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zrs8z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要做超級警察 txt-第七百四十七章:是他相伴-5tlic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什么?!”
颜昭兴表情直接一滞。
这个回答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一开始奔着啊香肚子里的孩子来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
啊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进来了,精致的脸蛋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语气中不带着任何情感波动,透露出一股子冷意:“谁指使你的。”
在这张表情平静的脸蛋小,心里早已经是怒火滔天,这种感觉,是普通人体会不到的,那种渴望找到真凶的迫切感,也是无人能比。
“我也不知道是谁指使我的!”
年轻男子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你不知道?”
颜昭兴眉头一挑,跟着起身,把啊香给推了出去,反手把病房的门关上,阴沉着脸回到病床边上,拎着年轻男子的衣领子,直接整个的把人从病床上拎了起来,推开窗户顺势一顶,直接把男子上半身给推了出去。
手脚都打着石膏的年轻男子根本反抗不了,手脚只要稍微动一动就跟割肉一样的痛,哪敢动弹,恐慌的看着颜昭兴。
“这是七楼!”
颜昭兴沉声看着他,右手力道十足的卡着他的脖颈,青色的血管凸显:“意外坠楼可能会死的比较惨!”
“真的,我真的不知道!”
年轻男子拼命的摇晃着脑袋,他现在手脚都是处于骨折状态,连伸手抓着对方的机会都没有,相当于生死全掌控在对方手里:“哥,亲哥,你信我,真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那就意外坠楼吧!”
颜昭兴手掌力道散去,抓着男子衣领的手也松开了,上半身往下倒去。
“啊啊啊!”
年轻男子瞬间炸裂,尖叫着嘶吼了起来,声嘶力竭充满绝望。
“唰!”
颜昭兴身子抵着他的下半身,再次抓住了他,把他拽了进来:“说!”
当然。
他不会把对方真的就丢到楼下去了,这样的话,自己也就进去了。
“我说我说我说!”
劫后余生的年轻男子眼泪都出来了,身子颤抖的坐在床上,舒缓了好几秒钟以后才调整好状态:“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你在玩我?”
“不不不,亲哥,你让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年轻男子特么的差点就哭了,颜昭兴这急躁脾气让他深感绝望,哀嚎着说到:“我确实不知道他是谁,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你知道吧,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嗯。”
颜昭兴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一眼,沉沉的嗯了一声。
这个结果,他其实也是有所猜测过的,袭击一个刑警,背后指使的人如果一点隐藏自己身份的手段都不做,那就显得有些无脑。
这一次他倒没再急眼,自兜里摸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重重的裹了一口,起身把门开开让啊香进来。
啊香站在外面,病房的隔音效果很好,所以她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拉开凳子在边上坐了下来。
“你说,我听着,要是让我听出来任何有猫腻的地方,后果你自己知道。”颜昭兴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折身来到窗户边上,闷头抽烟。
“都怪我,都怪我,怪我一时间鬼迷了心窍,一时间没有想通,才做了这种事情,对不起。”
年轻男子有了刚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以后,求生欲望相当的强烈,并没有直接说事情,而是先跟啊香道了个歉。
当然了。
啊香并没有搭理他。
孩子对自己的意义非同一般,没有那个母亲能安然接受这已经发生的事情,没有人能做到这么的圣母。
“我缺钱,很缺很缺钱的那种。”
年轻男子见啊香没有搭理自己,再察觉着颜昭兴肃杀的眼神,识趣的没有再提他袭击啊香的事情,开始说起了前因后果。
“在网络上借款这种你们知道吧?我早之前遇到事情急缺钱,后来接触到了贷款,谁知道后面私人生活上的开销有点大,也没有什么好工作,所以慢慢的借的也越来越多,还不上了就去另外一个平台借钱来补这个口子,账目也越拉越大。”
啊香抬了抬眼皮子没有说话。
又是因为借贷么?
“我零零散散总共欠了十二万块钱左右吧。”
年轻男子见啊香颜昭兴都在看着自己,吓得赶紧继续说到:“我说的是真的,真的,就是因为钱的事情。”
颜昭兴冷眼看了看他,裹了口香烟:“就十二万块钱,你就做了这个事?你不知道她是刑警?你知道你自己什么罪么?你这是对国家机关权威的挑衅!胆敢伤害公职人员!”
“一开始我也不想的啊!”
