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bfhrd寓意深刻小說 玄塵道途 愛下-第六百零四章 魅花妖印相伴-nbofk

玄塵道途
小說推薦玄塵道途
“这趟多亏道长了,一点心意,还望道长不要嫌弃!”商队抵达莹光草原另一侧的驿站狼息镇后,老管事便决定不再向下走了,商队所剩的灵酒,便打算低价全在镇上售光。
毕竟受狼群袭击后,商队不单损失了一些驼鹿,护卫也战死多人,一来需料理这些琐事,二来也无心再向下走,所以便第一时间遣散了,像刘玉一样的这些临时护卫。
“有劳这一路照顾!”刘玉从商队老管事手中接过一张北地灵票,面值为一千块低级灵石,比之前约定好的佣金,多出了近三倍,显然这是商队对刘玉出手解围的谢意。
“道长太客气!”
“后会有期!”
……
同商队分开后,刘玉便准备找一店家休息半天,休整后再上路,根据路线图还有方才向商队老管事打听到的信息。
从狼息镇出发,最近一条路线,只需经过两座驿站,便能到达原本商队的最后一路“灰岩镇”,约一天的路程。
但听老管事说,接下来的路就会很麻烦,因为牛果镇地处旧矿区的最底层,少有人前往,就连他们这样常年跑商的驼队,都不太愿去。
因为从灰岩镇去牛果镇这一路,不单没有驿道,路还不好走,岔道多易迷路,且一路上不太平,时有凶兽出没。
而像刘玉这样人生路不熟,想单独一个人前去怕是更难,好在老管事也给刘玉出了些主意,等到了灰岩镇,便打听有无商队或冒险小队搭伴一同前去,或雇佣一名路熟的佣工向导带路也可。
“道友慢走!”刘玉还未走出几步,身后便有人招呼,回头一看,竟是之前暗中打量他的那队人,开口的是一蓝眼高鼻的消瘦北地中年人,从这一路看来,此人正是这队人的头目。
“不知这位道友,叫住贫道有何事?”刘玉停步,眉头微皱,怎会是这帮人?
“道友无需多心,在下只是想请道友喝一杯,感谢道友出手为大家解围!”暗鸮冒险小队老大“老鸮”,和善地指着街道旁的一间酒馆说道。
“道长看上去如此年轻,便以一招之力慑退狼群,小妹甚是佩服,还望道长赏脸。”暗鸮冒险小队老三,身材火辣的“妖吻”,向刘玉抛了个媚眼柔柔说道。
“请!”刘玉抬手说道,他到要看看这些人葫芦里究竟卖着什么药。
“道友请!”随后一行人便走进了一旁的酒馆,要了角落里的一间相对安静的包间,对方一共九人,看上去到是很和气,就不知是些什么人。
“先介绍一下,在下外号“老鸮”,乃是这支佣工小队的领头人,这是老二“黑虎”,老三“妖吻”。”点好酒食后,暗鸮冒险小队头领“老鸮”,便起身指着左右一黑脸壮汉,与方才开口的那妩媚女子介绍说道。
“贫道玄玉!”刘玉起身回礼道。
“玄玉道长一看就不是北地人,不知道长师出何门?来至何处?”妖吻笑嘻嘻地问道。
“贫道来至云州,师从黄圣宗!”刘玉微皱眉头,但还是自报门路,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没什么好隐瞒的。
“黄圣宗?”妖吻与老鸮隐晦地对视一眼,这云州是何地?另外也没听说过中州哪一大派,叫做黄圣宗,两人原本猜测刘玉定是师出名门,此时不由有些一头雾水。
“原来道友来至黄圣宗啊!离开贵宗远至北地这苦寒之地,定是外出游历,寻觅机缘吧!”虽从未听说过黄圣宗,也不太清楚这云州在何处,但“老鸮”还是面不改色的立即恭维道。
“算是吧!”刘玉也不想多说,点头应道。
“出门在外,相遇便是有缘,小妹敬玄玉道长一杯!”这时酒馆侍从端来酒食,“妖吻”给刘玉倒上一杯,媚笑着说道。
“这杯酒贫道喝了,但不知几位找贫道所为何事,还请直说便是!”刘玉一口饮尽,放下酒杯直言说道。
“道长快人快语,小妹便直说了,我想道长身上定是中了“魅花妖印”?”妖吻收起笑脸,直视刘玉双眼自信说道。
“你们究竟是何人?”刘玉闻言脸色骤变,自己后肩处当年被“暗魅女妖”中下印记一事,少有人知,如此隐秘之事,对方一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怎会知晓,不由失声问道。
