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nl7wz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ptt-第二百零八章 他還是個孩子熱推-ptxsl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水这个时候靠在树枝上看书。
他很早就起来坐着了,他并没有睡,昨晚只是躺在那里在脑中勾勒天地阵纹罢了。
天微微亮,他就选择靠在树枝上。
这是一件很凉爽的事。
天微亮的空气不是很好,但是很清凉,很醒脑。
至于那个大叔,他睡的很少,陆水能够感觉出来,他很担心有什么东西突然跑出来,从而伤害到那个小孩。
可能是因为荒山野岭不能给他安全感吧。
也对,这里凶兽灵兽不少,难说会有什么东西突然冒出来。
如果他不是有所担心,也不至于把房屋建在树上。
“嗯~”
那小男孩睁开了眼睛,他好像睡的很好。
“大叔,你起这么早吗?”小男孩坐起来搓着眼睛道。
“嗯,我,我去给你,给你找点吃,吃的。”大叔说道。
说着大叔把手拿衣服上擦了擦,接着小心翼翼的从干净的袋子里拿出了昨晚的饼,随后递给小男孩:
“这,这个你先,先吃。”
小男孩看到了那个饼,立即笑道:
“大叔你看,我也有。”
此时小男孩也拿出了一样的饼,不过他这个只剩下一半。
是昨晚吃了一半。
陆水看了一眼,便在那个大叔还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出声道:
“那就把饼给我吧。”
听到陆水突然说话,大叔就是一愣。
随后起身把饼递给陆水。
“给,给你吃。”
这是他最后的饼了,本来是要留给孩子的。
不过没事,他还能去挣。
陆水接过了饼,他看着这位大叔,最后把饼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粗糙,无味,毫无嚼劲。
难吃。
之后陆水边吃边看书,不再理会这两个人。
小男孩看着,然后掰了一半给那大叔,笑道:
“一人一半。”
那大叔看着小男孩最后带着微笑道:
“我,我不,不饿。
你,你吃。”
小男孩咬了一口,然后把饼收了起来道:
“那我等大叔什么时候饿了,一起吃。”
“不,不要这,这样。”大叔有些着急。
小孩子早上要吃东西的。
小男孩没有说话,只是冲着大叔笑。
最后那个大叔没有办法,只能陪着小男孩吃那一小半的饼。
只是还没有吃完,又突然有人气势汹汹的过来了:
“阿满,你给我出来,给我滚出来。”
听到叫喊声的大叔吓了一跳。
因为他的名字就是叫阿满。
那个小男孩自然也知道,他好奇的看了看声音来源。
阿满大叔则拦住了小男孩,紧张道:
“别,别乱看,我,我去看看。”
在小男孩点头后,阿满大叔转身迎向了来人。
来人是一个壮汉,他赤着上身,力量游走在他身上,如同一只猎豹在他身上奔跑。
这是一个兽修。
“豹,豹子哥,怎,怎么了?”阿满大叔小心翼翼道。
面对这个人,阿满下意识的低了一头。
那个豹子哥在看到阿满的时候,直接都收提起了阿满。
他一脸的凶意:
“我让你帮我去灵田除草,你人跑哪去了?”
“我,我除,除了呀。”阿满小声的解释着。
“除了?”豹子哥盯着阿满道:
“除了为什么不来告诉我?
不想要你上个月工钱了吗?”
“迷,迷路了,我,我真的除了。”阿满努力的解释。
豹子哥把阿满丢在地上,冷声道:
“你上个月工钱没了,如果你想这个月跟着没,可以继续迷路。
别说除草不是你的工作,我是你的雇主,让你做的事,就是你的工作。”
阿满低头:
“我,我知,知道。”
这时候豹子哥看到了小男孩。
阿满立即起来跑到小男孩身前把小男孩护在身后。
“孩,孩子小,不,不能打。”阿满有些紧张的看着豹子哥。
“听说你捡到了个孩子,花了全部的积蓄就为了给他换一件干净的衣服?呵呵,你这么脏,这个小孩跟着你注定也是臭熏熏的。”豹子哥看着阿满有些不屑的说道。
阿满没有说话。
只是低下了头。
这时候豹子哥看着小男孩道:
“喂,跟我走怎么样?
