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877nn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 臧福生-353 以前怎麼沒見過你分享-vkf2l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很多行业,或许只有到了行业较高端的时候,才会分的很细很细。
在基础的时候,估计一般一个员工能趟平所有。
比如厨师,只要稍微经过培训的厨师,就如拿新新东方还是新蓝翔的厨师,基础的八大菜系,提起菜刀就能做。
当然了,糊弄一般普通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可医疗就不行,在基础层面的时候,就分的相当的细致。
不要说跨专业了,比如临床和口腔直接就是两个行业,就算跨科室都如同跨了一座山一样。
医疗界有个不是笑话的笑话,对医生是个警惕,对就医的患者也是一个警惕。
说有一年有个人,摔了一跤,脸朝地的降落了。爬起来脸蛋开了花,不光嘴唇摔成了兔子嘴,就连口腔内都裂了缝。
而且,额头如同老包一样给弄了口子,眼角也被摔的开了线,眼睛变大了没有不知道,但一脸的血道道,再加上疼的龇牙咧嘴,如同鬼一样。
到了医院,急诊科医生开始叫会诊,普外的、口腔的、眼科的。
口腔的先来了,缝合完嘴上的缝子,然后走了。
接着普外的来了,缝的时候要打麻药,一会一打一针,一会打一针,患者都疼的快叫妈妈了。
缝完额头的,普外医生要走,“剩下的让眼科来缝吧。”
结果患者疼的哀求,大夫你就行行好,给一起缝了,实在太疼了。
普外的小年轻医生,发了恻隐之心,“也行,我给你缝了。”
原本想,就是一个小口子,没啥大不了的,三针两针的就给缝合了。
然后在患者和家属千恩万谢中,医生满满成就感的走了。
结果,没多久,患者缝合了口子的眼睛角膜出现溃疡,紧接着角膜溃疡导致眼睛失明!
因为当时普外的医生把患者的泪囊给缝了!
医生,如果对生命不保持敬畏,那么生命就会教教你,你大爷终究还是你大爷。
不知道老李、专家组组长,外围站着的一帮内科老教授他们心里祈祷了没,张凡心里反正是祈祷一句:“大爷,我慢点进去,你忍一下,就一下!”
脑干的手术,到了这个时候,运气也是要讲的。爆裂的血管会造成微环境的破坏,此时这个微环境,谁都不知道哪里就是靠着血小板粘连的。
通俗的说,就是肉和肉现在用吐沫沾在一起的,专门等着碰瓷呢,你不靠近还好说,一靠近,都还没上手呢,某个肉疙瘩掉下来了。
大脑好像就会说:“你看,你看,我好好的玩意,让你给弄坏了。”
深深的一口气,随着慢慢的呼出来时,张凡拿着探针直接刺入了血管爆裂的地方。
随着亚光的探针进入了脑干后,时间都像是凝固了。
手术室里,连巡回护士都不敢走路,深怕带起风出点意外。
张凡的双手稳的就如一个机械手臂一样,肉眼根本看不出来它有没有抖动,但心里慌的一匹。
手术室内的生命状态监测器没有发出尖锐的抱谨声,张凡耳朵眼里都是汗,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这种脑外手术,看着张凡虽然双手稳如老狗,其实所有的手术里面,在系统中,脑外手术是张凡失败最多的手术,因为这种手术不可预见性太多了。
“血压、呼吸有起伏吗?”张凡盯着探针,出血已经明显减少,现在就看患者的大脑碰瓷不碰瓷了。一旦碰瓷就是麻烦事情。
“没有变化,张医生没有变化。”麻醉师说的话都是带着颤音的。
……
观察室里,从张凡开始动手术,欧阳也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根电教教鞭,她也没等首长说来讲解,直接就站在了显示屏前。
然后一众可以说是在华国各个学科的权威面前,如同解说员一样,开始给首长和家属解说起张凡的手术了。
“张院长现在已经靠近了第四脑室,目前看,第四脑室还是安全的,只要在安全的时间和安全的距离方位内,再不突破第四脑室的情况下,能止血,修复好血管,患者康复的几率将大大的提升。
大家请看,张院长现在已经开始用眼科镊清理脑干的血肿了,漂亮!很精准,很彻底,看,大家看,张院长的手不带一丝丝的偏斜,狠狠的摘掉了压迫颅脑的血肿!”
一股股浓浓的女排解说风,让欧阳给搬到了观察室里,用一种通俗的语言然后把专业的事情给说的明明白白。
这就是本事,而且还能突出主刀医生的技术,太厉害了。
首长看的不停的点头,说实话,老头在欧阳的解说下,真的看懂了。
如果没有欧阳解说,在他的眼里,显示屏上就是几双大手,拿着刀叉再扒拉带血的奶酪呢。
看到首长情不自禁的点头,欧阳更是把早年间那个解说排球的宋老头风格带了进来。
中庸的院长、还有好多首都大型医院的院长看着首长轻轻的点头,心里也再想,看来回去以后,医院也得找个这样的人准备着啊!
“为什么不动了,都进入脑干血管了,为什么张医生不动了!”
