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t0zoc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地球攻略戰-630、鷹和鴿,愛國與入侵分享-axnml

地球攻略戰
小說推薦地球攻略戰
“霜前辈,您回来了。怎么样?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林萱停下手中的捣药锤,看着气鼓鼓的仇霜被外门弟子送回来,仇蛇搀着他从公楼上下到地下室,然后将他请到他的座位上。
“没你的事儿,该干嘛干嘛,好好的捣你的药,你不是提议将菌类入药吗?怎么样了啊?有结果了吗?”仇霜看上去就一肚子气儿的模样,人又黑又瘦又小,跟个赖皮蛤蟆似的,但是林萱不敢怠慢,赶紧把她刚才在仇霜开会的时候后整理的药房有的菌类样本递了过去。
“现在药房总计有药用菌一百味整,其中普通品质的九十味,需要特殊加工才能使用的三味,需要搭配其他药植使用的。。。”
“我他妈没问你这个!”仇霜大吼一声,不仅把林萱吓得手一哆嗦不知道自己是那句话说打错了,旁边的仇蛇被吓得也是浑身一哆嗦,生怕仇霜待会儿发脾气牵连到他——仇霜很少骂林萱他今天都这样说脏话了,那要是仇霜骂自己,谁知道他会不户抄起铡药刀给自己开了?
不过仇霜好像自己也知道自己乱发脾气了,叹了口气端起水杯喝了口茶,接下来说话的声音就小了很多,“我他妈是想问你,找到灵感了吗?”
菌类在中医当中有不少的应用,比如广为所知的灵芝就是一种很好的药用菌,但是问题是菌类多数时候都是作为配头使用的,在之前的药物试验里仇霜也不是没有加入菌类试图提升疗效,但是无功而返,而现在林萱则是打算用菌类当做主药使用。
“还没有,在这里的所有的药用菌我都已经计算过了,即便加大药量和将它们混合做成药也不能缓解早衰的症状,但是前辈,您这里的菌类还停留在创世纪之前的知识基础上,我最近在城里发现了很多创世纪之前没有的菌类,难保这些菌类当中没有可以治疗早衰的药用菌也说不定。”
仇霜听完林萱的话笑了,笑她的幼稚,“那这么说,创世纪之后药植的数量也就那么几味,但是野草满地都是,怎么,你还打算将所有的能看到的能入口的都尝试一遍?怎么?你以为你是谁?神农吗?”
“晚辈正有此意。。。”
“胡闹!”仇霜绷不住了,刚才被可能存在的内鬼气的蹊跷冒烟他还没消气儿呢,这会儿林萱又说这样的话,“你可知道神农是怎么死的?就是他胡乱尝百草,吃了断肠草才死了!你以为你有几条命能让你这么干!”
林萱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在原则立场上她的顽固程度和芈麒有的一拼,她脖子一愣掏出药王锤递给仇霜,“前辈,我命确实只有一条,但是我也不是毫无准备说的这样的话,您请看,这是我的神器,药王锤,能解百毒。”
仇霜眯缝着眼睛看了眼药王锤的属性,一旁的仇蛇也偷偷瞄了一眼,看到解毒功能的时候不由得咋舌,这玩意儿简直是仇家毒虫的克星,不过一想到如果自己能把林萱拿下,这药王锤也就半属于自己了,仇蛇又是一阵暗爽。
仇霜陷入了沉思,他半晌都没有说话,一度林萱以为他睡着了,但是林萱没去打扰仇霜,直到他自己沉重的叹气并说话,“也许神话里神农氏缺的就是这样神器吧,神赐给了他三件宝物,却唯独没有能够解百毒的,哈哈,这可能就是天意吧。”
林萱说完仰起头看着林萱,仔仔细细的端详着她,看的林萱一阵阵的不自在,“丫头,你知道你刚才说的事情,会有多危险吧。”
“晚辈知道。”
“那你也一定知道你选择的道理会有多辛劳吧?”
“从医救人,林家祖训,晚辈不怕辛苦!”
