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0nhk2精华玄幻小說 稀有技能 線上看-第644章 最後一戰前夕推薦-l2z1p

稀有技能
小說推薦稀有技能
“城内情况如何?”
“是副会长,目前城内除了部分建筑,还有不少人伤亡外,倒还安好!如果不是会长及时赶来,我们城估计就毁了!”
“那护城机关兽呢?”
“唉,机关兽被那袭击的人给毁了!”
这时,在鹿苑城中,只见凶狼洪峰与快剑段飞等人在与城主李源对话,经过李源汇报城内状况后,凶狼洪峰等人便了解了详情,随后他安排了几项工作,就朝着穆天尘飞去的方向支援过去,然而他们才刚动身,却见穆天尘带着一身血回来!
此时他脸色惨白,面容憔悴,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体力难支的模样。
凶狼洪峰等人见状,急忙过去扶住道:
“会长!你……你怎么伤成这样?”
“唉,一言难尽,想不到,那人身怀特殊武学,一个不幸着了那人道!”
穆天尘有气无力的叹息道,随后他也懒得解释什么,叫凶狼洪峰等人护持,他要打坐运气疗伤,避免他人再来袭城。
方才他使出龙腾星陨,本以为能擒住那青年,进行一次绝望式抱摔,没想到,那人身怀一种特殊武学,在承受他人攻击时,还能将伤害反弹回去,所以他的龙腾星陨式就成了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招式。
他虽然成功抱摔了青年,将青年摔得四肢几乎瘫痪,但是穆天尘也受到伤害反弹,他的生命也命悬一线!当时,那青年求生欲强,在趁穆天尘受伤之际,他急忙叫来飞行法器,一下将他救走,而穆天尘想追也晚了!
再者,穆天尘也没太多力气去追,他受的反弹伤害不简单,根本维持不了火光遁,要知道施展火光遁,身体素质必须过硬才行,他现在这般战况,自然无法施展。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青年逃走。
这次,他回到城中,见凶狼洪峰等人已经赶来,他顿时就安心了,有他们在,相信那个袭城的青年不敢造次。
接着,他在凶狼洪峰引领下,去了一间无人的空房,就地打坐运功。
要知道只要内功到达第七层,每个人都能运功疗伤,根据内功品质,与特性,能提升疗伤速度,穆天尘内功是遗武,因此,他的疗伤速度非常快,即使是很严重的内伤,也能在几小时内修复完成。
当然,打坐运功疗伤很耗能量,特别是治疗内伤,穆天尘经过几小时打坐后,他的伤势才彻底恢复如初!
然而,此时,他又意识到什么,他发现身体内的炎族能量所剩无几,而现在时间也接近四时,离比武擂只有六个时辰。
不得已下,他没有选择休息,而是向守夜的凶狼洪峰交代了一声,他便投入修炼中,好在鬼藤棘的内丹还在,他便能借此修炼。
直到天亮,太阳初升,穆天尘才结束自己的修炼,他此时已感觉体内炎族能量,够擂台战消耗的,于是他选择休息一会,直到快剑段飞来叫时,他才从沉睡中醒来问道:
“嗯,是你,现在几点了?”
“还几点了,刚才叫你半天不醒,现在已经十点了,你才醒来!”
快剑段飞,看着一副昏昏欲睡的人,他异常的火大,毫不留情的数落着穆天尘,穆天尘听了快剑段飞之言,他精神猛然一震,一下将瞌睡虫震死,这时他才意识到什么!
“十点了……!糟了!”
他大叫了一声,便向房外冲去,然而他冲出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营地!
“这是……”
看着熟悉的擂台,穆天尘十分诧异,在他脑海里,自己不是在鹿苑城的那间空房吗?怎么到了野马平原的公会营地?
他满脑子疑问,这时,快剑段飞从容的走出营帐,向穆天尘笑着道:
“放心吧,离比赛还有十分钟,而你之前睡得太死,我只能粗鲁的将你背来,好在,你即使醒来,要不然问题大了!”
“唉,这就好,吓死我了!”
穆天尘听了快剑段飞解释,他这才从紧张中松懈过来,他以为这次要翻车了,庆幸有凶狼洪峰这样的朋友,才化解耽误危机。
随着一盆冷水洗过脸,穆天尘又闭眼打坐了几分钟养神,这才引领队伍朝着擂台集结过去,路上时,玲等人闲不住,也十分担心穆天尘的身体状况,于是问穆天尘,昨晚发生了什么,怎么搞得如此狼狈?
穆天尘没有敷衍,他将昨晚所遭遇的情况向玲等人解释了清楚,玲等人听后,心中顿感不安,生怕什么。穆天尘见了又道:
“好了,没什么好担心的,现在我身体已经恢复如初,而鹿苑城也有钟隐,凶狼洪峰,龟田小次郎等人守护,安全无虞!”
“你们也放心吧,不管何种狂风大浪,我都会砥砺前行,直到人生的目标实现,还有不负众人的期望!”
他又安慰了玲一句,便登上了擂台,今天他要在这里与两个势力进行两场对战,两场对战后,他的理想也就成功了一大步,离最终的愿望也只有一步之遥。
这次比擂,不再已抽签来决定挑战者,只分比擂先后。今天有三场比擂,三个势力都必须进行两次对战!也就是说,穆天尘需要与战盟会的杨万山和天堂的萧菲雅进行对战,同样如此,其他两个势力也分别对战一场。
随着比武擂时间一到,万众期待的最后一刻来临,主持人依旧如往日,用着极具感染力的言词,呼唤着三大势力首脑登场。
“穆天尘,你看起来精神不佳啊!昨晚家里没有着火吧?”
这时,萧菲雅一登场,就来到穆天尘跟前瞧了瞧,并对他调侃了一句!
尔后,杨万山也上了擂台,他说道:
“哈,大婴女皇上来就嘲讽,你就不怕他把你按地摩擦了!”
他话落,便向穆天尘抱拳表示敬意,随后他又向观众们示意了下。
这时,萧菲雅看着杨万山那张邪气脸,她顿时火气就来了,向杨万山怒斥道:
“呸,你个邪里邪气的小人,你敢对朕出言不逊!太放肆了!别以为朕不知道,肯定是你安排人趁夜去偷袭人家城池,以此来消耗对手的精力!从而让你赢得比赛,是不是!”
杨万山听了,他冷笑一声,道:
“喂,你别诬赖人啊,这锅我杨万山是不会背的!要怪就怪这年头,不受制约的地阶越来越多,指不定你的地盘也闹出他人毁灭式的报复,你也不想想,当年是谁在发神经要奴役华夏人,是你!现在有人变强了,一出世就报复这世界,你有脱不了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