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tauhe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第二百七十五章 請把我斬首熱推-5s3ht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虽然人家已经表示自己很抱歉了,但是如何面对这副霸道的身躯也的确是苏礼需要考虑的问题。
他左思右想,觉得或许可以从上一世的知识中得到答案。
按照上一世的医学知识,人体的一切行为都可以通过身体激素的分泌来解释……也即是说从西医角度上来说,人的行为是受到激素控制的。
这或许并不全对,但是苏礼此时兴奋难平的身体却告诉他或许这个答案在这里可以对症。
于是他决定自斩……
不是想‘入宫’啊,只是以小封印术将他身体的各种过激分泌的激素腺体给暂时封住。
……果然,没过多久他就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冷却’,随后再看那生椿的霸道身体时,却是已经能够做到十分平静了。
很奇妙,这是他第一次尝试切断自己体内的各种激素供给,然后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头脑就处于了一种十分微妙的空灵平和状态。
仿佛这天地万物内的事情皆不能令他挂心,他也是无欲无求,甚至更进一步无思无想也是可以的。
但是这个状态却吓了他一跳,这种完全超然物外的‘贤者模式’看似高端,但实际上却是让他失去了一切生而为人的感觉。
他连忙终止了这个操作,没有再尝试这种方法了。
于是他只是红着脸抬起头来尽量让自己去看生椿那完美无瑕的脸而不是去看她的身体,语气努力平缓地问:“请问,我该如何帮到您呢?”
“妾身的眷者,不必如此躲闪……只需你心中无邪,又何须介怀?”女神声音柔和地宽慰道。
随后她又补充了一句:“须正视自身之欲念,心灵不可被身体之欲所蒙蔽。身虽有欲却内心洁净,自然可内外坦然。”
这是在指点苏礼如何调整心境,只是她语气糯软说话只是觉得好听反而没什么说服力的样子。
但是好在苏礼在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才能……因为他的整个灵魂都是被小封印术给包裹起来的,所以他完全可以将自身意识都收束于灵魂深处,然后让思维与身体分开……或者说是令思维高于身体之上!
苏礼觉得自己受此指点心境立刻就又提升了一点……并不是他顿悟了什么,而是自己本来就可以做到,此番不过是被女神点醒而已。
他没有在意自身的丑态了,倒是目光清澈了起来。然后躬身询问:“请问大椿上神,而后在下又该如何行事?”
古以大为尊,这位春神也果然什么都很大。
而玄素听到了苏礼这称谓之后才有些不可置信地发现自己此时面对的很可能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
此时只听这位大椿上神语气柔和地说道:“妾身是有一事相求……本想让你千年后再来,却没想你竟然现在就能突破外部的封锁来到此处,如此倒是省了我千年囚徒之苦。”
“请斩下吾之头颅并携带而出即可助我脱困。”
说话间,被挂在墙上的大椿上神竟然真的是努力动弹了一下,将自己的脑袋从墙体上完全脱离。然后微微低垂下来正好与苏礼完成对视……
这一刻,苏礼在这位女神的眼中看到的是一种十分纯粹的光彩。那是春天万物的欣欣向荣的光,或者也可以说是生命的光。
那纯粹得不含一丝杂质的注视,也让苏礼心中触动难以真的按照她所说去做。
所以他问:“还有别的办法吗?我下不去手。”
此时哪怕是一开始怀有戒心的玄素也对这位被封禁的女神心生恻隐了……这位大椿上神楚楚可人,丝毫没有神灵的威严与威慑。实在是令人生不出恶意来。
“谢谢你的怜惜,我的眷者啊。”春神语气婉转轻柔如同浅唱低吟。她说:“可是妾身的身体大部被封于这能够克制我生族神躯的‘万劫朽木’中,哪怕是妾身费尽力气也只是脱得这头颅。”
“没有关系的,我生族神躯虽然重要,但绝大多数神力都汇聚于发丝之中,况且妾身最重要的一根发丝也已经得脱……”
“此时只需头颅脱困,并种于大地之上……木托于地而生,妾身之神体自然又可恢复。”
说话间,这春之女神的头颅已经慢慢转化回了血肉之躯。满头发丝也从背后的木墙上抽离出来,凌乱地散落于她的脸侧两旁,令她看起来尤为柔弱。
“我还是想要试试……”苏礼有些倔强,他拿出了如今唯一拿得出手的冷芒剑,然后将自己所有的意志与真元都灌注其中,想看看能否破开这封印了生椿的‘万劫朽木’。
……然而他失败了,这几乎是他此时最强的一剑甚至都没有在那墙面上留下一丝痕迹!
原本他看着生椿能够在墙壁内勉强移动身子,还以为这不会很难……但是他终究还是高看了自己,也忽略了什么叫做‘大椿上神’!
生椿乃是掌春季百花的上神,在她眼里自己与下界凡人无异吧!而能够封印上神的‘万劫朽木’又岂是他能够应对的?
对此这位温柔的大椿上神没有再说话,只是垂着头温柔地看着苏礼,等待他一剑斩下……
刚才那一剑已经让苏礼认清了现实,自己在这种上古大神面前完全不够看的。
看起来他似乎只有听从生椿的吩咐了?
的确是这样,他深吸一口气压下那些不甘,然后放好了冷芒剑却又摸出了那柄韩嫣送他的‘手术刀’……
“你这是做什么?”玄素有些不高兴了。这忽然换出把刀来算什么意思?
“因为我要全力以赴。”苏礼说得很认真。
暴烝在旁边挠了挠头……他的少爷是剑宗首徒,然后他的少爷能够将剑宗神剑改成毫不逊色的刀法传给他,最后他的少爷全力以赴就掏出了刀子……
总结一下,这剑宗可能要完。
这的确是苏礼全力以赴,因为他将这次当成了一场需要最慎重对待的手术……他能够感受到女神生椿的温柔与善意,所以他不想让她断头的时候承受任何的痛苦。
“准备好了就跟我说,我会尽量地快速搞定。”苏礼目光犀利又仿佛内藏深渊地说道。
哪怕是生椿此时都有些被这目光刺痛的感觉……这种眼神很厉害,是唯有在一个领域内达到巅峰极致了才能有的。
“嗯,妾身已经……准备好了。”女神语气温柔又肯定地说道……但是那一刹那的停顿,依然显现出了她心中的一丝慌乱。
看来哪怕是神灵,对于这种‘斩首’的事情还是没那么坦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