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o1ei2好文筆的小說 餮仙傳人在都市 起點-第1643章鑒賞-d20w0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
此时在古争的眼中,现在残留在这里的所有人类,密密麻麻聚集在平原地带,其中掺杂了其他一些少量妖族,似乎在单独守卫其中一个角落。
而他们外围是则是数量不足他们百分之一的妖族,包围着他们。
他们妖族人数虽然少,但每一个身穿黑色重甲,仿佛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尤其身上的气息,更是金仙和天仙并存,每个人错落有致的站在外围。
这些全部都是温天候这些年训练的卫兵,人数虽然少了一点,但是每一个对他都忠心耿耿,誓死追随他。
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黑色的足足有水桶大的黑色石柱立在那里,上面闪烁着充满怨念的黑色光芒,身上同样浮现一层
古争能感觉到无数的负面情绪正被那里缓缓吸收进去,而这边来源就是来于那些挤成一团的人类。
只是这么一眼扫过去,至少有十万人类的尸体在这里倒下,大地被染红,冲天血腥气被牢牢禁锢这片土地,让本来惶恐的人们更加惶恐。
唯一让古争有些庆幸的是,剩余的人中没有了那些支持星霸的人,看来是早就已经离开这里。
但是因此,留下来的人,根本没有足够的实力,尤其守护着这么多人,面对对方的冲击根本无法照顾那么多人,只能节节败退,这才损失那么多人。
“你不是想要杀死我吧,这下面那么多人,我看你舍不舍得。”
这个时候,消失的温天候再次从空中出现,绝大的身子在那冲天的黑雾中若隐若现,同时一声不屑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看到这一切,古争哪里不知道,对方早就预估了这些人类的想法,甚至这些北关驻守的人类,之前没有被星霸叫过来,现在却都过来这里,看来这些都是温天候以前策划,不敢说这里面人类阵营中有没有对方的人。
这么一想,对方布局那么长时间,如果不是自己侦破,还真能成功,这让古争无比的非佩服。
可是在佩服,也不能无视这些人类在自己眼皮底下就这么死去,但是首先还是以消灭对方为目标,这些人已经劝过了,他们的命运在停留这里。
自己唯一能做出保证的是,尽量让对方的生命得到安全。
想到这里,古争的眼睛变得锐利起来,不再去想下面的事情,整个人朝着上空中冲过去,而在原地留下了一个本身的虚影。
如果仔细看去,此时古争身上的那些隐藏的符文已经全部消失,全部留在后面虚影。
不过下一刻,虚影在空中淡淡消失,给人一种因为速度过快,留下的幻影而已。
古争的眼睛死死盯着上面,同时口中一股晦涩难懂的声音在空中响荡起来,连同震着整个空中都有种不同言喻的韵味。
“哗”
古争才刚刚飞到半空之中,突然间全身上下金光闪烁,一个个脑袋大的金色符文密密麻麻出现在空中,随即急速在前面凝聚成一条锁链,朝着天空的虚空探去,消失在黑雾中。
“这是什么东西,该死!”
下一刻空中的某处响起温天候的声音,似乎在惊讶着什么,与此同时在控制一个巨大的金点在空中亮起,而那天紧锁也缓缓消失。
这个法术古争猜测应该是善龙传递给自己,就是在刚才突然间脑中就浮现出来,身体就不自觉的使用了。
金光锁魂!
可以强行显示对方的身形,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次隐藏起来,同时关键可以在对方和自己之间显露出一道灵魂锁链,强行束缚对方的行动。
之前古争就有一点点担心,自己隐藏起来的杀手锏,万一对方再次逃跑,自己不一定拦得住他。
现在好了,关键时候善龙自发给自己这么一手,对方估计在劫难逃了。
想到这里,下一刻古争整个人冲了上去。
不过那温天候看到身上除了显眼的亮光,暴露自己的位置之外,并没有其他问题,也就先放置脑后,看着下面冲上来的古争,眼中闪过一丝贪婪。
如果自己大功告成的时候,在顺势把里面的善龙给吞噬了,那么自己岂不是又迈出一大步。
“众侍卫听令,继续朝着对面冲击,我需要更多的力量。”温天候在空中猛然一声大喝,随即这一次终于不再后退,看着古争所在的方位,浑身黑光直冒。
这个时候,排列在下面的黑色石柱身上的光芒也陡然大亮,足足数百道黑色从不同的方向升起,仿佛烟花一样,斜斜的朝着他身上飞来。
似缓实急,在古争还没有飞上去的时候,那些光芒已经没入他的身体内。
“就让你看看苦心研究几十万年,原本是想对付龙天那个人,现在就让你尝尝我这无间地狱的威力把。”温天候看着下面的古争,狰狞一笑。
