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hy7rc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中世紀崛起-第四百六十一章 最後一戰(六)閲讀-9f71d

中世紀崛起
小說推薦中世紀崛起
“伯爵大人,看来那些叛军短期内是不不会攻城了。都这么久了,也没见他们有什么动作。”
索恩城东城门城墙上,站在贝尔纳身后的学士顾问对正盯着叛军营地的贝尔纳分析道。贝尔纳没有应答,只是静静地看着远处。学士顾问便不再多嘴,也朝叛军的营地看去,揣测着自己的主人心里此时在想些什么。
几日前,城外的那支骑兵终于传来密信,信中说他们于索恩城东边一日路程的地方将贝桑松方向运给叛军的五十车粮草辎重全部焚毁,并斩杀了随军护卫和车夫杂役一百多人,无一漏网。听到这个消息,贝尔纳当时十分高兴。眼看着之前自己暗中安排在城外的那把尖刀已经开始发挥作用,贝尔纳近几日来心里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终于得到了片刻的喘息。紧接着,贝尔纳就让人送出密信,命令骑兵队继续袭扰,直至耗尽叛军的粮草,逼他们退兵。
现在看来,叛军之所以迟迟没有对索恩城动手,或多或少地和这次粮草被焚毁有关。那五十车粮草足够一万人五天的消耗,这就意味着叛军不得不推迟五天进攻索恩城,自己也可以得到喘息的机会。如果那支骑兵能不间断地破坏敌人的粮草,待叛军退兵之际,自己就还有机会在当前这种不利形势下扳回一局。只要能将弗兰德那个杂种赶出贝桑松,再次获得公国的支持并不是没有可能。只要你能让他们的眼睛里看到闪亮亮的金币和肥沃的土地,就是上帝,他们也不惜背叛。
“伯爵大人~伯爵大人~”驻守南城门的士兵匆匆一路奔跑着往东城门而来。贝尔纳听闻将目光从叛军的营地移动到已经站在身后的士兵身上。
“什么事?”贝尔纳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平静,让士兵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来自己已经准备好被大骂一顿,见面前这个老头今日如此客气,突然变得有些不习惯了。平日里,要是传令兵急急忙忙地跑来汇报军情,进门的第一件事肯定是被这个脾气异常暴躁的老家伙破口大骂一顿,然后再一一汇报军情。
“哑巴了吗?”见传令兵呆呆地看着自己不说话,贝尔纳的声音突然提高了许多,将传令兵的思绪拉了回来。
“报~报告伯爵大人,南城门两英里外有一支十几人的骑兵队伍朝索恩城而来,他们身后还有一百多个骑兵一直追着不放,也朝这边来了。”士兵赶紧将军情报告给贝尔纳。
“一百多个骑兵追着十几个骑兵朝索恩城而来~”贝尔纳嘴里默念道。按常理来说,朝索恩城而来的应该是自己人。“莫不是~”
“不好!快随我去南城门!”反应过来的贝尔纳拖着沉重的步子一路朝南城门小跑而去。传令兵也和学士顾问以及几个军官一起追了上去。
…………
“快,兄弟们快跑,马上就到南城门了~”
索恩城南城门外两英里处,一百多个骑兵咬着前面十几个骑兵不放,并时不时射出几支轻箭。
骑马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家伙一边面带惊恐地朝后张望,一边使劲儿挥舞着马鞭朝马背上打去,战马在骑兵的驱使下嘶吼着加快了速度。紧跟在后面的其他人也一路狂奔,顾不得往后射箭阻拦一番~
这些拼命逃窜的家伙是刚刚在索恩城南边偷袭威尔斯军团粮草辎重失败后一路溃逃的那支骑兵残余人马。看到领头的那个骑兵被杀,这些家伙趁乱往北边冲杀出去,一路往索恩城而来。在刚跑没多远时,后面的骑兵就追上来了。
“伯爵大人,那好像是我们的骑兵。”站在南城门上的一个军官认出了自己人,惊恐地看着一路被大队人马追杀的十几个骑兵。
“快,传令守城士兵准备掩护我们的人进城。”在确认是自己的人马后,贝尔纳赶紧对守城军官下令。
“是,伯爵大人!”
此时,十几个骑兵离城门已经不足一英里了,城墙上的弓箭手也已经全部到位。
“快,快点儿!马上到城门了,注意前面的陷阱。”跑在最前面的骑兵看到已经缓缓放下的吊桥,大声地对身后的人说道。
当十几个骑兵冲进南城门外半英里的范围内时,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认为城门周边到处都是陷阱,身后的骑兵肯定不会贸然跟上来。纷纷减缓速度朝吊桥而去~
“他们冲过来了!”
见一百多个骑兵绕过城外的陷阱朝已经快接近吊桥的十几个骑兵冲过来时,一个骑兵惊叫了一声。当十几个人骑在马上朝后张望时,他们简直不敢相信,敌人的骑兵竟然准确地绕过了那些陷阱,正朝自己冲杀过来。
“快跑!”
