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st0oh超棒的言情小說 神級農場討論-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不明覺厲推薦-ltnwy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
格莱姆斯一直都在听着自己男友讲电话,埃隆马斯克挂了电话之后,她连忙问道:“埃隆,你找到更好的医疗专家了吗?”
埃隆马斯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表情复杂地说道:“我也不知道……”
“什么?”格莱姆斯一头雾水,睁大眼睛望着埃隆马斯克,“你也不知道?”
埃隆马斯克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说道:“亲爱的,稍等我一会儿!”
然后他扭头朝着站在远处候命的管家招了招手,把管家叫过来之后,他吩咐管家马上派个车去比佛利山酒店,并且把李义夫的联系方式给了他。
最后,埃隆马斯克叮嘱道:“一定要对李义夫保持足够的尊敬!他是商界的老前辈了。”
“明白!先生,我亲自带车去接李先生!”管家恭敬地说道。
埃隆马斯克点了点头,有些疲惫地挥手说道:“快去快回吧!”
管家去酒店接人,而埃隆马斯克则把目光投向了格莱姆斯,问道:“亲爱的,你了解中医吗?”
格莱姆斯迟疑道:“华夏的中医?”
“嗯哼!”埃隆马斯克点了点头。
格莱姆斯耸了耸肩说道:“听说过一些,好莱坞有几位明星比较青睐唐人街的中医,不过他们主要是进行理疗康复、放松按摩什么的,我听说中医还在使用草根树皮给人治病,神秘的东方人也许到现在也没有严格分清楚巫术和医术的区别吧……”
埃隆马斯克皱起了眉头,说道:“李义夫先生给我推荐了一个中医……”
“哦!上帝……”格莱姆斯捂住了嘴巴,半晌才说道,“亲爱的,你该不会想给小X服用那黑乎乎的巫药吧!简直不敢想象……”
埃隆马斯克按住了格莱姆斯的双肩,望着她的眼睛说道:“亲爱的,你先冷静一下!李义夫身为全美知名的超级富豪,他应该不会那么荒唐,用完全不懂医术的骗子来消遣我们的!”
“也许他有求于你,就看准了你现在病急乱投医呢?”格莱姆斯说道,“也许他自己都被人蒙蔽了呢?总之,小X还那么小,我们不能用他的健康来冒险!”
埃隆马斯克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是普通的疾病,我肯定不会这么做。但是你也听到曼努博士的分析了,横纹肌肉瘤的恶性程度很高,而小X身上的横纹肌肉瘤尤其凶险,即便是集中全球最顶尖的医疗资源,生存概率也只有三分之一左右!如果采用曼努博士的方案,风险同样也是非常大的!李义夫介绍的中医,至少不用动手术,不用化疗,即便是有一定的风险,我觉得就算是去赌那很小的概率,也是值得的。”
埃隆马斯克是个商人,所以他很自然地就用风险收益比来评估这件事情的可行性,相比之下他比格莱姆斯要冷静得多。
格莱姆斯听了之后,沉吟了良久终于点点头,说道:“那好吧!不过治疗过程中我必须一致都在小X身边!”
“当然,我也会全程陪同的。”埃隆马斯克说道。
他其实也对此没有抱太大希望的。
……
比佛利山酒店,夏若飞等人商议之后,决定就由夏若飞和李义夫两人去埃隆马斯克的庄园,其他人就先在酒店休息。
毕竟是去给人治病,不是上门去做客,一下子去个五六个人,也不太合适。
很快埃隆马斯克的管家就联系了李义夫,他带来的车子已经开到了酒店楼下。
于是,大家都起身离开房间。宋薇、凌清雪就留在房间休息,而陈玄、于馨儿也各自回他们自己的房间。
夏若飞则是从灵图空间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医疗箱,里面有中医使用的整套银针,还有包括拔火罐在内的一些中医器械。
他把医疗箱拎在手中,和李义夫一起下楼,很快就看到了埃隆马斯克的管家。
管家恭敬地把两人迎上一辆宾利,然后才坐上副驾驶座,指挥司机返回庄园。
一路上,夏若飞气定神闲地密目养神,直到车子快要到达目的地,他才睁开眼睛,往车窗外望去。
埃隆马斯克的这栋豪宅位于洛杉矶的贝莱尔,和大多数超级豪宅一样,这座小型庄园的私密性非常好,周围树木郁郁葱葱,整座房子被高尔夫球场和林木包围,自成一角。
不过夏若飞仔细看了看远处隐隐约约露出来的房子,也不禁觉得有些意外——没有想象中的富丽堂皇,也没有和埃隆马斯克身份相称的科技感,相反看起来十分的朴实,甚至有些老旧。
夏若飞笑着问道:“这房子得多少钱啊?”