那些仿佛流星的黑光,此时逐渐的旋转扭曲起来,一股奇异的波动从上面逐渐传来,尤其是温天候的身形,都仿若实质般出现一层黑色透明的屏障。
一股强大的压力从上面传来,让古争顺势想要过去的想法破灭,卡在前面二十丈的距离,就已经无法前进。
那法术中蕴含的天地规则,已经让古争为之动容,对方在大罗巅峰这么久,看来也不是没有荒废,只是他倒腾出来的这个法术,就能知道对方也是天才一流,名不虚传。
古争脑子想法一闪即逝,口中已经聚集大片金光,准备把前面障碍全部冲击出去。
别看是这一击喷吐攻击,可是要比绝大数的威力要强悍许多,哪怕温天候正面被射中,也会受到不轻的伤势。
饶是古争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可是随着周围天空猛然一黯,身体仿佛被禁锢一番,丝毫不能动弹。
随即感觉周围无数的空间撕扯力从周围出现,想要把自己给撕开。
要是古争本体的话,一个瞬间就化为粉碎,可是仅仅靠着这具善龙躯体的防御,就足够挡住那狂暴的空间乱流。
还没等古争想到怎么出去,忽然整个身子一轻,发现已经来到一个黑色的世界,看起来无边无际,天上地下无数的黑雾涌动,仿佛置身于一个封闭的世界。
不过古争才不信对方,竟然可以凭空把现在的自己给转移到另外一个空间,那双眼犹如一个大号的探照灯一样,两道金色光柱从古争眼睛瞬间弹出,朝着四周探去。
古争这才发现这空间并不是无限大,应该是在空间中强行开辟出来一处空间,透过黑雾隐约还能看到那些重新发起进攻的妖族,那一缕缕黑雾从黑色石柱不断冒出,继续朝着天空升起,仿佛自己就被夹杂中间一样。
“不知道你到底有几分本事,你在这里活活困死这里吧。”此时温天候的身影在空中浮现,那眼中的嘲弄看的一清二楚。
“你这才是自拖罗网,在这里你可是想跑都没有地方跑。”古争把金光收回,看着远处的温天候同样不屑的说道。
此时通过那不算强大的空间屏障,古争可以感知到外面的情况,那些人类有可以说惨遭对方的屠杀,来继续为黑色石柱提供丰富的养料,为围困自己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
但是古争也可以清晰的感应道,自己留下的杀手锏,也可以随时激发,这也是古争心底的自信。
不过现在它依然在演化当中,想要对于一个准圣致命一击,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像以前一样那么容易。
“希望你之后还能笑的出口。”
温天候身形一摆,不见其什么动作,天空上无边无际的黑雾开始翻滚起来,而下面的黑雾也同样开始沸腾起来。
一道道黑色的陨石从空中下落,看起来似乎和前面那招没有什么区别,可是那个人不仅再次变大一倍,而且上面附着的黑焰更加凶猛。
无序的黑焰在上面没有规律的颤动着,仿佛一个个触手般舞动着。
“砰砰砰”
古争这边张嘴猛的一喷,一大片金色璀璨的金光飞射而出,密密麻麻朝着空中飞去。
那些金光之中,赫然是一粒粒仅仅只有黄豆大小的金色沙粒,每一个上面都刻印着一道道明亮的符文,一闪一闪,狂暴的气息在上面流出出来,仿佛下一刻就能爆炸一样。
这些看似不起眼的金沙,少则几个,多则十几个,分别朝着空中的陨石冲去。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漫天的陨石再次四分五裂,大小不一的石块从天空,没有丝毫气势的朝着下面跌落,更像是下了一场小型流星雨。
这边温天候抬起那巨大的爪子,朝着空中一抓,上浮浮现大片的黑色雾气,朝着下面一甩,纷纷化为一滴滴黑色水滴落入那些稍微大一些的石块上。
那些石块立马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身上的黑焰更加凶猛起来,里面隐隐浮现窟窿的虚影,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尖啸。
“来的正好!”
古争面色一凝,空中那些残存的金沙纷纷再次朝着对方冲了过去,可是这一次还没有靠近对方,就被那股炙热的高温给硬生生引爆在空中。
轰隆隆的巨响不断再次响起,声势惊人,却已经对那些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而此时温天候手中残留黑雾猛然一亮,化为一道漆黑的乌光朝着古争脑袋上击去。
这乌光还在半路之上,一股强烈的腐蚀气息让古争心声忌惮,周围虚空仿佛都被腐蚀一空,变得模糊不清,甚至古争从它身后都能对外界感知更加清晰一点。
周边稍微离得近一些的那些黑焰陨石,离着很远,身上的黑焰就极速缩减下去,敌我不分的朝着古争极速飞来。