“也罢,也罢,你去吧,你去吧,”仇霜掏出烟给自己点上,深深地一口吸了半根,“我老了,在我活着的时候未必看得到这些病人被治好的情景,但是你不一样,你还年轻,你还有决心,这很好,去做吧,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践行你们林家的祖训,也一定可以救治这些可怜的病人。”
仇霜说到这儿顿了顿,眼看着好像还有什么要说的似的,但是话到一半,看着在他嘴边几次转了个圈,仇霜都张嘴快说出来了,却又被他给咽回去了,“没什么,现在还不是时候,去忙吧,我累了,仇蛇啊,这件事林萱丫头一个人做工作量太大了,你没事儿的时候就帮帮她,端茶倒水什么的,或者帮忙整理一下资料和样本,去吧。”
仇蛇又抽了半颗烟,掐灭烟头靠在身后的墙上闭上眼不再说话,林萱和仇蛇朝着他作了个揖退回到他俩干活的地方,仇蛇换上一副嬉皮笑脸,“既然霜叔都这么说了,林萱,咱们可要好好相处,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你蛇哥别的不行,在这块地界上的人脉还是广的。”
“有心了,但是不用了,我有我的朋友帮忙,仇蛇叔你把霜前辈照顾好就行了。”林萱对仇蛇的嬉皮笑脸并不买账,说了句客套话转身离开了——她也听说了泷壶号遇袭的事情,现在打算去看看情况。
仇蛇跟上去打算再套套近乎,林萱又不方便直接说让他滚蛋这样的狠话,只能带着狗皮膏药一样黏上来的仇蛇找到了沈浩和白珞,路上她就跟这俩人通了信儿,等他们一见面,沈浩一把推开仇蛇,“不好意思,蛇少,我们三个要出去吃饭,你再跟着就不太方便了,请回吧。”
仇蛇一摊手,“吃饭?好啊,我知道几家不错的。。。”
“不必了,仇石榴会带我们去的。”白珞也拦在林萱前面,“请回吧,我们不想再说别的了。”
自讨没趣的仇蛇脸上的笑容越发僵硬,摊开的手缓缓攥拳,想骂人又要在林萱面前维持风度,“那好吧,我不打扰了,但是不管你们去哪家职业者开的餐馆,只要报我的名字,都能把账记在我头上,放心,没人敢不给我面子的。”
“谢谢了,但是我们钱还够。”沈浩把仇蛇往后推了推,然后带着林萱白珞离开了,他们三个没看到,在他们离开之后仇蛇一拳将旁边的砖墙打了个拳印出来。
“沈浩,白珞,你们两个必死,不杀你们,我就得不到林萱,你们,必死!”
沈浩白珞林萱三人并没有让仇石榴带他们出去吃饭,小姑娘要去仇家办的学校上学了,虽然只有下午半天,但是不得不说,仇家在很多方面意识还是要比维安军新华军好的,不管是维安军还是新华军,他们的控制区域当中可都没有学校这种机构存在,虽然有用来收养孤儿的孤儿院,但是那也大多缺乏系统管理,更多的是以家庭为单位,以创世纪之前的街道为单位的群众自发性组织,但是在仇家的地盘上,学校虽然只是起步状态,但是已经存在了,而且相当系统。
“不仅是学校,医院,城市安保,灾害救援,这些维系一个城市正常运转的公立机构这里竟然基本上都齐全了,并且实现了职业者和神造人的共同协作,真厉害啊。”沈浩看着安全区里一派祥和的景象感叹道。
这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阮文英的事情,作为治下之人,他们乐于目前的生活节奏,并且将大是大非都丢给了仇家去处理,这足以说明仇家在当地的威望。
沈浩他和白珞弄完手头的工作已近是下午了,林萱为了等他俩也没吃午饭,好在YN的吃食不少,而且全天都在服务,三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一边聊着各自的工作情况,一边寻找着三人都能接受的美食准备填饱肚子。
“林萱,白珞,”一向说话大声的沈浩突然在精神网络里叫了林萱和白珞一声,这很反常,而更反常的则是沈浩一边一个将林萱白珞推到自己身前,张开胳膊,像是抱着俩人似的推着她们往前走,“我要说经典台词了,安静听我说,不要回头,不要有异常反应,我们被人跟踪了。”
白珞一激灵,差点就要回头,林萱用沈浩身子当着一把抓住白珞的手,白珞这才没暴露,“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有人跟着咱们的?”
