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kn41o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怎麼當上了皇帝 txt-第九百二十二章 大腿帶我飛相伴-1i2bo

我怎麼當上了皇帝
小說推薦我怎麼當上了皇帝
在这魔源之中,六识遭受到极大的压制。
只能看到几十丈外,耳朵也只能听到方圆百丈的声音。
但是,眼前的陆乾,居然能够直接辨认到六百里外的魔源凶魂,还能精确感知凶魂的境界。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起码,妙女菩萨和绫矶公主身上也没有这等玄妙宝物。
“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妙女菩萨忍不住好奇,开口询问。
“秘密。”
陆乾神秘一笑,又道:“二位也不过太过惊讶,这种手段,找找金仙凶魂还行,想要找到大罗金仙以上的凶魂,根本不行。”
“是么?你没遇到过大罗金仙以上的魔源凶魂,你怎么知道不行?”
妙女菩萨问道。
这让陆乾楞了一下。
是啊,他都没有遇到过,又怎么知道系统行不行?
“大罗金仙凶魂一旦出现,估计我们已经没命了,妙女,我们继续走吧。”这时,一旁的妙云仙子浅笑道。
“嗯,你们都不搜刮凶魂身上宝物么?如此浪费?”
绫矶公主微微蹙眉。
话音未落,一道青虹激射出去,陆乾的身影鬼魅一般,已经出现在那个被剑光洞穿的女仙凶魂身旁。
然后,一顿上下其手。
那行云流水的手法,不到三个呼吸,就将这个凶魂摸个精光。
“没有什么好东西。”
陆乾一跃回来,摇摇头,双掌摊开,将摸到的宝物呈现出来。
都是一些残破宝物,仅存一些灵性而已。
“……你以前是不是职业入室替人按摩,顺便进行财物搬运工作的?刚才你那宽衣解带的手法……很润滑。”
绫矶公主并没有看向宝物,而是退后一步,望着陆乾,眸光中有几分忌惮。
“妹妹,你失礼了。他虽然言行上有些不好的习惯,但他顶多只像窃贼,不像是采花贼。”
妙女菩萨淡淡道。
“……”
陆乾看着这对姐妹,一时无语。
噗呲。
一旁的妙云仙子捂嘴轻笑出声,笑眸如月牙。
“今天天气不错。”
杨巅峰抬头望天,缓缓的说道,但微微鼓起的双颊,显然是在憋笑。
这二人之前被陆乾当作牲口来用,这时候见到陆乾吃瘪,自然是有点开心的,差点笑出声来。
“咳咳,走吧,时候不早了。”
陆乾随手收起宝物,直接飞身而出。
妙云仙子给绫矶公主竖起一个大拇指,然后点了一个赞,飙射如电,跟了上去。
妙云菩萨淡淡一笑,领着绫矶公主,还有杨巅峰紧跟上去。
然后,她就笑不出来了。
原因也很简单。
陆乾一路疾行,翘着双手,嘴里不停地报点,道出一个个魔源凶魂的藏身之处。
然后,等妙女菩萨四人击杀凶魂,就冲上去抢掉人头,外加一顿搜刮。
这一个流程,整整持续了一天!
一天下来,纵使是妙女菩萨,都感觉有点疲惫。
这种时刻紧绷着精神,随时出手击杀魔源凶魂,简单但枯燥重复的工作,她有点厌烦了。
最开始酣畅淋漓击杀凶魂的喜悦,也彻底消失殆尽。
夜里,无尽沙漠中。
一行人终于歇息了下来。
除了陆乾,神色都有些疲惫不堪。
“妙云,是不是有点厌烦了?”妙女仙子坐在一个沙丘上,问身旁的妙女菩萨。
“确实有点。”
妙女菩萨微微蹙着眉头。
“很累。”
坐在另一边的绫矶公主怀抱着她的飞雪仙剑,恢复着元气,缓缓吐出两个字。
听到答案,妙云仙子露出一个过来人的微笑,轻撩一下发丝,撩到耳鬓后,淡然答道:“累是应该的,因为,那个家伙都当我们是工具人。”
说着,指了指正在四处转头,不知在捡什么东西的陆乾。
“工具人?”
绫矶公主闻言一愣。
妙女菩萨听完,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似乎明白了什么。
“没错,就是工具人。”
妙云仙子浅笑道:“起初,他对你们还算恭敬,毕竟你们是天帝之女,但是没过多久,他就本性暴露了,把你们当做牲口来使,没有半点的怜惜,完全只是当做打手来用。”
“这人……还真有点意思。”
妙女菩萨轻点臻首,并没有恼怒。
一旁的绫矶公主也明白了妙云仙子话里的意思。
寻常的仙人,见到她们二人绝对是毕恭毕敬,生怕有几分得罪。
然而,这个左席却根本没有在意。
“这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态度,居然出现在一个仙门弟子身上?姐姐,这人有问题。”
绫矶公主暗暗皱眉。
妙女菩萨听到她的传音,只是神色平静的点点头:“不必在意,他对我们并没有歹心。”
绫矶公主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
是啊,若是这个左席对她们心怀不轨,定然是隐藏自己,对她们是唯命是从,让她们放下戒心。
但又如果,这个左席猜到了这一层,故意对她们指手画脚,让她们放下戒心呢?
