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c4kuv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大周仙吏笔趣-第84章 升職看書-frf51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楚夫人如今的修为,已经彻底稳固在魂境。
那灰衣老者,或许已是第四境巅峰,但在李慕两张地阶符箓的消耗下,精血大损,体内法力十不存一,楚夫人足够应对。
李慕将手里的一沓符箓又收回去,这其实就是其他宗派的修行者很少招惹符箓派弟子的原因。
数百上千年来,符箓派对于符箓的研究,已经登峰造极。
他们懂得如何用符箓引动天地之力,或是将长辈的神通,封印在符箓中,关键时刻拿出来对敌。
这样一来,敌手看似对阵的是符箓派弟子,实则对阵的是符箓派强者。
如果不是越高级别的符箓,需要的材料越珍贵,成符率越低,即便是符箓派集全宗之力,一年也画不出几张天阶符箓,道门六宗之首的位置,也轮不到玄宗来坐。
楚夫人很快就回来,而那灰衣老者,也只剩元神。
老者元神涣散,惊恐至极,不住道:“饶命,大人饶命!”
李慕再次问道:“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老者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接到任务,不知道幕后的雇主是谁……”
李慕一直都在北郡,要说得罪过什么人或势力,魔宗算一个,毕竟,千幻上人和楚江王,或直接,或间接的死在他的手里,可这两件事情,只有少数几人知道,魔宗要算账,也是找郡守郡丞和郡尉,找不到李慕头上。
除此之外,他得罪的,就只有朝廷的旧党了。
那阳县县令之妻的兄长,吏部某侍郎,就是旧党中人。
阳县一事,因李慕而起,又因为李慕,使得旧党的阴谋落空,旧党中人记恨在心,暗中派出杀手来解决李慕,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只是询问的话,从这老者的口中,问不出什么消息。
李慕看了他一眼,对楚夫人道:“搜他的魂。”
楚夫人摇头道:“他的道行比我高深,我搜不了他的魂。”
李慕道:“无妨,我会教你的。”
正常情况下,搜魂这种事情,只能修行者搜凡人,高阶修行者搜低阶修行者,但也不是绝对,用一些邪道方法,也能做到例外。
对于想杀自己的人,李慕绝不会手软。
他直接抹去了这老者元神的神智,将千幻上人记忆中的魔宗搜魂之法,传给楚夫人。
楚夫人深吸口气,这老者没有灵智的元神,就被她吸进了体内,楚夫人进入白乙,李慕看了一眼已经不能行动的四名傀儡,将他们收入壶天世界,然后向郡城的方向走去。
快要走到城门口的时候,楚夫人通过白乙,将搜魂得到的一些信息传给李慕。
李慕的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
画面是灰衣老者的视角,一道穿着黑袍的身影,站在老者身前,嘶哑着声音道:“这名北郡的小捕快,让我家主人很不满,你要的东西,先给你一半,事成之后,再给你另一半……”
李慕看不清那黑影的面容,只看出他的背有些佝偻,声音较为苍老。
仅仅通过这些信息,无法得知他的身份,但楚夫人却从这灰衣老者的记忆中,搜寻出了他的来历。
这灰衣老者来自中郡神都,大周朝堂所在,他幕后是何人指使,已经不言而喻。
郡衙。
李慕将四具傀儡摆在院子里,三位大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今日不知是何原因,林郡守,陈郡丞,以及沈郡尉都在郡衙。
林郡守问道:“问清楚是什么人所为了吗?”
李慕摇头道:“这只是几具没有意识的傀儡,真正的杀手已经死了,没有问出来谁是幕后指使,只知道那人来自神都,受人指使,来北郡暗杀我。”
“神都……”陈郡丞阴着脸,说道:“他们已经胆大妄为到这种地步了吗?”
