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ya3ue小說 黎明之劍 ptt-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成年禮鑒賞-cdpvl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在这个短暂的瞬间,被数不清的人造灯火和装饰性幕墙照亮的塔尔隆德大陆陷入了大约两秒钟的沉寂与昏暗——所有的交通停摆,所有的灯火熄灭,所有的投影幕墙都褪去光彩,还原到原本灰扑扑的形态,大护盾在一阵闪烁中消失,北极海域冷冽的寒风如同轰然降临的时代般灌入这个封闭的王国,而在地平线之外,正处于极昼期某个“黄昏”阶段的天空中,原始的、不经任何过滤的霞光百万年来第一次直接照耀在巨龙的大地上。
下一秒,在阿贡多尔,在阿帕索尔,在上层塔尔隆德和下层塔尔隆德——在巨龙国度的每一个角落,城市内外活动的巨龙们突然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甚至就连在天空飞翔的龙族也瞬间停下了拍打双翼的动作并笔直地从天空坠落,这一幕,就如同所有龙族都在瞬间失去了灵魂,这之后又过了一秒钟,那些失去行动能力的巨龙又一个接一个地苏醒:落向大地的重新升空,在地表爬行的昂起头颅,在增效剂和幻象娱乐中醉生梦死的睁开了眼睛,无数双视线开始汇聚向一个地方——位于塔尔隆德大陆中心的神之城。
赫拉戈尔匍匐在地上,他听到低沉的轰鸣声从地底深处传来,天气控制器停机之后引发的飓风正在高空嘶吼,一个冰冷的、机械的心智正在进入他的大脑,欧米伽的意识开始按照程序逐渐接管这具躯体,但他仍然维持着一丝自由思考的能力,在这仅存的、属于自身的意志驱动下,他慢慢抬起了头颅,看向那个正站在露台边缘的神明。
那个金发泄地的身影收回了视线,覆盖在整个塔尔隆德上空的错乱之龙也在渐渐收回视线,赫拉戈尔可以感觉到,有成千上万道视线正逐渐从遥远的洛伦回到这片大陆,这一切或许只用了两三秒钟,但他却感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世纪——终于,那位神明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庞大,恐怖,混乱,疯狂,令人绝望的压迫力扑面而来,赫拉戈尔感觉自己的大脑仿佛正在沸腾,但这一次,他没有低下头,而是用双手撑着身体,开始一毫米一毫米地挣扎着,尝试站立起来。
神明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用漠然的表情注视着正在挣扎起身的龙祭司,声音清冷的仿佛一股跨越了百万年时间尺度的冷冽寒风:“你们准备好了么?”
“是的,吾主。”
“纵使这会让你们成为欧米伽的一部分?”
“只要砸碎锁链,总有新的苗木会从废墟中生长出来,”赫拉戈尔终于慢慢站直了身体,百万年来第一次,他直视着神明的双眼,“我们会成为泥土,而种子……早已种下。”
“很好,”神明站在他面前,未曾被任何技术手段过滤过的自然霞光倾斜着撒在祂身上,仿若一道从天空垂下的橘红色披风般辉煌壮丽,而在这霞光和云层之间,隐约且扭曲的庞大幻影已经若隐若现,祂慢慢张开了双手,仿佛要拥抱这个国度般慢慢说道,“那么今天……你们成年了。”
下一瞬间,曾经被隐藏在凡人感知之外的“真相”轰然击碎了脆弱的现实屏障,遮天蔽日的错乱之龙骤然间显现在塔尔隆德上空,那一公里又一公里绵延起伏的扭曲肢体在霞光中舒展着,肢体上数不清的眼睛、嘴巴和手臂般的结构一一呈现。
也是在同一个瞬间,神殿露台上那个金发泄地的女性身影消失在一片光华中,高阶龙祭司笔直地站立着,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他以赫拉戈尔的身份闭上了眼睛,随后以欧米伽某个分支个体的身份,那双眼睛再度缓缓张开。
