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ndjfm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起點-第471章 根津信次:做人真的太難了閲讀-c15my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海上,非离咬着一根钢索,在海里游动。
钢索的另一端紧紧缠在半空中的池非迟腰上。
眼看要落到海面,一个方块物从池非迟斗篷下飞了出去,在空中快速充气膨胀,为坠向海面的池非迟提供了缓冲。
池非迟落在充气垫上后,解开了腰上的钢索。
之前没有坠落悬崖,完全是因为他被非离拽飞过来了,就像是非离放了次活人风筝。
原本他还想试试不用缓冲、降落海面,看自己会不会有事,看看这个时期‘柯学’有没有压过牛顿,但最后还是选择放弃尝试。
保命要紧。
……
悬崖上。
根津信次站了一会儿,感觉清醒了些,蹲下身,打开了左边的麻袋。
袋子还湿着,他常年生活在海边,光闻气味,他就知道那绝对是海水。
里面放着杂乱的白骨,还有一些衣料碎片。
其中有一件还算完好衣服,在海水的浸泡下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颜色,但在他记忆中,父亲出海时穿在下面的背心就是这样的款式。
伸手摸去,衣服下角有几个不自然的褶皱。
那是他七岁那年,一个人在家里待得无聊,想学他老爸缝补衣服,就拿了自己老爸的衣服,硬生生剪开一个口子,又给缝上,因为手艺不精,好好的一件衣服,下角全是褶皱……
因为这个,他达成了‘被自己老爸追着打、七岁就能绕海滩跑了两圈’的成就,打是没被打多少下,就是险些把自己跑废在海滩上。
到最后,他得靠自家老爸拎回家不说,脚还因为酸痛,一瘸一拐了好几天。
根津信次又看了看其他的布料。
那个喜欢逗他的吉泽叔,明明在海上捕鱼为生,却好像怎么也晒不黑,还喜欢穿白色短袖衫得意洋洋地跟其他人炫耀……
还有,那个每次捕鱼回来都要跟他老爸喝一顿的下条叔,喝多了曾经吹嘘过自己的新衣服是儿子给买的,之后他父亲就把他缝坏的衣服穿上了,拍着胸口说这是他以后出海的护身符……
每一点布料碎片,都能引出数不清的回忆。
根津信次连忙闭了闭眼,免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还飙眼泪,语气轻松道,“欢迎回来!好啦,我看看人家给我的礼物,等会儿我去跟他俩说一声,再一起重新安置你……们……”
右边的麻袋一打开,上层是满满的珠宝和两块埋在珠宝里的金块,至于下面……
不用看,不用怀疑,这是一麻袋珠宝金子!
根津信次还是忍不住伸手敲了敲,稍微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猜测,脑子有点懵。
他不懂宝石的品相、等级,但这么一大麻袋,再加上金块,拿去卖了也绝对够他吃一辈子了……
他需要冷静一下……
嗯,先把东西送回去,再去找两个小伙伴,路上考虑一下这笔宝藏该怎么用,到了之后还可以找荒卷那家伙吵一架来缓一缓……
这礼物真是太有冲击力了!
……
晚上8点52分,根津信次到了约定的餐厅,发现两个小伙伴和一个短发女孩坐在一起,一边吃喝,一边哈哈笑着聊天。
“想开一点啦……”铃木园子笑着拍身旁吉泽勇太的肩膀,“渔夫能死在海上,应该是他们最希望的一件事吧!”
“这位大姐说得真好!”下条登喝得醉醺醺,哈哈笑道。
由于没在烈日下暴晒,灰原哀也没中暑先回房间休息,就在旁边一桌,和其他孩子无语看着。
毛利兰有点看不下去,上前按住铃木园子的肩膀,“园子,你这么说真是太失礼啦!”
“啥?”铃木园子一脸懵。
“她不会也跟着那两个人喝酒了吧?”柯南无语嘀咕。
“看样子还喝了不少。”灰原哀低声道。
是个汉子!
“没关系,没关系~”吉泽勇太笑着解释,“也是他们不好,明知道有暴风雨来袭,还执意出海捕鱼,才会发生那种意外的……”
“那可不是什么意外!”根津信次走上前,想到那堆尸骨,想到那个怪人给的答案,想到现在还过得春风得意的荒卷,有些火气上头,沉着脸道,“我们三个的父亲乘坐的那艘船,是荒卷那个家伙用船撞沉的!”
吉泽勇太看向自己这个一脸凶样的小伙伴,无奈笑道,“喂喂,信次,你怎么还在提这档子事啊……”
“你还真是固执耶……”下条登也醉醺醺道。
根津信次没急着解释,现在还有外人在,不方便说他遇到‘虎鲸妖’的事,左右看了看,“荒卷那个家伙呢?还没有过来吗?”
“已经晚上8点53分了,”吉泽勇太看着自己的手表,“他不会是一个人喝醉了,已经去睡觉了吧?”
“我来打电话吵醒他!”根津信次拿出手机拨号。
他今晚一定要骂那个家伙一顿!
