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羽書架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三大諸侯會盟 九熱推

Eleanor Rachel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对于他们的三方的会盟,其实朕能猜测一二,但是猜测始终是猜测,当不得准数!”牧景轻轻的玩耍手中的茶盏,声音很轻,但是却语气很重,他看着谭宗,幽沉的说道:“所以景武司必须要给朕打听到最详细的消息,最少包括他们之间所达成的协议,他们之间谈话的内容,朕都要清楚!”
曹操,刘备,孙策,三个都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
三方诸侯联盟,对大明威胁太大了。
如果他们三大诸侯当真这么同心协力,大明将会面对的是他们联合起来非常可怕的进攻。
而对于牧景而言,正面迎敌,是最无奈之举。
所谓最坚固的堡垒,始终是从内部打破的。
如果有机会,能从中破坏他们的联盟,这对大明而言,将会比去筹措十万大军上战场,还要有用。
当然,这一点的希望比较渺茫。
局势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三大诸侯既然敢联盟,就不会是这么轻易能挑拨的,谁都不是傻子,都不会意气用事的。
他们的敌人已经很清楚了,就是牧景,敌人摆在面前,在没有消灭敌人之前,他们哪怕对自己的盟友有气,都不会发泄出来了。
在牧明强势的威胁之下,除非是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情,不然这样的联盟,其实是比较坚固的。
可牧景也不会就此罢休,在渺茫的机会也是机会,哪怕只有小小的可能性,牧景都不愿意放过,能破坏,他必须要破坏,他们内部破坏的越严重,对明军而言,就越是有利。
明军将士在沙场上浴血奋战,不管是胜负,都需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若能不战而胜,方为最好的计策。
至于手段什么的,不重要,能达成目的,再黑暗一些,牧景也能承受。
“陛下,臣一定会尽力的!”
谭宗拱手说道:“或许如今未必有太多的消息,但是他们会盟之后,肯定有一些消息回来,我不相信他们能防备的密不透风!”
“朕自然相信你的能力!”
牧景低沉的说道:“也相信景武司的能力,不过这件事情,左右两司要合作无间,才有可能做得到,你别和赵信闹别扭,在这个关头,朕不允许你们分头行事!”
景武司麾下,左司和右司分治而管,这是他的策略,为了防止一家独大,帝王术最重要的是一个平衡,牧景也懂的。
但是在关键的时候,他决不允许任何事情,拖自己的后腿,特别是情报方面,任何一个情报,哪怕只是一个字的情报,都关乎无数人性命。
“臣,绝不会在这时候犯浑!”
谭宗迅速的说道。
“对于江东方面的事情,你如今知晓多少?”牧景突然问。
“江东方面虽然是左司参与进去了,但是基本上都是赵信亲自执行,我知道的不多,但是赵信的能力,我倒是相信的,轮布局,他不在我之下,而且更加的阴狠一些!”
谭宗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道:“不过我对策反孙权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多的自信,毕竟是孙家儿郎,吴国王族,他即使有野心,也未必会置之不理吴国的利益,我们之间是敌人,这可是泾渭分明的,退一万步来说,他也不可能为了投靠我们而背叛孙策!”
“没想过策反他!”
牧景闻言,笑了笑,摇摇头,然后道:“你们景武司要做的,只是推波助澜,他自己的愿不愿意不重要,重要的是支持他的人,愿不愿意冒险!”
“江东世家门阀?”
谭宗顿时领悟了牧景的意图。
“具体怎么做,你和赵信两个人好好商量,这事情做成了,功劳是你们景武司的,弄砸了,锅也是你们背,大战临近,任何能削弱敌人的机会,都不要放过,如果能把江东方面的明军战斗力解放出来,对于我们而言,可是比在战场上打赢多少场仗要好得多!”
牧景平静的说道:“对了,有一件事情也要提前指挥你一声,朕考虑了一下,不管是眼下,还是未来太平的时候,景武司都需要做出一些调整,才能更好的在制度之内活下去,毕竟朕也不想看到你和赵信日后被斩首东市,所以朕准备,景武右司可能会改编,正式脱离景武司,日后景武司,只能靠你支撑了,趁着现在赵信还背着这个名,你得让他为景武司多挣下一些功劳!”
“改编?”
谭宗闻言,瞳孔微微变色的,其他的可以不在意,但是这可不能不在意了。
“随着大明的疆域越发庞大,也随着大明的制度越来越多的漏洞,朕需要有人为他们悬上一柄刀!”
牧景平静的说道:“景武右司不能继续藏在暗处了,既然不能藏在暗处,放在明面上,就要给他们一个名分!”
“臣,并无意见!”
谭宗想了想,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他也掌控不住景武右司,放出去了,或许他更好掌控景武司。
“这事情不急,慢慢来!”牧景笑了笑,道:“朕信任你,但是对赵信,还得考验一二,他能不能肩负重任,朕也需要斟酌一下!”
