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羽書架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五百零三章 洛十七看書

Eleanor Rachel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当瀚海真尊说出阵法性质的时候,在场的人就明白了,应该是家族修者所为。
宗派中不乏愿意为维护道统而死的修者,但是相对来说,家族修者在这方面更重视一些。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防止精血溯源这个前置条件——宗派修者会担心精血溯源吗?
沉默一阵,陌燃真仙出声了,“我认为未必是洛家所为。”
冯君看他一眼,不置可否地问一句,“为什么?”
陌燃沉吟着回答,“因为……太刻意了,天琴的板块这么多,没必要在自家门口阴人。”
冯君还没有来得及表态,瀚海真尊就出声了,“没错,我甚至怀疑,这个阵法都未必是近期搭建的,没准是远古流传下来的,只是前不久才开启……这个阵法真的是失传了。”
“我的消息里,此术也是失传了,”大佬暗暗地向冯君传递意念,“这家伙有两下。”
非常难得的,青阙真仙也主动说话,“心剑感应告诉我,真尊说的是对的。”
他没有拍马屁的心思,纯粹是实话实说。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瀚海真尊居然非常干脆地表示,“你的感应不对,你的心剑只可能感应到我的异常,因为我倾向于相信自己的猜测,所以你就觉得事态是对的……”
“简单来说,你对心剑的理解有误。”
青阙护法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一下,这话真的太打脸了,真尊就能信口开河吗?
不过对方是就事论事,他也不好反驳,只能婉转地表示,“我心剑的目标是斩因果,”
“我知道你的目标,你不用重复了,”瀚海真尊一摆手,很干脆地回答,“我只是说以你现在的修为,还真没有能力感受这种阵法……起码要等到出窍才行,努力吧。”
这话说得,让青阙想怼人都有点不好意思,迟疑一下他发问,“那冯山主就可以?是他的传承高过我的心剑吗?”
瀚海真尊毫不犹豫地回答,“传承什么的不好说,但是就连我自己,也只隐约感受到了一丝规则的残缺,现在想来便是那六爻了,诅咒之类的……我根本没有感受得到。”
听到他这么说,青阙真仙也无语了,真尊都没有感应到的东西,那姓冯的小家伙居然推算出来了,他还能有什么不服气的?
倒是陌燃真仙出声发话了,“青阙师叔,关于六爻阵法的传承,咱们太虚是否有所记载?”
女 道士
你问我这个?青阙护法先是一怔,然后才想起自己确实有这方面的消息,起码比这刚凝婴的后辈知道得多一点。
然而他也仅仅多知道一点,于是摇摇头,颓然表示,“阵法资料尚且残缺不全,就别说传承了……据我估计,这种上古传承分布得很零星,毕竟只是阵法,又不是功法。”
上古时分人族修者启智阶段,真的是一盘散沙,天下大乱打个不停,像功法保护、不敬上位者要处罚、人族一致对外不能自相残杀等理念,都是后来发展出来的。
文明在不住地演化,道德和秩序逐渐地建立起来,才形成了现在的修仙界。
反正在上古,抢了功法的话,也许还会担心被对手发现,有灭族的危险,但是抢个阵图或者阵盘之类的,肯定就毫不犹豫地用了——这东西不涉及传承根本,而且还方便隐藏。
这种情况下,想要知道谁家传承了某种阵法……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陌燃真仙心里有点失落,又看向了瀚海真尊,希望能得到一些消息,但还不敢出声发问。
真尊却是知道他的心思,很干脆地摇摇头,“暂时我也没有更多的消息。”
陌燃心里倒是挺佩服这位,名气大到没边儿了,解决问题干脆利索,但是依然不受虚名所累,能坦承自己的不足,于是他试探着发话,“那么……咱们回宗门挂悬赏吗?”
八哥不是一只鸟
以他们三人的身份,对这阵法都没有太明确的认知,那么太虚和玄水门的藏书里,应该没有类似的信息,不过这并不代表整个天琴都没有消息,民间还有许多疑似失传的信息存在。
说到底,这东西对太虚和玄水没啥用处,两门弟子就算得到类似秘术,都未必看得上眼。
这种事情在七门十八道时不时就会听到,宗派里没有类似资料,但是宗门一悬赏,就有弟子从储物袋里摸出来了,“我这儿有,我这儿有!”
