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技小說

5k38l火熱都市小说 征服美職籃 ptt-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說不的地方(下)-pcmav

征服美職籃
小說推薦征服美職籃
特纳还建议NBA在调查拉特纳背景时,一定要多问问他对于球馆的长期规划以及如何看待布鲁克林住户的感受。
如果他们始终不放弃新球馆计划,这里将发生布鲁克林历史上的最大战争之一。
“直到最后结果出来之前,我们会充满信心地不停战斗,永不放弃。”帕蒂哈根说她现在把醒着的每一小时、每一分钟都花在反对布鲁克林建新球馆的斗争上面。
这位性格坚毅的女人以前是一位新闻记者,而现在的身份是“发展,但不要摧毁布鲁克林”团体的成员,她正在为反球馆的目标积极奔走。
做记者时很辛苦,但她现在做的工作更累。哈根几乎走遍布鲁克林的大街小巷,听过太多将受新球馆影响的市井故事。哈林自豪地表示,她完全有资格说新球馆将给布鲁克林带来极大的冲击,有一些是好的影响,但大部分则并不乐观。
每当哈根出现在布鲁克林的某条街道,人们都会热情地与她拥抱,感谢她顽强而不懈的战斗,对于新球馆将带给他们的影响,每一个人都会毫无保留地向她和盘托出。也许这名女斗士力量单薄,最终无法抵挡对方强大的资本力量,但她至少给人们带来希望和寄托。
这种信任也在鼓舞着哈根继续战斗。“我们肯定会做出些什么。拉特纳攫取这块土地的目的完全是为了私人目的,从根本上不会有利于这个地区的整体利益既然这样,我们就不会坐视不顾。”哈根透露她的团体将会逐步推出不同的措施,给拉特纳和当地政府施压。
尽管她不愿意透露这些措施究竟意味着什么,但她身上的武器或许透露了秘密,无论出现在哪里,哈根随身都携带着一个重达15磅的手提包,那里存放着大量包含当地居民反对新球馆的证词和签名,以及新球馆将给当地发展带来不利影响的论证资料。
她把一切能够用得着的电话和电邮等联系资料都抄在餐馆菜单的空白处,这样的菜单到现在已经积累到第12张,由于不断地查阅翻看上面的墨水字迹已经变得模糊。
而迪恩大街485号的弗雷德氏酒吧则是这群志同道合积极分子的大本营。哈根和其他组织成员定期在酒吧后面的一间房子里商谈对付新球馆计划的具体细节。
这间房子里,挂满了他们的标语。有一副标语写着:“拉特纳可以占领我们这间酒吧,但他实施的途径肯定是倫窃。”另一副标语是这样的“拉特纳可以拿走我们房子的钥匙,但他肯定是从我们冰冷、死去的尸体上翻到钥匙”。
细约市议会议员利蒂詹姆士对布鲁克林大部分居民反对新球馆的局面很着急,她优虑地说:“大家都知道布鲁克林在60年发生过一场大骚乱,如果新球馆的问题解决不好,骚乱还会出现。”
詹姆士还表示已经注意到反对者在3月28日举行次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在她的眼里,这就是一个不好的兆头。“想想,如果他们老是示威游行,那我们的交通会何等混乱,也许那会发展成又一场骚乱。”
但是,纽约州参议员马克维兹认为詹姆士是在杞人忧天:“我当参议员已经23年了,恐吓、骚乱等等都是家常便饭。如果他们真的要举行游行,我会出来和他们见面,告诉我的选民们,建设这座球馆其实对我们大大有利。”
尽管他支持建设新球馆的立场也许会得罪布鲁克林的很多选民,他们会在下一次州选举中把选票投给他的竟争对手,但马克维兹表示不在乎,因为他是从内心里感觉到自己主张的正确性,所以觉得自己理直气壮。
对于布鲁克林大部分居民来说,新球馆将给这个地区带来很大的荣耀,网队的出现也使很多体育迷的梦想实现。而且,新球馆将改善和増强这个地区的活力,让广大民众受益,以后很多全国和世界性的赛事都会在这里举行。
最后,马克维兹用着政治家擅长的热情鼓动说“建立新球馆将是布鲁克林历史上最让人兴奋的事件之一。”
如果说马克维兹的立场容易被人理解为政治做秀的需要,那么罗特斯汀,她是位建筑师,或许更可能代表支持新球馆一方的客观声音。她说,反对新球馆一方的最大论据之一是球馆建在人口密集的闹市区,不仅扰民,破坏周围的生活环境而且会成为巨大的安全隐患,倘若有恐怖分子袭击那将是不堪设想的悲剧,但罗特斯汀质疑说如果新球馆按反对一方所说改建在大西洋路的上面,将会更为不安全,“为那里地理位置太高,如果旦出现紧急状况,很难疏散球迷。所以,我认为现在新球馆的设计地点是最适合布鲁克林的地方。”
布鲁克林反对新球馆的声音传到NBA总裁斯坦恩耳朵里后,总裁先生平淡地说“不管什么事情该要发生的就不会避免。”有人因此质疑网队在今年年初被购买的行动,但斯坦恩解释说“如果撇开公众的情绪不谈,其实网队从沼泽之地搬到纽约的布鲁克林,是一次很好的搬迁。”
斯坦恩的意思是网队从此会成为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纽约球队,拥有更为良好的市场资源,而在以前它只是大纽约概念中的球队。但总裁先生可能忽略了将近四十年来,网队与纽约的恩恩怨怨似乎注定他们永远都在漂泊,找不到一种根的感觉。
网队的历史从他们67年加入ABA开始就和纽约有断不开的缘。最初,他们主场设在新泽西的茶脖提奈克一处经过改建的军工厂里,但球市十分清淡,迫使球队老板布朗在一年之后把网队搬迁到纽约长岛,原来的新泽西美国人队也应一位记者的建议改成纽约网队,而且这个名字一叫就是9年。
可他们来到纽约的日子并不好过,球队虽然与繁华的曼哈顿靠得很近,可他们仿佛是纽约的私生子,并不受待见,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尼克斯才是真正的纽约之子。网队之后尽管闯进过约的心脏大都市区打球,但是居无定所,先后换过多处体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