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fzum7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南宋遊記-第兩千五十章 風險看書-dt8n9

南宋遊記
小說推薦南宋遊記
“倩秋姐今天还去赌坊吗?”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杜雨晖找黑子问明白了临安赌坊方面的情况后就去找尹倩秋了,来到门外杜雨晖喊道:“二少爷?
这么早……有事吗?
快进屋!”
尹倩秋听到杜雨晖的声音后出来说道:“还真有点事情!老爹想让咱们赌坊开一个赌局!”
杜雨晖进屋后说道:“赌局?
这一次赌什么?
不过越是到年底,这赌坊的生意还真是好!”
尹倩秋说道:“老爹说了,腊月二十五咱们赌坊放假,明年十五过后在开门!”
杜雨晖说道:“啊?
那么长时间啊!那可要少赚不少银子了!”
尹倩秋说道:“不碍事!过年了吗!该休息就休息,这银子哪有赚完的时候呢!多少是多啊!对了说正事!金人跟番邦人来弄了一个书法大赛,你们就开一个赌局!别的也不用赌,就赌我一个人最终的名次!从第二到第十!每一个人只能押一次,一次最多只能押一两银子,如果押中了1赔5!”
杜雨晖说道:“啊?
那么高的赔率?
我们能赚钱吗?
还有啊二少爷,老爷为何让人最多押1两银子啊!那我们能赚到银子吗?”
听了一会的话尹倩秋皱眉道:“老爹说了,这一次我们不赚银子,过年了就是途个乐呵,因为我的胳膊腿都受伤了,所以想赢基本上不太可能,尤其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年代,奥对了,如果我没有进入前十名那就算通杀了!所以大家要是想玩,也要有心理准备不是,毕竟这一次比赛我让人打听了,虽然冠军就一个,但是也要有其他名次,一共取前面的十名!要是本公子最后不能入围呢,呵呵呵!”
杜雨晖笑着说道:“我明白了二少爷,老爷高明!其实如果二少爷不想赢的话,他们怎么押那银子都是我们的了!但如果大家押的太多太多,要是输了,估计大家就会怨恨二少爷了,但如果每人最多就能押一两银子,那就是输赢无所谓了是吧!况且这还是他们自己愿意押的,也怨不得别人不说,咱们这给出的可是1赔5的赔率啊!他们贪心是他们的事情啊呵呵呵!”
尹倩秋笑着说道:“倩秋姐说的对,老爹也是这个意思,二十三当天比试,当天就可以出结果,要是有兑奖的,让他们二十四去赌坊兑奖就可以了,我们二十五就放假,到时候提前跟押注的所有人说一声就成了!”
杜雨晖说道:“二少爷放心,这事我一会就去办!对了二少爷,你的胳膊还有腿……”尹倩秋说着话眼泪就下来了道:“倩秋姐怎么哭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杜雨晖连忙说道:“那臭和尚的平安福不准,等过两天我就去庙里找他算账!”
尹倩秋说道:“准怎么不准啊倩秋姐,要不是有你送我的平安福,估计我就回不来了!”
杜雨晖一听马上说道:“嗯?
二少爷你就别替他们说话了,要是准的话,二少爷还能这样回来吗?
这也叫平安?”
尹倩秋问道:“倩秋姐给我的平安福我戴在脖子上,结果一支羽箭正中平安福上,如果不是平安福挡了一下,我就真的回不来了!”
杜雨晖只能编故事编到底的说道:“啊?
那么准吗?
那个平安福是不是坏掉了,不行今天办完事后我马上就去再求一张平安福来!”
尹倩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
杜雨晖一听马上阻止道:“二少爷放心吧,你就在家里等我的好消息吧!”
尹倩秋说完站起来就要走杜雨晖一把拉住他说道:“这用一个谎言去掩盖另一个谎言,的确麻烦!那个倩秋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能告诉其他人!”
“秘密?
好我一定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尹倩秋一听郑重其事的说道:“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受伤,你看,还有腿也是,我这么做……”杜雨晖做了一个嘘的动作道:然后又动了动受伤的手脚打消了尹倩秋的疑虑!“啊?
二少爷……我懂了我懂了!那平安福?”
尹倩秋问道:“也没有损坏,不过以后不用去求了,再说那样的东西一生只能求一枚,怎么可能天天去求呢!我当你是自己人所以才告诉你这个秘密的,家里很多人都不知道,倩秋姐千万千万给我保密哈!”
