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dnzyc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東遊記-第1034章 小人蔘精功力大增讀書-bf1br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唵……”
犼兽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居然会被自己的元丹给击伤,这简单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腹部被元丹击穿之下,犼兽的身体已经有些站立不稳了,那个巨大血洞不断有鲜血溢出,场面十分惨烈。
“受死吧!”
追月见状却是不慌不忙的将他人乾坤袋给幻化了出来,然后默念口诀,那犼兽摇摇欲坠的巨大身体,当场被吸得朝乾坤袋里飞去,至于那颗内丹,则是从空中掉落了下来,掉在了泥土里。
没有犼兽的控制,那颗内丹也就失去了自动攻击人的能力,掉落在地上之后,散发出淡淡的灵韵之光,看起来似乎也还挺宝贝的。
别看乾坤袋也只有巴掌大小,但其实他有着介子纳须弥的功效,别说一只小小的犼兽,就算是一座大山,他也能轻易的将其吸进去。
待到将犼兽给收进了乾坤袋之后,追月满意的咧嘴一笑,从空中飞落下来,神情间却是颇为得意。
至于赵东来本人,此时也已经从泥土里钻了出来,对于李玄传他的这些五行遁术,确实是非常的实用。
“怎么样?”
“那家伙不会从乾坤袋里逃出来吧?”
赵东来笑意望了追月手里的乾坤袋一言,言语间还是颇为谨慎。
“当然不会。”
追月得意的笑了笑,又伸手拍了拍乾坤袋,解释道:“但凡被抓进乾坤袋的妖魔精怪,没有一个能逃出来的。”
“你看那瘟魔多厉害,被关进去之后,还不是老老实实的待着,根本不敢有所造次。”
“而这乾坤袋共有三层,最下面那一层里面有化骨神水,我将十恶不赦之辈关到最下面那一层里面,不出三日的功夫,就会被化为血水,消失无踪。”
“如今犼兽就是被我关到了最下面的一层里,所以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也只有三日的光景了,只要三日内没有人救它出来,那它就只有等死了。”
“至于瘟魔,他被关了第二层,第二层是一个死牢,没有我的口诀,他是无论如何也出来不的。”
“而东华上仙则在第一层里面,第一层是一个储物空间,他在里面绝对安全。”
“行!”
赵东来对于追月肯定是无条件信任的,而且他也一直都知道追月做十分谨慎,既然他说没事,那就一定是没事了。
当下也懒得纠结此事,只是径直走到树林里,将那枚鹅蛋大小的内丹给捡了起来。
略微打量一眼之后,他不由得内心一喜,嘀咕道:“奇怪,这犼兽的元丹里面,怎么一点魔气都没有啊,全部都是纯净的妖灵之气。”
“我看看。”
柳青线闻言心中一惊,连忙跃到赵东来的身边,凑上去打量究竟。
这时小人参精和追月也围了上来,四人盯着珠子打量起来。
柳青丝略微看了一眼,便被吓了一大跳,因为她目力所及之处,赫然看到这珠子里面真的没有一点魔气,全部都是纯净的妖灵之气,而且极其强大,甚至可以用磅礴来形容都不为过。
“奇怪。”
“这魔界的凶兽,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妖灵之气?”
柳青丝一边盯着那颗内丹,一边疑惑的嘀咕了起来。
她活了三千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这只并不是魔兽!”
这时一直被追月藏在乾坤袋里的东华上仙忽然发话了。
东华上仙也是随着四人一起进入魔界的,不过他现在修为都被那阴蛇蛊给封禁了,根本不敢使用法力,所以进入魔界之后,他不能随便的露面,毕竟在没有修为的情况下,他很容易就会被魔气侵袭。
再者他现在没有修为,也不能隐藏自己的气息,所以最好还是待在乾坤袋里,不到万不得一的情况,他是不会出现的。
“何出此言?”
听到东华上仙的声音从乾坤袋里传出来,赵东来等人顿时好奇追问起来。
“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他应该是当年跟随妖圣一起进入魔界的犼兽!”
东华上仙不急不徐的回应着,声音倒是听起来十分气定神闲。
“妖圣?”
“怎么又和妖圣扯上关系了?”
如此一来,就更加令赵东来等人诧异不已了。
想不到这只厉害的犼兽,居然还和妖圣有关系。
“你们还记得当年妖圣游历幽冥之渊一事吗?”
