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mdqb4超棒的都市异能 《苦海慈舟》-第二十九章天國諸王展示-j49c0

苦海慈舟
小說推薦苦海慈舟
黑暗之魂的五张脸,体现出万神殿赐予其五大领域的神恩,分别是愤怒、战争、死亡、审判和智慧,可惜没有被赋予神性,并不能算是万神殿的一员,半步传奇的巅峰实力,充其量不过是某位大神的仆从或眷属罢了。
恶魔人埃达.金被岑家军的炮火轰中,搞地灰头土脸的,很是狼狈。被一群战魂打脸的愤怒,令“黑暗之魂”的情绪陡然高涨起来,缓缓地转动着,最终定格在一张呲牙咧嘴,怒气透顶的脸。
有如实质的愤怒,在头顶延伸出三根独角,额头正中有一枚眼睛状的符文,往外微微鼓起,就像一只没有睁开的眼睛。
它吸收了恶魔人埃达..金的愤怒,默默无声地在“黑暗之魂”内部打开了【异界之门】,召唤出漆黑的魔界火焰,有如一条条地狱毒火蛇,在召唤者的左手蜿蜒游走。
难得离开无尽血战的下层界,在隶属于主物质世界的灵界现身,魔界火焰蕴含的诡异魔性,迫不及待在恶魔人埃达.金的左手臂刻下魔力的烙印——一条浑身上下往外爆射出漆黑闪电的暗黑炎龙。
“魔力提升的速度太快了,已经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这个时候待在埃达.金的视野里,若是被其迁怒,下场恐怕十分不妙,还是溜之大吉为上。”
道装青年林语在漆黑火焰出现的时候,立即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当魔力烙印刻下后,蓄势待发的情况就让他头皮绷紧了,想到方才自己戏弄这位老牌恶魔人,自然是担心自己被其迁怒,坏了站在通过一个战壕里,共同对抗战魂军团的战地友情,毫不迟疑地脚踩风水轮,躲进了这座战争遗址的核心区域,冷水崖。
在他刚刚溜走后,恶魔人埃达.金的目光果然四处搜索着羞辱过自己的“战友”,准备扬手给他一发魔力火焰,孰料不到对手棋高一着,早就逃之夭夭去了,不得不将左手蓄势已足的暗黑火焰,朝城外那群战魂军团轰去。
“炎王.灭气炼狱破……”
话音刚落,黑暗之魂赋予召唤者的海量魔力,有如堤坝崩溃似的当场宣泄出潮汐般的暗黑火焰,三条尺许长、拇指粗的小蛇,得了这股魔力的补充,陡然幻化成三头尘世巨蟒,互相绞缠着,凝聚成钻头似的玩意,不仅从内部破了孤城的城防,还一鼓作气地朝战魂军团的“水师”扑去。
这一回,实力相差悬殊的缘故,受到覆灭的刺激,岑九泉不得不分身过来,在铁锁联船后攒成水上浮岛的水师上空显化出军气法相。
结果他甫一显身,就不得不硬着头皮面对异界强者的【炎王.灭气黑龙破】,眼看着对手的流量远远在自己之上,岑九泉不得不将此身显化,暗金甲胄变成围屋似的壁垒,挡在战魂军团前面。
三股火焰蛇犹如钻头,狠狠地正面轰中深黄色的夯土壁垒,硕大无比的蛇头在碰撞的瞬息间就自行崩灭了,余下的身躯不过是依着惯性继续压上去,始终没有泄掉这一股初出茅庐的锐气。
岑九泉的分身显化,表面上看起来仅仅是受到剧烈冲击的微微颤抖,可是待在战船上的战魂们,却看见这位在岑家军高层中,排名最末的第九将军,已经收起其余三面的本质,无懈可击的围屋,竟然放弃了其余方向的防守,变成了一面硬抗对手的盾牌,不由地信心大失。
水师军气由紧致转为散乱,被岑九泉第一时间察觉,明明知道对手在逼其用添油战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命令水师统领摇旗召人。
