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xcaye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修仙 ptt-第一零二四章 不可告人的思之神通,跟嬴帝做一個交易鑒賞-szh7l

一品修仙
小說推薦一品修仙
“老哥,你在不在?我找你有点非常重要的事。”
“小说家,快出来了,三天帝已经全部死了,现在剩下最后的太一,有很大可能,带着他的太一权柄,来到亡者之界了。”
“老哥,快出来,我找香师的传人,重新炼了一种却死香,可以短暂的重燃生机,我带了你最爱吃的油条,还有生者之界新出的秃头救星神药。”
秦阳蹲在奈河边,呼唤着小说家。
要说现在整个亡者之界,有谁是绝对不可能被太一夺舍,也不可能是太一的,小说家是百分之百排在第一的。
身为亡者之界的开辟者,执笔人,说实在的,他再猖狂,应该也没什么大事。
他也是亡者之界里,唯一一位在此地封师的巨佬。
太一哪怕提前做了什么后手,现在也不可能有用了,亡者之界不允许出现能牛逼到连亡者之界最初的道都能褫夺的人。
秦阳想找人商量一下,唯一能找的,唯一能百分之百确认的,只有小说家。
说真的,哪怕太一的后手,是嬴帝,秦阳都不太意外,是其他人更有可能了。
鬼都不知道,那无数年的时间,这货到底做了多少事。
也没人能完全查清楚。
小说家一直装死,秦阳有点上头。
这一次,小说家连石块都不变了,上一次还在的,有字的石头,已经消失,秦阳也只能确定,他肯定还在这里。
“老哥,你不能开辟了亡者之界,剩下的事,直接撒手不管了啊,你的故事书,还有书写故事书的大笔,都给我了,你在这变成个石头,跟死人有什么区别?”
“老哥,你出不出来,别把我逼急了,说真的,我现在已经特别烦太一的破事了,我刚结婚,就分别了数亿年,我心态已经爆炸。
我要回去老婆孩子热炕头,我真不想管了,把我逼急了,我直接把大笔和故事书丢出去,让他们去争。”
此话一出,秦阳忽然回头,看向了奔腾的奈何。
水浪翻腾之中,只见一块普普通通的黑石头,被水浪卷起,推上了岸。
那石头稍稍变形,化作一个蜷缩在一起的人形,小说家原地站了起来,有些无语的看着秦阳。
“秦阳,这么多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这狗样子?”
秦阳赶忙放低了身段,乐呵呵的凑上前,摆了桌子,还有新鲜的食物酒水,在点燃了一根特制的却死香。
吸入之后,能重燃生机一小会儿的时间,而后生机会自然而然的熄灭。
在亡者之界,也是能用的,而且比原来的还要好。
毕竟,却死香这种鬼东西,在亡者之界,就是无解的剧毒,重燃了生机,又没办法回到生者世界,就像是将一团火焰,硬生生的塞进满是冰水的世界里,最后只有灰飞烟灭这一条路可走。
而灵香吧,只能吸个味。
秦阳吸了一口却死香,重燃了生机,立刻感觉到整个世界的压力,似乎都在针对他,如同溺入海底。
他美滋滋的倒酒,小说家瞪着死鱼眼,身体却很老实,吸了却死香之后,短暂的重燃生机。
跟着秦阳一起吃吃喝喝。
“你躲到奈河底下,都躲不开你,你到底想干嘛?
先说了,我只是个臭写小说的,手无缚鸡之力,你去战斗可别拉着我,没用,还拖后腿。”
“看你说的,我哪能让你去干粗活,这种事,我现在都很少干了,打打杀杀的多没意思,再说,打打杀杀也结局不了问题啊。”秦阳乐呵呵的给小说家斟了酒,稍稍斟酌一下。
“我找老哥,当然是请老哥帮个忙,也不对,老哥你也是人族吧,现在的事,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而是整个族群的事,老哥你不出点力,说不过去吧,之前去群殴十方帝尊这种粗活,我可就没来找老哥。”
“那你想让我干嘛?”