“记得啊。”
赵东来耸了耸肩,淡然道:“在云浮山中,他已经说过当年游历幽冥之渊的事情了,也正是得到他的指点,我们才知道幽冥之渊的击雷山中有九节菖蒲的消息啊。”
“可是这犼兽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当年妖圣游历幽冥之渊时,把这犼兽放在了幽冥之渊吗?”
“不是。”
东华上仙却是洒然一笑,朗声道:“据我所知,妖圣早年的坐骑就是一只犼兽。”
“后来他骑着犼兽游历幽冥之渊,在这里却遭遇到了犼兽的背叛。”
“犼兽为了自己的自由,出卖了妖圣,把妖圣在幽冥之渊的消息告诉了上古魔族。”
“当时的幽冥之渊还不是魔族的地盘,也没有如今这么强大的结界。”
“魔族得知妖圣独自一人在幽冥之渊走动,于是在大巫祝和魔君的带领下,一队魔将对妖圣发动了偷袭。”
“趁着魔族与妖圣大战之时,这犼兽便逃之夭夭了。”
“后来妖圣带伤逃出幽冥之渊,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只犼兽。”
“也正是因为幽冥之渊这一场大战,所以魔族与妖界结下了大仇,没过多久,妖圣就主动联合天庭,对魔族发起了最后的反击。”
“最后魔族被封印于幽冥之渊,而那只犼兽估计也是随魔族一起被封印在了幽冥之渊。”
“所以这只犼兽并不是魔物,而是妖物,他的内丹至少有一万年以上的功力。”
“而且都是极纯净的妖气,你们捡到了他的内丹,也算是捡到了一个宝。”
“尤其对于青丝和小人参而言,这更是无价之宝。”
“是啊!”
柳青丝连忙附和道:“这珠子里蕴含着上万年的功力,而且又都是极浓郁的妖灵之气,与我们的修行没有半点冲突。”
“只要我们能将这些妖气吸收到自己的身体里,那么修为就会突飞猛进,到时候我的功力突破万年,也不在话下!”
“对对对!”
小人参精也连忙叫嚷道:“青丝姐姐,如此宝物,你可不能独吞哦,多少也让我吸个三五千年什么的吧,你看我这么弱小,经常被别的精怪欺负!”
“放心吧。”
柳青丝伸手戳了戳他的脑袋,笑道:“这个内丹咱们平分了,你五千,我五千年,谁也不占便宜,如何?”
“太好了。”
小人参精洒然一笑,便同意了下来。
“那现在咱们怎么办?”
“直接进城吗?”
“还有那个少女,怎么办?”
说话的同时追月又指了指那个晕厥在地的少女,同时又扫视了那些散落在地上的尸体,一时间还真有些迷茫不已。
“不必急于进城。”
东华上仙却是冷静的提醒道:“我知道东来做出来的决定,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尽管我心中并不希望你们进城去冒险,但我知道就算阻止也没有用。”
“所以现在我只能提以下几个观点,你们先听一听,觉得有用的话再决定也不迟。”
“上仙请说!”
对于东华上仙,赵东来还是十分尊敬的,毕竟东华上仙救了他几次命,而且也正是有东华的引领,他才有机会踏上仙途。
说白了,东华上对于他而言,不仅是良师,更是恩人和益友,这样的情宜是如何也剪不断的。
“第一,你们要进城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得在城外休养几日,等到精神状态最好的时候,再进城也不迟。”
“毕竟无忧城和凡间不同,这里有十大长老和魔君,还有无数的魔将,以及蛊师。”
“你们以现在的状态进城,肯定成不了事。”
“恰好现在又得到了犼兽的内丹,不如先在城外找一个小村庄,住上三五天,等到你们都调整好了状态,而青丝和小人参也吸收了足够多的妖灵之气后,你们再以最好的状态进入无忧城。”
“届时虽然还是不足以刺杀魔君,但至少逃命的时候会增加一些成功的机会。”
“同时行动的时候,也会方便很多,不是吗?”
