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zgw6j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ptt-第四十六章:人生最高光的時刻相伴-vnv8x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教授已经有主意了吗?”
稻本托着下巴,一脸期待的问道。
听到他的话,樱泽高校的小伙伴们,一个个眼睛开始亮起来,他们同样非常期待的看着自家的监督。
别看小老头一点打棒球经验都没有,但人家有学霸的钻研精神。自从成为球队的监督以后,提出了很多有效的建议。
比赛开始之前,他们认认真真的研究了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资料。
那还是关东大会时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比赛录像。
从第一场比赛开始,一直打到最后那场比赛。
青道没有展露出任何的弱点。
这倒不是说,青道的球队已经完美无缺,无可挑剔。
事实上,认真研究一番的话,还是能够发现青道高中棒球队一些薄弱点存在的。
十根手指摆在一起,还有长有短。
何况是青道高中棒球队主力一军的选手们,跟同队其他位置的选手比起来,肯定有所谓的薄弱环节存在。
比如说内野守备,三垒就比较弱一些。
外野的话,左右两个外野手相比于打中坚手的伊佐敷纯来说,同样不太强悍。
但那也是跟人家青道高中棒球队自己的小伙伴儿比。
跟其他豪门高中,同位置的选手比起来,他们未必逊色到哪里去。
更不用说,跟他们樱泽高校同位置的选手比了。
即便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综合实力最弱的一个选手,水平也比樱泽高校同位置最强的选手,强出一个档次。
那种差距,比大拇指跟小拇指比起来,还要大。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发现了青道高中棒球的薄弱环节,他们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很残酷,但也很现实。
面对这种情况,菊川监督在比赛之前给他们的指导方针,就非常的简单明了。
“我对棒球毕竟不了解,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这句话很朴实,但也透露出了他们对于眼前状况的无奈。
樱泽高校的小伙伴们自己合计了半天,同样没有想出太好的方案。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当然没有打退堂鼓的道理。
从加入高中开始,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努力着。哪怕是学长们都悄悄回家了,他们也依然在坚持训练。
这样的日子,他们坚持了整整三年时间。
一开始只有他们三个人,后来同伴越来越多。到了现在,他们整个球队的所有选手,都在抱着这样的想法和念头。
一路过关斩将,打赢了两场比赛。
放在其他的球队里,这或许是很普通的成绩。但是对于所有大赛都是一轮游的樱泽高校而言,这却是他们最高光的时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碰到了被誉为全国攻击力最强队伍的青道高中。
一个在甲子园的赛场上,也能够跟全国霸主争锋的球队。
一个在关东大会的赛场上,可以淘汰掉春季选拔赛冠军的恐怖豪门。
放眼全国,青道高中棒球队都是最顶级的队伍。
站在食物链最顶尖的球队。
而他们球队的核心选手,张寒和结城,同样是站在全国最顶尖的球员。
这样一个场合,这样一个对手……
尽管赢下这场比赛,他们所获得的成绩,也并不值得炫耀。
但是,这已经是他们人生最为高光的时刻了。
如果不是在东京,如果不是甲子园的制度,他们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机会,去向全国最顶级的豪门挑战?
“三年的努力,就看今天了。”
长旭明看着自己身边的两个小伙伴,以及周围十几个队友。
“我们上场吧!”
即便现在全场都是给青道高中棒球队加油的声音。
樱泽高校的选手,在站上球场的时候,依然显得颇有气势。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
张寒看到了对面的表现,颇为感慨的嘀咕了一句。
这个时候的他,没有捞到上场的机会,老老实实的坐在冷板凳上。
正准备上场的御幸,听到了张寒的嘀咕,疑惑问道。
“刚刚说的什么?”
这两句话,张寒没有办法翻译成日语,说的是中文。
御幸想听这两句话的意思,张寒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最终只能敷衍的说道。
“没什么。就是说今天这场比赛,恐怕没那么简单呢。”
御幸跟着点头。
这一点,有几个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之前看比赛录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预感。
这其中就包括御幸。
其实樱泽高校棒球队,整体的实力并不强。
这从他们的行动,就能看得出来。
可就是这个看起来不强的队伍,却能够一路过关斩将,走到了这里。
那也就是说,不管他们表现的再怎么软弱,肯定也有属于自己的几把刷子。
而且。
还不是简单的刷子。
东京整体的水准是很高的,能够打进第3轮的队伍,怎么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这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他们球队那个投球速度很慢的投手。
球速基本上可以归档在垃圾的级别。
根据他们观测和得到的情报来分析,也就是110公里到120公里左右。
这个速度的球,别说是青道高中棒球队这样的顶级豪门了。就算是东京一般的学校很多选手,也应该能够轻松应付。
要知道,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在打小学比赛的时候,就已经有投手可以投出这种速度的球了。
现在等于是他们一帮高中生,在打小学生的球速。
按照正常的逻辑来判断,就算不是摧古拉朽的棒棒本垒打,也应该轻松拿下胜利才对。
但非常奇怪的是,这样的球,樱泽高校的那些对手,却很少能打出去。
就连实力不弱的千叶高校,都没怎么拿下安打。
事有反常,必有妖。
这件事情这么反常,肯定有什么东西是他们不知道的。
“极有可能是怪癖球,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是……”
棒球经验最为丰富,而且有家庭传承的克里斯,最先给出了猜测。
这也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绝大多数小伙伴们的想法。
怪癖球投手,是非常罕见的。
但是全国这么多球队,总有一些在国中时代没有经过正规训练,进入高中以后才开始崭露头角的家伙。
比如说他们球队的泽村荣纯。
而这种野生的投手,往往会研究出一两项让人们想都想不到的绝技。
怪癖球,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叫做长旭明的家伙,很有可能,也是这样的情况。
针对这一点,片冈监督给出的建议是稳扎稳打,绝不轻敌。
“不要将对方当成什么弱旅,要把他们当成跟我们同水准的对手。”
监督的话很严格,小伙伴们都连连点头。
重要的第一场比赛嘛,全力以赴也是应该的。
可是随后,片冈监督就责令张寒和结城,在跟樱泽高校的比赛中不用上场。
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坐在冷板凳上休息。
“不是说绝不轻敌吗?”