年轻男子非常懊恼的叹了口气:“一开始,我的债务不过是三万块钱左右,那个时候我还在上班的,我那个时候年轻,不知道网上借贷这东西有多么凶猛,想着应急就用了,谁知道压根就偿还不上了。”
似乎是看出了颜昭兴眼中的不屑,男子跟着解释到:“不是我好吃懒做,我也正常上班的,但是这个钱真的就是越还越多越还越多,按照一个六千块钱的工资水平,如果你出了上下班就不出门,不然是真的难以偿还,也就越滚越高后面到了十二万。”
“废话少说。”
颜昭兴打断了他,类似与这种东西,他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你自己愿意踏进去了那就没有办法了。
“半个月前的一天晚上,大概是晚上三四点钟吧,突然有一通电话打给了我,他问我想不想挣个二十万,轻轻松松的事情。”
男子回忆了一下,组织语言跟着说:“我当时在网吧通宵上网,正打着游戏呢,所以一开始以为这是骗子,把他骂了一顿以后就挂电话了继续打我的游戏了。”
“你们猜怎么着?”
男子反问了一句。
颜昭兴反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就招呼了上去,逐渐失去了耐性:“你以为你在讲故事给我们听?你很搞笑?”
这特么就是一个憨批,脑子里一点正常的思维都没有,分不清现在自己的处境。
“……”
男子挨了一巴掌也就老实了,撇了撇嘴继续说:“在网吧玩到五点多的时候吧,我困了,然后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谁知道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怀里放了一个黄色的蛇皮袋,就是装肥料的那种尿素袋。”
眼看着自己又要挨揍了,男子说话的语速再度快了几分:“我当时还挺诧异的,以为是什么东西,我就打开看了,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鲜红的钞票,看着里面的钞票,我都能闻到一股子钱香味。”
“我发誓,我这辈子都没有一次性见到过这么多的现钞,这些钱都是点好的用橡皮筋一捆一捆的扎着,我细细的点了一下,正好是二十个,我一开始不相信,但是等我挑着看了几张钱的真假后,我知道凌晨那个电话是真的。”
“但是我不懂,他为什么把钱就直接给我了呢?难道他不怕我跑么?”
颜昭兴把手里的烟蒂掐灭在窗台上,跨步走了过来:“你他妈再废话,老子弄死你!”
“……”
年轻男子再次无语,快速的跟道:“我当时左右看了看都没有看到人在哪里,整个网吧那时候就只有我一个人,我想了想以后,于是拿出手机给那个电话回拨了过去,我知道他肯定没有走,他一定是在暗中盯着我的,我也不敢拿钱跑路,怕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出门就被人截杀了。”
啊香皱了皱眉,发问:“他怎么说的?”
“他问我现在信不信二十万了,我说我信,问他我要做什么。”
年轻男子这次知道直接说重点了:“他跟我说了你现在的情况,让我找个机会,把你肚子里的孩子踹掉,我说我不能保证一定行,他说只要我这么去做就行,做完这二十万就是我的了,事情就这么简单。”
“我发现你踏马真的找打!”
颜昭兴再出躁动了起来,皱眉看着他:“不该说的你说的这么详细,该详细的时候你给我一句话带过去了?”
他们找他问话,为的就要是从他的嘴里问出这个幕后凶手跟他接触的全过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端倪,这小子一句话就说过去了。
年轻男子差点就哭出来了:“哥,我也不知道你们要的是什么啊!我也不知道什么是重点什么不是重点。”
“其实你刚才说那么多,只是想博取同情心吧?想着到时候能少判一点?”啊香一眼就看出了男子的小心思:“怎么判那是法院的事情,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你知道吧?如果你能提供出有用的线索,帮助我们抓到幕后的指使人的话,你就是一个立功表现,我或许也可以出具书面谅解书,帮你在量刑这块起个辅助作用。”
男子一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跟道:“真的假的?”
“真的。”
啊香说的非常平静。
在她的心里,确实非常的想要迫切的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好。”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看向了颜昭兴:“哥,能不能给我根烟,我好好回忆一下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争取把所有的话复述出来。”
颜昭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拒绝,把香烟裹燃塞进他的嘴里。
一开始自己还以为这个人就特么一脑残,谁知道这小子一直在演戏,心思深沉着呢。
年轻男子叼着烟,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陷入了回忆。
……
“钱是真的!”
年轻男子把蛇皮袋里面捆扎好的钱验了一遍以后,兴奋的去网吧前台买了包中华回到座位上美滋滋的抽了起来,得有好一会,他把手里半截香烟掐灭,摸出手机打给了凌晨的那个号码。
电话响了三声,通了。
“哥,钱是你给的吧?”
年轻男子开门见山:“这二十万现在在我这里显得有点烫手,说吧你要我干什么。”
电话那边的声音很低沉,应该是个中年,压低着嗓子在说话:“有个怀孕了三个月的女人,你帮我去把她的肚子踹了,这钱就是你的了。”
“就这么简单?”
