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c0161熱門都市小说 貞觀俗人-第638章 皇后相召相伴-p4xk2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接下旨意,秦琅甩一甩衣袖,跟承乾告辞,很潇洒的转身离开,留下于志宁等一干东宫官属们全愣在当场。
刚才车轮战秦琅的那番激情,已经彻底消退。
于志宁脸胀红,杜正伦则黑着张脸,褚遂良则是有些慌的脸发白,至于孔颖达、陆德明、颜师古这些大儒们,则觉得非常恼怒。
明明就没错,怎么却被皇帝如此责罚?
兼不兼东宫官都不要紧,问题是凭什么这样免他们的官?公道何在?
秦琅这般胡闹,结果也只是免了东宫官,甚至连闭门思过都不用,继续做他的政事堂相公,还依然兼着兵部差事,甚至连检校司空也没夺。
“这不公平!”于志宁恼怒道。
可马周已经跟着秦琅身后走出大殿,连太子承乾也被殿前司总管汪林迎着出去了。
东宫门口,承乾有些不安的望着承秦琅。
“殿下尽管随汪总管去宫里享受糕点,不会有事的。”
“陛下定然是雷霆大怒了。”
“不会的,殿下只要记住,你做的已经足够好了就行。”
走前,跟承乾拥抱了一下,安慰了他两句,秦琅便走了,承乾还想也安慰秦琅两句,结果看他那潇洒的样子,哪需要他安慰。
骑马而出,马周追了上来。
“三郎倒是好潇洒,倒跟没事人一样。”
“能有什么事呢?”秦琅反问,皇帝的这个旨意到来,既出意料之外也有些在意料之中。他今天在东宫发飙,倒也是三分真七分假的,有故意做戏表演的意思,本就是要给皇帝看的。至于目的嘛,很简单,还是维护承乾。
不管怎么说,承乾是他的学生,更是秦家已经牵连极深的羁绊,是利益的联盟,已经分不开了。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秦琅无论如何都要保护承乾,护住承乾的利益,也就是保护了自己的利益。
于志宁等人这样搞,对于承乾不会有半点好处,承乾这个年纪,正是在青春逆反期,本来还挺不错的承乾,在他们手里这样搞下去,早晚得出问题,且历史上已经证明过一次了。
为了承乾也为了秦家,秦琅今天掀起的这个乱子,就是要提前刺破这个问题。
“你不怕连累到太子?”
对于马周的提问,秦琅只是一笑而过。
“放心吧,今天这事,表面看陛下震怒,其实我早就已经看透了,什么事都不会有,说是各打二十打板,统统免去东宫官职,可要不了多久,依然会官复原职的。于志宁等如此,我也如此。”
至于原因,很简单,皇帝对现在的太子承乾是很满意的,所以为了东宫,为了承乾,李世民不会这么轻易的换掉他精挑细选的这些人,包括秦琅也是。
这般震怒表现,其实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让东宫这些人都醒一醒,不要过份了。
至于秦琅自己会不会被换掉,秦琅也相信不会,原因很简单,秦琅有能力,且一心护着承乾,他本身就是皇帝早早选中的人,为太子保驾护航的,如今又怎么可能换掉他。
太聪明也不好,尤其是做为穿越者还熟知很多历史走向,虽说历史可能已经走偏了,但跟原来时空历史进程比对,还是能推测出很多有用的信息,这让秦琅没有那种迷雾摭罩的感觉。
李世民的花招,他一眼就看破了。
东宫殿上,他也敢跟着一众东宫贤臣们对喷。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其实我倒想着陛下干脆把我那劳什子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和兵部尚书的衔也给去了,好不容易回了长安,还想着好好休息一下呢。”
马周摇头叹气,“有时我真挺羡慕你的这份洒脱的,堂堂宰相之位都不放在眼里,我做不到。”
马周半生落魄,好不容易得到皇帝赏识,很希望能够一展胸中抱负,有机会就要抓紧,哪还能如秦琅这般无所谓。
秦琅告别马周,回到平康坊,脱掉紫袍玉带,刚抱了会儿子秦仁,结果宫里来人。
“皇后娘娘召秦相入宫拜见。”
皇后召见?这倒是让秦琅意外。
确认就是皇后召他后,秦琅虽不愿意,也只能重又换了衣服骑马出门,皇后在立政门后的立政殿召见他。
一名女官引他进殿,殿中还有数名女官和宫人在。
长乐公主也在,远远的看到他,便从皇后身边奔来。
“三郎哥哥。”
一恍两年没见,李丽质也长的亭亭玉立,变成个大姑娘了,公主也九岁了,长的十分高挑。
寒冬腊月,身上披着一件貂,显得华贵无比。
公主的眉眼倒极似皇后,甚至能称的上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只不过眉毛有些类似李世民,很英气。
秦琅本来都已经伸出了双手,想要拥抱公主。
结果公主到了近前,见他伸手,反倒是一下子停下脚步,有些羞红了脸站在那里。秦琅回过神来,公主已成大姑娘了,不可能再如以前那样男女无防的来抱他。
赶忙收手,另行礼仪。
“臣秦琅拜见长乐公主殿下!”