“这……”
听东华上仙这么一说,感觉又有几分道理,但赵东来心里也明白,东华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劝他们不要去城里冒险罢了。
可是赵东来又不太想耽搁这么多天,他是打算到城里闹闹事,把大部分的魔将都给吸引到城里来,然后他们再借机遁走,直朴击雷山,这样反其道而行,反而对自己更有益。
至于刺杀魔君,那是计划之外的事情,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们肯定会试试,但如果没有机会,他们也不会冒险。
现在东华这样一说,他反而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上仙,你的说也有道理,我们在城外多住几天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你呢?”
“你还能坚持那么久吗?”
“现在我们担心的就是你体内的阴蛇蛊毒随时会发作……”
“不用担心我。”
东华上仙却是爽朗的笑道:“这阴蛇蛊毒虽然阴狠,但短时间内还伤不了我,只要不运功,那么阴蛇蛊毒就不会发作。”
“三五日的时间完全没有问题。”
“你们还是听我一句劝,在城外住上几日,了解一下相关的情况,然后再做决断才好,毕竟无忧城可不比凡间。”
“在凡间遇到了危险,你们想怎么逃命都可以,毕竟凡间是你们的天下。”
“可这里的幽冥之渊,一旦打起来,你们想要逃命,可就比在凡间要艰难得多。”
“明白了。”
经东华上仙这么一分析,赵东来心中已经有所计较,当下也就点头同意了东华的提议。
之后又将目光挪到了那个晕厥在地的少女身上。
但见少女的脸庞已经逐渐红润,似乎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复又打量了地上那些魔将的尸体一眼。
片刻之后,沉声道:“这少女衣着打扮皆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女子,极有可能在城中颇有些身份,有可能是达官贵人之女。”
“她既然有这么多的随从,那说明她不可能是普通女子,想必一会儿的她的家族肯定会出来寻她,咱们就此离去吧,以免待会儿遇到了尴尬。”
“行。”
柳青丝和追月其实也是这样想的,其余人点了点头,便离开了小树林,到城外寻找落脚的小村落去了。
待到四人一走,也就片刻的功夫,一大队的魔将疾速的飞跃到了树林中。
这些魔将看起来似乎修为都比较高,最低的也有两千五百多年,一个个都十分高大健壮,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类型。
魔将们出现之后,连忙四下打量,见浅绿色少女晕倒在地,众人皆是深呼吸一口气,一溜烟的奔了过去。
“公主,你怎么样了?”
“你没事吧?”
“快醒醒。”
其中为首的那名魔将,快速的将青衣女子搀扶了起来,同时将一股魔气输入到女的身体里。
“嗯哼……”
片刻之后,女子痛苦的闷哼一声,悠悠转醒。
美目一转,望向前方搀扶着自己的魔将,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嘀咕道:“方才明明不是你救的我……”
“而是一个白衣男子……”
“公主,你在说什么?”
“你没事吧?”
那魔将显然也被眼前这位公主所说的话给弄得有些糊涂,一时间也是满脸的疑惑之情。
“你们方才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白衣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
“大约二十来岁的模样,气质相当之好,功力也很高绝。”
公主边说边四下扫视一眼,然而目力所及之处,却是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看到,除了现场因为打斗留下来的那些坑洞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没有啊……”
为首的那位魔将不解的摇了摇头,嘀咕道:“我们过来的时候,公主已经晕厥过去了,其余的魔将皆已经死去多时。”
“除此之外,场上并没有其它的什么闲杂人等。”
“莫非方才是一个白衣男子救下了公主?”
“没错。”
公主不假思索的点点头,苦笑道:“今日我奉父王之命,前来城外降服那只不断骚扰魔民的犼兽,却被那犼兽重伤。”
“情急之下,被一名白衣男子救了下来,之后就晕厥了过去。”
“等到醒来的时候,那名男子已经消失不见,就连犼兽也消失了,不知道那犼兽如今是死是活……”
“应该是死了……”
魔将皱了皱眉,谨慎的回应:“方才来的时候路上,我们都听到了一声极惨烈的吼叫声,想来应该是那只犼兽发出来的惨叫。”
“赶来的时候,看到地上有一滩血迹,正是那犼兽的血,如今又不见犼兽的踪影,想来应该是被杀死了。”
“只是咱们无忧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修为如此厉害的白衣公子呢?”