年轻男子一眼就听出了中间的端倪:“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花二十万找我帮你做?你自己随便制造一个什么意外不就能搞定?意外的事情也是赔赔钱了事,对不对?”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聪明。”
中年明显一愣,笑了笑:“那我也就跟你直白点说吧,这个女人是个警察,现在在田心派出所工作,她现在每天上下班都是有专门的人直接给她送到派出所门口的,压根没有制造意外的机会。”
年轻男子再次点上了一根香烟,思路清晰:“你都这么了解了,那我岂不是更没有机会了?”
“所以我需要你帮我。”
中年停顿了一下,解释到:“那天晚上我会制造点事情出来,拖延她再给来接她的人制造点事情,你到时候就守在门口,看着机会就行了,做完这个钱就是你自己的了,如何?”
“呵呵,说的多简单一样。”
年轻男子裹了口烟雾,果断拒绝:“她是警察啊大哥,袭警是大罪!我都进里面了还要这些钱干什么?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你现在肯定在哪个角落里监视着我,一会我把钱藏个地方告诉你在哪里,你自己来拿走吧。”
“呵呵,你这小子。”
中年咧嘴笑了笑,摇头道:“这年头,随便踹一个人不是很正常么,你只需要说失恋了,看女的不爽就随便踹了她一脚,你也不知道他她是警察不就过去了?”
“划不来!”
年轻男子摇了摇头:“你自己做吧。”
“我加钱。”中年抛出了自己的筹码:“我再给你加十万,你帮我把这件事搞定。”
“你这么有钱你为什么不自己找个机会制造意外?”
“你记不记得两年前的一起倒卖文物而引起的一起枪击案?”中年沉声说到:“那次事故中,总共有四个人,但是现场只打死了三个,还有一个人跑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抓到,我就是那个跑掉的人。”
“当年搞事的那个警察已经死了,但是我发现他女朋友好像有了孩子,这孩子我得除掉,后续还有另外一个出卖我们的人,也得死,为我的三个哥哥偿命。”
“……”
年轻男子听着这话,咽了咽口水,忽然觉得自己玩的有点大。
“我没有机会漏头,所以得找个人帮我去做,我注意你很久了,你很缺钱,你欠了很多钱,钱越滚越多,即便你努力的工作也不过是在给别人赚利息钱而已,这种奴隶的日子你过了四年多了,你难道就不想摆脱出来?”
“这是你的机会。”
“给你送钱的那个人也不是我,我不敢露面的。”
“这钱,你接还是不接?!”
电话两端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年轻男子沉思了良久,咬了咬牙还是应承了下来。
对方确实说到点子上了,自己的账扯的太多,现在每个月都是给别人当奴隶挣利息钱,走不出来了,这是他翻身的机会。
“那行,钱你拿着,事你给我办稳妥。”
中年点了点头,随即开始给他交代了起来。
……
“老四?!”
啊香听到这里,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这件事她记得特别深,那次事件中她也挨了一枪,跑掉的那个人就是团伙中的老四,在国内一直没有关于他的消息,没想到他竟然寻仇来了。
颜昭兴皱了皱眉,继续问到:“那为什么后续发生的事情怎么跟你们交谈的不一样?!”
“我他妈!”
年轻男子一听到这个,顿时也激动了:“一开始我们说好了我去做,但是当晚我要行动的时候,他忽然就给我改了剧本,让我到时候去抢劫便利店,顺便把人给做了。”
啊香挑眉:“你愿意?”
“他留了底,他说我们之间通话的内容他都录音了,钱我拿了事情我也答应了,如果我不做了,那么他就举报我,到时候钱没了我还得去坐牢,这种不上不下的情况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嘛?跟吃了狗屎一样。”
“而且他还跟我说,直接踹你,袭警可能判的更多,但是如果我只是单纯的一个抢劫,顺带不经意间把你给踹了,那么判的也少。”
“所以最后我索性一咬牙把这件事给干了。”
年轻男子唉声叹气,对中年的套路非常的愤怒。
“你没有一点常识?”
啊香皱了皱眉:“这两个事情都非常严重,但是你觉得抢劫会轻判?”
男子理所当然的问到:“港岛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么?哪个人得罪了警察那特么警察肯定会把他往死里弄,你们不是?”
“你自己带点脑子吧。”
啊香扫了他一眼,把自己记录下来的几个关键点拍照发给了李组长,让他们把这个事情提一提,进行内部通报。
虽然年轻男子说老四没有跟他见过面也没有接触过,他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在这个城市,但总是不能掉以轻心的。
悍匪老四手里可都是有命案的,这种危险份子再次出现,保不准会有无辜群众受伤,得尽快的把他给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