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j3z5b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戲鬧初唐 線上看-第二二四三章 不是寶寶的玩具鑒賞-ysumd

戲鬧初唐
小說推薦戲鬧初唐
“爹爹,快看,快看,这也是彩色的,红橙黄绿蓝靛紫,是这么数的吧?”
“夫君,这还不是宝宝能玩的玩具吧?”
牛宝宝骄傲的看着宝宝在玩这个光学盒子,嗯,嘴上说着,这不是宝宝的玩具,其实是在显摆,我家宝宝多聪明,能这么快就知道怎么玩了。
“爹爹,我是不是给宝宝选错了玩具?”
此时,因为朵儿的动作,什么制图啥的,飞机啥的,都已经抛在脑后了,都围绕着这个玩具谈论了起来,而宝儿,也突然发现,自己,是不是给宝宝选错了玩具。
“对了,我都忘记问你了,这次,你给宝宝选了什么玩具?”
杨乔很好奇的看着宝儿,你选了什么玩具。
“也许,我选错了,一个是华容道,一个是四柱的杨氏机械榫卯,还有就是魔方。”
杨氏机械榫卯,那个,这不是那什么鲁家的传承么,额,好像不止是鲁家的,还有诸葛家,也是一个传承,现在,又多了一个杨氏传承,可是,挂上机械两个字算什么意思。
那个,没有人来找杨乔要专利费的,既然被杨乔解开了,那么,这就是杨家的产品了,额,忘记了,好久之前的事情了,鲁家冒了一个头,给杨乔解了一个玩具,额,是一个机关之后,就再次的隐藏了起来,额,惹不起。
是惹不起杨乔。
这不,此时,这工匠,终于研制出简单的制作方法来了,意思就是说,这算是卖机械,不是卖玩具的,可,实际上呢,还是卖玩具多一些,而且起名为益智玩具,那就更加的好卖了。
这机关,或者是技巧在哪里呢,额,傻瓜式的制作方式,如,这个玩具,算是几乎是一个尺寸的木条做成的,这样,就有了机械加工的可能,一根木条,配备三根辅助制作木条,就是说,这甲面,配甲条,然后在开卯台上按照说明来开卯,无论有几种结构,都会配备合适的木条,只要按照说明来,就能够很快制造出一个榫卯结构出来,然后,你组装吧。
自然了,销售的会给组装拆解一遍,让对方看看,要不然,怎么销售。
所以,其实,这是卖的开卯机,而不是玩具,那个,临时来说,还是玩具卖的好,不过,估计不会用好久的,这开卯机,才是最合适的产品。
那个,打家具方便了啊,而且,还是高档家具,锁式榫卯结构的家具,首先这个说法,就高大上了很多,不是么!
“你,为啥给宝宝选这样的玩具,送去了没有?”
杨乔感觉有些有趣,你还是指望宝宝能益智啊,没有人教,应该用处不大的。
“这什么破玩具,就是几根木头条子。”
果然,宝儿的后悔是对的,此时,宝宝已经收到了这新的玩具,嗯,魔方,还有些吸引力,多色面么,可,这四柱锁,就不好玩了,甚至,连华容道,也被宝宝扔了,也是木头的么,那个,魔方也是木头的,为啥没有扔?
“小宝,你真的不要了。”
一边,一个跟着捡便宜的老太眼睛亮了。
“我们家的,算了,破木头条子,就给你们了。”
这无论是老太太,还是大肚婆,都是没有看上这个木头条子。
“好,好,宝宝,我们回家了。”
额,这老太太,高兴了,一下捡了两个玩具。
“奶奶?”
“宝啊,你算是碰上了,幸亏前几天奶多问了几句,要不然,这东西就被那败家玩意给摔坏了,据说,回去修,其实,不算是修了,就是给换一根木条,都要一两银子呢,也不知道这木头是什么做的,竟然卖这么贵,是按照这木条的根数来的,还有这个,据说是什么三国,曹操啥的,到时候奶奶还要带上礼物,去请教别人,这个怎么玩呢。”
这都什么人,捡便宜的老太,不过,她的这教育方式。
“也出不了头的。”
那个,这么一点的小问题,竟然到了李治的这城楼上来了。
“陛下?”