你跟着谁都比跟着阿满好,他又脏又臭。
丢在地上的东西也会捡着吃。
你别看他现在不是很臭的样子,其实是花了大把时间洗的。
跟着他,不如跟着我。”
豹子哥说的越多,阿满的头低的越低。
他没法开口辩解。
他觉得小男孩肯定会讨厌他,然后离开他。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传出了小孩坚定的声音:
“不要,我才不要离开大叔。”
豹子哥有些生气:
“他给不了你吃的,给不了你住的,穿的都给不了你。
你跟着他有什么意义。”
小男孩抓紧了阿满,大声道:
“我喜欢大叔。”
听到这句话,阿满直接愣住,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
但是他觉得自己的生活跟以前不一样了。
他要多养一个孩子。
陆水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当看到那个壮汉带着怒意离开后,陆水才抬头望向天。
“这天,好像比以往来的要蓝,风也比昨晚来的还要柔和。”陆水心里无声自语。
最后陆水收回了目光,继续看书。
今天真武真灵还是没找过来。
那个豹子哥本来是没打算这么轻易离开的,但是他发现树上有个人。
而且还不弱的样子,就暂时离开了。
不然非要直接动手抢。
他能够感觉出来,阿满身后的那个小孩,一点都不简单。
绝对是个天赋绝顶的人。
“不行,不能让阿满得到他。
这种人凭什么有这种运气?
我得不到的东西,宁可毁了也不会让阿满这种货色拥有。”豹子哥内心不忿。
他要回去叫人。
只是走了许久他都没能回到寨子,他有些疑惑,按正常速度来说,他应该到了才对。
这时他发现自己前面出现了一片白雾。
豹子哥有些疑惑的停下脚步。
不多时白雾消失了。
当豹子哥看清四周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站在悬崖边。
“呃!”
豹子哥吓了一跳,直接选择后退,人更吓的坐在地上。
“这,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走到这里的?”
很快他就认出这里是什么地方了,渡天涯,凶兽遍布,危机重重的绝地。
他迷路了?
不然怎么可能会走到这里来?
但是很快他就开始恐慌了,因为没有人可以从渡天涯活着回去。
————
中午的时候,陆水跟着混了一顿野餐。
口味还可以吧。
等吃完阿满问陆水:
“你,你今,今晚要不要,留,留下?”
听到阿满问,那个小男孩也是盯着陆水。
因为这关系到他今晚能不能睡上面。
陆水看着这两个人摇头道:
“我今晚有事,不打算在这里休息。”
听到陆水说的,那个小男孩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那他今晚就可以睡树上的屋子了。
阿满也在那边笑。
很开心的样子。
他擦了擦手,打算给小男孩铺一下睡觉的地方。
弄干净一些。
嗯,最好再去洗下手。
陆水只是看着没有多说什么。
之后他重新回到了树枝上,继续看书。
这期间阿满是打算回寨子一趟的,但是一直在迷路。
最后不得已只能放弃回寨子,等明天再试试能不能回去。
因为不能回去,他又只能再去附近看看有没有什么小动物,抓回来给小男孩当晚餐吃。
傍晚时分,他们没有吃野味,吃的是果子。
这附近好像没了小动物一般。
陆水啃着果子,看着天空,今天的天气是真的好,很凉快。
“都傍晚了,慕雪应该到家了才是,没来是不是意味着不会赶过来了?”
陆水有些拿捏不定。
但是这里没有慕雪的气息是真的。
现在天井虽然还算稳定,但是逆星必然会诞生。
事在人为,绝非天意。
他不确定慕雪最后会不会担心天井太过危险,跑来救他以及他老丈人。
“希望问题不会太大吧。”
陆水吃着果子继续看书。
仔细想想他就不应该让老丈人留下,但是都不留下又明显不可以。
实在不行让慕雪过来,暗中解决问题也可以。
现在就看是慕雪先过来,还是逆星先诞生了。
————
淡月湖,慕雪跟雅琳雅月站在一边。
唐姨在跟着人道歉,不停的道歉。
为什么?
偷鱼被抓了。
其实也不算偷鱼被抓,在慕雪的计划中,她们不偷鱼,只是让鱼自己跳上来。
缘分到了,带走两条鱼是很正常的事吧?