秦阳赶忙再给斟酒,面带笑容,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
“就一点点小忙就行。
而且绝对是老哥专长,普天之下,无人能与你相比。
老哥帮忙写个剧本,不求事情能完全按照你的剧本来,但大方向不变就行。
我也只是想快点找到太一,彻底解决这个大隐患,大家都安心,你说对吧?”
小说家有些犹豫,秦阳说的的确没错。
现在的事,不是跟他无关,他能帮上忙的时候,肯定是要出手的。
“老哥先喝酒,慢慢考虑,不急,不急。”
秦阳一看这情况,立刻嘻嘻哈哈的斟酒,不再提这个事。
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吃吃喝喝差不多了。
秦阳准备走的时候,也没再提,而小说家,稍稍犹豫了一下道。
“你等一下。”
“老哥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下次想品尝什么,我专门去跑一趟,给老哥带来。”
“烧乳鸽,要先卤后风干,再炸的那种。”小说家脱口而出,说完才干笑一声:“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你说的事,不是我不想干,而是我实在是没那种能力。”
秦阳麻利的转身,很是诚恳的道。
“老哥你太谦虚了。”
“实话实说,一些无所谓的小事,倒是可以写出一篇,但牵扯到这种事,我若是插手,必定不会按照我书中的来,也必定会有难以控制的变化,未必是好事。”
“若是以前,我肯定不会来烦老哥,但现在,亡者之界可是咱们的主场,只要大方向没问题,细节的诧异,都是可以接受的,你就不想在你的主场,把太一彻底玩死,补上最后一刀?”
面对秦阳的问话,小说家哑口无言。
他当然也想出力了,问题是不确定性太高。
秦阳拿出准备好的纸笔,给小说家研墨,等着小说家动笔。
“老哥,你来吧,大概的想法,最好呢,是让太一主动暴露出来,省的我到处去挖谁是卧底。”
片刻之后,秦阳又补充道。
“最好是别让我干什么,我只是一个没有道果的道君而已。”
再片刻,秦阳看着里面的内容。
“噢对了,可以把嬴帝加进去,说真的,他的确适合干这些事。”
小说家面沉似水,缓缓的把笔递给秦阳。
“来来来,笔给你,你来写。”
秦阳立刻闭嘴,后退两步,讪讪一笑。
“老哥您继续,继续,怪我嘴贱。”
秦阳再也不敢说什么了,老老实实的看着。
小说家写的很慢,秦阳实在等不及了,过了一天,开门离开,回去给小说家准备烧乳鸽。
站在大荒的大地上,秦阳默默在脑海中构建小说家要的那种烧乳鸽,渐渐的构建成型。
下一刻,他的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
一个呼吸之后,大荒东境的一座小城里,秦阳的身形凭空出现。
抬头看着眼前的酒楼,秦阳还真没想到,这种地方,会有小说家要的这种烧乳鸽。
至于怎么来到这里的,当然是思字诀再次进化,衍生出的新神通,瞬移。
之前思字诀疯狂用,在那个大推演里,硬生生的耗了数亿年,咋可能一点进步都没有。
只是这个新神通,有点尴尬,秦阳压根没敢说出来。
第二剑君的瞬移,说出去多加好感,因为对媳妇的思念,心心念念,在吾身旁,以此衍生出了瞬移。
任何时候,都能瞬间回到自家媳妇身边。
考虑到一字诀,本就是本心为引,任谁听了这种故事,都会觉得第二剑君是绝世好男人,用情至深的绝世仙葩。
而他秦有德呢,衍生出了瞬移神通。
却跟第二剑君的完全不一样。
第二剑君可以瞬移到任何他去过的地方,没去过的,便没法瞬移过去,这是缺陷。
但秦阳这个瞬移,却可以瞬移到自己从来没去过的地方。
然而问题来了,他的瞬移坐标,是以美食为坐标的。
去吃过的美食,可以直接瞬移过去,没吃过的,不知道在哪的,也可以在脑海中构建出来,只要这个世界有这个东西,那他就能瞬间抵达。
哪怕这个距离,横跨整个大荒,也无所谓,都是一次到位。
缺陷嘛,便是只能以美食为坐标,像沙海荒漠内部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他没距离限制,也瞬移不进去。
这让他咋说出去。
“哎呀,嫁衣啊,我之前耗费了数亿年时间,我快想死你了,但是我的本心觉得嘴馋最重要,所以一不小心,瞬移的坐标变成了美食,跟你没啥关系。”
这咋说?