一道道白色灵光刺破昏暗的苍穹从天而降,有如一发发炮弹轰在结成铁索连环阵的水师战船甲板上,别看仅仅多了两千战魂,就将散乱的军气凝聚起来,重新固化并稳定下来,令原本出现多条裂纹,岌岌可危的壁垒再次修复而焕然一新。
恶魔人埃达.金的目光透过城墙的破洞看见这一幕,内心的愤怒就再也不可遏止地陡然高涨起来,他最看不惯在灵界属于底层的战魂,凭着一杆军旗和军团建制,就能抗衡像他这般向地狱出卖了部分灵魂换取庞大力量的“殉道者”。
原本刻在埃达.金左手臂的暗黑炎龙烙印,感受到宿主兼召唤者的出离愤怒,本是平平无奇的纹身,竟然浮游着昂起骄傲的头颅,拇指头大的龙首,看上去小巧玲珑,实质上却是海量魔力汇聚过来,将其一点点地充填,变得饱满而接近圆满的状态。
“雪特法歌!这一回真的亏大了。为了发泄本人的怒火,没准要献祭到这条手臂。”
【黑暗之魂】感受到召唤者的决心,毫不迟疑地扑向这位恶魔人,近乎完美地融为一体,帮助他更好地操控情绪高昂起来就容易失控暴走的魔界炎龙。
愤怒之面转移到埃达.金的左手胳膊上,战争之面化作一面盾牌似的玩意,挂在他的胸腹位置,死亡和审判缠绕着右手,唯有【黑暗之魂】最根本的智慧,来到他的头顶上,化作一顶深蓝色,近似墨黑的冠冕。
恶魔人埃达.金体内的愚昧无知、傲慢无礼、卑鄙卑鄙等性格,都被智慧冠冕吸取,化作一颗“愚者宝石”,彻底地与身体隔离开来。
第一次,埃达.金感受着自己身体的真实,哪怕一丝一毫的肌肉收缩,体表一条毫毛的颤抖,都被其牢牢地掌握着。同时,他也是第一次,体会到智珠在握,念头通达的澄澈感。
正是这种完美无瑕,身体、意志、灵魂都趋同一致的至高境界,【黑暗之魂】才借助召唤者和宿主的身躯,释放出近乎完整的杀招。
“必杀,炼狱炎王对军破界击.灭气三千次齐射.炼狱黑龙破!”
话音刚落,恶魔人埃达.金的背后,恍惚之间往里洞开一座有十三条暗金锁链封闭的异界之门,看似牢不可破的锁链被一股腐朽之力彻底摧毁,浓如实质的魔力将其身躯镀膜似的覆盖而彻底黑化,成为了纯能量体的暗黑火焰精灵。
紧接着,一头通体逆鳞的漆黑魔龙,扑扇着四十八对巴掌大蝠翼,一口吞下祭品——埃达.金的左手,悍然冲向城外的军气法相。
呼地一声,五千岑家军战魂的军气,就被魔界炼狱黑龙一口吹灭,里三层外三层的壁垒,根本扛不住这头半神级炼狱生物的“野蛮冲击”。
“轰轰轰……轰轰”五道防御力堪比包砖城墙的壁垒,被炼狱黑龙破一口气撞毁,直到最后一座岑九泉亲自坐镇,双手抓住那伽巨蟒似的炼狱黑龙的上下颌,将对手的冲击力分成两股,才堪堪保住自己的颜面。
隐身在侧的道装青年林语睁开道眼,看见了双方角抵的真相,那头无坚不摧的炼狱黑龙,实际上是三千只火焰精灵同时出拳营造出的幻象,真的是与军团级对手学习,最终变成了敌人的模样的典型。
对军战技的秘密,终于被林语看破了一点点,他在暗中揣摩着,想要模仿其中的道理,于自家的道术结合,尤其是精擅的天罡术“撒豆成兵”和地煞术中的“通幽、驱神”,提炼出一式独一无二的“大神通”。
就在岑家军水师苦苦支撑的时候,翼王石敢当的援军竟然也出现了。四座残破不堪,凋零破败的战争遗址,不分先后地同时出现在附近,狠狠地撞了过来,迅速地融合为一体。
它们都是天国的遗产,赫然是英王、忠王、侍王、辅王等侥幸躲过末代王朝捕杀的诸王,秉承着一股刚烈之气,与其在苟延残喘中湮灭,不如借助此战作困兽一搏。
毕竟,翼王石敢当军功最盛,若非被排挤出权利中枢,当可为天国第二代核心人物,此诚危急存亡之时,还不靠拢过来抱团取暖,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