杜雨晖说道:是的他知道尹倩秋不会出卖他的,当然了这也是一次试探,如果没有问题将来可以重用之,要是有问题就及早打发他走好了!“二少爷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谁让咱们是自己人呢!对了二少爷,小蝶姐也不能说吗?
你受伤了,他也是担心的不得了呢!”
尹倩秋一瞬间喜笑颜开的说道:“先不说吧!其实这个秘密也是一种负担不是!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风险!”
杜雨晖说道:“那好,我听二少爷的!”
尹倩秋说道……“大哥啊!我听说咱们家的赌坊开了一个赌局?
是关于狗子的,有这事吧!”
晚饭的时候二叔问道:“我就发现了老二,外面有点风吹草动,尤其是咱们家的,你倒是门清啊?
怎么了?”
老爹问道:“没怎么,就是想说还是大哥精明啊!狗子现在这情况,一定拿不到名次了,但是这赌坊方面开出来的盘口,居然还没有狗子夺冠这一说!这盘口开的足够精明,到时候根据投注情况而定,如果想要通吃,狗子完全可以随便写几个字,银子就变成我们的了!只不过可惜了!”
二叔说道:“嗯?
二叔这有什么可惜的!难不成二叔的意思是容许押注的金额太少了吗?”
杜雨晖反问道:“呵呵呵当然不是了!咱们家赌坊弄的这个把戏,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毕竟谁也不是傻子吗!而刚刚听人说,临安赌坊也开了一个盘口出来,那可比咱们家这个厉害多了!只不过他们仅仅接受明天一天投注!奥对了还没有什么押注金额限制!”
二叔说道:“临安赌坊也开盘了?
他们家怎么个盘口?”
老爹跟杜雨晖都没有说什么杜雨柱却问道:“此次一共九个番邦加上我们大宋共十家比赛,每一家出5个人,一共是50人,名单临安赌坊都有了,接下来就是押这50名选手中谁可以获胜,押中了的一赔一!只不过每一家都有一个最厉害的人物,如果是押他们获胜的话,是三赔一!而咱们相爷可是书法大家,所以呢!押相爷赢的就是五赔一了!”
二叔说道:“嗯?
那二弟呢!二弟的字画也是一绝不是吗?”
杜雨柱皱眉的问道:当然了,听了二叔的话,杜雨晖表面上没有任何波动,但内心却高兴的不得了,是的他让自己家赌坊开出盘口,就是希望刺激其他赌坊,而临安赌坊的人只要算计明白了,一旦开出来盘口了,毕竟杜雨晖不止一次的说过了,这文无第一啊!除非杜雨晖还有像上一次绘画比赛那样,弄出来惊天地泣鬼神的作品来,否则……大家懂的!想赢还是很难的,这东西人为操控的可能性不是很大,而是不被人为操控的可能性都没有,而且杜雨晖也知道,这一次大赛每一个番邦包括大宋出一个评委,每一个评委点评5幅字,评委们挑选出来的第一个给5分,第二个给四分,以此类推,到最后谁的字得分最多,就是谁获胜了!而表面上看,每一幅字上没有参赛选手的名字,并且参赛选手都是抽取自己写字的号码,然后在依据号码去找对应的书桌写字,只不过这个要想作弊其实很简单吗!而且自己家的评委,基本上都了解自己家人书写的风格,所以只要不出问题的话,都是每一个国家的评委,挑选出来的都是自己国家的选手,而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比如西夏人投了吐蕃人一票,那结果就不一样了是吧!同时杜雨晖还知道,这些番子既然一起来了,估摸着金人的参赛选手的字迹,各个番邦的评委早就认识了,到时候都挑选他,那金人稳赢,如果金人想要抬秦桧,那么大家懂的是吧!所以杜雨晖抛砖引玉,只要临安赌坊敢开盘口,那杜雨晖就打算让他们大出血了,毕竟户部丢失了8500万两纹银,呵呵呵!这笔钱有多少进入了秦桧的口袋杜雨晖不知道,但是这临安赌坊就是秦桧家的,或者说是那些老不死的一起投资弄出来的,这些杜雨晖不管,反正他们开盘口了,他们认为自己可以操控赌局了,只不过只要他们敢开出盘口,不管怎么个投注方式,杜雨晖的计划算是成功了一半了,当然了另外一半就是自己要拿到冠军,否则的话他也猜不出来怎么投注能赢是吧!而杜雨晖既然敢这么弄!他就一定能有获胜的办法!所以表面上杜雨晖看似很平静,其实内心深处他已经乐开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