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cak3v扣人心弦的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612. 另眼相看展示-ov08z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一个话题才结束,立刻紧跟着下一个。
渡边万由美叹息,“还有吗?”
这架势,仿佛暗地里酝酿了什么里应外合的阴谋,故意要拖住她,就不让她回事务所似的。
岩桥慎一开玩笑:“准备了一箩筐呢。”
“真可怕。”她嘴上这么说,却为这句话莞尔一笑。抱怨归抱怨,但到底没有动身,继续听岩桥慎一往下说。
事先听到了来自DREAMS COME TRUE的好消息,让渡边万由美不是那么急着回去了。
当然,岩桥慎一也没有真的准备了一箩筐。
刚才在会议上,也一并讨论了BOLAN出道的事。正式出道定在了六月十七日,出道发布会则在五月二十一日举行。
按唱片公司今年排的计划,五月下旬到六月,是ZARD的空窗制作期,安排BOLAN在这个时间出道,刚好能从ZARD那边腾出一部分资源来,放到他们那里。
和背后有星辰事务所的ZARD还不一样,BOLAN签在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
虽然够“嫡系”,但毕竟投身在一个资源贫乏的家庭,没什么奢侈的条件。全得靠努力。
除此之外,DREAMS COME TRUE的马戏团巡演,第一场选在六月十一日的福冈。已经预定要作为巡演班底跟随乐队的BOLAN,刚好也蹭一蹭前辈的热度,打一打出道的广告。
这种先红带动后红的手段不特殊,不少知名乐队为了提携中意的新人乐队,还会邀请他们去做暖场的演出。不蹭白不蹭。
手头可用的人多了,事情做起来,选择也跟着多了。
明着蹭的热度是热度,暗地里还能交换资源。
这招之前去大坂推销ZARD的时候用过,这次少不了还要继续用DREAMS COME TRUE参加节目当条件、替BOLAN置换宣传资源。
ZARD现在刚算是成功出道,还不到能换来资源的地步……先巩固好现有的人气就行了。虽说如此,在BOLAN的出道上,ZARD也不是完全隐身,而是以另外的方式做着贡献。
BOLAN要出道,就得有自己专属的制作团队。岩桥慎一继续总揽大局,担任BOLAN的总制作人,不仅是他,负责ZARD的团队里,也有几个人身兼两职,过来支援BOLAN。
这既是因为小公司缺乏人才资源,但也是考虑到这支团队在ZARD那里积攒了一定的经验,现在正好活用到BOLAN这边来。
不过,岩桥慎一虽然继续担任总制作人,这次,却去和佐久间正英的个人事务所协商,把BOLAN的音乐制作委托给了他,自己只负责揽个总。
佐久间正英是已经解散的传奇乐队BOOWY的制作人,乐队天国的审查员,制作纯正的日式摇滚颇有一套,他只负责音乐制作,并不参与词曲创作,在业界是制作摇滚乐队的质量保证。
“BOLAN和ZARD又不一样。”
岩桥慎一重提在刚才的会议上说过的旧话,“相比起ZARD,BOLAN其实更有正统摇滚乐队的潜力,所以,在对待BOLAN的策略上,不能照搬ZARD。”
两支乐队同属一家唱片公司,制作班底本来就留有重合,如果音乐制作人也是同一个,容易发生“串味”的风险,有从一个巧克力糖流水线上下来的嫌疑。
这么做有一点好处,就是吃惯了这条流水线上生产的巧克力糖的听众,如果觉得ZARD好听,也就回去买BOLAN的歌。
但坏处也显而易见,风格过于雷同,不喜欢ZARD的,也绝不会喜欢BOLAN,无法开拓巧克力糖以外的市场。
除此之外,一旦听众厌倦了巧克力糖,ZARD和BOLAN会同时被抛弃——比起食品,音乐可要更加残酷。
