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0jqhf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第713章 第三部經典鑒賞-gzmkp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听到计缘说自己不会写曲谱,胡云第一反应是:‘还有计先生不会的啊?’
“那怎么办?枣娘会不会啊?”
胡云看向枣娘,后者连忙摇头,音律这么高级的东西她可没学过,事实上真正懂音律的人可并不多。
不过胡云很快又看到计缘落笔了。
“先生,您这么快就会了?”
计缘目不斜视地盯着世面,落笔稳定有力,只是笑笑回答一句。
“怎么可能呢,但我辈毕竟是修仙求道之人,不需要太过拘泥于常规路数的曲谱,为确保不出现记忆偏差,先以天箓书文将凤求凰的一幕记下便是了,然后再慢慢以正常文字谱写曲谱。”
胡云听着眼睛一亮,直接道。
“我懂了,如果真有人能演奏《凤求凰》,定然也是有缘人了,那他在奏出《凤求凰》的那一刻,定然也能看到凤求凰,更能领悟此曲真髓了!”
“你说的也没错。”
计缘继续落笔,一张张白色宣纸上墨文宛若天成,一部《凤求凰》却篇幅极大,桌上的一小叠宣纸,计缘都不知道能不能记录完全,主要也是每一列文字之间的空隙不小,能再写上一列字,但这是计缘故意空出来的,为了之后添上曲子。
脑海中不光是凤鸣声在回荡,连凤凰于梧桐树前起舞的姿态和光芒也历历在目,而其中有些理解方面的东西,计缘落笔的时候又不只是按照所见收录,还有自身所想,导致这一部天箓书越写越复杂,越写越多。
当计缘最后一笔落下,于末尾勾勒一点,所有文字便有华光闪烁,然后暗淡下来。
计缘放眼朝桌上望去,到处都摊放了两张一叠或者三四张一叠的上等宣纸,将他剩下的宣纸存活消耗得差不多了。
“这可不是简单易懂了……”
这天箓书《凤求凰》隐有道蕴流转,文字模模糊糊显得有些迷离。
“消失了?天箓书写好了?”
说话的是胡云,在他眼中,满桌子的纸张上,刚刚还能看到的文字模糊了一下之后全都消失不见,看起来就像是一堆没有写过任何字的宣纸。
而在枣娘眼中,虽然文字也几乎都消失了,但若仔细凝望,依然看不见字,却能见到有一层模糊的雾气在纸面上流转,只要她愿意,似乎能凭借心念拨开雾气。
计缘似有所感,视线略过胡云看向枣娘,后者脸上微微惊讶的表情也随即收敛。
“先生,我好像能看穿这《凤求凰》。”
“嗯,天地灵根所汇,得天独厚。”
计缘说着,看向石桌上的文字,对这一部书还是很满意的,但它距离真正的曲谱还是相差极远,这就好似上辈子一部带声光的电影,你能看电影不代表能直接将里头的配乐还原出来,即便不乏高手能还原大部分,但绝不包括《凤求凰》,而且想看到这部天箓书的内容也不容易。
这会计缘就更觉得自己刚刚的打算正确了,在常人乃至寻常修行之辈看不见的天箓书一旁还留有完整空隙,可以用正常文字书写曲谱。
自己再阅览一遍石桌上的书籍,随后计缘轻轻一挥手,所有宣纸全都缓缓飞起,相互折叠和重叠在一起,上下更有深色书封页抵住,以一小节当初炼制法宝时有所富余的蚕丝为线,穿梭在重重纸页间,几息之间就成了一本书。
书本自动落到计缘面前的石桌上,最后再由计缘于表面写上名字,“凤求凰”三个字并非天箓书文,但尽显书法神奇。
“胡云,帮先生我买一些音律方面的书来,再买一些宣纸,宣纸不用太好,但也不要太差。”
计缘一边翻动新完成的天箓书,一边对着胡云如此吩咐,后者稍稍有些尴尬犯难。
“呃,这个……先生,我能不能过一会再去啊……现在这个时间段……”
“再过一会人家书铺就全都打烊了。”
计缘这么说着,忽然看向一边捧着蜂蜜杯子的赤狐。
“你该不会,还那么怕狗吧?”
