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7t49f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大叛賊-第七百五十九章 衝鋒!衝鋒!-pylj2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敌袭!敌袭!”
路易.亚力山大狂喊,边喊着他边拼命地朝后跑去,挥舞着手示意自己的士兵立即做好列阵迎敌。
而这时候,地面的震动已经非常明显了,身经百战的法军士兵也反应了过来,这些士兵在各自长官的指挥下开始慌忙列阵。
可是,再训练有素的法军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列好阵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而且突然袭击的是明军的骑兵,路易.亚力山大这时候已经无法去思考什么时候明军的骑兵会从他们背后发动袭击,而且这些骑兵又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在他的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必须要拦住这些骑兵,绝对不能他们冲过来。如果法军是严阵以待,那么面对骑兵他根本就不担心,可现在部队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前线,未出击的法西联军中许多人就连武器都没在身边,正在后方休息着等待命令,谁能预料到袭击会从自己背后发起。
瞬间,路易.亚力山大的脑门上全是汗水,头上的帽子和那撒了香水和银粉的假发也因为惊慌和奔跑歪到了一旁,他一手扶着剑,另一手已抽出了携带的火枪,心中的焦虑可想而知。
“阿贝尔少校,带上你的人冲过去,拦住那些骑兵!”路易.亚力山大一把抓过一个正在集合部队的军官,大声在他耳边狂呼道。
阿贝尔少校的部队刚刚才集合了一百多人,而且这些士兵正在整理着各自的武器,路易.亚力山大的命令下达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冲过来的明军骑兵,脸色顿时有些发白。
“遵命阁下!”虽然他知道,一百多人的火枪兵顶上去根本就没丝毫用处,他们这些人在没有阵形的配合下根本就不是骑兵的对手。也许,他和他的士兵会像稻草人一般毫无反抗之力被骑兵屠杀,但在上级的命令面前,他却生不起半丝反抗。
法兰西陆军的强悍和训练有素在此时此刻展现出来,阿贝尔少校对着他的士兵大喊一声:“士兵们,跟我上!”随后,他抽出了腰间的剑,迈着无所畏惧的脚步,带着他的士兵义无反顾地朝着骑兵来处主动迎了上去。
“马丹上尉,带着你的人支援阿贝尔少校,快!一定要快!”紧接着,路易.亚力山大又对另个军官大吼道,马丹上尉作出了和阿贝尔少校的同样举动,紧跟着阿贝尔少校前进的方向带着人赶去。
“继续列阵!都还愣着干嘛!快!”路易.亚力山大再一次呼喊着,另外他在慌乱的人群中找寻着龙骑兵指挥官亨利上校的身影,一时间却没发现他究竟在哪里,连忙对跟随他身边的副官道:“立即给我找到亨利上校,让他的龙骑兵马上出击,告诉他,这是我的命令!”
“遵命阁下!”副官连声应道,急急地跑开找人去了,这时候,耳边的马蹄声已经近在咫尺,同时传来了一声接着一声惨呼,路易.亚力山大清楚,自己后面的部队已经和明军的骑兵碰上了,现在再做其他反应已来不及了,他只能期待上帝能依旧眷恋伟大的法兰西,还有阿贝尔少校和马丹上尉的努力,只要等挡住明军骑兵一些时间就行。
想着,路易.亚力山大握着火枪的左手情不自禁在自己胸口划了个十字,口中喃喃地呼喊着上帝的名字。
正当他在祈祷的同时,明军的骑兵已经一头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法军,明军骑兵二话不说,最前头的骑兵直接举起了三眼铳,对准那些视死如归的法国军人毫不迟疑地就扣动了板机。
随着枪声和硝烟弥漫的烟雾,奔跑中的法国士兵瞬间就倒了下几个,而其他法军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愣住了,面对从来没有交过手的明军骑兵,他们还是头一回领教到这样的战术,有些士兵甚至以为他们面对的不是明军骑兵,而是自己的龙骑兵。
“冲上去!冲上去!孩子们,法兰西万岁!国王万岁!”阿贝尔少校同样惊愕万分,可是作为指挥官他这时候必须要发挥出自己的能力,他很清楚,一旦被强大的骑兵直接冲进没有列阵完毕的军队中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在这时候,他就算是死,也是死在冲锋的战场上而不是逃跑的路上,作为军人的荣耀和法兰西军官的骄傲,让他克服了恐惧,他举起手中的火枪,朝着前方放了一枪,随后丢掉它,挥舞着剑,英勇无惧的向离自己最近的骑兵方向迎面而去。
双方的距离转瞬而近,眼看着对方的骑兵马上就要到自己的面前,阿贝尔少校这时停下了脚步,目光紧盯着疾驶而来的骑兵,紧握着手中的剑。
十五米……十米……五米……。
马上就要接近了,他甚至已经能够清晰地看见骑兵的面孔,那是一张年轻的东方人的脸,同美洲大陆印地安人的脸很像,说来起奇怪,这些明帝国的军人为什么和印地安人如此相像,难道真的如同明帝国自己吹嘘的那样,在这片大陆上原本的主人,那些低劣的印地安人的祖先是从遥远的东方国度因为战败的原因才迁移到了这个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念头在阿贝尔少校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他甚至想起了当年第一个死在他手中的印地安人,那是一个和这个骑兵同样年轻的印地安人,不过他的脸上画着绚丽的颜色,还插着五彩缤纷的羽毛,和这个骑兵一样,当初骑在马上,挥舞着简陋的武器,口中发出类似野人的呼叫声……。
但是,对方很快就在阿贝尔少校手中变成了一具尸体,那时候还仅仅只是一个少尉的他,甚至好奇地查看了一下那具尸体,研究了那些色彩的出处,并拔下他头上插着的羽毛当成了自己的战利品。
现在,那根美丽的羽毛已经成了他在法国的家中,自己妻子的一件饰品,也许将来还会成为他家族验证伟大法国征服这片土地的见证。
终于,双方接触了,虽然骑兵面对步兵有着极大优势,可阿贝尔少校却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军官,他在对方意图举起武器的瞬间猛然启动了身体,身子矫健地向一侧闪去。
在双方交汇的瞬间,他清晰看见了年轻骑兵脸上的惊愕,因为对方的武器猛然间只挥到了空中,而这时候他手中的剑却已经准确无误地刺中了骑在马上的对手,耳边只听到一声惨呼,那年轻的骑兵猛然就从马上跌落下来。
“一个!”阿贝尔少校用只能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同时心里松了口气,正当他打算转身继续找寻下一个目标的时候,突然间阵风刮过,随着那阵风,他诧异地发现自己好像一下子飞了起来,蓝天白云突然变得那么近,绿色的地面却变得那么远,但很快,这一切又颠倒了,天旋地转中,他隐隐约约看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没有头颅,手中还握着自己那把剑站立着的身影,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是同时意识开始溃散,无穷无尽的黑暗从四面八方袭来,瞬间就把他的思维全部笼罩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