“没用的啦!”下条登散漫道,“我们刚才都打过了,没有人接听的……”
这一通电话打通了。
那边没有人说话,只传来哗啦啦的海浪声,又很快被挂断。
等下条登和吉泽信次醒了酒,一群人出去寻找荒卷义市,却在海滩上发现了被网网住、已经变得冰凉的荒卷义市的尸体。
四十多分钟后,静冈县警察赶到,进行现场封锁、调查。
留着珊瑚头的横沟参悟带队,再次见到了一群熟人。
无论是铃木园子、毛利兰,还是阿笠博士,那都是他的老熟人了啊,就是阿笠博士身边的三个小鬼有点陌生,不是他熟悉的那两个小鬼头。
三个孩子倒是很积极地帮忙。
步美指着下条登,“那个瘦瘦的大哥哥,是在7分10分之后到的!”
元太转头看体型跟他差不多的吉泽勇太,“这位有点胖的大哥哥,是在8点整到的!”
“而这个皮肤晒得黝黑的哥哥,是在8点50分左右到的餐厅!”光彦指着脸色发僵的根津信次。
横沟参悟打量了三个孩子,又打量阿笠博士,“阿笠博士,这三个孩子跟你长得一点都不像啊……”
“啊,不,”阿笠博士连忙摆手,解释道,“他们是住在我附近的小孩,因为暑假到了,他们的父母拜托我带他们出来旅行。”
“那么,”横沟参悟左右看了看,“那两个奇怪的孩子也来了?”
阿笠博士转头看向尸体旁边的柯南、灰原哀,“对啊,他们也来了。”
柯南蹲在尸体面前,皱眉观察着尸体上的痕迹,看了看,转头偷偷看向那边神色僵硬的根津信次。
奇怪……
从看到尸体开始,那个人的脸色就很不对劲……
不是凶手会有的紧张、心虚,反而像是想起什么事、被吓到了一样。
根津信次心神不宁,看了看尸体,又快速移开视线。
心慌,害怕。
该不会是那个虎鲸妖做的吧?
对方从悬崖边离开之后,就找到了荒卷,将荒卷用渔网网住、丢进大海里溺死,又将尸体送回沙滩上,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是想为他父亲报仇?
不对,荒卷会出海捕鱼,要是虎鲸妖想动手,荒卷早就死了……
不,不,那个虎鲸妖说‘小离’没法靠近海岸,可能‘小离’还没变成妖怪,或者‘小离’还没有靠近海岸,所以他父亲的尸骨今天才送还。
也就是说,以前那个虎鲸妖不在这片海域、或者同样不能靠近海岸,也或许是今天才同意帮‘小离’,那么,今天那个虎鲸妖送尸骨过来,顺便对荒卷动手、帮他父亲报个仇,也有可能啊。
而且荒卷渔网网住,就像在表达——‘这是来自大海的生物的报复’,说不定是荒卷近两年太肆无忌惮,得罪了虎鲸妖……
他该不该给警察提供线索?
不说?那警察还不知会调查出什么结果,荒卷再混蛋,也跟他一样是人类,要是荒卷被妖怪杀了,他还沉默不吭声,好像有点不厚道。
说?不,人家虎鲸妖送还尸骨、赠予他财富,如果真杀了荒卷,也算是为他老爸报仇了,不管这是虎鲸妖的意思,还是‘小离’的意思,人家始终对他有恩,这份恩情还很重。
不说?那好像也不行,很多传说里不是说了吗?妖怪杀人之后就很难停下来,要是虎鲸妖以后因为杀人变得失控、残暴,伤害这一带的村民可怎么办?出现了会杀人的妖怪,他应该提醒一下其他人类的吧?
说?不,如果虎鲸妖不会失控,只因为他莫须有的担心,他就出卖虎鲸妖,那也太不仗义了,而且虎鲸妖那么强,要是因为他的出卖记恨上他,恩变仇,他就死定了,他孤家寡人一个,死就死吧,但万一还引发什么的变故,比如虎鲸妖开始厌恶人类、攻击人类,那他就成罪人了……
不说?说?不说?说?……
根津信次内心纠结难安,一个皮肤黝黑、一脸凶样的大汉,愣是纠结得脸色发白、一脸失魂落魄。
做人真的太难了……
那边,横沟参悟将柯南拎到一边,见灰原哀乖乖自己远离尸体,心里满意点头,又警告柯南,“不许乱碰尸体,不许打扰警方调查!”
“是~!”柯南装出乖宝宝模样,被横沟参悟放下后,也没再去看尸体,走到根津信次面前,仰头童音卖萌,“大哥哥,你身体不舒服吗?从刚才开始,你的脸色就一直很难看耶!”
“啊?”根津信次低呼一声。
他脸色很难看?不会被警方看出什么来了吧?
“还是说……”柯南仰头盯着根津信次,嘴角上扬,“大哥哥你是有什么事想告诉警方、却在犹豫着该不该说呢?”
横沟参悟等人立刻转头看着根津信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