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言小說

9efxv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txt-314於永精神崩潰;孟拂的書法展示-uvy3e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哪里知道,孟拂只淡淡瞥了他一眼。
目光都没停留,“不认识。”
“嗯。”方毅就收回目光,他见识多广,只淡淡看了于永一眼,吩咐保镖:“那怕是酒喝多了发酒疯,去带这位先生离开。”
“我是你舅舅啊……”于永被保镖搀着拉到外面去,一时失态,在保镖松开他时,忍不住坐到地上,精神都崩溃了。
身后,江歆然走过来,要去扶于永,“舅舅……”
“你让开!”于永抬头,目光如炬的看向江歆然,“若不是你、若不是你占了我侄女的位置,她从小就在我们于家长大,必定光耀门楣!哪里会被耽误了十几年,乃至于跟我们于家恩断义绝……”
说到最后,于永声音也越来越小。
明明没喝多少酒,却一时间仿佛喝醉的醉汉,双目无神。
江歆然只是抿唇,“舅舅,这是我的错吗?江家这么大的一个豪门,医院孩子都能抱错,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远处,孟拂听着于永的声音,只淡淡回头看了于永一眼,眉眼冷漠。
“方助理,你回去吧。”苏地的车已经开过来了,孟拂让方毅回去。
方毅跟苏地也认识,闻言,也就回去了。
苏地下来开了车门,孟拂却没上去,只是找了个口罩给自己戴上,全身的气息倏然就变了,不似平日里的慵懒,倒显得有些生人勿近。
苏地看她的样子,有些担心,开着车跟着她,并给苏承发了消息。
这条街隔壁就是夜市。
孟拂松开了领口的一粒扣子,直接走到路边的大排档,点了些烧烤,然后一打啤酒。
她坐在最角落里,摘下口罩,老板娘已经看过来了,只是因为她这一身冰冷肃杀的气息,没敢询问。
苏地把车停在对面,就匆忙走过来。
“喝吗?”孟拂坐在位子上,一手拿着啤酒罐,见苏地走过来,直接扔给他一瓶。
苏地只是挡在她对面,替她遮掩住其他人的目光,并担忧的看向孟拂,“孟小姐,你明天还有事情……”
“哦。”孟拂又“啪嗒”一声开了一罐啤酒。
之前在交流会喝了两杯红酒,又混着这么多啤酒,孟拂依旧很冷静,除了脸有些红。
她喝酒很快,一罐接着一罐。
喝完一打啤酒,她才起身往路边走。
苏地丢下一笔钱放在桌子上,跟上孟拂,“孟小姐,上车吧,下雨了……”
孟拂看了苏地一眼,走到红绿灯前,直接停下来,也不理会苏地,只蹲在路边。
苏地的车还在隔壁马路,眼看着雨越来越大,苏地不敢回去拿伞,怕一个转身,就看不到孟拂的人了。
只拿着衣服,给孟拂挡雨。
对面一道刺眼的车灯扫过来,“刺啦”一声,车停下,刚停下,后座的门就被人打开。
苏地看到熟悉的车牌,连忙喊,“少爷,这里!”
“你回去。”苏承撑着伞,一步一步走到身边,灯光下,他那张脸看起来跟以往没什么两样。
苏地连忙收起衣服,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就回去找他停在隔壁马路的车子。
孟拂只蹲在地上,也不抬头,平日里看着高,但整个人纤瘦,蹲在地上,很小的一团。
苏承左手拿着伞,右手伸向孟拂,垂眸看着孟拂,只一句:“孟拂,起来。”
“轰隆隆——”
头顶风驰电掣。
闪电下,他眉眼挥毫泼墨,一字一句,沉稳有力,眸色深涌。
**
一场大雨倒第二天早晨才算下完。
保姆车内,赵繁降下车窗,看向天边的初露的彩虹,不由压低声音,询问身边翻着书籍的苏承,“承哥,她昨晚后来记今天要录的歌没?”
