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aes2c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是一個原始人討論-第一二零二章 可持續發展與羊肉片帶來的憂愁(二合一)推薦-t4y7y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成群的羊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这时候的羊,一改之前胆小机警的样子,变得格外无畏了起来。
它们连接成一片,就这样漫了过来。
哪怕是前面有着许许多多的天敌,以及人在这里守候着它们,正在不断的对着它们的同伴伸出罪恶之手,它们也一样不改变路线,不带任何停顿与迟疑的跑过来,撞上去!
在此刻,它们好像真的成为了没有感情的机器。
青雀部落的人,是最喜欢这些没有感情的机器的,因为这些没有感情的机器,吃起来格外的鲜美。
营养价值又高,捕捉起来又格外的容易。
他们恨不得天天都能够遇上这样多的没有感情的机器。
韩成这个今年在主部落的神子,也非常愉快的参与到了这个事情之中。
对着这些羊,不断的出击。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真的是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手,让自己不去对这些羊做些什么。
不过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与成就感之中的韩成,还是有着一些理智在的。
在进行这些事情的过程之中,他还在抽空观察者羊群的数量,与记忆之中进行对比。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好一阵儿,大约有两个小时还要多的样子,才终于算是结束。
这个时候,这里被青雀部落人称之为截羊沟的地方,已经堆积了许许多多的羊。
这些羊放在这里,看起来就跟冬季长在地里面的大白菜那样多,那样稠密。
当然,除了羊之外,还有一些与青雀部落的人一起在这里趁机狩猎的猛兽。
比如那两只浑身锦毛的大虎,几只身子硕大的大熊……
以往的时候,在这里狩猎的时候,狩猎者之间是有着一些默契的。
那就是彼此之间互不理会,等到羊群来了之后,就各凭本事进行获取猎物。
青雀部落的人一开始也是这个样子的,不怎么去招惹这些大家伙。
但是后来,前来狩猎的青雀部落人变得更多,拿的武器也更加的先进好用,他们终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小手,在羊群没有到达之前的等待里,先对着这些狩猎者们下了手。
这些食肉的猛兽,皮毛质量很是不错,硝制之后制成衣服,穿在身上别提有多暖和。
而且这些家伙们的肉,吃起来也很是不错。
韩成看着部落里的人,欢天喜地的忙碌着运送这些收获到的诸多猎物的样子,忍住没有将心中的一些话说出来,免得坏了部落里众人的心情。
他将这些话压在心底,跟部落里的人一起,满是兴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场大丰收之中。
与前来的众人一起,将这些收获往部落里远送。
河边下游的地方停有船只和筏子,部落里的那个可以投入到使用之中的帆船模型也在这里。
吸取往年的教训,部落里的人弄来的这些工具非常的多,但哪怕是这样,这些水路的运输大队,前往了一趟主部落之后,又返回来了一趟,才将剩下的猎物给尽数带走。
人与猎物都离开之后,截羊沟这里恢复了平静,只留下了满地的狼藉。
截羊沟边上的河水,在静静的流畅,静默的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青雀主部落这里再一次的进行了一种狂欢之中。
