多谢克劳德先生,还是不必了,我想我应付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