要追究弟子为啥不把消息上报给宗门?这不可能,类似的资料在宗门的收购价太低了,很多弟子都感觉没必要为了几块灵石,去卖这些廉价物品。
宗门管理者也知道这种情况,但是没办法,宗门不可能为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提高收购预算,那也就只能容忍这种现象——若没钱还要规定强行上交,太不利于宗门的团结。
陌燃也是做过屹遥东城掌执的人,对这种情况很清楚,所以提出合理化建议。
瀚海真尊不善跟人打交道,但终究也是活了一千多年,这个现象他是知道的,于是表示,“回去悬赏,希望也不是很大……先去洛家走一遭。”
其他三人闻言,齐齐就是一愣,心说不是大家才刚认定,洛家没有嫌疑吗?
瀚海真尊却是不管他们怎么想的,大袖一卷,直接裹着三人向通道口飞去。
洛家的通道口当然有人把守,那里有一大一小两个行在,小行在是金丹级别的,有十余人驻扎,大行在是元婴级别的,里面有两个元婴和九十名金丹的战队。
两个行在平时的防御等级不是满格,发现有人前来,一般先要判断一下对方的实力,才会做出相应的应对。
也就是他们值守的是小界第四通道,如果是前三个大通道的话,那就有得忙了,车水马龙不断,哪里顾得上观察来了什么人?
不过第四通道也不能忽视,虽然来往的人不多,但是防卫的人太少的话,偶尔来上四五个元婴组成的小队突袭一下,就会让洛家手忙脚乱。
不是打不过,而是人家打了就走路,或者纯粹骚扰一下,你能怎么办?
洛家是要面子的,所以这里也放了不少人,至于说防御等级……够用就好了。
一旦发现强敌,临时提升也可以。
不过瀚海真尊来得实在太快了,一看他的飞行速度,两名元婴就齐齐飞了出来,连提升防御的心情都没有,同时向通道里发出了警告,“有出窍真尊到了!”
两名元婴倒也不含糊,强自镇定着一拱手,“此处是洛家入口,敢问来的是何方大尊?”
瀚海真尊一个急停,就刹住了车,然后沉声回答,“我是瀚海,叫你们家出窍老祖出来,我有事相询。”
他根本不带打玄水门的旗号,整个天琴叫瀚海的真尊就他一个,而且他并不担心对方误会——如果连我的名字你都没有听过,那么……直接打杀了也无所谓。
这两位真仙还真的知道他——不知道瀚海,也配做真仙?
一名元婴中阶笑着发话,“原来是玄水门的大尊到了,可否容我通禀一下?”
瀚海真尊一摆手,淡淡地表示,“速去,我只给你盏茶的功夫。”
冯君看得有点眼睛发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说这家有两个分神和六个出窍期?
然后,你就用这种态度跟洛家打交道?
然而这名真仙还就真的电射而回,消失在了同道中人。
根本都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通道里面就飞出百余人来,打头的是八个曼妙的年轻女子,后面是四名彪悍的金丹巅峰,再后面是八个身高两丈的大汉,也都是金丹修为。
大汉们拉着一辆豪华云车,凌空飞了过来,云车的车辕上站着两个少年,却是元婴修为。
云车两侧各有两名男子,一个元婴一个金丹,而在他们的侧前方,还有一名元婴高阶的中年人。
“中古迎宾礼,”瀚海真尊轻哼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从话里居然听出了一丝不屑。
“见过瀚海真尊,”云车的主位上,端坐着一名高冠男子,身边还有童男童女在捧琴捧剑,而这童男童女也都已经是金丹修为,显然年纪不是看上去那么小。
总而言之,做派真的很足,而高冠男子并没有卖弄之意,他从云车上缓缓走下,“在下洛十七,忝为洛家大长老,久闻瀚海真尊大名,今日得见,不愧此生!”
瀚海真尊迈一步上前,淡淡地发话,“你若是真知道,就该明白我不喜欢这虚应故事。”
“小界世家,排场总是要讲一些的,”洛十七苦笑一声,无可奈何地表示,“我忝为大长老,总不能坏了前人的规矩,而且真尊确实是贵客。”
“哪有那么多不变的规矩?”瀚海真尊不以为然地回答,然后眉头一扬,“你身为大长老,只有一个序号……洛家的出窍道友,真的多到这样了?”
“我起于微末,”洛十七非常干脆地回答,迎宾礼肯定要有,但是对方说得干脆,他也就不遮掩了——好像谁不是个出窍期,“等我有了名字,我又不稀罕了……你能理解吗?”
(更新到,最后六天召唤月票,看看能不能冲过一万张。)


Copyright © 2021 昇羽書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