李义夫说道:“这套房子他应该花了两千多万美金吧!”
“嚯!还真不便宜!”夏若飞说道,“美帝的房价也这么贵吗?”
李义夫笑呵呵地说道:“师叔祖,豪宅和普通住宅不一样,也没有什么参考价格的,主要还是看环境之类的。”
司机和管家都听不懂中文,所以李义夫也不需要有太多顾忌。
李义夫接着说道:“我查过一些资料,马斯克的这套房子主打的是环保,您可以看到他装了很多太阳能板,马斯克一直都致力于推动清洁能源的发展,比如新能源汽车,还有太阳能也是他产业的关键一环。”
夏若飞点了点头,说道:“嗯!这哥们还有点儿意思……”
说话间,车子已经通过一个类似西班牙城堡的拱门进入了这套豪宅的内部。
提前得到管家通知的马斯克,已经走出来等待,陪在他身边的还有他的女友格莱姆斯。
宾利车缓缓停下,管家快速下车,打开了夏若飞这一侧的车门,而司机则打开了李义夫那一侧的车门,两人迈下车来。
埃隆马斯克迎上前几步,他看到从另一侧下车的夏若飞,也不禁微微一愣。他甚至有些不死心地朝车内张望,希望看到还有人没下车。
虽然在美国,没有所谓“医生越老越吃香”的偏见,但夏若飞这幅形象也实在是太年轻了,医学专业的学习周期都比较长,一般夏若飞这年纪的医学生,可能还在上硕士博士呢!连实践经验都没有多少,怎么可能是可以治愈严重脑部恶性肿瘤的专家呢?
埃隆马斯克顿时有一种被李义夫戏耍了的感觉。
李义夫绕过车头,与这一侧的夏若飞汇合,然后两人一起迈步走向埃隆马斯克。
“李先生!”埃隆马斯克脸上带着一丝不悦,微微皱眉问道,“请问您电话里说的中医专家来了吗?”
李义夫看了看身边的夏若飞,微笑着说道:“马斯克先生,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来自华夏的夏医生。夏医生曾经治愈过多例严重的恶性肿瘤……”
埃隆马斯克是压根儿都不相信的,因为如果眼前这个年轻人真有这么厉害,各种报道早就铺天盖地了,如果连晚期脑癌都能治愈,这种成果当年就能得诺贝尔奖了,根本不会有悬念。
换句话说,如果夏若飞真的那么牛逼的话,他根本不可能默默无闻。
埃隆马斯克确认自己从来没有在任何报道中见过夏若飞——之前澳航飞机迫降塞班岛的时候,夏若飞作为一个没开过飞机的乘客,却成功驾机迫降拯救了全机几百人,这样的个人英雄主义事迹倒是很受西方媒体青睐,那段时间全球媒体的报道都不少。奈何有一点……夏若飞现在使用的是夏天这个形象,即便是埃隆马斯克对以前澳航迫降的新闻有印象,也绝不会将眼前已经改头换面的夏若飞和当时那个传奇英雄联系在一起的。
埃隆马斯克眼中露出了一丝讥讽,不过依然不失礼貌地问道:“请问夏医生,您是哪所医科大学毕业的呢?您目前供职于哪所医院?”