“谁说的!谁说的!我胡云早已今非昔比,如今不能说修炼有成,但也不是初出茅庐!论单打独斗,没有一条狗是我对手,但它们通常成群结队,卑鄙至极!”
计缘听着不由笑了,再怎么看,就算把整个宁安县的狗都加上,现在应该也不是胡云的对手了。
“不至于吧?你这么怕狗,以后怎么外出?而且岂不是遇到个狗妖就软了?”
“那不一样!”
胡云拍了拍石桌。
“我胡云也不是吃素的,自己修炼不偷懒,也有先生教我的役使魅影之术,哪怕现在也自保有余,但宁安县的狗不同,好多都在宋老城隍的庙里吃过供奉饭,我好在这里乱来嘛?”
魅影之术,就是当初胡云学纸人符咒有成的产物,不过出现的不是金甲力士,而是一道魅影。
“哦……”
计缘点了点头,也没说怎么帮胡云永久解决这些麻烦,他看这狐狸怕是有时候也乐在其中呢。
“那这样吧,我让金甲同你一起去,正好有个可以提东西的。”
“啾唧~”
听见喊到金甲,本来正在计缘胸口锦囊中沉睡的小纸鹤直接叫唤一声,从口袋里钻了出来,而计缘袖中也飞出一张力士符,在一侧化为了金甲。
“尊上!”
金甲力士还是胡云印象中高大魁梧的样子,但他这会明显感觉到这个金甲力士的视线在他的狐身上显著汇聚了一小会。
“好吧,小纸鹤也一起去。”
“啾唧~”
胡云看了看金甲力士,正当想问问这么个显眼的大家伙怎么带出去的时候,就见到金甲力士自身正在缓缓变化,很快化为一个体格魁梧的壮汉,不再金光灿灿了。
“哎?先生,他和您其他的金甲力士不太一样了?”
“他叫金甲,确实与众不同。”
胡云又皱了皱眉头。
“金甲?不都叫金甲力士嘛……那其他的叫什么?”
“金乙、金丙、金丁……觉得如何?”
枣娘和胡云明显都愣了一下,后者的狐狸脸笑得极为勉强。
“先生起的名字,当然好咯……嗯,那我走了!”
“等等。”
计缘喊住了正兴奋着想要出门的胡云。
“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带上钱!”
计缘从袖中取出一些钱财,不过没等他递给胡云,后者就已经跑到了门口。
“先生不用了,嘿嘿,我有好几块金子呢!”
计缘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碎银子,点了点头补充一句。
“那宣纸也尽量买好些,再买一支箫回来,嗯,也尽量买得好些,以紫竹为上。”
“知道了!”
……
没过多久,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就推开居安小阁的门出去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体格魁梧的壮汉,而在壮汉的头顶则停着一只小纸鹤,正是幻化了形体的胡云一行。
等胡云他们离开后,枣娘才开口询问计缘。
“先生,这恐怕已经不是一本简单的音律书了吧?”
计缘将手中的《凤求凰》推到枣娘面前,点点头道。
“我平生时至今日,共作书三部,略微自夸的说,都可谓是经典,其一为《天地化生》,其二为《妙化天书》,今日成就一半的《凤求凰》虽是为了作曲,但亦不乏神奇,可为其三。”
这《凤求凰》在计缘心中,就感觉而言有些类似于当初的《云中游梦》,但除了这一丝感觉,其他的则截然不同,也比后者更加神奇莫测。
枣娘闻言微微张嘴,前两部书她略微了解一些,知道十分了不得,眼前这本书居然有资格让先生说这么一番话,她伸手小心抚过面前的书,一副想翻开又不敢的样子。
“想看便看吧,且不说这本《凤囚凰》既算不上什么功法秘典,也算不上制胜法宝,就是真的算,你看看也无妨,要是有意,也可去云山观观看前面两部书……”
说到这里,计缘朝着枣娘微微颔首,继续道。
“你也,该学些傍身本事了。”
“谢谢先生!”
枣娘站起来向计缘行了一礼,然后就带着极为愉悦的心情,坐下毫无负担地翻开了书,伸手触摸纸面,原本好似笼罩了一层浅浅雾气的模糊感顿时消散,手指摸到哪,哪里就有一列列文字显现。
“哗啦啦啦……哗啦啦啦……”
海浪的声音,海中的景象,以及那一棵巨大的海中梧桐,都一一在枣娘心中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