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wj5u0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貴公子 ptt-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分享-3l2dv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世民听到右骁卫必胜五字,眼中掠过了一丝异样。
他的眼眸突然变得深沉起来。
以至于身后的文武百官纷纷登楼,朝他行礼,李世民纹丝不动,他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深思里,依旧站在城楼的女墙前,遥望着御道尽头的平安坊,除了酒坊,似乎有许多旗蟠。
而后李世民一字一句轻声道:“其他也是如此吗?”
“陛下……”站在李世民身后的张千弓着身,连忙道:“大多都是如此。”
“噢。”李世民这才淡淡一笑,手拍了拍女墙。
而后他转过了身来,看着身后已成乌压压一片的众臣。
最后目光落在了站在前头的李承乾和赵王李元景身上,李元景似乎正低声和李承乾嘀咕着什么,李承乾咧嘴笑着,本来这李元景的性子是比较内敛的,毕竟……他的两个兄长被另一个兄长宰了,换做是谁,心里都有阴影。
只是这赛马……就像是让他换发了第二春一般,此时整个人都神采飞翼,说起话来眉飞色舞,颇有几分洋洋自得。
李承乾呢……听着自己的六叔说起这赛马,也是如痴如醉。
李世民深深的看了一眼李承乾,而后微笑道:“诸卿等今日只怕已是多时了吧,赛马的规矩,大家都知道了吗?”
赵王李元景连忙抬头,神采奕奕地道:“皇兄,臣弟来说吧,这赛马的规矩,其实说来也容易,即每个骑队出五十人马。这其二嘛,这五十人马都只有一齐跑回了太极门才算胜,如若不然,哪怕是落队一人,也需其伙伴将他带回,否则便不予计入成绩。”
众人颔首,觉得有理。
每队五十人是合理的,毕竟若是单人赛马,就算是厉害,那也不过是单人而已,无法做到校阅三军的作用。
至于不允许落下一人,也是怕有人直接丢弃自己的伙伴,率先跑回来,这样固然可以获胜,可依旧突出的还是个人的武勇。
若论武勇,听说那二皮沟里出了两个吃了枪药的家伙,此二人单骑破阵,很是厉害。若只突出个人,岂不是白白便宜了陈正泰?
大家可都是给赵王殿下压了重注的啊。
此次赛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上至公卿,下至贩夫走卒,统统都投身其中,财大气粗的下了重注。
即便是寻常百姓,也会买个几文钱玩玩,毕竟古代的娱乐不多,突然恰逢如此的盛会,怎么肯轻易放过?
房玄龄眉一挑,他今日见赵王的脸色,就晓得自己下的注十拿九稳了。
这裁判可是雍州牧长史,乃是赵王殿下的人,场地听说……右骁卫也是熟练了,这右骁卫又以飞骑闻名,可不正是给自己送钱吗?
房玄龄感觉整个人都像是一下子轻快了,立即上前道:“陛下圣明,臣以为陛下所定的约定,实在恰如其分,公平公正。”
众人纷纷道:“陛下圣明。”
李世民于是旋身,下令:“下旨,命众骑从们入场吧。”
号令一下,一声牛角号响。
紧接着,乌压压的骑队便纷纷在太极门下聚拢。
李世民扶着女墙而立,俯瞰着城楼之下,这时,突然一队骑队出现,顿时人群中响起一阵热烈的欢呼。
“是右骁卫,是右骁卫。”
“右骁卫万胜。”
伴着兴奋的叫声,场面竟一下激动起来,便连城楼上的百官们也放肆起来。
一个个探头探脑,有人低头看那右骁卫,突然有人惊喜地大呼道:“你看他们的马,这右骁卫的马,个个矫健,非同一般啊。”
又有人道:“这右骁卫的折冲都尉张邵,据闻也是一员骁将,你看……他来了。”
“此人最擅骑兵,操练骑兵最是在行,还是赵王亲自请命,将其调拨至右骁卫的,有了此人领队,还有如此矫健的良驹,想来……此次……右骁卫的胜率,又高了不少。”
李世民对此充耳不闻。
只是听到城下的欢呼,却面露微笑对张千吩咐道:“选好吉时,让将士们出发吧。”
“诺。”
…………
城楼下,无数的欢呼声中,张邵领着右骁卫的马队出现在最显赫的位置上。