“给我追!”领头追击的一个军官下令继续追击。
“弓箭手准备!”此时,城墙上的弓箭手已经开始搭弓拉弦。
“放!”
一声令下,五十多支破甲重箭已经朝离吊桥不到百步距离的敌人骑兵射去,眨眼的功夫,四五匹倒地的战马已经将马背上的骑兵甩了出去。
“快,马上过桥。”待吊桥落下后,前面的几个骑兵已经纷纷朝里面跑去。只见跟在后面的骑兵挤成一团,已经被追上来的敌骑砍倒几人。
“那群杂种为什么能绕过城外的陷阱?”看到敌军骑兵轻易地就绕过那些陷阱一路朝吊桥冲过来,站在城墙上的贝尔纳气得直跺脚,大声质问着守城的军官。
“伯~伯爵大人,这,我也~”正待守城军官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贝尔纳已经一巴掌挥了过来,“啪”地一声,吓得周围的军官士兵倒退了几步。
“伯爵大人,敌人骑兵快要接近吊桥了!”正待贝尔纳收拾完那个粗心大意的守城军官时,一直在观望城下战斗的军官突然开口说道。
只见堵在吊桥上的七八个骑兵正一个个被敌人骑兵砍杀在地,拼命挣扎着往吊桥方向冲去~
“伯爵大人,要是再不关闭城门,只怕那群杂种就要冲到里面来了。”一个军官不安地说道。
见城墙下敌人的骑兵在盾牌的掩护下抵挡着飞去的箭矢,丝毫没有没有退兵的意思。要是让这些骑兵控制了吊桥,后果不堪设想~
“升起吊桥,关闭城门!”贝尔纳当机立断下令关闭了城门。眼睁睁地看着那几个未能进城的骑兵被敌人乱剑砍死。
“撤!”
见吊桥已经升起,城下的骑兵掩护着向后撤退。
看着撤退的骑兵和城墙下敌人留下的十来具尸体,贝尔纳的双手捏成拳头,狠狠地朝城墙上砸了下去,血脉喷张~
“去,把那几个逃进城的家伙叫来见我!”
说罢贝尔纳便怒气冲冲地离去。
…………
“……大人,情况就是这样,眼看我们快要得手了,吊桥就被升起,我们只能将那几个杂种解决以后撤回来。”
威尔斯军团驻地中军指挥营帐,负责追击敌人逃兵的军官向亚特禀报着事情的经过。
“你们做得很好,先回去清洗一下吧。”看着军官满脸的血迹,亚特关切地说道。
待军官出去后,亚特转身对罗恩说道:“罗恩,军士长他们回来了吗”
“老爷,还没有。不过军士长已经派人回来过了。我看老爷在休息,就没打扰您。”
“情况怎么样?”亚特抹了抹眼角,略显疲惫地问道。
“他们正护送辎重队回来,我们损失了五车粮草,人员也有一定的伤亡。”
亚特不再说话,只是在营帐中走来走去。对于这个结果,他心里早已清楚。
…………
待贝尔纳回到自己的府邸后,那几个捡回一条命的骑兵也被带了上来。随之而来的坏消息也让贝尔纳大受打击。
他万万没想到敌人的反应如此迅速。自己刚给弗兰德一击,那个杂种反手就派人将自己精心安排的在城外的一步棋毁得干干净净。这等于是砍掉了自己的一条臂膀,要想在后面的斗争中占据主动,无疑增加了更多困难。
现在索恩城中的守军不过两千人,包括西边坦丁堡的人加起来,有战斗力的不过两千三百人。如果将索恩城的士兵再秘密派遣一部分到城外偷袭敌人的粮草,那索恩城的防御将会被削弱一部分。而且,弗兰德现在必定已经提高了警惕,要想再从他背后捅刀子,怕不会再如此轻易得手了。
事到如今,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是继续巩固索恩城的防御,随时准备面对敌人发起的攻城战。只要能牢牢地守住索恩城,自己就还有一丝反击的机会。
为了以防万一,贝尔纳又将守城的军官全部召集到领主大厅,吩咐他们务必时刻提高警惕,以防敌人前来偷袭。
此外,他又将负责城内治安的军官叫到跟前特意嘱咐,让城中安插的那些眼线睁大眼睛,谨防叛军和城内的人勾结,一旦发现,立刻处死。索恩城中这些眼线的存在源于当初亚特带人潜伏进索恩城将自己豢养在城中的阿萨辛一举歼灭的事。这不但让贝尔纳失去了迪安家族这个臂膀,还受到了教会的打压,势力被大大削弱。
鉴于此次教训,贝尔纳命人专门抽调了一些人负责清理索恩城内勾结外敌的势力。就连城中大小领主的身边都有人供他差遣,正当这个风口浪尖,他谁都不再轻易相信。他可以为了争夺伯国的权力和弗兰德兵戎相见,别人也可以为了利益在他背后捅刀子。在伯国财政大臣的位子上坐了多年,贝尔纳深知,在利益面前,有些人可以背叛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