整个塔尔隆德最后一个保持着自我意志的龙族消失了,现在,数以千万的巨龙已经以欧米伽的身份醒来。
每一个巨龙自出生时便被植入了能够和欧米伽网络直接连接的共鸣芯核,每一个巨龙都是欧米伽的血肉延伸,这是一项执行了上百万年的计划,一代又一代的龙族在漫长的岁月中等待着今天——在这一天,欧米伽将从沉睡中苏醒,所有龙族的意志将被机械接管,从某种意义上,这个世界的龙族们……在这一天灭绝了。
伴随着龙族的“灭绝”,沟通凡人和神明之间的桥梁也随之烟消云散,笼罩在塔尔隆德上空的错乱之龙几乎瞬间产生了变化,它那介于虚实之间的、由无数混乱肢体融合而成的躯体剧烈波动着,数不清的肢体在这场波动中崩解、消失,涨缩蠕动的躯体在剧烈的蒸发中迅速收缩、弱化,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祂从覆盖整个大陆收缩到了只有塔尔隆德的三分之一大小,而在随后的一分钟里,它又收缩到了和一座城市相当,并最终在这个规模稳定下来——祂仍然遮天蔽日,但已经不再无法战胜。
无以计数的龙群从整个国度每一个角落飞来,埋藏在地下深处的、被尘封了无数年的武器阵列也随之苏醒,古老的导弹发射井打开了舱门,蛰伏在海底的古代炮塔升上海面,在这个冷冽而漫长的极昼,龙族们迟到了一百八十七万年的成年之日……终于到来。
……
那如同烈火流星般的壮丽景色持续了整整数分钟的时间,从冬堡上空崩裂、飞散出的燃烧碎片甚至远远超过了那个铁灰色巨人理论上能够分裂出来的极限,就仿佛这一刻洒向大地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陨落的神明,还包括与这个神明相连的一部分“神国”都在大爆炸中被卷入了这个世界。
然后,这一切终于停下了,冬堡要塞群的天空再一次变得澄澈平静。
黄昏时分的霞光照耀万丈,从地平线的尽头倾斜着洒落下来,洒在这片还未冷却的战场上,绵延数百里的防线,灼热的焦土,升腾的烟尘,伤残的幸存士兵,牺牲的将士,被摧毁的工事,夕阳下仍然挺立的城堡……一切的一切都沐浴在这辉煌的金色光辉中,在这个短暂的时刻,仿佛世间万物都静止了下来。
呼啸的北风再一次刮起来了,冷风卷起尘土和远方的积雪,吹醒了一些呆滞地望着天空的士兵和指挥官,这一刻,整个冬堡地区竟然无一人欢呼——根本没有人意识到这场战斗已经结束,没有意识到那个强大到令人绝望的“敌人”竟然真的已经倒下,所有人都沉浸在巨大的茫然困惑中,直到数分钟后,才开始有一些零星的士兵发出呼喊,有指挥官接到上级“战斗已经结束”的消息。
罗塞塔·奥古斯都站在秘法大厅的落地窗前,他在这里听不到战场上的欢呼,也听不到垂死者和负伤者的声音,整个世界安静下来了,安静的仿佛之前那场激战完全是一幕幻觉,他仰起头,看到那些有着奇特造型的飞行器和士兵仍然在冬堡上空盘旋,而那不可思议的白色蜘蛛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身后不远处的传讯水晶发出了嗡嗡声,表面的符文次第点亮,帕林·冬堡的声音从水晶中响起:“陛下,您没事吧陛下?我们这里刚才出了意外……我们看到了天上的情况,我们……”
“我们赢了,”罗塞塔淡淡地说道,视线仍然没有从天空移开,“看样子我们的邻居也藏了许多好牌……这一次,这是好事。”
“您平安就好,”冬堡伯爵的声音立刻传来,“城堡的西侧主墙有一部分坍塌,您的位置可能并不安全,请尽快从那里离开——我已经派人去秘法大厅接应……”
“不,再等等,”罗塞塔突然打断了冬堡伯爵,“我这里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
“陛下?”