她们以为这个左席在第二层,其实他在第五层?
绫矶公主陷入了沉思。
这时,陆乾已经抓摄着一大堆的腐朽枯木回来,随手扔在地上,朝另一边警戒的杨巅峰喊道:“杨兄,来个火。”
杨巅峰头也不回,随手一弹。
咻。
一只银色火鸟从他袖袍飞出,落在枯木堆里,轰的一下炸开,直接将所有的枯木燃烧起来,窜烧作一个大火团。
“妙云仙子,妙女菩萨,绫矶公主,请到这边来。我们休歇一下,烤些仙果,分赃之后就继续进入魔源深处,击杀凶魂。”
陆乾一脸笑意,朝沙丘尖端的三个女人招呼一声。
一听到凶魂,绫矶公主头莫名的一疼。
她在五人之中修为最低,但陆乾却没有什么照顾,有时候遇到一群魔源凶魂,还会让她独自一人强撑。
她姐姐六层的梵魔真身,强横无敌,扫翻一切。
妙云仙子手握飞霞剑,杀伐无双。
杨巅峰巨盾凶猛,冲上去就是一顿乱撞,手里锥枪横扫千军。
这一路下来,唯有她是险象环生,可以说是最狼狈,最辛苦的。
但已经上了贼船,她也没办法,只能跟着姐姐和妙云仙子来到燃烧的火堆旁,接过陆乾洗好的仙果,默默吃了起来。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柴火静静燃烧着,四周是浓郁如水,汹涌如海的血黑魔源之气,在这种环境下吃着灵果,喝着冰凉的仙酒,倒别有一番新奇滋味。
绫矶公主精神上的疲惫也稍稍减缓。
“好,开始分宝物了。”
陆乾从仙戒中抓出一大堆的宝物,放在身旁。
绫矶公主双眸一亮,显露出几分欣喜之色。
妙女菩萨神色很是平静,似乎根本不在意这点东西。
下一刻,陆乾挑挑拣拣,开始分赃:“我一件,妙云仙子一件,我一件,妙女菩萨一件,我一件,杨兄一件,我一件,绫矶公主一件,对了,绫矶公主,妙女菩萨,二位对这种分宝方式有没有异议?”
妙女菩萨:“……”
绫矶公主:“……”
这家伙这么无耻的吗?还问人有没有异议?
一旁的妙云仙子啃着仙果,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左扒皮,有些事情做一次就够了。再做第二次就没意思了。”
“嗯?”
陆乾闻言,神色骤然一凛,无比凝重:“妙云仙子,听你这话,你的婚后那啥生活是不是不太和谐?你的夫君……抬不起头?正巧,我这里有几副偏方,吃了之后定然能让男人重振旗鼓。”
妙云仙子听到这,终于回过味来。
“滚!”
她轻咬一下嘴唇,双颊飞起红霞,狠狠剜了陆乾一眼,手里的仙果直接砸出去。
“谢了。”
陆乾大手一抄,抓住扔来的仙骨,微微一笑道:“我只是见诸位有些疲惫,所以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而已。不必在意的。”
说罢,一口咬住仙果,继续分宝物。
这让妙云仙子脸微微一红,但只能咬咬银牙,却没说什么。
约莫一盏茶后,众人分得宝物,都没有什么异议,甚至,都很满意。
虽然陆乾有点不把他们当人,但是一路披荆斩棘,高歌猛进,杀进到魔源深处三十亿里,他们的收获颇为丰厚。
光是中品仙兵都搜刮到了十二件!
其他的宝物,仙诀,也有不少,林林总总杂七杂八加起来的,都起码值四百万仙石。
这只是第一天!
这么算下去,他们在魔源深处呆上一个月,就能赚到一个亿多的仙石,简直是暴富!
所有的这一切,功劳最大的,莫过于眼前的左席。
没有他,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等地步。
一时之间,绫矶公主望向陆乾的眸光都有些佩服。
“不得不说,你搜刮宝物的本事,很厉害,哪里有宝物,一眼都看穿,比狗鼻子还敏锐,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你身上应该还有一件探知宝物的仙宝吧。”
妙女菩萨淡淡问道。
“确实有。不过,这都是熟能生巧而已。”
陆乾坦然承认,笑道。
“哦?熟能生巧?”绫矶公主问道。
“是的!”
陆乾四十五度仰头望天,神色无比肃然道:“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在以前没事的时候,在下经常去慰问一些睡在逼仄空间里的可怜人,顺便帮他们清理一下家里的垃圾,所以炼就了一双识宝辨珍的法眼。”
妙女菩萨绣眉微蹙:“你说的这些可怜人,是不是已经死了?”
“差不多吧,有些死了,有些没死,有些半死不活的。”
陆乾随口答道。
这不就是掘墓人么?
“……”
妙女菩萨、妙云仙子、绫矶公主、杨巅峰齐齐无语。
就在这时,陆乾脸色一变,大手一抓,凭空抓出一只玉蝶。
玉蝶颤动了几下,突然就活了过来,光芒大放,化作一道五色光芒,冲天而起,在天空炸开作一个巨阙重剑的图案,照亮万里的魔源之海。
石破天惊的炸鸣,立刻惊动了四周的魔源凶魂。
同时,魔源深处,一只高大魁梧魔源凶魂缓缓睁开了猩红血眸,狰狞而凶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