李丽质红着脸笑嘻嘻道,“三郎哥哥这么客气做什么。”
那边皇后见秦琅闹出的笑话也是微微一笑,向他招手,“三郎近前来。”
秦琅上前又拜见皇后。
公主回到皇后身边,依着皇后上下打量着秦琅,虽说这两年秦琅也一直有跟公主书信往来,可毕竟相隔两年未见。
“三郎哥哥,你给我带了礼物吗?”
丽质终究还只是个九岁的姑娘,忍不住问道。
秦琅来的匆忙,还真没有想起这事。
一犹豫,公主却已经要哭了,“三郎哥哥信里说给我带了好多好东西的,结果却是骗子。”
“臣岂敢骗公主,臣在外确实为公主挑选了许多礼物,只是今天闻皇后相召,匆忙入宫,一时来不及带来,臣回去就把礼物送来。”
“很多礼物吗?”公主破涕为笑。
“嗯,很多,得装几大车。”
“哇,是什么礼物啊,这么多?”
秦琅想了想,伸手在身上掏了掏,掏出了几张庄票递到公主面前,“这是千贯一张的武安钱庄的庄票,一共十张一万贯。”
“给我的?”
“嗯,给公主点零花钱。”秦琅笑着道,李丽质是最得皇帝皇后宠爱的公主,先前给了许多食邑和永业田,后来被魏征等喷的没办法,才最后取消了,虽说公主得到出嫁时,朝廷才会给她食邑真封和永业田,且远不如先前。
但再怎么说,她也是嫡长公主,平时吃喝花销用度还是极丰富的,毕竟李世民内库的钱很充盈现在,不用国库的钱魏喷子也没法子管。
长孙皇后有些惊讶,对长乐道,“母后看看。”
接过丽质递上来的庄票,长孙皇后看了几眼,便知道这是秦琅自家的武安钱庄的大额庄票,这种庄票虽然面额大,可却是见票即兑的不记名庄票,十分方便,因为有着极高超的防伪技术,所以也不担心被别人假冒。
这种庄票不记名,所以流通方便,不管持有人是谁,也不问什么原主不原主,只要拿着票来就可以兑现现钱。
甚至与东宫的嘉德银行、皇帝的贞观钱庄都是互通互认的。
“三郎倒是出手好大方啊。”皇后笑笑,“本宫听说三郎先前给东宫赚了几百万贯收益?”
面对皇后,秦琅也没有糊弄的想法,“臣在陇右前线,招商引资筹钱打仗,东宫接我邀请信去陇右,都是公开公平公正的招标入围合作。”
“放心,本宫又没说要追究你什么,只是你既然有那么好的事,怎么就光想着东宫,就不想着圣人?”
秦琅马上又掏出一块玉来。
“皇后娘娘,凭这块玉,可以随时在武安钱庄取十万贯钱。”
皇后笑笑,“十万贯,三郎还真是财大气粗啊。”
“这是臣孝敬皇后娘娘的。”
“本宫不要。”长孙说着,扬了扬手里的庄票,“倒是你给丽质的这一万贯,我替她先收下了,正好陛下说今年要给丽质筹备嫁妆了,这一万贯倒是又能添置不少好东西呢。反正到时,嫁妆也是要进你秦家的。”
秦琅咬牙。
“臣家此次在陇右也确实赚了些钱,臣愿意向陛下和皇后娘娘进献一百万贯!”
“一百万贯?”长孙皇后都不由的惊讶,“看来说三郎财大气粗都还说轻了,你真应当是富可敌国了。”
“不敢。”
“你这一百万贯是拿给本宫给丽质添嫁妆的吗?”
“是孝敬皇后和圣人的。”
皇后把秦琅的玉佩还给了他,结果却是没拒绝这一百万贯。
“本宫不是贪你的钱财,只是你上次在陇右行事,确实也惹的许多人非议。”
秦琅当然知道长孙皇后是一代贤后,绝不是那种会贪自己钱财的女人,她收下这一大笔钱,还是要为秦琅免灾挡祸。
上次陇右几场大战,最后灭了吐谷浑,秦琅前所未有的军商合作,让许多人都赚到了钱,包括秦琅自己,本来也是全理合法的,可毕竟赚的太多,就会有人眼红。
“三郎,今天你在东宫闹事,引陛下不快,免了你东宫兼职,不过你也不要担忧,陛下只是一时恼怒,等过些天气消了就好了。不过你也要引以为戒,以后行事要谨慎,承乾还年轻,他又是极喜欢你的,你要好好辅佐承乾。”
“臣明白。”
长孙皇后看着秦琅的态度,倒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了,一百万贯,说给就给,确实了得。
秦琅虽然比较能搂钱,可要拿出一百万来,也绝对是不容易的。
“好了,也差不多到饭点了,就留下来一起用午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