巧克力糖腻了也还有新受众,但歌手一不留神被听腻了淘汰掉,就只好回炉再造。
刚起步的小唱片公司,到底是利用这种风格雷同的方式快一点打开市场,还是选择各有各的风格,让岩桥慎一来决定,那他显然会选择后者。
不是不可以风格雷同,也许ZARD红了以后,还会按照ZARD的模式推出类似风格的乐队,但BOLAN这种作为起步时期的招牌来打造的乐队,不能千篇一律。
尤其ZARD本来也还没有红起来,如果再让BOLAN也贴近ZARD的模式,等于是把鸡蛋放进了同一个篮子里。
而既然决定要分开来制作,也就要为了BOLAN搭一条新的产品线。
虽然研发人员跟巧克力糖那边有重合、老板还是那个六只龙猫公司的老板、包装盒可能也有巧克力糖的影子,但装在里面的,是最新口味的蟹黄蚕豆。
开唱片公司,是要让大众觉得这家公司的歌手丰富多样质量又高所以很喜欢,而不是让大众觉得这家公司的歌手是同一条流水线上下来的正好合自己的口味。
一方面为唱片公司、以及乐队的长远发展考虑,另一方面,还要考虑到岩桥慎一现在身兼数职,马上还要投入到企划专辑的制作里去,又有DREAMS COME TRUE的马戏团巡演在一边不等人。
如果一个人把自己分成五等份都不够用,就要考虑放手了。
岩桥慎一觉得比起自己一把抓,不如尝试和外面合作。
佐久间正英这样的业内一流制作人,要想请动他也不是件易事。
还是多亏了制作乐队天国,节目播出期间,岩桥慎一作为“画外的岩桥君”被吐槽了个够的同时,和三个审查员在节目之外也建立起了不深厚的友谊——
只给了岩桥慎一一个去协商的机会,而不是二话不说表示没问题的爽快。
这次,岩桥慎一去拜托佐久间正英,还特意和他把话说开,告诉这位大制作人,BOLAN这支乐队曾参加过乐队天国,被淘汰后辗转到他的制作公司。
不仅如此,还特意去跟朝日电视台那边协商,要来了BOLAN参加乐队天国时的录像,连带乐队现在的演出录像,两份一起送去给了佐久间正英。
把坦诚的态度摆了个十成十。
这一来是为了说动佐久间正英出手制作这支未出道的新人乐队,二来,则是也趁此机会,让这位大制作人评估一下BOLAN的潜力。
佐久间正英收了他送去的两份录像带,看过以后,给岩桥慎一打电话,一本正经的发表了自己的观后感,告诉他,“BOLAN是越被打磨越是发亮的一支乐队。”
相比起在电视节目里一举成名,他们显然更适合这种从基本的LIVEHOUSE演出开始磨练自己的方式。
“音乐制作交给佐久间桑,先让BOLAN正式出道,然后,也让他们参与这次的新企划。”岩桥慎一第一次明确表态BOLAN也参加。
“你想到要怎么安排他们了?”渡边万由美好奇。
岩桥慎一不回答,倒是旧话重提,“万由美桑说过,森友君是个脆弱的美男子。”
渡边万由美反应了一下,记起自己确实这么说过,但猜不中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保持沉默。
“你这么说了以后,我尝试观察了一下。”岩桥慎一告诉她。
虽然在旁边暗中观察唱片公司的男主唱,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个脆弱的美男子,这种事说起来有一点怪怪的……
“然后呢?”
渡边万由美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开始觉得好笑。
这笑容让岩桥慎一看着颇觉扎心。
没办法,话说开了,正事要紧,“……万由美桑的眼光看人很准。”
准确来说,是抓人气质抓得够准。之前相中稻村泉身上那种靠不住的气质时,已经表现出她在这方面的过人之处,这次在森友岚士这儿,也没有走眼。
“是吗?”
听他这么说,渡边万由美好像情绪挺高的,颇有那么一点夸人正好夸对了地方的奇妙感觉。
她多问了一句:“还要我更具体的说一说吗?”
