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04itv小說 史上最強煉氣期-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一星邀請函看書-zgcb5

史上最強煉氣期
小說推薦史上最強煉氣期
只要能搞清楚对方的身份,破山印迟早能取回来。
“应该是个身份比较尊贵的人,回去问问徐嘉路,他说不定会知道。”方羽心道。
……
回到羽化门后,方羽立即找到徐嘉路,把那个阴阳大族的男人的外形特征告知了他。
“你知不知道这个人具体来自哪个宗门或是家族?”方羽看着徐嘉路,问道。
“阴阳大族,红色的闪电印记,我想想……”徐嘉路眉头紧锁,手托下巴,思索起来。
片刻后,他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我好像只听说过其他印记的家族,但红色闪电印记……似乎还是第一次听说。”
“再好好想想?”方羽问道。
“抱歉,掌门,我应该是不知道了……但我知道一个人,很可能知道相关的信息。”徐嘉路抬起头,说道。
“谁?”方羽问道。
“我的父亲,天珑城城主,徐傲。”徐嘉路说道。
“你确定他知道?”方羽微微皱眉,问道。
“倒也不能确定,但我所知道的……大多数都是从他那里听说的。我父亲年轻的时候……曾经跟随他的师父游历天下,至少走了大天辰星疆域的三分之一……”徐嘉路顿了顿,说道,“如果他没有吹牛的话。”
“这样啊,那你可以带我去跟你父亲见一面。”方羽说道。
“我父亲这段时间离开天珑城了,否则我早该让掌门你跟他见一面了。不过,他应该会在近日回来,等他回到,我再带掌门你前往城主府。”徐嘉路说道。
“好。”方羽点头道。
……
有关羽化门的悬赏令,发布不到一个小时就撤下了。
这件本来引起轩然大波的事情,忽然就这么降温了。
众多摩拳擦掌的修士,只能失望地打消念头。
由于何种原因导致悬赏撤下,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悬赏撤下……就意味着他们就算真能把羽化门所有弟子杀了,也没法领取到十大圣器之一的破山印了。
因此,谁也不会冒险做这件事了。
这个轰动整个南疆界域的悬赏令,就像闹着玩一样……只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热度,而后就消散了。
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也不关心了。
因为,下午的时候……又有一则极为重大的消息,通过万道阁进行了南疆界域范围内的通报。
极火宗要在后日召开宗门大会,受到邀请的宗门和修士,才可前往。
这则通报提醒了整个南疆界域的修士,十年一度的宗门大会又要开始了!
而这一次,宗门大会在一级仙门的极火宗举办!
又是一年盛况!
每一届的宗门大会,都会汇聚整个界域最强的修士。
而在宗门大会上,一般会发生一些交易,或是影响深远的大事件。
比如上一届的宗门大会,就发生过一场惊天大战。
由极火宗的首席弟子叶琛发起,与天宫当时的第一顺位的圣子何默交手!
两位代表两大一级仙门的妖孽,在宗门大会上开启了一场令人至今记忆犹新的大战。
双方表现出远超年龄段的至高战力,战至昏天黑地,最终打了个平手。
而这一届的宗门大会,双方应该还会再一次汇聚一堂。
两人之间……或者说两大一级仙门之间,还会不会发生类似的碰撞,令人无比期待。
……
第二天清晨。
“宗门大会?”方羽看着面前的徐嘉路,问道,“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掌门你不是说我们要高调做事么?这不就是我们羽化门扬名立万的最好机会么!?”徐嘉路略有激动地说道,“这届宗门大会,就是最好的舞台了。”
“也对,我们要怎样才能参加?”方羽问道。
“要等极火宗发来的邀请函。”徐嘉路顿时焉了,说道,“没有收到邀请函的话……我们就只能偷偷摸进去了,这样的话……形象大打折扣。”
“我们有机会收到邀请函么?”方羽问道。
“不好说,明日就是宗门大会,要是今天还没收到邀请函,就说明极火宗没有邀请我们了。”徐嘉路说道。
“这样啊……那就等等吧,我们羽化门最近也算是做了几件大事,总不至于被忽略吧?”方羽挑眉道。
“掌门!”
就在方羽和徐嘉路还在讨论邀请函问题的时候,尘烨忽然来到后山,手中还拿着一封白色的信封。
“掌门,刚才极火宗的弟子给我们送来了一份邀请函,说是什么宗门大会的……”尘烨把手中的信封递给方羽。
“说来就来。”方羽看了徐嘉路一样,说道。
徐嘉路则是睁大眼睛看着尘烨,问道:“你不会连宗门大会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不知道。”尘烨答道。
“啊?”徐嘉路呆住了。
这时,方羽已经把信封拆开,从里面取出一张灰色的纸张。
这张纸显然是特制的,上面印刻着‘羽化门’三个字,而羽化门下面还有字体更小的四个字‘入场凭证’。
而邀请函的左上角处,还有一颗星星正在泛起淡淡的光芒。
“这颗星星是什么意思?”方羽问道。
徐嘉路把邀请函接过,看了一眼,脸色不悦。
“在我们南疆界域,邀请函上的星星一般也代表着邀请的客人的级别。”徐嘉路黑着脸说道,“如果我的认知没错的话……一颗星,就代表着最低的等级。”
“哦?”方羽不以为然,说道,“参加个宗门大会还要分等级?”
“这应该是极火宗特地设下的规矩,我早就听闻从极火宗出来的弟子,哪怕只是个外门弟子都眼高于顶,看不起其他修士。”徐嘉路脸色不忿地说道,“他们虽然邀请了我们,但还是看不起我们羽化门啊。”
“无妨,能去就行了。”方羽说道,“我也想看看,整个南疆界域的修士总体……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这届应该还有一场好戏看。”徐嘉路想起什么,露出笑意,说道,“极火宗肯定想找从天宫那里找回颜面。”
“什么意思?”方羽问道。
“上一届的宗门大会,极火宗和天宫的两位最强的弟子切磋了一场,虽然外界都说结果是不分伯仲,但其实……当时极火宗的叶琛是处于下风的,差点就败了。”徐嘉路不急不缓地说道,“但关键时刻,天宫的圣子何默手下留情,放水了,也算是给极火宗留了个面子。”
“不过,以极火宗整个宗门上下那股傲慢劲儿,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所以我觉得……这届在极火宗举办的宗门大会,肯定会有好戏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