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c8vrc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搶救大明朝 愛下-第2145章 啊!海軍!推薦-9gaim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普提督……本官是奉了孙督师的将令,带来10000精兵走海路赴旅顺,再从旅顺走陆路去清河口增援万岁爷的!你现在不让本官在旅顺口下船是何道理?耽误了清河口的战事,斩了你的脑袋都赎不了罪!”
正在北洋号上质问汉斯.普斯特曼的正是辽西副将祖宽,他是奉了孙传庭的命令,带领10000精兵在笔架山登上北洋舰队的战船,准备赶赴辽东前线增援朱由检的。
根据孙传庭的命令,祖宽率领的10000精兵必须尽快在旅顺口登陆,然后马上出发,北上清河河口加入朱由检亲率的大军。
可就在祖宽所部搭乘的北洋水师的66艘战船抵达旅顺口外海域时,汉斯.普斯特曼却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日本幕府海军的主力舰队居然发了神经,运送上万人到旅顺口北面的清泥洼湾打了一场登陆战!而且还打了败仗,而惨败后的日本兵又登上了几条西洋帆船,刚刚离开青泥洼湾向东而走,应该还没走远……
这个消息马上让汉斯.普斯特曼发现了战机——一个歼灭日本幕府舰队主力的战机!
虽然德川幕府用“一国一船”令硬撑着办起了拥有66条战舰的幕府舰队,但是和拥有190多条西式战舰的明朝御海军相比,日本幕府海军的劣势还是非常明显的。
不过劣势明显的日本幕府海军也非常狡猾,从不靠近大明沿海(偷袭青泥洼湾是个例外),也不下南洋去荷兰人的地盘晃悠,主要就是在鲸海和朝鲜、日本沿海一带活动。
而且每次都是66条西式战舰一起出动……那么庞大的舰队一起出门,明军想要消灭它们,就必须出动一支大舰队的主力才有把握。
可是朱由检却要求三洋舰队务必以保卫三洋海口及北南海运之畅通为头等大事……而且朱由检还给三洋舰队派了许多运兵运粮运军火的工作,把它们当成了皇家商船队。
所以三洋舰队也就没有余力派出大舰队去朝鲜、日本沿海寻找战机了。
而郑芝龙、沈廷芝这两个大舰队提督本质上又是海商,更关注海上贸易和保护费业务,而不是歼灭日本海军。
因此在幕府海军不主动破坏海外贸易(包括中日间的海贸)的情况下,认真的去执行朱由检的旨意。
所以在大明三大海军提督之中,只有职业海军出身的汉斯.普斯特曼想要通过一举歼灭幕府海军,来夺取朝鲜、日本周围海域的制海权。
可是北洋舰队手头的活儿也一大堆,根本抽不出多少力量去找日本幕府海军决战。而且日本幕府海军也很难找,所以汉斯.普斯特曼也一直没找到机会。
而这一次,日本幕府舰队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这还有啥客气的?当然得抓紧机会去打一场了!
如果能歼灭了幕府舰队,那么第二次朝鲜之役的胜局就锁定了……日本一岛国,没有海军出什么海?老老实实在本土呆着就是了!
日本一旦出不了海,清国也就孤立无援了……单靠清国的那点人口,被拥有两亿人口的大明打垮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所以在汉斯.普斯特曼看来,消灭日本幕府海军主力舰队,才是结束这场大明和日清两国之战的关键所在。
而且岛国发展海军还是有点天然优势的——岛国不需要大陆军,办好海军就可以了,所以能集中力量办海军!
日本这个岛国一旦发展出可以和大明对抗的海军,那就是个大麻烦了。
因此汉斯.普斯特曼就当机立断,不入旅顺口,而是去追击刚刚离开青泥洼海湾的几条日本帆船,希望能跟着它们找到日本幕府海军的主力——汉斯.普斯特曼之所以认为可以找到日本舰队的主力,是基于过去几年间日本舰队的活动特点,以及这次日军登陆青泥洼湾的作战情况,而作出的判断。
因为害怕被明军舰队暴打,所以日本舰队很少分兵,通常都是全体出击的,一起返航的。
而且日本幕府这次动用了10000人突袭青泥洼湾,多半是为了切断辽东明军对外联络的海上通道……而要完成这个任务,光靠10000人和登陆时携带的物资肯定不够。
所以日军一定还留着后手,还会继续向青泥洼湾运输军队和物质,因此日本海军也不能一溜烟驶往本土。
汉斯.普斯特曼还知道幕府海军在鸭绿江口附近有个锚地,就在皮岛,岛上还有少量的清军守着,还有一个小小的炮台。他估计日本舰队很有可能会在皮岛锚地隐蔽。
这可是个一举歼灭日本海军的机会啊!
不过汉斯.普斯特曼想要先寻日本海军主力决战,再送祖宽所部去旅顺口登陆的计划,却得不到祖宽这个陆军土包子的支持。
而且祖宽还抬出了孙传庭这位阁部督师!
如果是郑芝龙、沈廷芝这二位,肯定是不愿意冒着得罪孙传庭的风险打这一仗。
但是汉斯.普斯特曼却不信这个邪……
“祖副将,”汉斯.普斯特曼咧咧嘴,认真的对祖宽道,“根据皇帝陛下所制定的《海军条例》,海军舰队提督在指挥舰队出海时,拥有钦差之权,乃是全舰队的最高长官,可以便宜行事,有权指挥随船的海陆官兵……而现在,我有充分的理由暂时不进入旅顺口!”
崇祯虽然把海军当成了皇家商船队,但他还是非常认真的在办海军,各种条例、制度,都制定的非常严谨。,
“你……”祖宽也有点无语了,“这个西夷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写在条例上的鬼话他全当真啊!他也不想想孙阁部是什么人!”
“祖副将,”汉斯.普斯特曼又道,“我估计日本国和清国会将皮岛当成锚地和物资的存放地……所以我希望,不,是我命令你派出至少两个营登陆皮岛,摧毁日清两国囤积在那里的物资!”
“你……还要命令我?”祖宽横了这个洋鬼子伯爵一眼,“你是海军,我是陆军!”
“根据《海军条例》,你必须服从我的指挥!”汉斯.普斯特曼一本正经的说,“你必须听我的!”
祖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他知道汉斯.普斯特曼说的没错。
普斯特曼的确拥有“钦差之权”,有王命旗牌,可以便宜行事……大明的《陆军条例》也规定陆军上船后下船前,一定要服从相应的海军军官的指挥。
现在的大明陆军军法如山,祖宽也不敢不执行啊!
……
“海军奉行,我们打败了……在下的兄上重治因为愧疚,已经切腹谢罪了……这是他的头颅!”
“什么?松仓重治居然切腹了……”
皮岛附近海域,武藏丸号战船之上,日本海军奉行板仓重昌听完刚刚登船松仓重利的报告,再看看被装在一个木盒子里面的松仓重治的脑袋,心头就涌起一股子不祥之兆。
板仓重昌想了想,又问:“现在是你在代理远征军奉行职务吗?”
松仓无言的点点头。
板仓又问:“那么你是打算去皮岛留守,还是去名护屋城?现在皮岛上囤积了许多粮食和物资,需要足够的兵力才能守护。”
“那在下还是先去皮岛吧,”松仓道,“如果可以在皮岛建立功勋,也可以替兄上赎一点战败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