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6z53r爱不释手的小說 伏天氏 愛下-第2048章 殺心推薦-bjq5w

伏天氏
小說推薦伏天氏
这片山脉间的场面瞬间变得极为混乱,各势力的强者陆续都遭到了妖兽的攻击,而从外界而来的人皇也并不那么团结。
譬如,望神阙修行之人遭到妖兽入侵撤退之时,大燕古皇族和凌霄宫不仅没有出手帮忙,反而盯着叶伏天他们,身形也一起闪烁而行,仿佛也随时可能会下手般。
“走。”蓬莱仙子见到情况有些不对劲带着诸强者后撤,他们一路朝着后面山间退去,另一处方向,有人路过,是飘雪神殿的修行之人,他们看到这边的情形露出一抹异色,这些妖兽在做什么?
江月璃目光看了一眼战场,随后又望向前面,便继续迈步而出,朝前而行。
望神阙的修行之人一路退,不知不觉中退至一片山谷区域,后面被一座厚重无比的黑色巨峰挡住,那些杀来的妖皇扫了诸强者一眼,随后竟直接转身离去,往回而行。
这使得望神阙的修行之人露出一抹异色,就这么走了吗?
不过这时,有两方势力的强者走了出来,赫然乃是一直盯着叶伏天他们的大燕古皇族以及凌霄宫的强者。
看到这一幕蓬莱仙子的眼神极其的冷,似乎联想到了什么般,为何这两大势力处处针对望神阙以及叶伏天,如若说大燕古皇族有原因,凌霄宫是为了什么?仅仅是因为叶伏天赢过他,让他很没面子吗?
这理由似乎远远不够。
除非,有深层次的原因……
“诸位这是何意?”宗蝉看向人群开口说道,李长生不在,这里自然以他为首,实力也是最强,在那里遭到妖皇袭击,又有两大势力虎视眈眈,为了确保望神阙修行之人的安危便一退再退。
如今,那些妖皇离开了,但这两大势力却似乎蕴藏杀意。
“之前便一直想要领教下望神阙修行之人的实力,奈何没有机会,如今在这秘境之中无人打搅,再合适不过了。”大燕古皇族的太子燕寒星开口说道,他脚步往前踏出,朝着宗蝉走去,人皇九境的气息爆发何等恐怖。
只见苍穹之上风云变幻,一尊尊可怕的神圣巨龙出现,在他身后也出现了一头无与伦比的巨龙身影,一道道龙吟之声响彻天地,燕龙吟绽放,吼碎天地,音波大道席卷而出,宗蝉往前迈步而出,大道神碑爆发,镇压万古,使得音波力量被神碑挡下了不少,但依旧有恐怖音波震荡向他身后的诸人,许多人都发出闷哼声,脸色苍白,只感觉神魂都要破碎般。
有人皇身体直接倒飞而出,口吐鲜血,北宫霜便非常不妙,嘴角有鲜血溢出,脸色苍白如纸,夏青鸢也发出闷哼一声。
“轰……”宗蝉脚步踏出,顿时天地间出现无穷神碑,从苍穹垂落而下,无处不在,他目光扫向对方,双手凝印,顿时一道道神碑似从天外降临而下,镇压这一方天。
燕寒星神色凝重,其他强者也都抬头看天,脸色微变,这攻击仿佛无处不在,镇压这一方天,攻击所有强者。
燕寒星神龙护体,但身后不少强者没那么幸运,身体被直接击飞出去。
这时,凌霄宫一位气质超凡的身影走出,修为九境,一尊无边巨大的凌霄塔绽放,悬浮于天,无数金色神光垂落而下,扫荡向诸强者。
看到这一幕蓬莱仙子往前走了一步,她身体似化作参天神树,无穷枝叶绽放,遮天蔽日,将诸强者护在下面。
“你们退。”蓬莱仙子开口说道,对方两大势力,阵容比他们更强,若在这里群战的话,吃亏的只会是他们。
“北宫叔,子凤,帮我照看下青鸢。”叶伏天对着北宫傲以及子凤传音道,随后他身形一闪,独自朝着一处方向而行,他感觉到对方很多人的目标是他,凌鹤、燕东阳,许多强者都最希望他死,因而不打算和其他人在一起。
话音落下,他身形闪烁,独自朝着一侧方向而行,一声巨响,便见山崩,他直接从黑色的古山中穿梭而行。
果然,伴随着叶伏天的离开,许多人追逐而行,竟有十余位人皇朝着叶伏天所在的方向而去,可见叶伏天在两大势力心目中的地位。
那座深邃的黑色大山疯狂崩塌毁灭,叶伏天一路往前,速度奇快,北宫傲八境修为,又有霄木,子凤大道完美,战斗力也非常强,应该足以自保。
他独自离开,吸引了不少强者过来,包括八境的强大人皇,如此一来,能够分担那边战场的压力。
片刻后,叶伏天在这片山脉中穿梭了一段距离,来到了一座座黑色古峰环绕之地,一声巨响,叶伏天的身体撞击在一座恐怖的黑色巨山之上,竟然没有直接将之撞穿来,这座黑色巨山宛若神山般,一缕缕神秘的气息从中绽放而出,将叶伏天身体生生的震回。
十余位人皇踏步而行,朝前压迫过去,站在不同的方位,隐隐将叶伏天的身体围在这片巨大的空间区域。
燕东阳和凌鹤都在,目露杀机,无论叶伏天的天赋多出众,他都注定要死,他乃是东莱上仙的传人,又入了望神阙修行,竟然还敢展露出如此天资,焉能有不死之理。
只见凌鹤手掌伸出,便见一尊神圣至极的宝塔从他手中飞出,朝着天穹而去,随后越来越大,悬挂于高空之上,化作一尊巨大无比的神圣宝塔。
凌霄宫的嫡系拥有凌霄塔命魂,这件宝物是以此炼制而成,宝塔悬挂于天之时,垂落下可怕的金色气流,一股大道天威降临而下,将这片空间彻底封锁,浩瀚区域,尽皆是垂落而下的金色气流,遮天蔽日。
叶伏天抬头看了一眼,感受到那股大道威压,他眼神冷漠,这是要将空间隔绝,方便杀他?
“府主的话,你们是无视了?”叶伏天冷漠开口道,这两大势力,这般无视东华域的执掌者定下的规矩吗?
诸人看向他的目光带着几分嘲讽之意,就像是看着死人般,凌鹤笑着道:“你在这山脉中被妖兽杀死,和我们有何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