倒不是真的因为被岩桥慎一给夸对了地方以后的志得意满,而是心知肚明,岩桥慎一这个人,不会无缘无故说起没头没尾的话。
“请。”岩桥慎一也不跟她客气。
两个人之间,就有着这样的一份默契。
渡边万由美告诉他,“森友君给我的感觉,很像是传统剧目里的二枚目。脆弱、孩子气,但有一个优点,能为了女人去放逐自己、去殉情。”
“啊。”
岩桥慎一看着她,表情有一丝微妙。
渡边万由美笑了笑,“当然,也许在慎一君看来,为了女人去放逐自己、去殉情,无论如何都称不上是优点。但二枚目演员在剧目里扮演的职能,正是能为了所爱的女人去死。”
所谓的二枚目,就是在传统剧目里负责谈情说爱的美男子角色。
江户时代,民间戏剧蓬勃发展,一方面是尊崇武士的时代背景,不能随便乱安排正派的主角去儿女情长,另一方面是普通老百姓对情与爱这类喜闻乐见剧情的向往。如此一来,就有了专门满足老百姓胃口的二枚目。
不去结合上下情景,单独把某一件事拿出来进行赞美或是批判,都是不可取的。
“不是这样。”
岩桥慎一否认,露出笑容,“我对二枚目演员的职能没有意见……”他只是又在心里佩服了一遍渡边万由美看人的精准眼光而已。
“万由美桑,”岩桥慎一和她说,“我想让BOLAN和演歌歌手合作,而且发现了一两位合适人选。”
渡边万由美面露讶异。短暂的讶异之后,开始感到好奇。
岩桥慎一虽然没有真的准备一箩筐事情说给她听,但只这一件就足以把她给留住了。
……
ZARD的新单曲就在这个星期五发行,提前一两天,唱片行就会开始上架。单曲发行之际,回唱片公司的次数也比前阵子多了。
要跟团队的人开会,听取关于宣传期的安排,还有一堆要等着他们签了以后去做活动、送人情的单曲。
岩桥慎一没空见ZARD,但也没有忘记让工作人员转达,让乐队成员们特别准备签名版的单曲,之后寄去大坂,送给寺田光男的母亲。
上个星期六晚上,演出结束以后,刚在饮食店里见过寺田光男本人,知道了这件事。有这么一点交情,乐队成员们做起这件事来,格外的用心。
蒲池幸子一边签名,心里还没忘记邀请岩桥慎一去看演出的事。
这个星期,从星期五到星期日,晚上都有演出。
乐队成员们在公司的休息室里卖力签名,赤松晴子从制作部的办公室出来,顺便过去看了一下。
赤松晴子结束学业,正式入职了唱片公司。
她还有个前乐队女主唱的身份,退出了乐队,却以幕后黑衣的身份各种替ZARD卖力。唱片公司里,不少职员暗中说她是“ZARD第五人”。
一方面,是她为了刚崭露头角的乐队做些不断低下头去拜托的工作。另一方面,则是和她同期毕业、现在纷纷入职大型企业,过着夜夜笙歌生活的同学们,对她这个早稻田大学毕业的名校生,跑来小唱片公司当职员感到不可理喻。
名校生有一种奇妙的自尊心,如果觉得自己的同学从事一份跟“名校生”这个身份不相符的工作,就会格外的对这个人另眼相看。
不过,赤松晴子下定决心,就不再动摇,一心一意当她的幕后黑衣人,还跟GenZo签了正式的入职合同,从临时工转成了正式职员。
先前还是兼职的时候,她挂靠在ZARD的制作团队里,跟着ZARD忙前跑后,一朝正式入职,每天的工作就不再只是像个随身经纪人那样围着乐队打转。
……
“那么,我就先失陪了。”
赤松晴子和ZARD的成员们道别,从休息室里出来。
星期一那天的会议上,决定了BOLAN的出道事宜。那天的会议赤松晴子没能出席,过后被知会,把她借调到BOLAN的制作团队里当外援。
赤松晴子毕业之前,就以兼职的身份参与过乐队制作、还作为制作公司在乐队天国的代表坐过代表席,虽然是刚签了合同的正式职员,但工作经验颇为丰富。
不仅如此,BOLAN就是由她带到岩桥慎一面前的,就像把蒲池幸子带去录音室那样……
两支乐队,都跟赤松晴子有一点奇妙的关联。
她接受安排,今天上午,收拾东西又去BOLAN的团队那边报了个到。反正两个团队的工作人员重合率挺高,并没有那种换了环境要重新适应的烦恼。
赤松晴子转过走廊。
“赤松桑?”
忽然被人给叫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