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7zumd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繼承兩萬億》-第二千零七十八章 驕傲之人讀書-3y7um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里维扬对白小升,其实打心眼里,就是缺乏敬畏感的。
这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白小升实在是太过年轻了。
放眼全球,就这个年纪,要是纯靠自己,能有什么作为?坐到什么位子?里维扬有他自己的判断。
不借外力,这年纪,就是达到大佬口中的“小目标”都难。
这白小升更何德何能,可以成为振北集团这个商业帝国的副董,让自己这千亿级大企业的一把手都俯首低眉!
里维扬坚信,但凡“年轻有为”这四个字超过应有的度,那不过靠的是祖辈荫庇,家族扶持罢了。
即便是荣登高位,大多也不过是德不配位,职位大过能力的。
这点不要说白小升,就算集团那位代理董事长白宣语,里维扬都暗暗认为,其并不是代理董事长的最佳人选!
这白小升与白宣语代理董事长的华夏姓氏一样,谁能保证不是靠着关系上位的……
里维扬这种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自诩实力派的人,打心底有种骄傲,反感那些靠着关系“上位”的人。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白小升身上的传闻太多,而且神乎其神。
里维扬对传闻一说,向来不感冒。
在他看来,越是传得邪乎,越定然是极不靠谱的。
再加上此前没跟白小升打过交道,这第一面,白小升又是和和气气,甚至有几分太好脾气,更让里维扬有几分轻慢之心。
正因为有了这般心思,里维扬在白小升面前,也就多少流露出些怠慢之意。
白小升身后,林薇薇、雷迎不是瞎子,自然瞧出来了,忍不住暗暗相视一眼,眉头皱了皱。
在俩人看来,区区的一个企业经理人,对白小升的态度竟然如此,真不知所谓!
奥莉茉等人在旁瞧着里维扬居然当面“颠倒黑白”,反对白小升副董迟来出现倒打一耙,不由得心中大为佩服,也都对白小升如此好说话“好对付”,暗暗摇头。
不过当面,众人可不敢像里维扬那么大胆怠慢,反倒是主动热情,相继跟白小升介绍了自己。
“既然接到了白小升副董,那咱们就回去吧。”里维扬先与众人道,“先去酒店,为白先生接风洗尘。”
众人相继点头。
等大家全同意了,里维扬方才面带淡淡笑意,转而看向白小升道,“您的意思呢?”
这都安排好了,还需要问什么!
难道不是应该先跟上位者请示或者建议,有了结果再告知给其他人吗!
林薇薇越发觉得这个里维扬,就是故意不把白小升放在眼里。
雷迎目光之中,也泛着几分清冷之意。
白小升却毫不在意这些小节,只是微微一笑,道,“很好,就这样吧。我恰好有许多情况,想找时间跟大家了解一番。”
“这好说,我们会给白小升副董你讲的明明白白。”里维扬露齿一笑,伸手做一个邀请动作。
白小升点头,迈步往前走之际,里维扬又很不客气,大刺刺与白小升近乎并肩而行。
其他人看在眼里,不禁佩服里维扬的大胆与傲然。
眼见林薇薇、雷迎手里还有大包小包东西,奥莉茉赶紧招呼人帮忙去提。
看着里维扬大模大样与白小升并行,林薇薇眼神隐隐不悦,当即拒绝了旁人帮忙,跟了上去。
雷迎更是如此。
奥莉茉见状,也就作罢,挥手让下边人不要管了。
众人跟在白小升与里维扬身后,就见到里维扬主动与白小升谈起了目前这边的形势。
白小升听得认真,许多时候并不插嘴,听到关切处,方才打断一下。
这就有点像里维扬才是上位者,在提点一个后辈一般。
路上,不知底细的人见了,必然会这般以为。
出了机场,上了车,众人乘车赶往哥哈摩尔市区。
车里,里维扬神情严肃在给白小升讲述这段时间以来,弗克林家族与米卢特洛斯家族商界之战,给北欧商界带来的严酷冲击。
“白先生,你可知咱们集团在北欧的大小企业,在这近一周时间里,就有数百家企业陷入麻烦当中,可以说每天都有几家企业面临倒闭,这还是集团早有准备的情况下。而我们这些一流大企业,像我‘暴雨’公司,资产过千亿,都感觉如同大树处于飓风中,震荡难受,又如履薄冰,生怕在俩大强者下一波冲突中,遭受波及。几十年的公司毁在我们手里,那就真是罪过了!”
