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ffezo好看的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 八寶飯-第二十一章 拘押推薦-pg3n5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见了这两道身影,原道长和钟子瑜都暗暗为三娘子捏了把汗,左侧这位是益州兵马使李宓,右侧这位是益州团练使何履光,两人都是元婴前期修为。
通常,朝廷在各道都有兵备,通常由一位元婴主持,但只有在关内和剑南才设置两位元婴,这两位同时出现,就不知三娘子能不能顶得住。
原道长问钟子瑜:“要不要上去助阵?”
钟子瑜犹豫道:“这两位都是元婴前期,或许三娘子用不着我们。但如果开启益州城防大阵,三娘子就危险了,加上你我也没有用。你说要不要上去助阵?”
原道长咬牙道:“那也不能眼看着三娘子一个人拼吧?咱们和丽水结盟了,不能坐视盟友不顾。”
钟子瑜道:“我也想上去,关键是,和他们斗,等于反叛啊,你说打不打?”
见原道长愤怒的瞪视自己,钟子瑜急道:“不是钟某胆小,这不是个人的恩怨,事涉诏国啊!老原,你可想好了,人家是朝廷经制大将。”
又听钟子瑜道:“别急,再看看,实在不行咱们再上,你说呢?”
原道长这才稍微冷静了些,向着节度府快步接近,准备待时而动,钟子瑜跺了跺脚,只得在后面跟了上来。
就听三娘子冷冷道:“李宓,何履光,你二人想要替鲜于向出头?”
李宓年岁很大,一缕长须飘在胸前,脸色不变,只是道:“孙国主,你和鲜于节度究竟有何仇怨,要毁节度府?且随我下去,不要在城中繁华处胡闹,这里百姓太多。”
三娘子道:“我出手有分寸,不会伤着百姓。先把鲜于向叫出来受死,再谈其余!”
何履光怒道:“孙国主,不管有什么仇怨,敢在益州城中闹事、毁伤节度府,都是重罪,你行事不考虑后果的么?”
三娘子道:“你们一定要护着鲜于向么?这老匹夫羞辱于我,他就不考虑后果?今日我既然出手了,就不管什么后果不后果!”
李宓问:“鲜于节度如何羞辱于你?”
三娘子咬牙切齿道:“这老匹夫诓我前来益州,却要我……我如何能忍?先杀了他,有什么罪我一人担之!”
说着,烈焰大环刀又是一记虹光斩出,轰隆声中,将一座亭子崩散。
节度府中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一群官吏、女眷、仆役从藏身之处哭喊尖叫着逃出来,跑到了府外躲避。
李宓、何履光二人也惊怒的看向下面一堆废墟,发现似乎的确无人伤亡,这才稍稍安心。
三娘子也在仔细察看逃出来的人群,见其中并无鲜于向的身影,又是一记虹光斩落,虹光去势极快,眨眼间便落向一幢二层小楼,将将要撞上,却被旁边忽然插过来的一朵银花拦下。
银色的花瓣瞬间张开,将虹光吞了下去又合上,剧烈震颤之后,落下一片花瓣,这才将虹光之威消于无形。
三娘子秀美微蹙:“李宓,你真要助鲜于向那个匹夫?”
李宓正色道:“孙国主,李某非是助人,助的是朝廷法纪,有什么仇什么怨,大可坐下来商议,何苦在城中大动干戈?守护益州,乃李某专责,若是再不停手……”
说着,转头向何履光道:“君孚,大阵开否?”
何履光抱拳:“已开!”
“听我号令,随时启用!”
“喏!”
三娘子以杀伐著称于南诏,却不是个莽撞的人,心念电转间,缓缓道:“好啊,我就跟你说道说道!”
冲下面招呼:“王参军,你说!”
却见下方某处街巷中飞上来一位,却是丽水诏户司参军王如虎。
见此情形,钟子瑜暗道打不起来了,一扯原道长:“咱们也上!”
于是二人各御法器,上飞至三娘子左右:“见过孙国主……王参军好!”
三娘子和钟子瑜、原道长没打过太多交道,同为司户参军,王如虎却和他二人熟悉得很,当即喜道:“二位老兄也来了!”
钟子瑜道:“丽水诏的事,就是我们黑山诏和南吴州的事,焉能坐视?王参军有什么话便请明言,咱们一起为孙国主讨回公道。”
王如虎点头,当场将原委讲述一遍。他和钟子瑜、原道长一般,都是为税赋一事而来,只不过到得稍早一些。见了鲜于向某位幕僚后,那幕僚同样向丽水诏和永昌诏索要报效。
两诏相加,取三成,是笔几十万贯的开支,王如虎想要对方减一些,那幕僚却说,需要请三娘子亲自来谈。
于是王如虎赶回丽水诏,请了三娘子同来益州。三娘子来了节度府,被殷勤招待,还给她安排了一间奢华的水榭小楼休憩,弄得她也一头雾水。
她在这里等着,王如虎和那幕僚则继续谈税赋的事,结果没谈几句,那幕僚竟然提出,鲜于节度正妻已经过世三年,至今枕边无人,想和三娘子共结连理,只要三娘子同意,丽水诏的事立刻就办。
这一下还了得,当场就谈崩了,王如虎怒气冲冲向三娘子一说,三娘子立刻炸了,故此才有这一场。
话一说完,李宓、何履光面面相觑,冷场片刻。见下方城中无数人仰头观望,李宓招手示意:“下去说。”
几人落入节度府的断壁残垣中,李宓开始四下喊话:“鲜于节度——”
何履光也在找:“鲜于节度——”
三娘子和王如虎在找,原道长和钟子瑜也在找,却始终没能找到。
三娘子气道:“这老匹夫!”
李宓问:“那个幕僚呢?”
王如虎摇头:“我刚才也在找,没有看见。”
李宓又问:“姓什么?”
王如虎回答:“姓骆,骆师爷。”
从府外寻了几个逃出去的节度府书吏,都说今日没见鲜于节度,骆师爷是今年五月新入幕的,鲜于节度对骆师爷很信任。
李宓道:“此事待寻到鲜于节度后再做计较,也不能听信你们一面之词。至于孙国主,只能委屈你们暂时留下了,光天化日之下攻破节度府,此为重罪,我等要上禀天子,再定处置之策!”
三娘子盯着李宓,冷冷道:“很好。”
李宓道:“那就请三娘子去我军营,暂住些时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