淡月湖的管理者就算发现了,应该也不会说什么。
而执行计划的是雅琳。
小孩子嘛,肯定不会被发现。
然后在慕雪的诱导下,顺便加上一丝丝的混元之气,就开始了有缘自然有鱼的计划。
慕雪让雅琳有了想要抓鱼的想法,但是只有自己跳上来的有缘鱼,才容易带回去。
所以雅琳站在小船上,等待有缘鱼跳上来。
雅琳觉得自己跟小妖怪玩的很好,这些鱼肯定也会找她的。
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慕雪的一丝混元之气就能化腐朽为神奇,让不可能变为可能。
雅琳在湖面上没待多久,就有一条鱼跳出水面,往雅琳而去。
这一切都在慕雪的预料之中,也进行的非常顺利。
唯一让慕雪没有想到的是,雅琳跟小妖怪玩习惯了。
看到有鱼冲她来,她吓的直接跳到了水面上。
然后下意识跑起了在阵法中的步伐。
天女真经直接运转了起来。
慕雪愣住了,雅月也愣住了。
慕雪愣住是因为完了,一丝混元之气会根据天女真经直接扩散到湖里。
到时候跳上来的就不是一条两条鱼了。
雅月愣住是因为雅琳根本不会游泳,会溺水的。
然后两件事一起发生了。
没跑几步雅琳跑不动了,然后溺水了。
而因为天女真经运转,鱼虾如潮水一般涌向雅琳。
还好雅月动手及时把雅琳救了回来。
但是,气息已经泄露,鱼虾还是冲着雅琳而来。
一整个小岛都是自愿跳上来的有缘鱼。
这自然惊动了淡月湖的管理。
打是没打起来,毕竟都是有缘鱼。
但是好端端的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
最后定义的结果是,雅琳功法或者体质特殊。
再后来就是唐姨回来道歉。
这件事一直延续到晚上才结束。
一群鱼虾跟着雅琳,怎么可能让雅琳出淡月湖。
然后慕雪三人自然就成了做错事的三个小孩子。
毕竟三人最大的慕雪,也才十九岁。
能不是小孩吗?
“希望不要随意在湖面上运转功法,这样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困恼。
这么闹下来,不知道渴死了多少鱼虾。
不是损失的问题,是非常影响外面淡月湖的宁静。”某管理人开口说道。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多少损失我们愿意赔偿。”唐姨轻声道。
毕竟是她女儿惹的祸,该道歉还是要道歉的。
淡月湖的人也没有故意为难。
“这种事就免了,不过鱼虾你们带走吧,还有几条不活跃的也可以带走。
希望不要再有下次。
想要鱼的话,可以跟我们说。
我们可以给。”某管理者说道。
他敢打赌,这些人一开始的目的绝对是抓鱼。
但是这动静也太大。
尤其是全都是自愿跳上来的。
他们想要斥责都难。
毕竟把人家小孩吓坏了。
各种喊着小妖怪在咬她。
处理完所有的事后,管理人就离开了。
唐姨叹息一声,随后看向慕雪等人。
三个人低头没有说话。
唐姨第一次发现慕雪也会觉得自己做错事。
从来没见过,在慕家的时候,慕雪神色从未有所改变。
仿佛所有的事都无法触动她。
退婚是平静,说要她院子也是一样的平静。
可是今天就没有以往的从容。
有了一丝丝的稚气。
“今天回不去了,只能等明天了。
我已经跟家里说了。”唐姨叹息一声说道。
不过没联系到他夫君,不知道干嘛去了。
慕雪等人低头没有说话。
“有不少的鱼虾还在,把还活着的养起来吧。
不然死了容易不好吃。”唐姨说道。
听到这个雅琳最开心。
可以吃这里的鱼了。
雅月也很开心,她还想买呢,没想到一下就有这么多免费的。
慕雪自然也是开心,能给陆水带两条活鱼回去了。
虽然要晚一天见到陆水,但是能带陆水要的鱼回去,自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不过一回去隔天就该祭祖了吧?
