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技小說

tlhpr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金色綠茵-第一〇二章 趁着青春去放縱讀書-4vanq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羊一通过几年的观察,认为拜火教在单纯武术实力方面,已经超过了中原任何一个门派,包括少林寺和丐帮这样的武林领袖。
这一点,是和拜火教险恶的生存环境息息相关。大食人虽然衰落了,但取代了大食人统治此处的突厥塞尔柱帝国却要比昔日大食帝国更加强悍,因为突厥人要比大食人更崇尚武力,也更野蛮。
大食人喜欢做生意,所以很多事情都可以通过谈判来解决,可突厥人依然保留着浓厚的游牧气息,他们更喜欢打砸抢。
而圣山周围这一片高地上的巴文德王朝,虽然同为波斯人,但他们和突厥人一样,都信奉了衣撕蓝。为了争夺在波斯人当中的影响力,拜火教和巴文德政权已经水火不容。
武力是生存的保证。所以中原哪怕是少林寺和丐帮这样的领袖级门派,内部也仍然存在很多丝毫不会武术的人,但在拜火教,武术是每个人的门槛,必须保证每个人都能在危难时刻成为战士。
五百年险恶中求生,致使如今拜火教人人习武,就连圣女也不能例外。
圣女殿的武术同样来自圣火令,因为女性的特点,所以基本以剑法为主,但圣女不是。圣女在六岁的时候,就开始随圣女殿护法习练弓箭之术。
左右光明使有长老和执事,圣女殿的女性武术家被称为护法。
圣女有两件代表她崇高身份的法器:圣女权杖和圣火弓。
羊一在‘幽会’时观摩过圣女的箭术,很厉害,如果拉开距离,他只能落荒而逃。至于近身搏击武术,如果让敌人靠近到能与圣女贴身格斗的地步,圣女殿里所有护法都该死。
文武之道,圣女不但要熟知拜火教的教义,还要会弹奏日月琴。
日月琴是波斯人最古老的乐器,历史非常久远,而且很有可能是全世界所有弦类乐器的始祖。据说日月琴最早只有两根弦,一根日弦一根月弦,就像现在回鹘人的弹拨尔。
不过,日月琴也在发展,它现在的样子和中原的琵琶一样,也是四根弦,琴身也和琵琶很像。
圣女说,梦里的‘羊一’用大箱子乐器弹奏出来的曲子非常动听,她很想记住后用日月琴弹出来,可怎么也记不住。
圣女问羊一:你会不会呢?教我弹好不好?
羊一好尴尬。
我给你耍个剑好不好?要不翻跟头也行。
通过圣女对梦境的描述,羊一估计自己在原本的世界里绝对是个踢足球和弹奏羽管键琴的高手。这么想来,自己应该是个极其聪明的人。
也许是聪明过头了,所以迷失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变得愚钝不堪,尤其学不会音乐和足球,这也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吗?
不但讲述梦境,羊一还从圣女这里意外听到了岳飞和鲁达的消息。
当年方腊的造反被剿灭,但明教并没有被彻底消灭。经过几年的潜伏消沉,尤其女真人在靖康年间把大宋打成只剩下半壁河山后,明教余孽便借机死灰复燃。
在长老院的再次支持下,当年方腊的部下钟相和杨幺又打出明教圣王的旗号,在洞庭湖一带造反自立。
二代圣王钟相在武术上也很厉害,但厉害不到当年方腊和邓元觉那种程度,不过他在军事指挥上,并不比方腊差分毫。
赵宋官兵连续在明教面前吃败仗,名将韩世忠上去也不好使,照样被打得落荒而逃,而钟相自己在两军阵前也战无不胜。
可有一天,宋军阵中突然杀出一个手握玄铁重剑的袈裟和尚,只用五招就剁了钟相的脑袋。
杀了钟相,和尚飘然而去,再也不理会战况,明教因为死了圣王后群龙无首,宋军打了第一个打胜仗。
但杨幺马上继任了三代圣王,继续率领明教盘踞洞庭湖,甚至声势更为浩大。拜火教为了防止杨幺再被什么大和尚万军之中取了首级,光明左使萨拉蒙果断派出三位武术高深的长老,远赴中原贴身保护杨幺。
杨幺比钟相还能打仗,宋军面对他比面对钟相还悲惨。不过,大宋还是有明白人,官家赵构急调岳飞从襄南回军平叛。
时任襄阳路制置使的岳飞出手不凡,一口气连拔杨幺十七座水陆营寨。岳飞岳鹏举才是真正的当世名将,他能从女真四太子完颜宗弼手中硬生生夺回襄阳,他组建的‘背嵬军’是当今世界唯一能正面抗衡‘铁浮屠’的骑兵。
区区明教草寇在岳飞面前能算什么?
