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小說

if14b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養鬼爲禍-第六千二百三十八章:白打閲讀-hjfa3

養鬼爲禍
小說推薦養鬼爲禍
“呵呵,要不然你以为怎么会随便我们进来幽会?”我揶揄道,这顿时让紫绛冷哼一声表达不满,而这时候,好几个身影飘落下来,这一个个脸色深凝,有看着紫绛的,也有看着我的。
“还没弄好么?”其中一个青年冷声问道,我记得这家伙,在测试中拿到了中一品资质的神座选送琼天仙,名字好像叫做昊朗。
紫绛没有回答,这架势就是告诉对方自己看。
“怎么?以为当上了掌门弟子,有上二品的资质就能避开我们了?你也不想想,你是怎么站在了这里的,要不是我们,你有机会么?现在倒是厉害了,连我昊朗的话都不打算听了?还知不知道我爹是谁?”这昊朗似乎是几个神座选送的琼天仙中的领袖,看到紫绛没有理会他,嘴角顿时咧起了笑容,走过去抬起手一巴掌就抽向了紫绛。
别看紫绛一声不吭,实际上面对这些选送的琼天仙,似乎颇为忌惮,对方这一巴掌抽过来,她明明是可以多开的,但却只是偏过了脸,准备挨实这一巴掌的。
然而我在紫绛身边,怎么可能给他出手伤人,直接就抓住了这昊朗的手:“哟,太子爷呢?这说动手就动手了?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一些?”
看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昊朗不怒反笑,而他身后的几个男子立即扑过来准备解围,我露出了一抹狞笑,随后一用力,啪嗒一声,这昊朗的手直接给我拗断了。
“哇!”原来还在冷笑的昊朗没想到我出手那么迅速果断,甚至还没显露出王霸之气就给我拧断了手,这出乎了他的预料,甚至剧痛也超出了他的忍耐,而其他的弟子顿时骤停了下来,显然这下大家都意外了。
紫绛站在一旁秀目瞪得很大,这一瞬间的事情,谁都难以预料到,甚至她怎么都没想到我出手那么凛冽。
那昊朗叫个不停,我看他实在是吵得很,一脚就把他的脸踩在了地上:“别吵吵,平时没少欺负人吧?挨点欺负怎么了?有来有往的才公平不是?”
“快……呜……快上……”昊朗痛得满头是汗,但也不忘呼朋唤友,而这时候,上面守山的青年弟子霍池也急匆匆的飞下来了,在上面看不到下面的情况,但听到惨叫,他一声断喝就下来了。
我趁着他还没下来,一脚踢飞了昊朗,随后一脸笑容的站在那看着一群正要扑过来,却又一次给叫停了的选送弟子:“来,上来一个凑一个,随机断手断脚,欢迎来试。”
一群弟子全都给镇住了,而我身后的紫绛明显惊愣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那霍池下来后看到昊朗手都给我掰折了,也知道出大事了,急忙凑过来问起了我:“我说夏师弟呀,这不会是你的手笔吧?这一出手就把昊师弟弄成在和模样,这可咋办呀?”
“能咋办?他先动的手,要不是他想要打紫绛师妹,我会动手么?”我笑道。
霍池一时间也为难了:“师弟,下手重了。”
“我说霍池师兄,你没看到那家伙……”我正打算解释一番,结果紫绛很快说道:“昊朗……他没有准备要打我,是夏大先动的手。”
“呃?”我看了一眼紫绛,她此刻正一脸倔强的看着我,我看不出这里面到底什么意思,顿时扭头看向了其他的弟子,这些家伙有的在吹口哨,有的脸上全是嘲讽,显然都开始得意起来了,我不由冷笑说道:“有趣,看来神座选送弟子都蛇鼠一窝嘛,不过那又奈我何?”
“你打伤了昊哥,算是伤及同门手足,难道不该逐出师门?”
“对呀!应该逐出师门!”
“霍师兄!你也看到了,这家伙伤了昊哥,人证俱在,我们要告到掌门那!”
一群弟子都纷纷喊起来,霍池一脸为难,想了想说道:“这事……这事我……我做不了主呀……要不就这么算了?”
“啊?什么就这么算了?霍师兄!看看我的手!您看看我的手呀!”昊朗顿时跳了起来,随后拿起了自己垂下来的手示意让霍池看。
“我来看看,这个好接得很……要不师兄给你接一接?”霍池连忙准备接过来救治,但昊朗连忙抽回来,纵然痛地满头是汗,可现在他一副要告告御状的表情,怕是不会善了了。
“不想息事宁人?那咱们干脆闹大点?”我嘿嘿一笑,瞬间一发琼天道法打在了他身上,直接暂时消除了他所有的琼天力量,随后快步到了他面前,抓起了他另一只手,直接出手又掰断了!
“哇!”昊朗又惨叫起来,两只手都给我生生掰断了,这下他是痛地眼泪鼻涕都一起飙溅出来,我连忙退到了一旁,而他身后一群兄弟都吓坏了,没想到我敢这么横。
这公然行凶,就算是霍池都瞪目结舌不知所措了,昊朗急忙怒吼让大家一起上,结果一群弟子一个都不敢前进,只能是叫嚣让霍池管事。
“霍师兄!他敢在你面前行凶!你还不管管他!”一位女仙急道。
“霍师兄,难不成谁实力强,谁就能够欺负人么?”
“就是,那我们忘乡青木海还有理可讲么?”
“这个……这个嘛……”霍池捏着眉心,看向了我腰间的牌子,示意大家朝着我腰间看去,我也不客气,手很快把腰牌举了起来:“所以说,打了也是白打,我才不管你们是不是神座选送弟子,惹着了我,我可不会跟你们客气。”
“掌门令?!这怎么可能!?”
“你才第一天进门!又不是我们神座选送!掌门怎么会给你令牌?!”
“一定是偷的!我要告诉师长去!此事断然不会这么算的!”
“我也告诉师长去!”
一群弟子嚷嚷起来,这些弟子都很年轻,贪生怕死的居多,昊朗是他们的头领,连他都给我轻松掰断了手,加上绝一品的资质,硬碰硬谁都觉得是自讨苦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