沈郡尉悠悠道:“看来,阳县一事,陛下民意攀升,让旧党的一些人很不满啊,不惜派人,数千里暗杀,幸好他们小看了你,没有派出造化境的杀手……”
去了一趟白云山,此刻的李慕,身怀金甲神兵符,就算是造化境的高手前来,也只是送人头而已。
不过,旧党虽然有人对他不满,但说到底,李慕也只是一个小捕快,那些人不会舍得在他身上浪费更多的资源,不太可能会派出造化强者。
林郡守道:“此事,我会上书禀报陛下的。”
说完,他从袖中取出一个玉瓶,递给李慕,说道:“陛下的使者刚刚来了北郡,这瓶中有一枚造化丹,是陛下给你的赏赐。”
造化丹之名,李慕在各种典籍上已经看到过数次。
此丹为天阶上品,夺天地之造化,活死人,肉白骨,无论身受多么重的伤势,也无论伤的是身体还是魂魄元神,只要有一息尚存,服下此丹,便可修复肉体和元神的所有伤势,是最顶级的几种丹药之一。
拥有此丹,就等于拥有第二次生命。
若是当日李慕拥有此等丹药,小白的姥姥,便不会离她而去了。
只不过,此丹虽然功效逆天,但炼制此丹的材料,却十分珍稀,很多天材地宝,祖洲根本没有,有的生长在幽都鬼域,有的生长在万妖之国,还有的生长在四海水底,或是其他各洲才有的独特之物,需要花费极大的精力和代价,才能集齐。
不仅材料难以集齐,炼制此丹的难度也极大,丹鼎派顶级的炼丹大师,十次炼制造化丹中,能成功一次,已经十分难得。
种种原因的限制,导致造化丹十分稀少,说是无价之宝也不为过,李慕只是在书中听说,从未见过。
他迫不及待的打开玉瓶,一阵沁人心脾的药香,从瓶中溢出,李慕注意到,林郡守三人,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
李慕立刻将之收到壶天空间,这枚造化丹,是目前他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让他们吸一口丹香,李慕都觉得亏了。
女皇陛下果然大方,仅仅是阳县的事情,就赏赐了他一枚造化丹,他为郡城立下的功劳,可比阳县大了百倍千倍,她又会赏赐自己什么?
李慕想了想,发现以他的见识,根本想象不出来。
他看着林郡守,等着他揭晓答案。
林郡守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问道:“本官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
“那你为何盯着本官?”
李慕问道:“楚江王一事,陛下没有什么赏赐吗?”
林郡守诧异道:“不是已经赏赐你造化丹了吗?”
李慕诧异道:“造化丹不是因为阳县的功劳吗?”
“阳县……”林郡守这才意识到,李慕在短时间内立下了两件大功,解释道:“这枚造化丹,是陛下念在你救了郡城数万百姓,给你的赏赐,阳县一事,陛下还有另外的赏赐。”
李慕还以为女皇陛下精明到想要两件功劳一起赏,现在看来,倒是他狭隘了,小看了女皇陛下的胸襟。
他有些期待的问道:“另外赏赐是什么,天阶符箓,还是天品法宝?”
“都不是。”林郡守摇了摇头,看着李慕,说道:“恭喜你,李慕,你要升职了。”
“升职?”
李慕闻言一愣,他在郡衙两三个月,已经从一个小捕快,升到总捕头的位置,郡衙里,只有三位大人的地位在他之上。
他有些难以置信道:“陛下难道让我做郡尉?”
“你想得美,没有进过书院,也想做官……”沈郡尉瞥了他一眼,说道:“陛下调你去神都,让你做都衙总捕头。”
神都是中郡的郡城,也是大周的都城。
都衙的管辖范围,是神都之内,比北郡郡衙的职权范围要小,郡衙官着北郡十三县,都衙只管神都之内的事务。
这么算起来,李慕不是升职,而是降职。
但天子脚下,官吏的品级,又和地方不同,都衙的捕头,品级不比阳丘县令低。
问题是李慕不想去那么远的地方,在郡衙,他一个月就能去看柳含烟一次,去了神都,半年都未必能看她一次。
更何况,神都是旧党的大本营,自己远在北郡,他们都敢派杀手前来,要是去了中郡,那些人岂不是会将他生吞活剥?
林郡守似乎看出了他的担心,说道:“安全问题,你倒是不是担心,你远在北郡,他们才敢使一些小手段,到了陛下跟前,他们反而不敢轻举妄动,他们也怕被陛下抓住把柄……”
对于安全问题,李慕其实并没有多么担心,除非他们派出第六境的修行者,否则来一个,李慕就能留下一个。
问题是,他对未来的规划里,并没有这一段。
神都乃是是非之地,李慕又人生地不熟,虽然可能机会更多,修行资源更丰富,但危险也必然更多,他并不愿意卷入新党和旧党的政治斗争中去。
李慕看着林郡守,问道:“可不可以不去?”
林郡守叹了口气,说道:“人生在世,其实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不管你愿不愿意,也改变不了你已经是陛下的人这个事实,旧党已经注意到了你,就算你不去神都,接下来的麻烦,也会接踵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