李绩有些好奇,这陛下,又收到了什么消息,这么欢乐。
“来,来,爱卿,来听这个故事。”
“陛下,你竟然对这个败家宝宝感兴趣?”
额,这宝宝,也算是长安城的名人了。
“这个小女子,太狠了,也太阴险了。”
这,自然是主流的认识了。
“什么阴险,本宫却喜欢这样的女子,不过可惜了,不会为我所用。”
嗯,武也在听着这个故事。
“娘娘!”
“不要叫娘娘,还不是呢!”
“娘娘,这还不是早晚的事情么,奴婢在这里先恭喜娘娘了。”
一切的一切,都在开始往历史正规纠正。
“这个老太啊,这教育方式,他的儿子是谁,跟那谁相同待遇。”
得,因为败家宝宝,这又影响了一个人的前途。
“爹爹,我想错了?”
宝儿很是沮丧。
“你没有错,他们,也没有错,要不,把这玩具的价格让人给传到宝宝耳朵里,尤其是老太太耳朵里。”
“夫君,你们真坏,这会造成什么后果。”
牛宝宝看热闹不嫌大,这不,开始关注后续了。
“唉,我们这一家啊,这良心的,大大的坏了坏了的。”
“嘻嘻,爹爹,良心好。”
朵儿在一边不高兴了。
“好,好,良心好,爹爹在开玩笑呢,乖,去青蛙跳去,这光学玩具,不能玩时间长了,小心影响眼睛。”
“好的,爹爹。”
“唉,真羡慕大姐,我啊,这都是自找的。”
宝儿有些感叹。
“宝儿,你是在抱怨爹爹了。”
“没有,没有,这都是宝儿自己的错,可不敢放在爹爹身上。”
“其实,你怪爹爹,爹爹也没有意见的,爹爹,会教育你们做人了,以及办事,还有训练,武功,可是,对于这婚姻,爹爹那真是不是很理解的,你看爹爹现在,感觉也乱糟糟的。”
“夫君,你是说伦家?”
牛宝宝在一边听着不对,这乱糟糟的婚姻,是不是也包括她呢,因为,她是最后一个,按照说法,同样算是父皇强加给夫君的。
“没有,没有,你可不要多想,如果我看着长大的你嫁给了别人,我才会不高兴呢。”
“夫君,你这是那个,那个。”
得,这也不是情话啊,牛宝宝竟然破涕为笑了。
“娘亲,刚刚你要哭了,爹爹不喜欢伦家了。”
“你小丫头,凑什么热闹,爹爹可喜欢我们了。”
额,牛宝宝还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还好,其实,牛宝宝算是这八个夫人里面最大胆的一个了,额,也是最不讲规矩的一个,这不,边上的女官又在皱眉头了。
“爹爹,我是不是这和离做的有些不理智?”
此时,宝儿又陷入了进去,那个,就是一个玩具的事情,就让她又想这么多。
“这个,你不要想多了,我的想法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人这一辈子,不过短短八十年,为何让自己过的那么累,而你不要看爹爹在很累,你没有看到爹爹的高兴,爹爹做的事情,多数都是爹爹喜欢做的事情,而你们,我也尽量的培养你们喜欢的事情,就是说,脱离了任何人,我还能活出我的精彩来,牛宝宝,你说是吧?”
“可伦家?”
额,问错人了。
“你,这过的更加精彩啊,不过,天然的,你头上就有顶帽子,这个,是你想摘都摘不了的,其实,我都有些后悔,为啥要给朵儿也要这么一顶帽子了。”
“嘻嘻,爹爹,伦家喜欢这帽子。”
额这小丫头,就听了一个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