里维扬说到此处,神情格外凝重。
一旁,林薇薇听他这番略显几分凝重的话,倒难免对这傲慢的经理人有几分印象改观。
不管怎样,这傲慢之人倒是对集团有一股赤诚,挺上心负责的。
白小升闻之点头,“我来的时候读过了你们上报的情况,不过却是上周的,你们是每周一上报。集团总部倒是每日两条通报,但是是全球的,也只是整体态势方面的,涉及的都是大事件,鲜有具体到地方的。回头咱们坐下来,方方面面都仔细交流一下。”
里维扬瞥了眼白小升,笑道,“您在北欧这边没执掌过集团事务,这个人脉啊、关系啊、渠道啊、资源啊,等等各方面恐怕还是有几分单薄的。许多情况,您就算是了解了,做出什么高深精妙的指示,也还要考虑一下,我们是不是有那个能力去贯彻施行才好……”
言下之意,里维扬在提醒白小升注意实际,切莫胡乱下达命令,调度安排。
车里,林薇薇对里维扬刚刚产生的那点仅有的好感,瞬间全无。
这一刻,薇薇秀眉微蹙,只觉得里维扬这个人简直胆大妄为,居然在说教一位集团副董!
“你,在教我做事?”
白小升眼眸一转,看向里维扬,似认真又似随意,似笑非笑道。
白小升那眼神莫名有种威慑,瞬间让有几分过分的里维扬感到一股无形压迫力。
气氛一下凝固。
数息,白小升忽然大笑对脸色微变的里维扬道,“开个玩笑,里维扬先生莫往心里去,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胡乱做出什么指示安排的。”
里维扬缓了缓神,强行挤出一个笑容。
不过,在这一刻就连他都感觉到,脸上肌肉不觉间有几分僵了。
这年轻人,方才那一刻,还挺吓人的……
果然人在高位,总有那么一两分的虎威……
算了,忠言逆耳,这样的年轻人听不进我的劝说,万一恼羞成怒,倒霉的还是我,还有整个公司。
里维扬心中暗道,也转换些思路,决定不对白小升太过随性、交心。
有了这么个小插曲,车里安静许多。
接下来,白小升独自想着事情,里维扬也闭上了嘴。
很快,他们的车到了目的地——一家位于哥哈摩尔商务中心的五星级酒店。
据说,从这酒店高层能眺望哥哈摩尔整个中央商务区,里维扬等人掌管的五大公司并不全在一处办公,但在这酒店高层都能瞧的见。
众人簇拥白小升进了酒店,安排侍者把行李送去房间,便直接去往餐厅。
眼下,这时间已近中午,也正是吃饭的时候。
这酒店大楼里也有华人开的中餐厅,里维扬等人算是有心,定的那里。
白小升到了才发现,这家高档华人餐厅的环境,是真的非常不错,装潢都是华夏风情,以红木制品为主,服务人员都着汉服,显得别具一番意趣。
等到了定下的包间,更让白小升暗暗颔首。
不说陈设,单那三面弧形玻璃幕,就显得视野无限开阔,让人心情敞亮。
“白小升副董,您看那里,那就是我公司在内,我们这三家公司总部所在,大厦属于集团产业。”
里维扬指着正对着这边的一栋大厦,颇为骄傲的与白小升介绍。
十年前,这里还不是哥哈摩尔的CBD(中央商务区),也没有任何的发展迹象。是他里维扬慧眼独具,觉得此地大有可为,十年二十年后必然有所呈现,所以才坚定买下一块地皮,把总部大厦建在这里。
十年之后,这边风光无限,他们也因提前布局得以占据寸土寸金最好的地段。
提及这桩事,里维扬就打心眼里自豪骄傲。
眼见白小升眺望那边的大厦,微微颔首,奥莉茉趁机给里维扬“重现荣光”,“白小升副董,怕是你还不知道吧,那栋大厦眼下估值百亿美金,上了北欧最知名建筑排行榜。但却是里维扬先生只用了不到十分之一的成本塑造出来的,说起来,那可是一桩流传在哥哈摩尔商界响当当的投资神话呢。”
奥莉茉卖力给白小升讲述一番。
里维扬在旁微笑听着,也享受着旁边众人的赞美之词。
“不错,里维扬先生确实有投资目光与头脑,很是厉害。”白小升笑着赞道。
这本是称道的话,却让里维扬心里隐隐的有几分不满意。
因为白小升说的,实在是太过风轻云淡!
