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z1a5n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修真史前十萬年討論-第八百零二章 門下大師姐(第二更)閲讀-kof76

修真史前十萬年
小說推薦修真史前十萬年
黑雾尊者这个老毒物,行事谨慎,没有遗留下什么记载着功法类的玉简来,倒是炼丹制毒的东西有不少,交给戏小蝶去分辨,能用的用,不能用的扔。
但灵石却不少,竟有接近八千多万,其中更有一块极品雷灵石!
不过想想这老家伙屠了那么多的势力家族,抓了那么多的修士,这些恐怕都是花销了不少后剩下的。
其他杂七杂八,不认识的东西极多。
二人一一看过。
以黑雾这个老怪物的搜刮性子,其中说不定有什么好东西,可惜二人暂时认不出来,最终,一股脑儿收起。
……
到了这里,二人终于看向戏小蝶,戏小蝶察觉他们目光,同样看来,三人面面相觑间,气氛瞬间就古怪起来。
好一阵沉默!
“师姐,此事你要想好了!”
岳岿然先开口。
戏小蝶笑了笑,点头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想好的,但无论我的决定是什么,都请你们,不要干涉。”
二人闻言,立知她心中倾向。
岳岿然想了想,还是道:“九色前辈送你的那团生机灵物,能用多久,你自己恐怕都未必清楚,而且将来说不定还有其他大用,总之,你定要想好了。”
戏小蝶无声点头。
二人见状,再说不出什么。
三人这一停留,便是三天。
三天之后,女童醒来,饿的哇哇大哭。
岳岿然展露后世带来的手艺,打了一只小兽回来,熬了一锅香浓肉汤,吃的戏小蝶二女,都赞不绝口,那女童更是连吃几碗,随后才赖在戏小蝶的怀中,再次睡去,三人看的更欢喜。
而之前就已经检查过,此女是水土双灵根的八气海之身,正可继承三人衣钵,若能收做徒弟,绝对更是喜事,可惜起码也要先找一找她爹娘家人再说。
三人商量了一阵之后,终于再次上路。
……
一个多月后,岳岿然和呼啸夫人,再次来到那白羊山坊市,进了那黑色大殿中,至于戏小蝶,则是带着那女童在远一些的山野中等消息。是担心发生变故,束手束脚,还是舍不得那孩子,只有她自己最知道。
“交通缉任务,两个,楚文,黑雾尊者。”
岳岿然淡淡传音,不欲张扬。两个任务是的一起交的,只差当场拿出头颅来了。
“前辈说什么,楚文和黑雾尊者,都被你们杀了?”
小修震动。
而这一句话,是下意识一般的说出口来。
声音传来,殿中飞快的安静了下来,大片大片的目光,扫向三人。
小修马上意识到,自己办事不牢,不敢对上岳岿然的凌厉目光,垂下头去。
“‘六亲不认’楚文和黑雾尊者被他们杀了?”
“这两位前辈好厉害!”
“楚文和黑雾尊者,可不是一般的元婴初期修士,他们手上,都有着其他元婴修士的命的,尤其是黑雾尊者,听说连血海司的人,都曾去招揽过他!”
议论之声,轰然起来。
……
那小修也是终于回过了几分胆气,连忙向岳岿然二人道歉。
二人虽然不痛快,但也不会拿他一个小修撒气,只挥了挥手,问起奖励之事。
“请两位前辈稍等一段时间,我们通幽殿需要派人去通知悬赏他们的修士,半个月左右,应该就会有消息,结算奖赏时,按照惯例,我们通幽殿会收取两成的介绍费用。”
三人点头。
也不去找戏小蝶,就在这山中坊市里,一边修炼,一边等待起来。
这一等,就是二十天。
二十天之后,悬赏楚文性命的修士先来,看着楚文的人头,这修士放声大哭,与楚文自然有深仇大恨,不多详提。
一千万上品灵石的奖励,通幽殿抽走两百万,到手八百万。
继续等待!
又两个多月后,才终于等到悬赏黑雾尊者的人。
一个老者,境界不高,金丹中期,估计已经拿出了大半身家,见到黑雾尊者的头颅,也是泪流满面。
问起情由,此人原来是为自己被黑雾尊者掳去当修奴的族人报仇,老者也问起岳岿然,有无看到他的族人,岳岿然哪记得那么细,更何况当时那些修奴,个个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更看不出真容来。
“救了一些,但一起放了!”
简单答过,便悄然问起那女童之事。
……
山谷中,大树下,笑声不时响起。
戏小蝶指间,土黄色的烟云缭绕,在她的掌控下,变幻出不同的东西来,忽然是一只小猴挠着痒痒,忽而是一只小鸟,翩翩飞去,忽而又成了一只小老虎,张牙舞爪扑来,生动活泼,栩栩如生。
那女童在旁边,看的咯咯直笑。
胆子也是大,面对扑来的小老虎,也是伸手抓去。
戏小蝶欢喜看着。
这几个月来,一直是戏小蝶带她,二人之间,早就生出几分母女般的感情来。
不自不觉间,便到傍晚。
这一刻,不远处封锁山谷的雾气,格外的涌动起来,戏小蝶转头看去,是岳岿然和呼啸夫人回来了。
见到二人回来,戏小蝶瞳孔猛的一凝,罕见的有些紧张般起来。
二人看来,洞穿她的心思。
“师姐,你可以留下她了!”
岳岿然直截了当,深沉说道。
“果真吗?”
戏小蝶顿时是瞳孔大放,大喜出声来,紧紧抱着那孩儿。
二人走来,心中也是唏嘘。
“这个孩子,便算你我三人,门下的大师姐了!你将来可要好好修炼,有一大堆的师弟师妹,要你去保护呢!”
岳岿然靠近后,抚摸着那孩子的头颅,也是欢喜说道。
二女听的一笑。
女童被他抚摸的也是咯咯直笑,丝毫不惧。
呼啸夫人提醒道:“夫君,莫忘了她还没有名字呢。”
岳岿然闻言皱眉,他后世今生,都未有过孩子,哪里起的出什么好名,挠了挠头,又看向那女童。
那女童早恢复健康,肌肤红润,今日玩了半天,更是有些潮红,仿佛一层红色的霜雪,生起在两颊上一般,看的岳岿然心中一动。
“我看——就叫她岳红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