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h0vfm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真的不是重生-第1377章 過日子-dsauq

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
张彦明自己点了根烟,问张彦伍:“学习跟得上不?跟你说啊,不能有了罗静就不学习了,你俩得相互促进,不能互相耽误。”
罗静脸一红,瞪了张彦明一眼,张彦伍嘿嘿乐了几声,摇头:“不能,以后要做事呢。”
“嗯。”张彦明点了点头:“人就得时刻保持着清醒,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将来要干什么,机会都是留给做好了准备的人,要成事儿就得能管理好自己。”
食髓知味儿这种事儿,做为哥哥,伯哥,张彦明都不好说,也只能侧面的提点几句,事情还得靠他们自己。
至于人这一生的成功完全在于能不能管理好自己,这个也是看悟性,求之不得。
二十几岁,正是肆意张扬的年纪,敢于面对一切,敢于挑战一切,感觉自己将要无所不能,不把世俗的一切看在眼里,满身棱角。
总得等离开象牙塔,在社会洪流里打几个滚儿,被打磨的遍体鳞伤以后,才会后知后觉。
人的欲望是无限大的,身体的各种需求更是无所不在,人的一生总是在和自己做对,和肉体感知争夺独立权,控制权。
这是一件非常矛盾的事情。
肉体是自己的,精神也是自己的,大脑依托着肉体和精神存活。偏偏从小到大,从大脑到身体总是无时无刻不在提出各种需求和欲望。
而这些欲求就没有一样是对他们有好处的。
或许是有好处,但我们并不能感觉得到。比如肥胖,比如纵欲,比如疼痛和伤害。或许极度致死是精神和肉体的终级追求,这和我们的生命本身相对立。
贪吃贪睡贪玩贪图肉欲,放纵自我,怕吃苦怕劳累怕付出,然后却又想无限的获得。世界上哪有这种好事儿。
一切的本质就是矛盾的,对立的。
能够自我约束,把自己管理好的人,无疑最终都是成功的。这和任何宗教无关,那就不是管理,而是自虐。
……
三个人就坐在廊凳上,晒着春日暖阳,随意的聊了一会儿,大多是张彦伍在说,张彦明在听。
这孩子在外人面前是有些拘谨的性格,不大喜欢说话,但在自己家人面前就是个小话痨。其实很多人都是这种性格,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
“彦伍来啦。小静。怎么不进屋呢?”孙红叶拿着个空盆从后院出来。
“二嫂。”罗静叫了一声站起来。
“晒晒太阳聊会天。你拿个盆干什么?”张彦明问了一句。
“衣服让我晾后面了,懒得甩,就直接晾的。我记着这边还有两件穿过的。孩子睡啦?”
“我洗了,”张彦明指了指晾着的衣服:“你们走了就睡了,临睡还尿了我一身。从里到外都透了,沙发也湿了一大块。”
“你没拆呀?”孙红叶扒着门缝往里看了看。
“没拆,擦了一下。”
“得拆下来洗了,要不然等干了有味儿。”
“那不是正常吗?谁家屋里有这么大孩子的没点尿味奶味儿?”
“现在孩子开始吃东西了,和以前不一样。”孙红叶进了屋,没一会儿把沙发蒙布拆了下来。
小孩子吃奶的时候,屎尿并没有什么味儿,一旦开始吃辅食,吃菜吃饭了,那味道嘚儿的一下就上来了。
“我来吧,你和小静说话。”张彦明伸手接过盆子去洗蒙布。
“二哥还洗衣服啊?”罗静有点吃惊。
“嗯,洗衣服做饭,伺弄孩子收拾屋,他挺勤快的。谁在家里不干活呀?”孙红叶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诧异的看了罗静一眼。
“我爸就不做。张彦伍估计将来也够呛。再说二哥都那么大的老板了,为什么不雇个保姆啊?”
“家里有收拾卫生的,院子大了,自己收拾不过来。洗衣服这些,也算不上什么活吧?少来少去的搓一把,厚的重的有洗衣机。
干什么的也得过日子啊,老板怎么了?有什么不一样的?日子都这么过。
我感觉找个保姆过来洗衣做饭伺弄孩子不舒服,没那个习惯,这些事儿都要别人做,那不是成了废人了?日子过的也没意思了呀。”
张彦伍撇了撇嘴:“我二大娘也不能让吧,肯定得骂人。”
孙红叶瞪了张彦伍一眼:“就你知道的多。”
嘿嘿,张彦伍抓了抓头皮。
张彦明一开始张罗过给家里雇两个保姆过来伺候张妈张爸,让张妈给否了。
张彦明自己确实从来也没有过雇保姆的想法,有手有脚的,家里多个人反而不那么舒服。
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日常家务什么的也是一种调剂,是一种幸福。
至于孙红叶,这事儿想都没想过,张彦明只要在家什么都不要她做,连裤头都给洗了,还要什么保姆?保姆有这么贴心放心吗?
收拾卫生拾掇院子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前后好几十间屋子,院子一千多平,指着自己收拾根本不可能,廊柱廊凳几天不擦那就不能看了。
其实这事儿到用不着上纲上线,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也用不着说三道四。活着舒服就行了,脚上泡自己清楚。
“我以后肯定得找保姆,让我天天这么收拾拾掇我肯定受不了,偶尔做做还行。他肯定是什么都不干那伙的。”罗静看了张彦伍一眼。
其实关外老爷们在家里洗衣做饭带孩子什么都干的不错的大有人在,但总有喜欢做的有不喜欢做的,这个也没有什么好坏之分,纯属个人习惯。
都说什么大男子主义,这到也没错,但这个大男子主义可绝对不是说在家里什么也不干。
关外是历史上到现在最不重男轻女的地区,姑爷的地位相当高,那真是当儿子使,有活干活有饭吃饭,一点都不夹生。
反而儿子有点不大靠得住,有了对像都跑人家干活献殷勤去了。
“不想干就找呗,找个岁数大点靠得住的,不过孩子最好还是自己带着。”
“嗯,那肯定的,孩子肯定不能交给别人,我爸妈也不能让啊。”
孙红叶笑起来,看向张彦伍:“我听着这话的意思,小伍这是已经准备好了去你家插门了呗?”
罗静脸一红:“也不是,哎呀嫂子~~,说什么呢?我们家又没有男孩,那么大一摊子总得有人接嘛,我爸总有老了干不动的时候。
到时候,我叔和婶也过去嘛,都住一起多好,还非得分什么里外呀?”
“我可不要。”张彦伍摇了摇头:“你和姐接吧,我自己干。我去琴岛干,嘿嘿。”
“你爱去不去。”罗静翻了个白眼。
“好几年以后的事儿,现在不要做决定。”孙红叶搂了一下罗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