就好像自己这桩伟大投资,无比的寻常一般。
或许,这就是一种妒忌吧。里维扬心中暗道。
把这当做是白小升对自己的一种嫉妒心理。
人群后,林薇薇跟雷迎相视一眼,俩人都不觉间流露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嗤笑。
里维扬在奥莉茉陈述自己这“战绩”时,洋洋得意,不加掩饰。
可他哪里知道,一直在旁边微笑聆听的年轻人,在过去的数年间,依靠着自己的眼力、手段,把二十家企业带到飞起。
目前,白小升私人所有的企业,七家是世界级行业巨头,八家跨国遍洲际开花,余下的也名扬所在大洲诸国。
如此辉煌投资战绩,白小升却可以一个字都不对外炫耀!
相比白小升,里维扬可真是见识短浅……
这功夫,余下众人也纷纷指点自己公司所在位置,给白小升看。
不过这时,里维扬却有几分兴致缺缺,等众人介绍完,便请白小升入席。
一道道菜肴很快被送上来,有些还算地道,有些却已然是经过了本土化的“改良”,吃起来奇奇怪怪。
不过,好在白小升是个美味能细品,粗食也能入口的人,并不挑剔。
在用餐期间,白小升还与众人了解起了更多的情况。
纳典在这场商界危机下,已经出现一些经济回调势头,他们也积极与爱莎皇室在内的国家级存在接洽,想着维系稳定。而哥哈摩尔这边此前出现过几番小震荡,均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只不过,哥哈摩尔是跨国企业大本营所在,大家的生意可是遍布各地,甚至纳典国内都只是一部分,乃至一小部分。
各方所担忧的,是散布在北欧各地的生意。
可就算明知动荡来临,也没几家公司能做到全面收缩的,时间上也不允许。
将全局危机降到最低,其实这也是白小升所思虑之事。
在旁人长吁短叹之下,里维扬却放下刀叉,一副神采奕奕之状,当着白小升的面与众人道,“其实,各位,急于应对目前的状况,不光有我们,那些在哥哈摩尔的跨国公司早就闻风而动,他们在做一个大计划。而我,有幸靠着多年人脉关系了解到了,甚至参与其中了!”
在座众人闻言,不由得吃惊看着里维扬。
其实里维扬所说的事情,有人是知道的,甚至想过参与其中,但始终不得其法。
没想到,里维扬却能先行一步!
不怪人家可以以十分之一价格,拥有哥哈摩尔最值钱的一栋大厦。
“我也听说了哥哈摩尔那些跨国公司在做的事,他们成立了一个联盟,共同应对危机!”
“是吗,什么时候的事,都有哪些跨国公司?”
“竟然还有这回事,我可一点不知道,来,具体说说看!”
“我了解的也并不多,但是里维扬先生如此说了,我相信他比我更清楚。”
“里维扬先生,您能具体说说吗?!”
众人当即七嘴八舌道,目光炽热。
白小升也看向里维扬。
里维扬之所以没有提前透露,而选在这个关口说,也是想在白小升面前显耀的意思。
眼见众人如此热情,他顿时微笑道,“好,那我,就跟大家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