运回去的羊,死羊直接剥皮,开膛进行处理,活羊也只留下了少数的,其余的也都宰杀进行处理。
这是因为往后草少了,再加上这些羊是才被从野外捉回来,想要养熟需要好长的时间。
在这段儿时间里,这些羊会不怎么吃草。
吃不到足够多的草料,会掉膘,留到过年再杀,一只羊就少掉许多的肉。
非常的不划算。
一般部落里的人,只会挑选出一些长得比较茁壮的半大的母羊和几只公羊留下,混入到部落喂养的羊群之中,用来中和部落里羊群的基因,并提高羊群的质量。
这段儿时间以来,部落里的肉香根本就没有断过。
诸多的羊内脏被部落里的人变着花样的吃。
去年的这个时候,吃羊内脏吃的想吐的人,这个时候又忘记了去年的经历。
已经许多不曾吃过这些的他们,再一次的对着诸多的羊内脏法发起了冲锋。
吃的那是一个畅快淋漓。
不过,在连续吃了三天之后,他们这种生猛的劲头,渐渐的就已经不成了。
好在今年有韩大厨在,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开始变着花样的为部落里的人做这些东西吃。
往往是部落里的人,吃一种做法吃腻了,他就会指导着部落里的人,再换上一种新花样来烹制这些东西。
在这样的操作下,部落里的人,倒还基本上都能够后保持有一定的战斗力。
不似去年那样,看到羊内脏这些东西,就忍不住的想要反胃,吃不下。
铜山居住区、以及更远的秦岭分部落都吃到了来自于截羊沟的这些食物。
不过因为秦岭分部落那里距离主部落这里距离有些过远,内脏运输起来是非常容易坏的,所以那里过来的人,是直接带着活羊离开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倒是体会不了太多主部落人这种幸福的忧愁。
“……以后我们部落再去狩猎这些羊的时候,要控制住自己,不能肆意的去逮捕这些羊了。
去的人手也要有所消减,在现在的这个规模之上,减少两成吧。”
在挂满了腌制、熏制、以及煮熟之后进行晒干存放的羊肉干的部落之中,捏起一块晒着的羊肉干的韩成,一边吃着,一边对边上的巫以及大师兄等人说道。
边上的大师兄等人闻言不由的一愣,有些不明白神子好好的,为什么就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这些羊肉吃起来不够好吃吗?
还是羊骨熬煮出来的汤不够香了?
这样多的羊,留下那里也是留在那里,自己部落的人不逮捕,它们也会被其余的捕食者吃掉,实在是浪费。
与其这样,还不如将之给逮捕了,弄到自己部落,供自己部落的人吃。
让部落里人明白可持续发展与生态平衡有些困难,不过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韩成自有他的办法,让部落里的人,能够迅速明白这些事情的重要意义,并在以后这样去做。
“这一次我去看了,经过了羊群与之前的时候相比,减少了很多。
这样下去是不成的。
现在我们还能够从这些羊群之中获取很多的羊,看起来没有什么影响,但这样的事情持续的时间长了,到后来羊群变得越来越小,那我们部落从那里获得的羊也就会相应的减少。
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话,那到了后来,这个羊群彻底的消失也不是不可能。
这样的话,我们部落以后就将会永远的失去这样一大群的羊!
现在我们所得到的这些,以后将会得不到。
相反,从现在开始我们减少一些捕捉量的话,短时间看起来确实是比较亏的,但却能够让这群羊不消失,甚至于羊群的规模,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在今后的岁月里,我们部落每年都可以从截羊沟那里,获取到为数不少的羊。
长此以往的下去,我们部落不知道要比那种赶尽杀绝的做法,多得到多少的羊!