眼看再一次举事在岳飞的摧枯拉朽之下又要被破灭,狗急跳墙的明教和拜火教长老不得不放出大招。
三位长老和圣王杨幺,以及其他五名明教武术高手,趁着夜色摸进宋军大营中军账,试图刺杀主帅岳飞。可这一次,他们才是真正踢到了铁板。
大帐里坐着一个手握玄铁重剑的老和尚,岳飞顶盔掼甲杵着他的沥泉枪。
三个波斯长老和五位高手命丧当场,杨幺被生擒活捉。
据说在场的杨再兴、王贵、汤和、张显、牛皋、岳云、张宪、高宠等猛将被岳飞勒令不许动手,只能看热闹。
作为拜火教圣女,她给羊一讲述这些圣教事业挫折的时候,自然要略微带一点忧愁才应景,但羊一却实在忍不住偷笑。
我本人都从中原跑来‘归顺’你们了,可我的徒弟依然能把长老院吃得死死的。看来我和月族的梁子,是命中注定的。
不过,羊一现在丝毫不理会月族光明左使萨拉蒙的郁闷,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关注。
羊一发现自己在变老。
五百多年长生不老,羊一对自己一成不变的身体状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所以有丝毫变化便马上能察觉。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经过了四年时间才完全确认了这一点。
与圣女重逢之后,羊一的身体像这个世界的其他人一样,开始了正常的年龄增长。
羊一以本来面目示人时,会说自己二十有九,五百多年一直二十有九。实际上,他最初在终南山时并不清楚自己是多少岁。
从他出现在这个世界,到被袁天纲点醒,大约是二十九年。但最初是以什么年龄出现在这个世界,羊一并不清楚。从身体状况分析,十九到二十九之间都有可能。
圣女的确是自己回去的路,所以遇见他之后,年龄终于开始了往前正常推进。
羊一不知道这个变化是好还是坏,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不再长生不老,意味着终将有一天也会寿终正寝。如果寿终正寝死亡,会不会就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但羊一丝毫不惧怕这个变化,因为有圣女在她身边。
如果自己还是长生不老,可圣女却不是,眼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慢慢衰老后死去,羊一根本无法接受。与其如此,还不如和圣女一起老去,与她白首偕老,然后一起死亡。
萝姬、武蕙青、周璎珞之时,看着他们死亡,羊一心里有忧伤,有怜悯,但没有现在这种同生共死的想法,他始终是以一种俯瞰的心态在注视着她们三人的人生。
只有圣女是他的灵魂,是他在原本世界里的牵挂。
正因为发觉自己开始岁月增长,羊一动了带着圣女离开不周山的念头。韶华易逝,岁月无情,趁着青春年少,他想带她去看看她从未见到过的广阔世界,带她去看看中原。
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她,圣女顿时变得十分期待,和心爱的人一起去看遍世界上的美丽花朵,要比在圣女殿里当图腾诱惑大得多。
但是,拜火教不会允许圣女离开圣山,更不会允许圣女跟着一个男人离开。所以,羊一需要一个契机。
而这个时机,很快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