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7cbu5都市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 ptt-第八百八十三章 天一鑒賞-ub9i7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虽然这个结果早在众人意料之中,但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剑士的声音依旧有些干涩。
这里不是‘光明’派系六圣徒的主场,‘日’贤者受伤未到,而深渊领地则早就已经被‘月’贤者掌控。
‘月’贤者一旦出现,愿意放下当年被封印的仇怨,重新收纳哈亚斯六人回到他的信仰之下,无论是‘月’贤者还是‘黑暗’派系的六人,实力又会比现在更加强大得多。
‘光明’的阵营虽说有宋青小、四号在,可看样子‘黑暗’的阵营中道士也不弱。
这一次的新人说不定实力都非同一般。剑士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神情当即更加紧绷。
“你们感应到‘月’贤者的气息了?”
宋青小以神识将道士等人锁定,一面侧头问了修士一句。
她的神识已经发现此地魔气开始出现异样,但暂时并没有发现有其他强者的气机出现。
从哈亚斯等人的表现看来,像是已经发现‘月’贤者的存在,这令得宋青小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因为某种魔力的隔阂,使得自己不能第一时间就感应到‘月’贤者的现身了。
“没有。”修士的声音干涩,摇了摇头,表情微苦:
“其实是因为,”他扯了扯嘴角,像是想要露出一个笑容,最终却失败了,叹息着:
“从当年封印了‘月’贤者后,三百多年的时间,我们已经没见过月亮了。”
这话中的这信息量很大,足以令宋青小一瞬间就明白哈亚斯等人见到月亮的刹那,就激动的态度意味着什么。
当‘日’得势后,‘月’随着‘月’贤者被封印也随之失去影踪,同时也意味着‘月亮’受到了‘太阳’的驱逐。
将情况相结合,消失了三百多年的‘月亮’重现,也就意味着‘月’贤者已经苏醒了。
此地既然能见月亮,极有可能就是当年封印了‘月’贤者之处,修士等人的记忆确实出现了失误,大家的路并没有走错。
但如果这里是‘月’贤者被封印之地,明面上大家都是为了再度封印他而来,为什么他会将众人迎入这个地界之中呢?
种种疑问从宋青小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但此时她已经没有功夫去细想了。
说话的功夫间,深渊水潭中的水流转动得越发急促。
水位疾速上升,里面像是有无数阴影在游动。
地底也开始‘轰隆隆’的晃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苏醒了。
准备动手的道士双眼一眯,被四号特意激起的怒火这会儿终于在异变之下清醒过来了。
他含恨瞪了四号一眼,侧了脸冲着身后的一号女冷声吩咐:
“静观其变。”
情况对他们有利,没有必要在此时轻易出手。
想起青魔蜥群中的情景,道士眼中掠过一道戾色,为了防止再被宋青小与四号坑一次,道士强忍心头烧得旺盛的怒火,冷喝了一声:
“退后。”
四号听了这话,就知道这架暂时打不起来了,眼里不由露出一丝隐藏的失望之色。
他的实力被压制得很厉害,半点儿安全感也没有。
虽说与宋青小同为队友,但实则两人之间并没有多少真正的交流,理念也未必真正相同。
队伍中的队友两人实力相差巨大之后,便容易造成一方异常强势,另一方沦为附庸。
此时的四号就感觉自己半点儿话语权也没有。
任务的未知、被送入空间魔法中、自己实力被压制、宋青小在队伍虽独一无二的行事风格,都令他异常忐忑。
最令四号感到不安的,是他先前为了取信于宋青小,率先交了底,透露了自己的任务。
这就让四号陷入了被动之中。
虽说随后宋青小也表露出她的任务与自己一致,青魔蜥群中时也坑了道士等一把。
可四号此人疑心极重,在没有到任务最终一刻的时候,根本没有办法相信这一点的。
如果宋青小的任务与自己相逆反,那么四号简直不敢去想后果。
所以他进入这片深渊水域之后,心中的暴怒便可想而知,见到道士之后极力撺掇,想要双方动手,到时自然便能看出一番端倪了。
没想到这半秃竟然能压制怒火,飞速退后。
这会儿的四号心中还是很恨道士的,见他们退后之后,一直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盯着他看。
道士感受到他目光中非同寻常的怒火,心中揣测:青魔蜥群中,莫非暗算我的就是此人?