部落里的人,还能够凭此吃上诸多的羊肉……”
在将这里面的道理掰开揉碎了跟部落里的这些人仔仔细细的讲述了一番,并将其与吃羊肉给联系到一起,在场众人的理解能力是蹭蹭的往上涨。
根本就不用韩成说第二遍,他们一遍就将之给记住了。
逮捕这些羊逮捕的多了,以后部落里的就不能够吃上这样获得的羊肉了。
逮捕一定量的羊,对此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部落里的人,以后还能吃上许许多多的羊肉。
包括羊肉串、羊肉干、羊骨汤……
想起这一连串的吃的,部落里的人,就忍不住直咽口水,并用力的点着头,表明自己已经将这个事情给用心记下了。
看着连连点头,一阵儿后怕的巫、大师兄等人,韩成忍不住的露出满意的神色。
果然,跟部落里的人讲道理,强调一种事情的重要性的时候,最好是将之给吃的联系到一起。
只要将之给联系到一起了,那部落里众人的理解能力,与执行能力简直是好的没法说。
将这个事情交代下去,并见到部落里众人的反应,韩成也将关于这些迁徙的羊群的心思给放下了,开始心安的与部落里的这些人一起,在这里翻一下羊肉干。
同时将那些新切出来的、加了盐与其余的一些调料给煮的很好的羊瘦肉片给摆放在干净的席子上,进行晾晒。
忙碌之中也能够体会到生活的乐趣,让人有一种充实感,不至于过于空虚。
……
房檐上的水,一点一滴落下,将房檐下的土地上,打出一连串间隔很是均匀的小水坑。
雨下的不大,淅淅沥沥的,但却带来了很大的凉意。
气温因此而陡然下降,房中的韩成都因此而裹上了一层厚衣服。
一场秋雨一场寒在这里被体现了一个淋漓尽致。
看着这淅淅沥沥落下来的秋雨,韩成的心情却一点都不美妙。
不仅仅是韩成,部落里的许许多多的人心情也都一样的不美妙。
这不是因为部落里的人现在境界得到了一个很大的提升,饭也能吃的太饱了,感受到了浓浓的秋日的愁绪,在这里感慨什么秋风秋雨愁煞人,满心的悲苦。
而是因为部落里晾晒的大量羊肉干还没有干。
这个时候就这样的下起了雨。
而且还是这种天空阴沉沉的情况下,下的淅淅沥沥的细雨。
这样的雨一看就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停下了。
这样下去,那些还不曾干的羊肉干可就危险了。
就算是在一两天之后,天气能够转晴,羊肉干的口感也会受到影响。
口感受到影响,部落里的人倒不怎么在乎,口感再不好,那也是羊肉。
关键是部落人,真的是不能够确定,这天两天之内能够晴朗起来。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一旦是遇到这样的情况,想要天在短时间内晴朗起来,可能性是不大的。
这样以来,这些未曾干掉的羊肉干可就危险了。
这事情只需要想想,就让人觉得有着满满的忧愁压在心中。
这可是羊肉啊!可不是普通的食物!
要是就这样被浪费的话,那可就真的是让人心疼死了!
淅淅沥沥的雨中,有人打着一柄紫色的雨伞过来,有一些雨水,顺着稍微有些长、露在了外面的伞骨缓慢滴落。
不一会儿的功夫,这人就已经走到了开着门的韩成所居住的房屋的边上。
先走进屋子,再转身回去将手中的伞合上,左右看了一下,将手中的伞靠在了门边的位置。
有雨水顺着支在地上的伞尖滑下,悄无声息的晕湿了一片的土地。
来的人是巫。
如今,韩成交给部落里匠人的雨伞,也制造成功了,部落里除了斗笠蓑衣这传统的避雨工具,以及雨披之外,又有了新的避雨工具。
而巫,这个之前非常钟情于斗笠、蓑衣,觉得这样的避雨工具就非常好用的人,现在也非常时髦的使用上了雨伞这种新式雨具。
至于斗笠和蓑衣,都安安静静的挂在他房间所在的墙上。
这两个巫之前极为宝贝的东西,已经被巫给完全遗忘了一般。
“神子,这些羊肉片怎么办?
要不从今天晚上就开始吃,尽可能快的将它们给吃完?”
巫在韩成给他让的座位上坐下,然后就羊肉片的事情开始对韩成进行询问,征询意见。
在说出这样的解决办法之后,韩成明显看出巫极为的肉疼。
毕竟这可是许许多多的羊肉啊!
部落里一年只做一次这样的肉干。
也就是说,这些羊肉干是让部落里的人,一年的时间里来慢慢的吃的。
算是极为高级的零食。
现在,这样多的东西,居然是要在短时间内吃完,巫如何不心疼?
但心疼也不成,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来其余更好的办法。
他将目光投向了边上的韩成,满是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