“不知道。”
公主无奈摇了摇头,她此刻比这名魔将更加迫切的想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们现在四处去找一找,一来看能不能找出犼兽的尸体,拿回去向父王交差。”
“二来找一找那白衣公子的踪迹,看能不能找到这位大恩人。”
“一旦找到他了,一定要将他请到魔宫中做客,知道吗?”
“明白!”
那些魔将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然后四下分散去寻找白衣公子和犼兽去了。
至于这位公主本人,却是不疾不徐的朝着无忧城中走去,一路上心里充满了疑惑之情,但是脑海中回想那位白衣公子的容貌时,又不免有些心动不已。
她在魔将生活了这么多年,却从来不曾见过气质如此高雅的读书人,更可贵的是,这个读书人的修为也如此高绝,这绝对是属于人中龙凤的存在啊。
不过非常的可惜,那些魔将们四处找了个遍,就连那片树林的地皮都被翻了过来,却始终没有找到犼兽的尸体,更没有找到白衣书生的踪迹。
无奈之下,他们只得空手回去向公主复命。
而赵东来等人却在这段时间里,早就远离了那片树林,来到了城外不远处的一个小村子里落脚。
魔界的这些小树落都十分好客,一见这几人衣着不凡,而且身上还有上古魔气溢出,便知道他们是从无忧城中来的贵客,所以对他们几人十分客气和热情,甚至将他们尊为上宾。
再者,魔界的魔民也都十分困结,遇到过路之人,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帮助对方,用这个村长的话来说,咱们魔界已经足够落魄了,如果再不相互守望相助,那情况只会越发的落魄。
这个村长倒也确实是一个明白人。
入住之后,赵东来等人先是吃了一些粗茶淡饭,然后由赵东来和追月护法,柳青丝以及小人参精开始在屋子里吸收那些妖灵之气。
由于他们的屋子是独栋的存在,所以也不用担心会有人突然造访,一旦有人过来,他们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并且采取相应的措施。
且说小人参精和柳青丝二人,作为妖族一员,他们如今捡到功力重过一万年的妖丹,内心自然也是兴奋不已。
二人在小屋子里第一时间运起法力,不断吸收那妖丹里面的妖气,可以说进步神速。
由于这些妖气是直接从妖丹里面吸入的,所以根本不需要刻意的去消化,反正二者都是妖族,也不存在什么分歧之类的,吸收到身体里之后,很快就会转化为自己的功力,从而不断的充盈自己的丹田气神。
小人参精大约吸了有半天的时间,他的气海就已经被充满了,就算想再吸也吸不进去,于是就停了下来,坐在一边盘腿修行,以期能尽快的将这些功力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每一个人,神仙,妖怪,或者魔族,他们的丹田气海宽度都是有限的,不可能无穷无尽。
以小人参精为例,他只是一个三四百的小妖,丹田本来就不宽,后来由于赵东来给了他五百年的功力,而且进一步拓宽了他的丹田气海,所以才使得小人参精的修为才能够飞速的进步。
如果把丹田气海比作一个大海的话,那么海水就是修为和功力。
大海再度,也会有被填满的时候,如今小人参精的功力只有一千五百多年,他的丹田气海当然也不会特别宽,所以从那内丹中再度吸了一千五百多年的功力之后,他的体内就达到了三千多左右的妖力。
如此一来,他的身体也就被彻底的填满了,就算这妖丹里面有一万年的功力,他也无法再过多的吸收。
最后只好收手,独自坐在一边消化。
可柳青丝却不同,她本身就是三千多年的老妖,所以她的丹田气海是很宽的,这一段时间又经历了许多的大战,使得她的功力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所以现在她的丹田气海比离开高黎贡山的时候还在宽得多。
这段时间由于她的功力也极速的提升着,所以现在已经有接近五千年的功力了,而此番又在这妖丹之中足足吸了三千多年的功力,她这才摆休。
实际上她的丹田还可以装下更多的功力,但她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也知道物极必返,一旦吸入的功力过多,她可能自己控制不住,反而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所以适时的停止了吸收功力,但尽管如此,她吸了那三千多年的功力之后,也已经隐隐达到了八千多年的修为,换而言之,如今她的功力已经不在赵东来之下了。
“情况如何了?”
“还在吸收功力吗?”
赵东来与追月二人在外面等了半天的时间,见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于是忍不住出言询问起来。
“已经停止了,你们进来吧。”
柳青丝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声音听起来十分有力,而且中气很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