观察室里,大家看到张凡停住了手,拿着探针如同凝固了一样。
懂行的这时候差不多都提着一口气。
不懂行的以为张凡出了什么事情,所以很是诧异或者纳闷。首长也是,他为什么不动了?绝对不是尿憋的缘故!
“现在就是最关……”中庸的院长刚要解释,欧阳翻着白眼仁立马打断了中庸院长的话语。
别的小医院院长或许还要巴结这位中庸的院长,欧阳可不怕,翻着外联的事情归张凡。
但首长问了,怎么能让你这个老头来解释呢,没听张凡进手术室之前,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了吗?
欧阳立马大声的说道:“首长,现在就如同大堤合拢差最后一块石头的时候了,到底是堵住堵不住就看这一下了。”
说完还瞅了一眼中庸的院长,老头尴尬的笑了笑,首长点了点头。
家属,站在首长身边的家属,这个时候拳头都是捏在一起的,恨不得能给手术室的医生加点油,鼓点劲一样。
定海神针扎进去了,患者生命状态没有变化。
张凡一听麻醉师的报告后,就如同兔子一样,加快了手术的速度。
二十分钟了,休克血压已经二十分钟了。
随着张凡的提速,老李知道这个时候才是张凡展现技术的时刻了。
只见张凡手中的镊子,如同就是他的手指头一样,飞快的夹取这一片一片破碎的组织。
每一块的夹取都是那么的坚定,那么的不带一丝丝的犹豫。
这玩意到底是破裂分离的,还是破裂没分离,张凡根本不用试探,就好像患者的大脑是被张凡自己炸开的一样。
一上一下之间,根本不会牵扯到其他的一点点的组织。
一进一出之间,镊子赶紧的不带一丝丝的血迹。
太精准了!专家组的组长心里深深的感叹着,他能不能做到夹取组织,能,绝对能做到,但他做不到张凡如此的精准,如此的迅速,如此的不造成二次损伤。
太漂亮,在内行人眼里,这台手术就如同一个艺术品一样。
或者就是饕餮看到一盘大餐一样,色香味美!
张凡越做越快,越做越快。
二十五分钟!
破碎成烂棉絮一样在血泊中舞动的血管终于成型了。
血管有多粗,不是儿臂一样粗,也不是红萝卜一样粗,就是一个油笔芯。
就这么大的血管,张凡不光要在一窝血泊里找到失散的碎片,还要拿着这些碎片用明胶把这些碎片粘连在一起。
粘连一起不算,还要粘出一个通常的管道来。
而且,时间还是受限的。
更难的是,位置空间也是受限的。
如果摊开位置,放开位置,很多医生都能做到这一点。
可难就难在,这里面任何一个或者任何一点组织,都是马王爷的屁股,摸不得的。
难心,真的,难心。
张凡的双手虽然看起来迅速而精准。
但他的脑袋,他的额头,没有被包裹的皮肤,就如进了桑拿室一样。
汗水就如一茬一茬的雨水一样,不停的渗出,手术室的护士长不停的给张凡擦拭着。
一扭头,擦拭一下,一扭头擦拭一下。
二十八分钟,张凡终于把血管完全的拼接了起来。
“快,升压,快,升压!”
张凡都不知道现在过了多少时间了,深怕超过半个小时,内科医生们给出的时间都是极限时间,能节省一点,损伤的可能性将成倍的减少。
在极端条件下,有时候,前一分钟和后一分钟的效果,绝对是不一样的。
当张凡喊升压的时候,内科的专家们,快速的把各种药剂推进了患者的血管中。
这个时候,观察室的人,行外的人们这才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里。
他们觉得这个时候是最紧张的时候。
其实,最紧张的高潮已经过去了,现在不过就是检验手术成果的时候而已。
只要血管不漏,那么手术成功。
可血管漏了,医生也没办法,直接灰溜溜的怎么把人家的脑袋撬开的,怎么再缝合起来。
没有什么多余的道理可讲。
这玩意就是一锤子的买卖。
行不行,现在就是开宝的时候了。
手术室内。
这个时候,上手术的医生们反而是彻底放松下来了。
行不行的,现在紧张一点点毛用都没有。
随着药剂的进入,干瘪的血管慢慢的,慢慢的,从原来灰败灰败,就如同被小孩子吮吸过的冰棒一样,变的饱满起来,变的颜色红润起来。
张凡静静的看着,静静的看着。
“血压110/70mmhg、心率80次/分!”麻醉师用一种欣慰,真的是用欣慰的眼神看着张凡汇报的生命状态的。
“张医生,成功了!”
专家组的组长轻轻的说了一句。
“是,成功了,我们用了多少时间。”这个时候张凡才敢开口询问。
“呵呵,你小子,可以啊,没到半个小时,老头子我都紧张死了,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
这个时候,老陈头也开始说说笑笑了。
当手术室里医生们说笑的声音传了出来以后,观察室的人这才放下了一口气。
“谢谢,谢谢。”家属激动的给首长道谢。
“这是我们应该的,我们都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