想到祭祖慕雪又有点失落。
不过也没事,习惯了。
只是有些,有些想再进去一次。
最后慕雪摇摇头不再多想,不开心到时候偷偷咬陆水一口。
让陆水陪她不开心。
嗯,咬轻一点就好。
————
天刚刚暗下来。
“就要找到了,感觉的很清楚,就在附近。”一位皮包骨的亡族开口说道。
一伙人找了很久,一直没能找到寨子。
渡天岭好像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这变化很可能会给人带来足够的危险。
好在他们的实力够强,才能在这里安然活下去。
而在不停的迷路中,他们非常幸运的发现了宝物坑中的气息。
这让他们精神大振。
不过想要找到对方,还是有一些困难。
经过一整天的搜索,他们终于靠近了气息的源头。
“这里的气息非常的浓厚,应该就在前面。”一个人说道。
“嗯,我也感知到了,前方位置有三个人。
应该就是他们。”又一个人说道。
这对他们来说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毕竟一开始他们就担心得到宝物的人,会不会已经离开了渡天岭。
如果是这样,那就真的是大海捞针。
那可是他们所有人未来入道的契机。
亡族入道何其困难。想要入道没有绝对的机缘,根本做不到。
实际上,所有人入道都是异常艰难。
绝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触碰到入道门槛。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修仙体系,佛门体系,以及神众体系。
因为他们七阶就是完整的七阶,相比七阶入道要容易许多。
至于强弱,入道可能威能更强一些。
但是入道也不定是主修战力,所以不好对比。
但是以各个领域对比,同处于一个小境界的话,七阶入道都能强出一些。
但难度确是成倍的。
“过去看看,注意看有没有越走越远。”为首的那个人开口说道。
其他人自然打起来十二分精神。
这对他们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事。
不可能不上心。
很快他们所有人都感知到了。
三个人,而且是三人非常弱的人。
一个普通人,一个一阶,一个二阶。
这…
他们都不知道是那三人运气差,还是他们几个运气好。
对方越弱对他们就越有利。
很快,他们就靠近了那三个人。
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意外。
不多时,他们就看到了三个人,一个小孩,一个中年男子,还有一个是年轻人。
他们看到对方的时候,对方同样看到了他们。
而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个中年人。
是的,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就是他们在宝物区域察觉到的气息。
陆水看着这些不速之客没有说话。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
没错,这些亡族找到的正是陆水等人。
他们的目标正是阿满。
阿满自然有些紧张的看着突然到来的人。
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
“你,你们找,找谁?”阿满紧张的问道。
这些人看起来皮包骨,怎么看都不怎么友善的样子。
小男孩也是躲到阿满身后。
他们本来都打算休息了。
那个人都说要离开了。
不过,肯定不会有事的。
亡族一众人看着阿满,开口道:
“我们找你。”
“找,找我?”阿满不怎么理解,不过还是做出了推测:
“你,你们也有活让,让我做吗?
能,能改天吗?”
“不能改天。”为首的亡族看着阿满道:
“我们只想知道东西在哪,告诉我们,或者交给我们。
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与你。”
阿满有些疑惑:
“什,什么东,东西?”
为首的亡族伸手一招,下一刻阿满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过去。
很快阿满的脖子直接被为首的那个亡族抓在手里。
“宝物在哪?几天前拿到的宝物,不要说你不知道。”为首的人冰冷道。
他抬着这手,微微用力。
刚刚好让阿满感觉呼吸困难,却又不会致死。
而在阿满被抓之后,小男孩直接冲了过去:
“大叔。”
当小男孩靠近的时候,直接被一股力量弹出。
最后跌倒在远处。
陆水在树枝上只是看着,他没有出手的打算。
阿满有些担心的看向小男孩。
“你还是关心下自己吧,告诉我,宝物呢?”为首的亡族低沉道。
“我,我,我不知道。”阿满艰难的说道。
“咔嚓。”
“啊啊啊啊。”
阿满的手臂直接被捏断。
骨头直接粉碎。
“宝物在哪?”为首的那个亡族又一次问道。
“我,我不知,知道,你你说的宝物是….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没有说完,阿满的一只脚也被力量碾碎了骨头。
巨大的痛苦让阿满即将失去意识。
但是他却被亡族的力量刺激着,根本无法失去意识。
“这个人好像很顽固,肉体的伤害貌似对他没有什么用。
不如换一种威胁?
毕竟这种人可能根本不怕自己死。”有人突然开口说道。
为首的那个亡族点点头:
“也对,而且也不能真把对方弄死。”
他们需要的是宝物,阿满的生死对他们来说没有丝毫的意义。
只要宝物到手,阿满死也可以,活着也可以。
他们都不会去在意。
最后为首的亡族把阿满丢在地上,他把目光投放在摔在地上的小男孩。
这个时候小男孩才勉强爬起来。
他第一时间就要跑到阿满身边。
可是他还没有动身,就直接飞了起来。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为首的亡族抓在手里。
阿满自然是看到了。
他在挣扎着起来,可是他的腿跟手都断了一只,根本站不起来。
“放,放了他。”阿满着急的叫道:
“他,他还是个,是个孩子。”
为首的亡族把小男孩对着阿满,然后拿出一把匕首,对着小男孩。
“看来你很在意他。
那么告诉我,宝物在哪?”
阿满一脸的着急,可是他真的不知道宝物的事。
“我,我,真的,真的不知道。
他,他还是,还是个孩子。
不,不要伤害他。”
阿满哀求道。
为首的亡族,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用手中的匕首切向了小男孩的手。
“不,不要,不要。”阿满爬向他们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