刘玉后肩处的血红花型印记,当年向凯特问过后,才得知这种印记名为“魅花妖印”,乃是“暗魅女妖”施展的一种天赋能力,可视为一种追踪标记,中印记者,将被“暗魅女妖”一族视为死敌,受到“暗魅女妖”一族的追杀。
身中“魅花妖印”者,一旦进入了“暗魅女妖”的感知范围,便如黑夜中的明灯,无所遁形,如此一来便极度危险,因为“暗魅女妖”一族十分记仇,十有八九会巡着标记找上门来。
刘玉也有想过消除后肩处的“魅花妖印”,只不过打听到除去这种印记,最少需金丹修为的真人出手才行,便只好作罢。
反正当时刘玉想着,他不会再进入地下洞窟,有无此印记都不碍事。
“道长!”只见妖吻媚笑一声,上前俯身靠来,透过敞开的衣领可见一道深沟,而那半露的高耸之上,竟同样有一枚血红花型印记,此女竟与刘玉一样,中了“魅花妖印”。
“道友莫要误会!请看此物!”这时老鸮取出一巴掌大的墨盘,只见这墨盘四角雕有鬼头,正泛着微微荧光,而盘面如罗盘,两道血红色光标,正笔直指向刘玉与另一旁的“妖吻”。
“此物乃偶然所得,可探寻出一定范围内“暗魅女妖”的气息,同样也能感应到身中“魅花妖印”者,在下称其为“四鬼指妖盘”。”原来正因此物,这一路上暗鸮冒险小队才会不时暗中打量刘玉,能身中妖印,并从“暗魅女妖”手中逃脱者可不多。
“妖吻”多年前便被“暗魅女妖”掳走过,身陷鼠窟,受尽凌辱,好再“老鸮”率小队找来,从鼠窟中救回了“妖吻”。
“妖吻”身上的印记便是当时留下的,“四鬼指妖盘”也时那时攻破鼠窟,从鼠窟储物石室,一堆破旧的法器底下找到的。
“道长,我们暗鸮小队一向寻找地下鼠人部落,以猎杀鼠人,赚取工会佣金为生。”
“老大看道长身手不凡,在这地下闯荡,孤身一人可不太安全,要不加入我们小队,一起捕捉落单的“暗魅女妖”,这些女妖可是抢手货,能卖大价钱,想必道长也听说过吧!”一直未开口的黑虎,笑着说道。
原来得到“四鬼指妖盘”后,暗鸮小队便一直以猎杀鼠人为生,同时也设陷捕捉“暗魅女妖”,有“妖吻”在,无需寻找,有时“暗魅女妖”自会找上门来,这些年来,暗鸮小队已成功活捉了三头“暗魅女妖”。
“暗魅女妖”虽为异族,但体态与人无异,且身段、容貌皆为极品,体内阴元更是充裕,乃是吸阴补阳的上等炉鼎,为北地各世家所追捧,这些世家暗中盛行囚禁“暗魅女妖”为奴,并以此为荣。
暗鸮小队先后捕获的三头“暗魅女妖”,皆被人高价买走,让暗鸮小队是大赚一笔,这次暗鸮小队从其它地区,赶来黑森林旧矿区,便是听说旧矿区时常有人受“暗魅女妖”所害。
便想着来此碰碰运气,这年头想遇上“暗魅女妖”,其实也不容易,“暗魅女妖”一族的数量是越来越少了,藏得也是越来越隐秘。
“若道友加入我们,加上“妖吻”,无需寻找,那些“暗魅女妖”便会送上门来,只要设下隐秘阵法,定能将其捕获。”暗鸮小队老大“老鸮”,也开口相邀道,原来这队人是看上了刘玉的身手,想拉刘玉入伙。
暗鸮小队现有十二人,不久前被狼咬死了三人,便只剩九人,其中五名筑基修士,修为最强的是“老鸮”,筑基五府修为,若只是猎杀鼠人,小队实力已足够,但若想铺捉“暗魅女妖”,人手便十分勉强。
刘玉之前出手,证明身手很是不凡,又与“妖吻”一样,身中“魅花妖印”,加上孤身一人,怪不得“老鸮”会想拉他入伙。
实在是刘玉太合适暗鸮小队了,若刘玉肯加入,暗鸮小队不单能多一大战力,捕捉“暗魅女妖”的成功率,也自然而然将提升几分。
“多谢各位高看,但贫道此行还有其它要事,抱歉!”知道对方原来是想拉自己入伙后,刘玉立即开口说道,就算此行不是为了“灰狐”,刘玉同样会拒绝,这些人口中所说,令刘玉听着很不舒服。
即便“暗魅女妖”是异族,且天性邪恶,但也不能像这些人口中这般,如畜生一样随意售卖,这与买卖妇人又有何区别。
且听这意思,“暗魅女妖”这等邪物,在这北地竟成了抢手货,简直是吾道之耻,加上这些年的所见,难怪中州各宗会视北地人为蛮夷。
“无防!既然道友有其它要事,此事便作罢,来,喝一杯,就当交个朋友。”见对方丝毫没有犹豫,老鸮便知此事不可行,举起酒杯含笑说道,他本就是报着试试的心态,能成最好,成不了就当交了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