夏若飞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说道:“我并不是医科大学毕业的,实际上我并没有上过大学。另外,我虽然有华夏的行医资格证,不过我并没有在任何医院任职。”
“夏先生是开办了自己的私人诊所?”埃隆马斯克问道。
在美国,私人诊所、私立医院也很常见,而且往往这些私立医疗机构的水平和条件都更好。当然,在私立医疗机构看病,费用也是要高出一大截的,一般的工薪阶层都是乖乖去公立医院看病的。
夏若飞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没有开办诊所,也没有受聘成为别人的私人医生……”
埃隆马斯克扬了扬眉毛,然后朝李义夫摊了摊手,说道:“李先生,这位夏医生似乎并不是您所说的医疗专家……”
“马斯克先生!”夏若飞直接说道,“中医更讲究传承,很多著名中医都是师傅传徒弟的,在我们国家对于中医的师徒传承也是承认的,所以并不是所有的执业中医师都是中医大学毕业的。”
夏若飞顿了顿,很快就继续说道:“另外……我没有去医院上班,也没有从事与医疗有关的工作,只是因为我并不想把这个当做自己的职业,今次而已,与我医疗水平的高低并没有任何关系。比如说……”
夏若飞扫了一眼埃隆马斯克和格莱姆斯,实际上他的精神力早就已经探了过去,同时也利用中医望闻问切中的“望”,观察他们两人的情况。
稍微停顿了两秒钟,夏若飞就微笑着继续说道:“比如说……即使我不是一名职业医生,但我依然能一眼看出来,马斯克先生最近睡眠不太好,而且还有比较严重的耳鸣现象。另外,我没看错的话,格莱姆斯女士的右臂曾经骨折过,而且因为当年恢复得并不彻底,所以至今都经常会隐隐作痛,尤其是气候变化的时候……”
埃隆马斯克和格莱姆斯两人闻言都惊呆了。
如果说埃隆马斯克的健康状况、就医记录都有可能通过一些其他手段调查到的话,那格莱姆斯可不是那种特别知名的明星,而且多年前手臂骨折的时候她还根本不是埃隆马斯克的女友,甚至才刚刚进入演艺圈,根本没人认识,那个时候的事情怎么可能靠调查就能调查出来?
更何况埃隆马斯克的睡眠和耳鸣问题都是近期出现的,因为最近工作比较繁忙,后来有出了小X得横纹肌肉瘤的事情,所以他根本没有就医,只是简单咨询了一下曼努博士,所以不可能留下医疗记录的。
除非眼前这位年轻的夏医生买通了曼努博士。
先不说这种概率大不大,单就这件事情本身来说,买通曼努博士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最终还是要靠医术说话的,病人就在那儿,并不会因为忽悠了埃隆马斯克和格莱姆斯,小X的病就会自己好起来。
埃隆马斯克把目光投向了格莱姆斯。
格莱姆斯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十八岁那年,排练的时候从舞台上摔下来,右大臂骨折……这些年刮风下雨的时候,手臂确实会隐隐作痛。他说的非常准确……”
“这真是令人惊讶啊!”埃隆马斯克说道,“夏医生,光靠肉眼看,就能看出这么多而且这么准确的信息,你是怎么做到的?”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望,只是其中一门技术,高明的中医,确实可以不用和病人接触,仅仅观察气色,就能得到大致的判断。当然,需要有更准确的诊断的话,还需要把脉、询问病史等等,有时候还需要借助一些西医的检查手段,比如CT、彩超之类的……”
“明白了……”埃隆马斯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其实望闻问切什么的,他确实听得有些懵逼,不过夏若飞刚刚露了一手可是他亲身经历的,所以,夏若飞说的东西,他尽管听不懂,但还是会觉得比较厉害。
不明觉厉啊!
埃隆马斯克脸上的神色立刻就变得热情了不少,他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李先生、夏医生,我们进去坐下来再聊吧!里面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