谭宗闻言,点点头,他们从蘑菇山走下来,打出来的交情,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了,所以牧景信任,对他而言,仿佛就好像理所当然的,而他对牧景的忠诚,也是如同一样。
赵信这些年做了很多事情,他从雒阳的皇宫里面走出来了,每一步都很艰难,为大明付出了很多。
可执掌情报,事关生死,该考核的,一样都不会漏下,不可能因为信任而盲目。
“这一次你在河北做的很好,策反了韩涛和潘凤,是最精明了一步棋,不过韩涛和潘凤这两个人,你怎么看?”
牧景看着谭宗,问。
“韩涛这个少年,虽然年纪不是很大,但是从小经历不凡,心智出众,而且有野心,有能力,也有计谋!”谭宗道:“这一次偷天换日的计划能做到这个地步,他功不可没,而且我发现一点,他对别人够狠,对自己也能够狠,刻骨铭心的仇恨,他本有机会诱杀袁谭的,但是为了偷天换日的计划,硬生生的忍住了,这种人,要是作为同僚,我会很高兴,要是敌人,必须要及早铲除!”
翡翠王 步行天下
“那他是敌人,还是朋友?”
牧景嘴角有一抹玩味的笑容,问。
“我倾向于他是识时务的,而且他并没有其他路可以走!”谭宗道:“不过具体还需要陛下亲自见了他,再做决断!”
“你想要把他留在景武司?”牧景看得出谭宗的心情。
“之前有这么考虑过,但是现在,没这打算!”谭宗摇摇头,道:“我倒是认为,他比较合适去武备堂深造一番,日后会是一个出色的参谋大将!”
“哦!”
牧景略有些意外,打量了一眼谭宗,看不出这厮的表情,也就放弃了,笑着说道:“能得你如此看重,看来他还真本事不小,那朕得见一见!“
他又问:“潘凤呢!”
“一个典型的武将,但是对韩涛无所不从,所以掌控了韩涛,等于已经把他给掌控了!”谭宗说道。
“这倒是好解决,那朕只要解决韩涛就行了!”
牧景道:“你抽时间,带他们来见见朕,韩涛既然有才,总要见过才知道,而潘凤这样的猛将,朕也希望他能归降大明!”
他揉揉自己的脑袋,道:“如今我们明军面对敌人太多,战线会不断拉长,越是拉长战线,越需要独当一面的战将,前线,太缺能独当一面的战将了,能打的不少,但是能统兵的还真不多,特别是我们的这一次的扩军,整个军中都缺乏军官,基本上都是拆了东墙补西墙的,枢密院脑袋都大了,也分不均匀,要是多几个大将,或许会好多了!”
明军的底蕴就放在那里,一是因为牧景的名声有些臭,很多的世家门阀的人才都不太愿意投注牧明,人才积累不足。
另外一方面,那就是明军实行的精兵之策,兵卒精锐,相对而言对于军官的要求也会的比较高一些,所以这出现很多军官和兵卒水平相差无几的是现象,这是属于指挥军官不足的的缺陷。
“陛下!”
谭宗突然想什么,但是有些犹豫。
“想说什么!”牧景眯眼。
“伏氏在渝都有一段时间了,你好像一直都没见!”谭宗吞吞吐吐的说道。
他把伏寿从许都弄到渝都来之后,牧景好像一直都没有召见,这让他有些疑惑,也有些的不安。
“伏寿?”
牧景闻言,眯眼瞧了他一下,道:“这件事情,你好像有些在意啊!”
“不是!”
谭宗连忙说道:“我只是认为伏氏虽在许都的根基没有了,但是在整个北方,还有不少的影响力,能为景武司带来非常好的渠道,不过得给他们吃一颗安定丸,伏寿虽是一个女子,但是能力不凡,可堪大用!”
“你想过没有,不管怎么说,伏寿可是刘协的皇后,这个身份就是非常敏感的,要是让那些大儒知道了,朕得费多少口水来解析啊,所以朕还没想到怎么应对,朕有时候甚至回想,要是让天下人知道,这么一个应该死去的女人,出现在大明,朕要背负什么样的名声吗?”
牧景板着脸问谭宗。
“陛下,这件事情臣考虑过了,许都的事情知情人不多,伏寿已死,不会再出现这个名字,只要我们不主动暴露,消息是没办法走漏的!”谭宗咬咬牙。
“你也是做情报了,你明白一件事情,天下就没有能够不透风的墙!”牧景淡淡然的说道:“她活着,总有一天,消息就会爆出来!”
谭宗有些沮丧,神色也沉默了。
牧景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仿佛在等着他的决断。
错爱成真 夜神翼
半响之后,谭宗有些压力了,他咬着牙齿,道:“臣这事情处理不当,愿陛下责罚,一切任由陛下做主!”
“朕要杀她呢?”牧景问。
“臣,遵命!”
谭宗咬着牙齿,一字一言的说道。
“谭宗!”
牧景摇摇头,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辈子不要娶媳妇的,估计谁嫁给你,谁就要倒霉!”
谭宗的思想观念有些扭曲了。
黑暗之中,待的时间太长了,他需要一个信仰,他的信仰就是牧景,而在这个信仰之下,他可以舍弃一切,包括性命。
牧景有些欣慰,又有些难过,难过的是谭宗这样的人,是一个很好的部下,却不是一个好人,因为他能牺牲身边所有人的人去完成自己交代的事情。
“臣,这辈子,并没有娶妻之念!”谭宗平静的说道。
“那你谭家几代人的血脉传承,难道就断了?”牧景冷声的道。
“非娶亲,亦得嗣!”
