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65qb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錦衣血途 愛下-第882章 清晨來客閲讀-6tf07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黄庭离开了,但他的话还萦绕在陈啸庭脑中。
如今两位皇子的为人,陈啸庭都有一些了解,在他心里自然更倾向于相对宽和的朱琇胤。
黄庭说朱琇麟看重自己,这也不全是假话,因为之前朱琇胤就拉拢过陈啸庭几次,只不过都被他婉拒了。
毕竟在那个时候,皇帝的权威是压倒性的,陈啸庭可不敢和朱琇胤搅和在一起。
就在沉思之际,沈怡再度从后堂走了出来,方才丈夫与黄庭的对话,她全都听了进去。
此刻,陈啸庭不由闭上眼睛,抚额道:“夫人,你说……为夫该如何选?”
沈怡徐徐来到丈夫身后,深处如葱玉手按在陈啸庭太阳穴上,一边揉着一边说道:“夫君……妾身不懂国家大事,一切只能夫君做主!”
“但不管夫君如何抉择,妾身都跟着你走!”
这番话颇为动情,让陈啸庭回想起了当初,自己在卢阳被岳梦豪陷害的情形。
那时的沈怡,一样也是不离不弃!
此刻,陈啸庭突然睁开眼睛,一把抓住妻子的手,然后回过头道:“夫人……该歇息了!”
此刻夜已深了,明月高悬的京城,暗流已经开始涌动,不知何时就会冲破这夜色。
当然,大多数人感觉不到暗流,所以对他们来讲一切都没变,太阳在第二天照常升起。
永治二十六年八月二十九,清晨,阳光明媚。
陈啸庭一早就起了身,其他人都还睡着,只有沈怡陪着他吃早饭。
等会儿他将要去北镇抚司,把一干手下的心思拢一块儿,若不能掌握锦衣卫他的日子更不好过。
可他这顿饭,注定吃不顺心。
“老爷,府外有客来访,说有要事和老爷商量!”管家站在房门禀告道。
此刻,沈怡也抬起头来,暗道莫非又是来游说的。
“请进来吧!”陈啸庭无奈道,这时候他不能拒绝任何人。
没一会儿,便见一名蓄须男子在管家带领下走了进来,表情看起来格外张狂。
仅这一眼,就在陈啸庭心中留下了不好印象。
“在下王志远,乃是吴王府上侍卫统领,今奉吴王殿下之令,特来向陈大人传几句话!”
吴王府上的侍卫统领,那必然是朱琇麟的亲信了,也难怪此人如此张狂。
朱琇麟一旦继位,此人飞黄腾达便指日可待,他自然有张狂的资本。
“吴王殿下找我何事?”陈啸庭平静问道。
陈啸庭居然没谦逊一番,这让王志远心里十分不爽,他可是吴王身边的人。
可毕竟正事要紧,于是王志远说道:“殿下说,请陈大人进宫一趟,他有要事和你商量!”
朱琇麟的说法比较委婉,但拉拢的意图却很明显。
“殿下说了,陈大人是国之栋梁,值此危急时刻,朝廷需要你!”
又是一份拉拢,这让陈啸庭想起了昨晚黄庭的话,于是他才平复下去的心,又开始纠结起来。
究竟站朱琇麟这边,还是朱琇胤这边……这是一个能急死人的问题。
“陈大人,你看……”
“你回去禀告吴王殿下,就说衙门里有要事,待微臣处置完后,必来宫中聆听训示!”陈啸庭郑重道。
他采用了和昨晚一样的办法……拖。
虽然不一定能拖出好结果来,但陈啸庭委实南下决定,也就只能如此了。
可这在王志远眼中,却是陈啸庭不识抬举,于是王志远冷声问道:“陈大人,什么事情比王爷召见好重要?”
“这话,王爷可没让你问吧?”陈啸庭语气同样冰冷。
这样的蠢货,连自己是来干嘛的都不知道,陈啸庭自然不会太给他脸。
陈啸庭是谁?那是堂堂锦衣卫指挥同知,此刻官威迸发之下,震得王志远不敢多说一句。
冷哼一声后,王志远快步离去,想来是要回去告状了。
如果朱琇麟真那般小气,陈啸庭自不会考虑跟着他。
所以,他这一方面是在待价而沽,另一方面也是在考验朱琇麟。
听起来很搞笑,陈啸庭一个做臣子的,居然要考研堂堂亲王。
但陈啸庭不得不这么做,在他心里对朱琇麟有偏见,就更要考验朱琇麟的胸襟。
此刻,沈怡在一旁满怀担忧道:“夫君,不会有事吧?”
再怎么也不能让妻子担心,于是陈啸庭笑道:“放心,我心里有数!”
很快,陈啸庭就吃完了东西,然后就去内堂换衣服去了。
“夫人,这东西就不必了吧?”看着沈怡把软甲往自己身上套,陈啸庭脸上不满无奈。
沈怡动手替丈夫穿戴,同时说道:“如今不太平,出门在外要保护好自己,我们都盼着你平安回来!”
沈怡都这样说了,陈啸庭也就没有理由拒绝,一件软甲穿也就穿了。
官服穿戴完毕后,陈啸庭才提着佩刀,徐徐往府门处赶了去。
杨凯亲自带着几十号人,此刻就等在陈府大门外。
除了府门,从杨凯手中接过缰绳,陈啸庭一个跃身翻上了马背。
“走!”
陈啸庭一声吆喝,他手下众人立刻随他出发,往北镇抚司所在方向赶了去。
此刻京城各门已经封锁,对城内百姓生活已产生了影响,但好在京城之内还能继续活动。
飞速赶到北镇抚司后,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但多数是陈啸庭的亲信。
比如南城千户冯文贵,比如北城副千户牛景云……
这些人见陈啸庭从外面进来立马都迎了上来,纷纷向陈啸庭行礼。
“参见大人!”
“诸位免礼!”
众人起身后,脸上都可以看到焦虑之色,昨天发生的事他们都清楚。
所以今日这场议事他们很上心,想知道陈啸庭对这些事的态度,有了立场才有路走。
“走吧,先进去!”陈啸庭没有多说话,而是率先往大堂里走了去。
皇帝让他代掌锦衣卫,所以他去的是指挥使大堂,更何况今日他本就是为了集权。
一遍走着,陈啸庭一边说道:“诸位可知,东西想要买好价钱,第一要义是什么?”
这突然抛出的问题,让在场众人摸不着头,好好的怎么扯上了卖东西。
但还是有人捧场说道:“卑职以为,得卖主会抬价!”
此人正是升了副千户的焦富荣。
陈啸庭扫视众人,待无人再说话时,才说道:“要想东西卖好价钱,首先东西得是好东西!”
他锦衣卫上下要想买个好价钱,就得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那该如何体现价值呢?自然是要证明自己左右时局的力量,一盘散沙是成不了大事的。
“今日议事,就是这个,你们先在心里多想想!”
说完这话,陈啸庭才继续往大堂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