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vevkd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風起雙神》-399再見咕嚕看書-g692v

風起雙神
小說推薦風起雙神
罗德斯圣院村,刘月夕再度回到这里,只不过这一次,有几道黑影在周围闪烁,刘月夕很不悦,皱起眉头,黑影子们很快就消失不见。走过长长的木桥,下面依旧是那股子恶臭的味道。刘月夕怀着不安的心情敲了谢特家的房门,不知道会是谁来替他开门,吱呀一声,门开了,“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开门的人见到刘月夕兴奋的手舞足蹈,刘月夕一激动,上去一把抱住他,是咕噜,他果然没有死。
“咕噜咕噜。。。”
“啊,那天晚上我尿急,出去小便,然后就走丢了。”
“咕噜咕噜。”
“什么,渴望之夜很危险?什么是渴望之夜。”
“咕噜咕噜咕噜。”
“行行行,下次我听你的,晚上再也不随便出去,你看我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了,尝尝,可好吃了。”刘月夕当时跟踪咕噜误入渴望之夜,才会被人当尸体运到不死灵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虽然他事后知道像咕噜这样的生恶魔种,会去渴望之夜作布景人,相当于渴望之夜的工作人员,所以自己存粹是白白为他担心,但是开门的一瞬间,刘月夕还是担心的,生怕迎接他的是谢特家的那位。
二人在底层有说有笑,咕噜拿着刘月夕送他的傀儡机器人玩的爱不释手,还时不时发出难听的笑声,刘月夕躺在自己睡过的摇床上,真正放松了一会儿,不过片刻的夷愉被打破,谢特家的那位急冲冲的从楼上走下来,一关上门,就冲咕噜训斥道:“畜牲不如的东西,你嚎什么丧,吵着客人了知道吗?”谢特家的手里居然还拿着皮鞭,刘月夕听了怒火中烧,这个老太婆还要利用咕噜到什么时候?真想上去把鞭子夺过来,不过谢特家的也看到了他,“伊,刘先生,你怎么回来了,还以为你走了呢。”
刘月夕假意笑笑,“这不是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嘛,就是看看咕噜,怎么我刚才的声音太响了,吵到上头的客人了?要不我上去和他们道歉,若是有什么需要赔偿的我来,这事不能怪咕噜。”
不等谢特家的阻拦,他已经一步走到楼梯旁,去上层的门打开了,刘月夕脚一蹬,一个残影站在二楼的客厅里,门自己关上了,谢特家的老婆子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依旧是一周的美味,还是那对夫妇客人,女的换了一件灰色的连衣裙,样子更美了,男的没什么变化,只是他的身体状况变的愈加糟糕了。蝈蝈管家正伺候男主人喝下一些蛋奶酒,那肥硕的虫躯,比一个月前显得更肥硕些。
刘月夕礼貌的行骑士礼,“不好意思,打扰到几位贵客用餐了,真是万分抱歉呢。”刘月夕回答的很随意,也根本不像谢特家的仆人该有的样子,居然对着客人高昂自己的下巴,贵客夫妇没有出声,只是皱皱眉,蝈蝈管家见状先横起来,“卑贱的血脉禁忌奴才,这里可是治愈村,一个没名字的奴仆居然敢这么说话,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还没说完他猛的跳过来,穿着的白衬衫全部裂开,强健的六足露出虬扎的肌肉,腹部突然生出一张大嘴,啊呜一口将刘月夕整个吞下,激烈而又刺耳的咀嚼声,蝈蝈管家的凶残出乎意料,但是更让人意外的是那对夫妇,干瘦如活尸的男主人只是看了蝈蝈管家一眼,眼神中似有几分赞许,端起酒杯朝着管家的方向喝了一口自己的蛋奶酒,而美艳的女主人从头至尾都没有抬起过头,一直用银勺子喝着她面前那碗香浓的汤,管家的残忍行为分毫不影响她的食欲,管家很兴奋,吃完后他又跑回到他的主人身边,低头细语了二声,那男主人点点头,对女主人说一饿一句,女主人也放下手里的勺子,用餐布擦擦嘴,扶着男主往楼上走,蝈蝈管家姜普殷情的目送二人上了楼,再度露出凶横的表情,他粗鲁的摇晃铃铛,谢特家的赶紧进门来,刚才她就一直在门口没敢进来,看到客厅这边狼藉的样子,只有管家一个人,心中一惊,刘月夕呢,莫不是,不过她马上收敛起脸上惊恐的表情,因为蝈蝈管家正盯着她问:“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鲁道夫先生和夫人呢?”
“他们已经上去了。”
“先前上来的那位小伙子呢?”
“他冒犯了主人,用了不敬的词,让我给活吞了。”
“什么!!”谢特家的吃惊的不行。
“怎么,你觉得有问题,那可是主人允许的,谢特家的,难道你要违逆主人的意思吗?”
