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est9z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暗流之門-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 騙吃騙喝展示-zfp5b

暗流之門
小說推薦暗流之門
王涛初听红衣的建议时一开始倒是想要点头同意的,但是想想就算再不堪也不至于胆小地躲在后面。要让女子去面对危险倒也不是不行,起码在身材和力量上总得赶上四娘的一半吧,如果连自保都做不到的话就还是别再提了。
况且自家女人的容貌放一般地方也算是万里挑一的水准,自己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栽倒在她的温柔乡中。所以他很担心被求助之人看到红衣后突然动心,若是在发觉对方只有单独一人时还不知会冒出什么想法呢,倘若是动了不该有的歹心可怎么办?
他便立刻摇头反对道:“这怎么能成?你怎知那里是好人家还是贼窝?一个人去可怎么是好?都怪我当时离开时没有带上几个手下,没想到眼下竟是远离了这些车辆就寸步难行!”
“你也知道自己干得唐突了?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遭到王涛劝阻的红衣撇撇嘴,她差点就将自己心中的实话当面说出来。
不过考虑到眼下情形也不是埋怨怪罪的时候,首先得是将问题解决了才行,不然二人就会始终陷入补给受限的困难。也就是说天大地大还是肚子的问题最大,先将这要紧事情解决了才好去做别的。
不过问题其实还得归在王涛的胆小上,担心女子去交换食物会遭遇不安全,那么只要这个家伙承担起该扛的责任不就得了?又或是二人结伴一起行动,这在安全上总是可以再提高一截的吧?
但这样的想法也就是在知晓根底的区域才好用,而在突然空降下去的地方却只能是两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此地的良善如何。
有王涛躲在悬浮车内还可以操控着机械作为底牌,即便是红衣遭到了歹人威胁也能出手相救。如果是他本人遭遇了危险却只能让红衣在车中干等,而届时也未必能获得进行自救的机会,这就相当于困住了手脚将脖子洗干净送给人家。
但问题是受自己操控的高科技玩意动静又不小,一旦贸然出现了就可能吓着村民,那么无论是怎么好说歹说都很难换取想要的东西了。所以这就使得二人在安全和食物之间处于两难境地,而且他们还偏偏哪个都不敢放弃。
想来想去终于还是红衣想起了他们曾经大干特干的事情,不就是扭转寻常人对自己的看法吗?在河青城不就有现成的例子?她想到可行的地方就对着王涛提出了自己的办法:
“兴许不必是我们走下去做交换,还可以是当地人双手送上来啊。你看看我们有着悬浮飞舟,有能将嗓门扩大数倍的神通,还有拉起来就是相当架子的车队,那我们还缺什么?缺一个巫师和巫女啊!
你忘了老巫师和四娘以前都是怎么做的了?当时河青城有多少人被唬得匍匐在他们的脚下?现在想来其实也没多难嘛,轻轻松松就能让许多没头脑不住的磕头,他们做得我们就做不得?”
说白了就是利用手头资源装神弄鬼,作为吃过见过的人完全能做到模仿个八成像,至少是不会被穷乡僻壤之人看出马脚。
王涛听闻此言先是一愣,随后就以拳击掌的惊喜道:“呃……是啊,是这个理!”
以前尽是待在四娘身后提供舞台特效了,以至于从心态上就没将自己当做话事的神棍,而只是一个无师自通的特效人员。所以也无怪他会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得如此迷糊,主要就是一直都没有将自己完全带入角色之中。
他二人照着这个主意就开始讨论之后的行动,比如届时该说出怎样的蒙人话语,而作为辅助的特效又该在什么时候伴随着哪句话出现。悬浮车的高度该设置在怎样的位置才算合适,就是那种既能让下方人看清自己的样貌而产生畏惧,还又不至于被傻大胆以投掷武器攻击到的高度。
这些一条条一件件的细节看似繁琐而耽误时间,但其实都算是涉及忽悠大计的成败,稍有一处配合得不恰当就会导致效果大减。两人对于现在的讨论过程其实非常适应,因为该如何考虑现场布置和表演效果便是教团的日常。
再是边缘人物也会在经常性的讨论中获益颇多,而若是参与得久了之后便怎么也该能够获得磨练了。即便是纯粹混世度日的家伙也总是能摸得着一些皮毛,等换个地方后再将之拿出来也不至于被活活饿死。
于是粮食有了,鸡有了,狗有了,蛋有了,带有地方特色的酒水也有了,这都是下方跪了一地的村民们虔诚地奉上的。甚至为了显得喜庆一些还裹上了大红布,而这其实也是当地所能做出的最高礼节了。
当然这些东西主要是出于讨好过路的强大尊者而送上,都是大家伙抱着不要遭到啥坏事的想法用来免灾的。至于求子、求丰收、求治病的想法其实也不是没有,只不过这些意外都在偷笑的二人预计中,自然也能找到含糊过去的话术一一打发。
渴求获得承诺的人们固然会觉得神明答应自己了,可若是逐字逐词地进行分析却发现来者似乎什么都没答应。众人可以说只是得到了一些循环反复的漂亮废话,但在当时以及当场而言依旧会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其实能想出理由进行应付已经是要脸的,红衣和王涛还不至于堕落到提走东西就翻脸不认人的地步。如此一来光是时间和表演成本就会令其他的伙伴们嗤笑出声,所以他二人就是因为此等心态便注定了不会成为教团的核心。
上当的村民们或许会在事后回味出不对,但是外来的两个骗子至少要将双方的和睦维持到分手的那一刻才算圆满。
看着下方激动挥手的村民们个个都是又蹦又跳的,还有些干脆就跟随着起飞离去的悬浮车多跑了几步路。然而寻常人的步速又怎能赶得上逐渐加快的先进载具?所以几乎是眨巴眼的功夫就被甩的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