这张邵曾操练骑兵,连太上皇也曾夸赞过他,赵王李元景被调拨去了右骁卫做大将军,似乎得了太上皇的授意一般,非要将这张邵也调到右骁卫来。
果然此人不是所望,到了右骁卫之后,右骁卫的飞骑就明显比寻常的骑队要高明一些。
此时……这张邵四顾左右的骑队,倒是一副不屑于顾的样子。
他最擅长观马,绝大多数的骑队所骑乘的马,多是华而不实。
这其实也难怪了,毕竟……大唐已经太平了许多年,人们对于马的挑选,开始渐渐向高大神骏方面的审美来靠拢,已经不再讲究实用。
毕竟……长得帅,在哪里都吃得开,马是如此,人也如此,就如后世一个叫上山打老虎额的作者,他便是凭长相纵横网文圈的,和某些蹭饭吃的不一样。
只是这张邵却非如此,他更在意战马其他方面的品质,这右骁卫的马,若只第一眼看去,或许平平无奇,只是若细看,内行人就能发现门道。
因而……他见其他各队的马,便已生出了轻视之心。
只是……当他稍稍松下心的时候,只见一人带着一队人马徐徐而来时。
张邵一愣,再看对面的牙旗,上书:“二皮沟骠骑府”。
张邵的神情一下子又肃然起来,皱了皱眉,忍不住对身后的骑从道:“这二皮沟骠骑府颇有几分不同,不可小看了。”
“都尉。”骑从低声道:“二皮沟骠骑府的骑兵刚刚建立数月,不足挂齿,听闻他们招募的骑卒,不过五十人,这一次统统带来了。”
张邵又是愣了一下,是这样的吗?
若是如此,倒是真不足为患了,他又松出了一口气。
要知道,他今日带来的这五十个骑从,都是自精锐的右骁卫飞骑里精挑细选的。可若是二皮沟骠骑府只有五十个骑从,这就意味着,他们根本没有选择,这骑从定是良莠不齐。
苏烈也与这张邵对视了一眼,然后他的眼睛错开,对身后的王九郎道:“这么多人里,就你骑术最不精,今日你可万万不能拖了后腿。”
王九郎脸上闪过一丝羞愧,只恨不得从地缝里钻进去。
“诺。”
此时……一声金鸣。
吉时到了。
听到这声音,骤然之间,骑队纷纷依序而出。
顿时……马蹄声如雷,欢呼声更是直冲云霄。
靠着人群之中,黄成功气喘吁吁地给自己的东主寻了一个好位置。
黄成功知道东主没有入宫,是因为他希望自己低调一些,这一次下了大注,东主害怕到时过于激动,御前失仪。
此时黄成功挥汗如雨,一看无数的骑队在自己眼前晃过,不禁激动地道:“东主,东主,你看着右骁卫,他们跑在前头,东主啊,学生说的没有错吧,此次必定是右骁卫胜的,这赵王乃是雍州牧,布置赛马的也是雍州牧的人,你看……果然右骁卫被排在最前头,东主就等着准备十几两大车去收钱吧。”
韦玄贞紧张得不得了,他带着十几个部曲,左右张望,只是人太多了,四处都是沸腾的声音,震耳欲聋,他大口喘着粗气,等到了前排时,才发现那右骁卫的骑队已经过去了。
韦玄贞就道:“这可是你说的,若是胜了,自是少不了你的好处,可若是不胜……”
黄成功一听,血都凉了,老夫自然有老夫的智慧,若是不胜,老夫自己还羞愧难当呢,可是东主这样的话,却不该说啊,难道还要威胁学生?学生跟着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东主这样说,你我的情分,可就断了。
看着黄成功委屈巴巴的表情,韦玄贞这才意识到自己言语实属有些过了,虽然最近黄先生的状态不好,可毕竟也是读书人,这些年在自己身边料理家务,劳苦功高,自己这般威胁,岂不是撕破了脸面,让黄先生斯文扫地。
再者说了,黄先生次次都错了,所谓否极泰来,总能对一次吧。
深吸一口气,他面露谦和之色,道:“黄先生勿怪,方才老夫口不择言而已。”
黄成功这才又露出了笑容,智珠在握的样子:“东主不必客气,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此乃学生应有之义,就算东主偶有牢骚,学生也当三省吾身,检讨自己的过失。”
韦玄贞心里叹了口气,黄先生就算韬略和智谋不过人,凭他这份德行,也足以老夫托付大事。
“快看,是二皮沟……二皮沟的骠骑,东主,这二皮沟的赔率极高,你道是为何?哈哈……这陈正泰自不量力,竟敢和飞骑相比,哈,他们也配来比!东主可知道这二皮沟招募的骑从,才不过三四个月,学生是万万想不到陈正泰竟是厚颜无耻到这个地步,居然这样也敢让他的骠骑参加这马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