小伙伴们对于片冈监督的安排,一脑门子问号。
不过鉴于自家监督昔日的威严,他们谁也没有敢提出任何的意见。
“杀鸡焉用宰牛刀,也用不着他们两个上场。你们就放心休息,这场比赛就交给我们了。”
伊佐敷纯作为球队的副队长,关键时刻还是很靠得住的。
只不过他那一脸得瑟的小表情,还有那气人的话语,实在让张寒和结城,没有办法开心起来。
关东大会结束都快两个月了,他们也很希望参加正式比赛好不好?
也不知道这位的嘴巴究竟是怎么长的,总能一句话就戳到别人的肺管子上。
“西东京第三轮第三场,青道高中棒球队出战樱泽高中棒球队的比赛,正式开始!”
在青道高中棒球队拉拉队们的加油声中,青道高中棒球队夏季的第一场比赛正式开始。
尽管片冈监督保留了球队的两位主力成员,但他还是把球队其他的主力选手,全都给派了出去。
让白州顶替张寒,让替补的三年级选手顶替结城哲也。
对于第一场比赛而言,还是很慎重的。
樱泽高校,也没有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事实上,看到张寒和结城没有进入先发名单,他们的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不用跟那两个怪物正面对决,简直是太好了!
不然的话,他们真害怕自己因为顶不住压力,直接放弃比赛。
第一局上半,樱泽高校进攻。
率先发动进攻的是樱泽,他们第一棒子打者,是一个二年级的选手。
颤颤巍巍的站上打击区,看起来弱的不行。
御幸打量了对方一眼就知道,这个小子完了。
之前宣布背号的时候,片冈监督一番神奇的操作,让青道高中棒球队自己的小伙伴儿都一头雾水。
但神奇的是,这件事情对于球队的整体影响,却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张寒成为王牌之后,尽管片冈当着所有人说,他就是一个靶子而已。
但除了丹波,没有任何人相信片冈的话。
既然张寒被选成了王牌,那么真正到了生死的关键局面,他就一定会上场。
如果不是有这样的想法和打算,以片冈监督的个性,就绝对不会让张寒成为球队的王牌。
而有了这样一个王牌以后,选手们的信心,明显强了很多。
有了关东大会决赛的那场经验,他们相信只要张寒能够上场,他们在夏季大赛的表现,一定会让所有人感到瞠目结舌。
而这件事情对于丹波的影响,同样非同小可。
之前大家很担心,丢掉了王牌位置的丹波,状态也很有可能受到影响。
但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丢掉了王牌位置的丹波光一郎,就好像卸掉了某个包袱一样,整个人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他的投球,相比于以前来说,稳健太多了!
或许正是因为他之前的神经太紧绷了,一旦彻底放松下来以后,反而没有了那么多的牵绊。
整个人的投球实力,不说脱胎换骨,也有了很多程度的进步。
要知道,丹波学长本身就很强。
他之所以丢掉了王牌的位置,并不是因为他投球的实力差,而是因为他的心理素质,不适合担任球队的王牌而已。
现如今,他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樱泽高校的打者,又是这种前怕狼后怕虎的模样。
御幸就猜到,这家伙恐怕会很惨。
全力投一球吧!
他给丹波打出了暗号。
但是丹波,却没有点头,而是摇了摇头。
嗯?
御幸的心里冒出了疑问,他惊讶的抬起头,想要知道丹波究竟是什么意思?
然后他就看到,丹波斗志昂扬的眼神。
“投手真是一群以自我为中心的家伙!”
御幸在心里吐槽。
虽然如此,但是他对于丹波学长的建议,也显得颇有兴趣。
那就来吧!
御幸当即打出另外一个暗号。
看到这个暗号的丹波,兴奋的点了点头。
然后用上了自己浑身的力气,果断的把手中的棒球,给投了出去。
“嗖!”
棒球带着破空声,砸向的打击区。
看到这一球的樱泽打者,眼睛都已经吓直了。
这也就是他刚刚上完厕所,不然的话,说不定就能在球场上做出一些很有失风度的事情。
站在打者的视角上看,那颗球就是冲着他飞过来的。
打者吓的一缩脖子,匆忙往后退。
或许是因为太紧张了,也可能是因为退的太快,不小心绊到了自己。
在棒球飞过来之前,打者一屁股坐在了打击区上。
“啪!”
棒球径直从他眼前划了过去。
打者吓得,冷汗都下来了。
等他恢复冷静以后,他第一时间就准备跟裁判投诉。
对方根本就不是在投球,而是在杀人。
刚刚那一球,如果不是他躲开了,现在说不定他已经被送医院了?
可就在他刚刚张嘴,投诉的话还没等说出口。
他就看到主裁判高高举起了手。
“好球!”
好球?
刚刚那个马上都要砸在他身上的球,竟然会是一颗好球?
这怎么可能?
他当即就准备反驳。
可是看到周围没有任何人言语,打者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可能是错过了什么?
而这个时候,主裁判看到了他的动作,疑惑的盯了这个坐在地上的选手一眼。
“有什么问题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