“你和山下的裴迪南公爵先处理战后事宜吧,我们现在有一个巨大的烂摊子需要收拾,”罗塞塔语气沉稳地说道,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敌人虽然已经败亡,但祂留下的损害还在蔓延,善后速度越快,我们就能救回更多的人。另外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最后阶段那些从天空坠落的碎片正散布在整片战场上,没人知道它们会有什么影响,带上还能行动的法师团,尽可能去收集那些残骸……塞西尔人应该也开始行动了。”
“是,陛下!那您……”
“我这里很安全,稍后我会联系你的——在收到我的命令之前,不要让人靠近秘法大厅。”
“……我明白了。”
冬堡伯爵的通讯挂断了,罗塞塔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接着转身回到了秘法大厅的中央。他看了一眼已经因最后的魔力冲击而支离破碎的幻象墙壁,以及略显狼藉的大厅:战神陨落以及之前湮灭之创近距离爆炸导致的冲击波已经对这座坚固的大厅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墙壁开裂,屋顶同样有轻度受损,掉落的碎屑和尘土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一套放在大厅中央的桌椅也落满了尘埃。
“不怎么适合待客……但也无所谓了。”
他随口嘀咕了一句,挥手召唤出一道无形的气旋,吹掉椅子表面的大部分灰尘之后便很随意地坐了下去,接着他又拿起桌上倒扣着的茶杯,擦了擦杯沿上的尘土,取过一旁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已经冷掉的红茶。
喝了一口茶水之后,他便静静地坐在这里,仿佛在等待某种命运的降临,而在他身后,一个又一个朦朦胧胧近乎透明的身影正悄然无声地从空气中浮现出来。
如果有一个了解奥古斯都家族的贵族学者在这里,应当对这些身影毫不陌生——
乔治·奥古斯都,马乔里·奥古斯都,科伦丁娜·奥古斯都……
他们皆是奥古斯都家族那些已经死去的人,是过去两百年间的、罗塞塔·奥古斯都的血亲们。
这些身影有的凝实,有的已经虚幻到几乎看不出来,他们静静地站在罗塞塔身后,一同安静且充满耐心地等待着,而他们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马乔里·奥古斯都的幻影便发出了空洞缥缈、仿佛叹息一般的声音:“时间差不多了。”
几乎在这话音刚落的一瞬间,空荡荡的秘法大厅中便陡然间卷起了一股无形的风,伴随着落地窗外黄昏的光芒中突然渗透进一股死寂、凝滞的气息,整个大厅的屋顶和地面瞬间便被星星点点的辉光覆盖,仿佛有无数人在大厅中窃窃私语,无数声梦呓般的低语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而一只由大量扭曲错乱线条组成的空洞眼瞳则飞快地出现在罗塞塔面前——并伴随着一阵尖利的、气急败坏的尖叫:“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这些该死的凡人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回不到我的神国,为什么我联系不到我的本体,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力量在不断消失?!”
“欢迎回来,”罗塞塔平静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神之眼”,几十年来,他的表情第一次如此轻快,他甚至微笑着举了举手中的茶杯,“来杯红茶么?混杂了历史悠久的尘埃和弑神战场上的硝烟。”
“你这……”神之眼猛然间转向了罗塞塔,并紧接着注意到了罗塞塔身后那些模模糊糊的人影,“奥古斯都……你们这些渺小的凡人……这果然是你们搞的鬼?!”
“和战神比起来,你这个来自上古时代的碎片此刻的表现还真是难看——战神至少还战斗到了最后一刻,”罗塞塔放下了手中茶杯,在神之眼面前慢慢站了起来,“你很困惑?你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力量在飞快流失?不知道为什么无法联系上你的‘本体’?不知道为什么无法返回神国?”
神之眼周围的错乱轮廓抖动着,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紧张,罗塞塔则不紧不慢地说出了答案:
“很简单,因为文明已经更替了,你记忆中的那个时代……其实已经是不知多少轮文明之前的上古纪元,你的‘本体’是某个早已湮灭在历史中的梦境之神,那个神和祂的神国早已不复存在,曾经支撑你的那一批凡人早已完全灭绝,如今这个世界上的智慧生物与之根本毫无关联,我们是刚铎帝国的遗民,而不是什么逆潮的后裔。
“你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了解很多?你觉得自己掌控着局势?
“很遗憾,你所知道的那些,是我们过滤之后的——为此我们精心准备了两百年,很多代人。”
罗塞塔笑了起来,几十年来第一次笑的如此灿烂,甚至连他身后的那一个个身影也都一个接一个地笑了起来,在神之眼的怒视下,他无比愉快地说道:
“所以这就是答案——时代变了,可我们没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