苏承整个人犹如松柏,温其如玉,未曾抬头,“没。”
“行吧。”赵繁语气滞了一下,但也没敢吵孟拂,只是摇头:“今天她不仅要录歌,还有几段主舞,MV也要录,有她忙的。”
对孟拂的MV,赵繁倒是不担心。
孟拂的演技,用来拍MV算是大材小用。
她就是担心今天录歌的问题,孟拂对席南城好像是有点不喜欢。
不多时,车子来到录影棚。
这次时最偶唔明成员散伙的MV,今天过去之后,所有团员都要单飞,行程也是公开的。
录影棚外,无数粉丝,基本上都是泡芙。
倒也有几个夹杂着叶疏宁跟巫雅瞳几人的粉丝,除去孟拂之外,最多的就是席南城的粉丝了。
车子一停下,孟拂就醒了。
她摘下眼罩下车。
赵繁看她一眼,笑,“你这是装了雷达吧?”
车刚停她就醒了,这敏锐度,赵繁也只听过孟拂这一人。
苏承戴好口罩,在两人后面下车。
孟拂一下车,一群粉丝们就大喊,“啊啊啊啊拂哥,看我们一眼啊!”
所有人都看着孟拂进门,连后面来的那辆车都没注意到。
跟着孟拂后面来的就是叶疏宁的车,如果没有孟拂在,叶疏宁成就不会太低,毕竟这次考试五百分,在娱乐圈算是难得的高分,可惜有孟拂在,她这次考试不过尔尔。
最主要是上次团队拉踩孟拂炒作,被孟拂方反打脸,如今人气滑落的非常厉害,才女人设都走不稳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去。
里面,作为指导老师的席南城很早就来了,看到孟拂苏承一行人进来,他微微顿了一下。
孟拂这期间的新闻,他自然也有听到,不得不说,这750的满分,别说是一个明星考出来的成绩,就算是一个普通学生考出来的,都足以让人惊叹。
“席老师。”赵繁礼貌的向席南城打了个招呼。
孟拂没打招呼,直接进去化妆换衣服了。
圈子里表面朋友多,孟拂向来不做这种表面功夫。
席南城收回目光,少见的没有说什么,只微微颔首。
屋内,孟拂看了下今天要换的衣服,是稍显古风的裙子,想起来今天的这首曲子是古风剧情版的,便直接换上。
“拂哥!”门外,巫雅瞳探头探脑的进来,身后跟着魏锦还有很酷的楚玥。
三人兴冲冲的,看到屋里面的苏承,声音瞬间消失。
苏承气势强,看到他,三人都明显十分拘束。
站在窗边的苏承显然也注意到这一点,他侧身,眉眼舒隽,语气温凉,“你出去先拍MV。”
孟拂不太想看到席南城,不过有巫雅瞳她们在,她心情稍微好上一点儿。
四个人一起出去,在现场一边聊天一边等着开工。
面前就是发行方提前搭好的景,是中式的建筑,里面桌子上还摆着字画,看到孟拂过来,现场策划立马迎上来,“孟拂老师,你先拍开幕。”
孟拂手里拿着剧本,翻了一下。
MV剧本十分简单,没有台词,只有动作跟场景,描写得很笼统。
眼下这MV也简单,孟拂是魔教女主角,今天是听闻手下她喜欢的正教中人与其他人成婚的场景,她一边喝酒,一边写下绝笔书信的画面。
金戈铁马,爱恨情仇。
孟拂看到过歌词,确实很有意境,一想起是席南城写的她就提不起兴趣。
孟拂走到布置的道具桌子前,拿着毛笔,低头看了看,就看到了桌子上的纸已经写好了她要写的诗句。
字迹娟秀,有点儿笔锋,应该是练过。
节目组的道具。
她拿着毛笔,就摆了个写字的姿势。
MV只给了个远景,没拍她写书信的细节。
拍戏对于孟拂来说家常便饭,一年时间,她的演技也稳步上升,这一幕拍完,全场都有些震撼。
一个快意恩仇的江湖女子,孟拂演绎的十分到位。
只有叶疏宁这边,指尖狠狠嵌入掌心。
她的助理站在一边,不敢说话,小心翼翼的开口:“疏宁姐,刚刚那句诗,是制片方让你写的吧?”
叶疏宁拿过书法奖的事,被她的团队大肆宣扬过。
眼下制片方显然是知道这一点,所以让叶疏宁精心写下一幅字,给孟拂做道具。
被迫下降到次位的叶疏宁气到极致,冷笑不已。
好一个发行方!
好一孟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