他一想到被抓裂的头皮,心中立下重:稍后找个机会,先杀死四号再说!
无尽的水流表现开始出现波折,水流化为浪花,一波一波拍打而来。
深渊内的黑气竟然顺着淌流而下的瀑布,开始往四面八方蔓延了。
这黑气蔓延的速度快得惊人,顷刻之间已经钻上深渊,逆着水流的速度即将到达众人面前了。
‘哗啦’的水流声响里,这些宛如密集游荡的黑发狠狠往每一个人缠绕了过来——
“啊——”除了圣徒们外,信徒们见识到这可怕的一幕时,不由发出惊呼。
眼见那黑气即将把众人缠住的刹那,宋青小伸手一抹。
水平面迅速凝结出一层冰筏,被水波一冲,迅速荡漾在水面之中。
“上来!”
她说话的同时,顺手将修士抓起,扔到上面,自己则是灵力一转,身体腾空。
所有光明派系的圣徒、信徒一见于此,都慌忙爬上这层冰筏之上。
生死关头,所有人的动作都异常迅速。
在他们爬上冰筏之后,黑气瞬间蜂涌而至,‘轰’的一声冲击冰筏底部。
但此地是宋青小的主场,水系灵力对她有极大的加持重用,冰系灵力牢不可破。
黑气的冲击力下,冰筏高高荡起,引起冰筏上的人一阵惊呼。
但紧接着冰筏坠落下来,‘啪’的一声再度落回水中。
这股震慑力下,缠绕的密集黑气被拍散,只是很快又重新聚拢。
而另一边道士等人已经利用修行者的优势,飞往半空。
‘黑暗’派系的圣徒们脸色紧绷,还未各显神通,便见那些黑气十分顺滑的与他们相结合。
没有伤亡、没有痛苦,甚至这些黑气钻入他们的体内,使得他们所展露出来的气息明显比之前强了许多。
“这是信仰之力!”紫袍克罗利的脸上露出狂喜,大声的喊了一句之后,很快闭上了眼睛,一副极度贪婪的享受之色。
大家逃亡的动作一顿,黑气已经蔓延过来了,一个离黑气最近的信徒被卷中。
很快黑气化为万千发丝,从他被浸泡在水中的双腿之中钻入。
大量黑气从水中升腾而起,‘嗖’的扎入他腰腹部。
“啊——”黑气入体的刹那,这名信徒发出一声凄厉异常的惨呼,表现与‘黑暗’派系的圣徒截然不同。
但很快的,他的身体被大量魔气封锁,如同当初宋青小在玉仑虚境的石窟凹槽内看到结成了魔气黑茧的意昌一族。
大股大股绕缠的黑气将他包裹,‘淅淅沥沥’的血液被黑气抽走。
他的眼珠暴突,苍白的皮肤下,能看到无数密集的黑丝交缠着,从他的脖子钻入他的脸部。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间,此人已经无法再痛呼。
只是从他扭曲的神情看来,他这会儿被极度的痛苦、绝望所包裹。
黑气所到之处,将他的生机抽走。
最终黑气在他脸上交汇,他整个人如同被蒸干了水份的枯木,‘啪嗒’断为粉截,‘嗤’的一声轻飘飘荡入水中,被澎湃的水流一冲,便化为灰色的粉末,与黑气相融。
这可怕的一幕骇得众人面色疾变,不仅止是跟随了哈亚斯等人的信徒们被吓得不轻,就连冰筏之上的修士六人及十九信徒都吓到了。
“快上来!”