“没,没什么,我不是这个意思,羌普管家,请问您,现在可以收拾桌子了吗?或者还是再等一会儿。”谢特家的故作镇定,弱弱的回了一句。管家很满意她的表述,疗愈村落里居住的大多都是有为世间所不容之人,也是因为他们的特殊和轻贱,才被允许在这里伺候大多乖张凶恶的血疗病人,在村子里,来治病的客人有着绝对的尊贵的身份,冒犯客人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刘月夕刚才的行为就是找死,死了也是白死,不过这种权利只限于客人,管家作为主人的奴仆是没有这样的权利的,但是蝈蝈管家通过对这位新主人的揣摩,明白自己真对刘月夕出手,主人也不会反感,他赌赢了,主人不光没有反对,而且变相嘉奖了管家,只留下他一人面对谢特家的,就是变相放权,明确告诉谢特家的,从现在起,管家的说法就是他的说法,谢特家的不敢不遵从,蝈蝈管家非常得意,“今天不用了,我吃的很饱,老太婆,你把这里收拾干净,不要留下什么不愉快的痕迹让主人看到,知道吗?”
谢特家的诺诺点头,蝈蝈管家将燕尾服脱去,“我出去了,将我的衣服浆洗干净,再熨一下。”说完他从那扇窗户跳出回去,只听屋子底下有水溅起来的身影,沙沙沙,又是一个狂欢的夜。
谢特家的见蝈蝈管家已走,关上窗户,又怒骂了一句,开始打扫屋子收拾残局,她的动作很快,没多久整个房间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将沙发上的靠垫摆放整齐,看到书架上还缺着几本书,是刘月夕上一次借阅而拿走的,如今可能再也用不上了,她这才想到该如何去和咕噜说这件事情,那个家伙会不会犯傻,冲上来找客人的麻烦,还是要找一个妥当的说辞,真事麻烦,她可不想因为咕噜而受牵连,谢特家的关上二层的房门,走下楼梯,奇怪了,刘月夕这么久没下来,咕噜居然一点不着急,莫不是转了性了,她提着灯推开咕噜住的房门,听到里头的声音,吓的差点没把手里的灯晃掉下来,没听错吧,这是刘月夕的声音,不是让蝈蝈管家给活吞了嘛,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说有笑的,那刚才被蝈蝈管家吞了的到底是谁。
她壮着胆子走到里头,咕噜手舞足蹈的,刘月夕躺在自己的摇床上,只是他的手掌上托着一朵青色小火苗,不断幻化着各种图像,咕噜看着它如痴如醉,幻术!
刘月夕自言自语的说:“是一些我遇到的有趣经历,咕噜没有离开过圣壁,所以我给他看看外头的风光,你最好不要打搅他,等他困倦了再说,站在那里不要动,谢特家的,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谢特家的彻底傻了,刘月夕流露出的威压和初次见面时有云泥之别,这才多久,他怎么变的这么厉害,但是刘月夕一句话都不和她多说,就是面带微笑的给咕噜放着新鲜玩样,直到咕噜困倦了自己盖上被子睡着,他才站起来,“那个死虫子去下水道了?”
谢特家的一直站着,听刘月夕问他,一下子还没回过神来,“是,是的,刘大人,请你不要乱来,伤害客人在罗德斯圣院村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刘月夕可不管这些,在他脑中,楼上这几位已经是商品,是死人,只有价值,没有顾忌,“管家是白脸虫,那个男主人是哪里的,有点商人的味道,难道是沃而肯来的?”
“不是,是魂都库兰来的,听说是触犯了禁忌,做了不该做的,被魂术反噬,脓性爆发为库兰所不容,这才跑到我圣壁之都谋求血疗之法,一则治病,二则政 治 避 难。”
刘月夕笑笑,帮咕噜把被子盖好,“查的挺清楚啊,乙纨女,看来画中世界之人都很擅长情报调查工作嘛,不过你查的还不够细致,鲁道夫,三百二十岁,前魂都首席魂师,因为研究将生魂封入非魂器触碰禁忌被洛斯里克查处,魂都迫于压力将他强行逐出魂都,王魂拥有者,炼化先导方面造诣非凡,他身边这位漂亮的银发女人是他的第五任妻子,听说是从埃斯洛耶斯白都来的。”
谢特家的听完刘月夕的话,全身都在发抖,包括她自己的名字背景,刘月夕查的居然如此清楚,她所面对的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是谁。”
“你可不要搞错了,咋就看你这么不爽呢,原先还以为你是咕噜的亲人,现在我已经完全查清楚咕噜的身世,你真是该死,如此恶劣之事也敢作,若不是担心你咕噜一下子接受不了,我现在就斩了你,不要抱任何的幻想,你我的实力差距,不要作任何无意义的事情,呵呵,不信你可以试试,冰封咒术师是吧,我倒是从来没有和画中世界的人交过手,”
谢特家的觉得天塌了,作为画中世界的使者,她是带着任务而来的,咕噜是她从一个生恶魔母亲手里夺来的,当然那个母亲后来死了,咕噜只是她掩人耳目的工具,除了厌恶没有半分感情,毕竟她不希望别人看出她来自画中世界的跟脚,而画中世界之人天生都厌恶恶魔,乙纨女的这个身份隐藏一直很成功,起码在刘月夕说出她真名之前都是如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