古争身上金光一浓,身体极速变得有些模糊起来,等到那道乌光穿过来的时候,却只剩下一道虚影留给对方,而古争的身影则是来到另外一个地方。
那拿到乌光继续朝着远处飞去,在下方的黑雾中竟然击出一个空白区域,穿越这片空间,轰然落在外面一处空地上,无声无息之间,一个数百丈的深渊巨坑出现在外面,倒是吓了外面所有人一大跳。
不过古争看着这道通道,心中一动,一种特殊的联系到这边,最初空中留下的地方,泛起一层涟漪,只不过动静太小,谁也没有注意。
不过古争还没有舒心,因为那些冒着黑焰的骷髅虚影张大嘴巴,已经冲了过来,团团把自己围在一起。
古争稍微一打量,整个身子瞬间超前一串,随着面前几道极长的寒光闪过,面前的几个巨大黑焰瞬间粉身碎骨。
同时尾巴一甩,在身后又清空一小片区域。
不过古争的攻击范围就这么大,而那些黑色烈焰已经从其他地方冲了过来,纷纷撞击在古争的躯干上碎掉。
这些撞击力量并不会多给古争造成多大伤害,但是上面所附加的黑焰,却确实如同附骨之疽一样,在古争的表面上燃烧起来。
哪怕古争都能感觉到身上仿佛着了火一样,甚至感觉自己的外面鳞甲都被烧穿,短短十几息的时间,古争是略显狼狈的才把这些怪异的黑焰给扑灭,外面身上出现许多黑一块黑斑。
这才明白里面并不单纯的火焰,而是夹杂一些那些负面情绪。
在这十几息的时间,对方并没有趁机冲过来,让他心中一阵愕然。
等到火焰全部全面扑灭,古争庞大的身躯一闪,那些伤痕全部消失不见,正想冲向面前的温天候之时,忽然在下面传来一声声强烈的震动,连带着空中都有些不稳定起来。
古争在半空停稳身子,全力稳固自己的身子,这才回头一看,下面沸腾的黑雾中,一道道暗金色的符文升起,黑色的光芒在下面大盛。
只见十二根黑色石柱从下面陡然升起,在出现在古争眼前的同时,整个身子瞬息朝着上面涨大起来,眨眼间的功夫,就已经冲天而起,没入上方的黑色雾气中。
古争看着十二个黑柱,把自己严丝合缝的围在中间,每一根寸大的黑柱上,符文密布,上面环绕一个个粗大黑色锁链,还有一个个黑蛟盘绕在上面。
“封龙阵!起!”
这边温天候几乎在石柱升起的时候,就大喊一声,同时身子一晃来到最上面黑雾当中,开始控制阵法。
古争看着周围黑柱上光芒不断闪烁,看和外界的石碑有些不同,但是又有些相同,原来刚才他在施法布阵。
随着温天候的声音落下,那十二道石柱上随着“哗啦”的声音,那些黑蛟竟然纷纷动了起来。
一条条黑色枷锁从上面率先卷了过来,十二道黑光在空中一闪即逝,古争刚刚预备抬起巨爪,就发现那黑索就已经缠绕在自己身体各个部分。
下一刻仅仅只有百年大树粗细的绳索猛然一拉,就把古争束缚在半空之中。
“滋滋滋”
古争旁边的巨爪切割在上面,赫然冒出一溜烟的金光,却拿对方那锁链无用。
仔细一看,那黑索竟然黑柱链接一起,如果想要打破的话,仿佛必须一口气连同黑柱同时击碎才行。
“吼”
这个时候一声声吼叫从空中彼此升起,黑蛟在黑柱蠕动起来,在上方的头颅闪烁着邪恶的目光,恶狠狠看着古争,仿佛要一口把他给吞下去。
事实上他们也是这么做,只是下一个瞬间,他们的身躯就从黑柱上窜出,朝着下面的古争冲过过去。
虽然每一条只有古争的十分之一大小,可是这个时候,古争的身躯也根本无法移动,在拼命的挣扎下来,正当空中疯狂的颤响,却丝毫无法挣脱开来。
“嗷”
一声痛苦的喊声在古争嘴中响了起来,那些蛟龙朝着古争庞大的身躯伸出血盆大口,猛然咬了下去。
那蛟龙的牙齿深深嵌入古争的体表,虽然仅仅只进去一半,可是那一股难言的痛楚却从不同方向传来,让想要硬抗的古争根本没有忍住。
剧烈的疼痛让他下意识再次扭动挣扎起来,巨大的身躯带着那紧紧卷在黑链再次剧烈晃动起来。
但是那十二根黑柱仿佛一尊雕像,根本屹然不动,牢牢竖立在黑雾之中。
只是稍微过了两个呼吸,古争的身体极速平静下来,虽然也有颤抖,可是古争已经再次控制了身躯,看着躲在自己死角各处的蛟龙,眼中厉芒一闪,张口就是一道金色烈焰喷出,沿着自己的身躯,汹涌朝着那些黑龙烧去。
只是一个瞬间,滚滚金焰就淹没了整个身子,那些黑蛟小半个身子在金焰中痛苦的挣扎着,同时口中更是注入一点点黑液,继续腐蚀古争的身体,丝毫不想离开这里。
要知道这金焰已经用上了善龙的力量,威力和之前更是强悍三分,仅仅几个呼吸间,那些蛟龙身上的防护全部被烧成灰烬,开始轰烧它们的身躯。
甚至那些黑索都在这金焰开始有些扭曲起来,连同身后的黑柱都隐隐有些晃动起来。
善龙的本源之力,从本质上就朝着这一切,毕竟这些东西只是温天候备用,哪怕足够坚韧,可是面对虚弱到极点的准圣,也有点力不从心,
古争看着那些蛟龙,口中再次一张,一股更加剧烈的金焰喷出。
这股烈焰比之前更加凶猛,甚至还沿着黑索朝着十二根黑柱蔓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