咋说?
连他有这个神通,最好都别让人知道!
不然的话,别人只要知道神通,就知道他秦有德是个什么鸟人。
这种黑历史,咋敢让嫁衣知道,简直要炸翻天了。
秦阳隐去了身形,换了个马甲,重新来到店里。
点了好几份烧乳鸽,又点了一些特色的菜品,再加上一些桂花酿,这才悄悄离开。
重新回到了亡者之界,小说家握着笔,苦思冥想,似是卡文。
怎么让太一自己暴露出来,的确是有点难了。
强行降智的话,写出来的剧本,压根不会化为现实,连大方向都不可能按照剧本来。
眼看秦阳回来,小说家盖上纸,先吃吃喝喝,完事了,把秦阳赶走。
“我不去插手,所以写出来的小说,才有可能化为现实,你也别看,你知道了,也不太可能化为现实了。”
“行行行,我不看,老哥你继续,想吃什么,我再去给你带。”
“十七年蝉。”
“知了猴,我懂。”
秦阳有些想看小说家后面写了什么,但一想到,可能会影响到结果,先忍忍吧,养肥了再看。
他也没指望一切都会按照小说家写的剧本来发展,他只是想要一个大方向,稍稍能影响到真实发展一点点就行。
一晃在小说家这,兜兜转转了一个月,眼看着小说家将剧本写完,将其化作道韵散去之后,秦阳这才转身离开。
他现在要搅局。
先去散布谣言,太一已经来到了亡者之界,而且已经夺舍,或者化作了某人,他准备在这里复苏。
没两天,梦师就托梦找到他。
“你听说了一件事么?”
“听说了。”
“诶?”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那的确是事实,太一可能夺舍了某人,包括十二师之中的某位,所以,我们要提前做准备了。
但这一次,大家都是一个起点,没道理,会让太一赢吧。”
“你说的对,我去通知一下大家。”
梦师去帮忙散布消息,应该很快,所有人都会知道。
新的竞争要开始了。
亲眼就是要搅局,把局势搅乱,有可能存在的竞争,那大家就都不敢停下了。
这边散布谣言,秦阳转身去了嬴帝的绝地。
嬴帝还在绝地里不断的循环前行,等着青衿出现。
一生的大执念,没那么容易化解的。
秦阳等在尽头,待嬴帝再来了之后,他伸出手拦下了嬴帝。
“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化解大执念的办法。”
“我为何要化解?”嬴帝的语气了带着一丝疑惑。
秦阳暗叹一声,自是知道,他若是想化解,这种大执念,可能真的困不住他。
问题是,他根本不想化解。
“你这样等下去,永远也等不到了,不若你以另外一个大执念,顶替掉现在的大执念。
我可以帮你去找,只要她在苦海出现,我会立刻将她送到你身边。
亦或者,你可以自己去苦海寻找。
我知道,你在怕什么,你不是怕她还没出现在亡者之界。
而是怕她已经不在亡者之界,却也没有往生,已经在亡者之界灰飞烟灭。”
嬴帝的脚步微微一顿,脸上终于有了点反应。
秦阳自顾自的道。
“但是只要她在生者之界陨落,我现在也可以想办法,让她重新出现在亡者之界。
作为代价,我希望你走出这里,帮我去做一件事。
帮我挖出来谁是太一。
因为我觉得,你肯定不是太一的,以你的骄傲,宁死也不会沦落到那种地步,同样,也不会沦落到困入大执念里,在此苦苦等候。
你生前跟我是敌人,但人死债消,我也不是那种死揪着不放的人,相信现在的你也不是。
到底要如何做,全看你自己的了。”
跟嬴帝聊完,秦阳自顾自的离开。
要说去搅局,增加竞争,还要有一个可以确信不是太一的人,没有人比嬴帝更适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