修士到底心软且仁悯,一见有信徒死亡,当即便向水中其他信徒伸手。
众人已经吓得肝胆俱裂,修士的及时出声,对于他们来说便如一根救命的稻草,当即疯狂的往冰筏的方向靠拢。
“不能让他们过去。”身穿武士袍的三号一见此景,当即大声吩咐。
其实三号等人的任务至今也没有完全显形,但基于绝对不能给对手送‘人手’的念头,三号宁愿这些信徒相继死于黑气之下,也绝不能让他们落入‘光明’一系手中。
‘黑暗’派系中黑色魔法袍的枯瘦老头儿反应最为迅速,他双手一动,那水中的魔气翻涌。
先前死于水中的信徒骨灰重聚,顷刻之间化为一具枯黑的可怕骷髅,‘嗒、嗒’的淌着水,往冰筏走了过去。
哈亚斯也动了,他身上涌出大量的血红色雾气。
每一丝雾气之中都蕴含着强大的血丝,与水底的魔气相融。
在此处,他们展现出来的实力比火车上的时候还要强大得多。
血雾所到之处,被笼罩的两名信徒接二连三的都发出惨呼。
这些血雾之中隐藏的血丝钻入这些信徒体内,被血丝牵制的信徒化为提线木偶。
血液被瞬间吸干,尸体‘扑通、扑通’栽入水中。
修士等人看得既惊且急,圣女忙不迭施展圣光盾,意图将剩余的二十多名信徒罩入其中。
精灵张开双手,一股碧绿的藤芽从他掌中飞出,将那具被枯瘦黑暗法师召唤出的骷髅缠住。
一旦有人动手,十二圣徒刹时便将那层原本就不厚的窗户纸捅破,众人纷纷动手。
可是受魔气影响,‘黑暗’派系的六人有了黑色的信仰之力的加持,如虎添翼。
相反之下,‘光明’派系的圣徒则受到压制,很快便落入了下风。
那被黑暗法师所召唤出来的骷髅挣脱了精灵的束缚,已经快接近冰筏处。
‘光明’一系的圣徒的力量薄弱,但他们有个强大的依仗。
“宋——”
眼见爱德华召唤出的雷电击落到了那骷髅身上,仅留下浅浅的伤口,令它身体一晃荡,可很快又恢复过来伸手抓向冰筏之时,修士突然放声呼喊宋青小的名字。
他的呼喊很快得到了回应,宋青小伸手一握,一柄冰剑出现在她手中,冲着水面的冰筏挥出。
“你的对手是我们。”
道士对她与四号早就恨之入骨,此时见她要坏事,当即身形一闪,与三号一起站成一排,拦在了宋青小的前头,摆明了要插手。
“哼,就凭你们两个!”四号内心欣喜若狂,没想到先前挑动双方大战不成,此时道士却又主动送上门来了。
他心中欢喜,脸上却露出不屑之色:
“三个一起上吧!”
“……”道士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决定要先搞死四号再说。
他扣在手中的数枚铜钱被他抛出,铜钱飞往半空,化为七颗明亮的星辰,以北斗七星之势分布在半空。
只见那星光之中灵力翻涌,每枚星光位置有一道神念影像闪出。
这些神念影像大多与被迫剃头的四号之前形象相似,都以发髻挽头,身穿道袍,手抱青剑,双目闭合,面色严肃。
“七星北斗?”
四号不愧见多识广,在见到这北星七星召唤出的神念的刹那,就像是已经认出此秘术。
他脸上强装出来的狂妄自大之色一收,瞬间秒怂,离宋青小近了些,小声提醒着:
“这是天一门的秘术,他是天一门的传人!”
此时并不是宋青小问‘天一门’来历的时候,但她也能隐约看得出来这道士术法的门道,与当日她闯进皇城时,裴家的人以梵音世家的佛珠召唤出来的佛影差不多。
“跟梵音圣珠的攻击方式有些相像。”
她不开口则已,一开口不止是令四号震惊,就连那面容扭曲的道士都滞了一滞,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四号开始反思自己。
他从一开始发现宋青小实力暴涨之后对她的评估就一再加高,此时听她提到梵音圣珠,又觉得自己是不是仍然低估她了。
“是像,因为本身两者就是系出同源。”
四号舔了舔嘴角,在认出道士身份之后,他就已经暗叫不妙了。
他得罪道士太狠,此人必定是要杀他而后快的,绝对不能让他活着出这神狱之中。
“天一道门实力强横,是天外天九大世族之一,如今力量不下于太康氏,要将他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