谭宗一本正经的说道:“而且谭宗曾发誓,大明一日不平天下乱世,谭宗不敢有子嗣,生逢乱世,本就是一个错,臣何必让自己的子嗣来到这世界受罪呢!”
“你还真是一个人才!”
牧景不得不感叹,这厮还真敢阔的出去啊。
我的主角要杀我
他想了想,道:“伏寿,既然你认为是一个人才,你就用,朕就不见了,眼不见为净,怎么安排,怎么处理,你自己决定,至于伏氏,朕也不需要!”
“陛下……”
“谭宗!”牧景打断了他话,眸子有些深邃,盯着他,幽沉的说道:“有些事情可以做,但是不要做绝的,朕可以一统天下,但是朕不愿意成为孤家寡人,要付出的代价,朕也愿意承受,但是朕还是希望,有一天你们都能儿女双全,哪怕不算幸福,起码也有一个家,能传承血脉!”
他幽幽的道:“这乱世之中,大战不停,朕有时候也会累的!”
谭宗沉默了。
“去吧!”
“诺!”
“记住了,这段时间,你其他都别管,给朕死死的盯着三方会谈的结果,朕必须要最新的消息,最真的消息!”
牧景嘱咐。
“是!”
谭宗再一次恭谨的点头,然后拱手行礼,离开了大殿。
…………………………………………………………
邺城,郊外。
这一天,没有风和日丽,只有大雪覆盖天地,鹅毛般的雪花,在不停的下,一层一层的把地面都覆盖起来了。
十里亭,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石亭子而已,此时此刻,这个亭子里面,坐着三个能决定大汉江山能不能延续下去的人。
当朝丞相,魏王曹操,位居正位之上,他跪坐竹席之上,手中拿着一壶温酒,面前案桌上,放这一张舆图。
左侧是当朝天子的皇叔,燕王刘备。
对角右侧,自然雄踞江东的吴王孙策。
当年灵帝崩,刘辩登基,天下诸侯十八,讨伐相国牧山,十八路诸侯之中,如今剩下来的,只有他们了。
敌人还在,当年的诸侯王却一个个都已经被消灭了。
如今的情况,和当年何曾的相识,而且局势是更加凶狠,更加的危难。
此时此刻,他们若是不能联盟在一起,那么他们将会有覆灭之危急,任何一方诸侯的实力,都会轻而易举的被明军给击溃。
这是事实。
他们心中都明白这个事实,所以他们才会坐下来。
“玄德兄,真没想到,今天我们能以如此的方式坐下来聊天!”
曹操先打开的话题,他笑着看着刘备。
刘备也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勉强,他虽然有不安之情绪,但是这时候,倒也不怕曹操翻脸,亭子五步之外,有赵云,亭子外围兵力有关羽,想要杀他,曹操做不到。
不过这时候,不是翻脸的时候,他也堆起的笑容,举起了手中的一盏温酒,在这雪之天,若无一盏温酒,何意暖心。
“当年关中一别,吾也没想到,能以这样的方式,和孟德兄坐下来谈天说地!”刘备忍不住想起了当年。
当年抢夺天子刘协的时候,他就被曹操摆了一道,最后虽然得了刘皇叔之名,但是也丢了天子,更是丢了关羽。
这是他这些年来最大的心疼。
天子他并不在意,但是关羽在魏军营盘之中,心里面是多难受啊。
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这是他刘备的原则。
然而却因为他的安排不周,导致了关羽失陷,所以心中有愧,越是愧疚,越想要斩杀曹操。
“哈哈哈!”
曹操大笑了起来:“吾等还能坐在这里,回想当年,已是万幸,过去了终究是已经过去了,玄德兄,你说是不是!”
“言之有理!”
刘备点点头,哪怕此时此刻,他还有些意犹未尽,但是他非常的清楚,他已经没办法追寻下去了。
说到底,还是实力不足,他没有魏军的实力,他就不能倒打一耙。
明星爸爸宝贝妞 沉入太平洋
“两位叔父能在此地喝酒,的确已经是万幸,吾之父亲,却已经没办法与两位一起喝酒了!”孙策把玩酒盏,幽冷的发出了声音。
今天三方诸侯联盟,孙策是辈分来说比较低的。
不是因为他年纪小。
到了如今的地位来说,年纪已经不是问题了,问题是当初孙坚和这两位是一个辈分的,除非他否认孙坚,不然他只能是小辈。
当世以孝道为主,他不可能否认孙坚的地位,所以他只能以小辈的身份对之。
“吾若有子如伯符,吾亦死而无憾!”
曹操低沉的说道。
他的儿子,比不上孙伯符。
“善!”
刘备点头说道:“伯符乃是豪杰,统江东而镇天下,所以不必在乎这些过去的事情,文台兄若能看到伯符今日之光景,想必九泉之下他也能瞑目了!”


Copyright © 2021 昇羽書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