林萱则更关心另外的事情,“为什么有人会跟着咱们吗,会是阮文英的人吗?找咱们麻烦来的?”
“不是我发现的那人,是冬至,她在我背上相当于我的后眼,可以帮我看到我身后的情况,她从刚才就发现了一个穿着棕色袍子,头上戴着白色兜帽,手里拄着一根用黑布包起来的法杖的人跟着咱们了,因为衣服模样和配色太显眼了因此很难注意不到他,原因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是阮文英的人,那他可太有病了。”
安全区里杀不死人,这人跟着只能干看着什么也干不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咱们的了?多久了?”林萱问道。
“冬至说从咱们出仇家就跟着了。”
“我也看到了,”白珞一只手捂着眼睛,手掌之下她的眼睛已经和正常人完全不一样,透过这被星之力改造过的眼睛她不仅看到了身后那人的存在,还看到了这人已经在仇家门口蹲守好几天了!
“咱们怎么办?”林萱和白珞既然已经知道这人的存在了,也知道了不能让这人发现他们已经发现他了,推开甚好恢复到正常的三人并排走,“要抓住他吗?”
“在那之前先试试能不能甩掉他,走这边。”沈浩眼睛一错珠,看到了旁边的农贸市场,带着林萱和白珞就钻了进去,农贸市场里人流嘈杂,想要甩掉人理论上是很轻松的,那人揍的也不快,沈浩有信心甩掉他。
但是当他们穿过农贸市场的身后却突然发现身后的人也跟着出来了,沈浩倒抽一口凉气,这人的跟踪能力也挺强的了,虽然反侦察不行就是了,但是就这执着劲儿挺吓人的。
“他怎么还跟着啊!”白珞发根一阵阵的冒冷气,虽然已经身经百战,但是碰上变态,小姑娘毕竟还是小姑娘,心理上还是会恶心害怕的——只不过吓到白珞,那下场可不是白珞尖叫一声完事儿的,变态脑袋估计都得起飞。
沈浩皱着眉头调出地图,“前面有个死胡同,我们去包围他,不过在那之前,林萱,拿好你的回城石,一旦情况不对,我和白珞给你争取时间,我不知道对方有没有什么能够在安全区里还伤害到咱们的玩意儿,但是我和白珞就算被攻击也有应对的机会,你没有,你得跑。”
林萱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几瓶药剂,“芈麒很早以前就说我的这个问题,所以我一直都带了一些能够在安全区里也伤到人的药剂,更何况我还跟着克里夫的人学了一段时间,我现在也有一战之力。”
说起克里夫,他这会儿正在原始森林里做调研呢,泷壶号遇袭他都没回来帮忙。
“那你也小心,”沈浩说完和林萱白珞分开,俩姑娘走进小巷,而他则径直往前走,如果那人追白珞林萱,他就回头堵小巷口,反过来如果追沈浩,白珞林萱就前狼后虎的包夹他。
见到沈浩三人分开,那人犹豫了一下选择跟上白珞林萱,但是他没想到一进小巷,白珞林萱早就等着他了,这人这才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一回头,沈浩也堵在门口——冬至拎着盾牌基本上把路封死了,他跑都没的跑。
“说说吧,从刚才开始跟着我们这么久,有什么事儿啊?”沈浩手指捏的嘎巴响,白珞掏出自己的弓,林萱先是拿出自己的几瓶药剂,看了看又收了回去,从旁边捡了个破铲子——她现在是cos舞铲阶级了。
“我没有恶意,请放松一些,真的,请放松。”那人说着掀开自己的兜帽,露出下面的光头,还有眉心点着的三瓣儿莲花,“贫尼法号志摩,见过三位,我为我刚才的失礼行为道歉,但是那只是因为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你们搭话而已。”
是个女的?还是个尼姑?沈浩‘嗯’的发出了疑问,而白珞瞅了一眼志摩眉心的莲花,“三仙教?你是三仙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