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q2d59超棒的小說 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 txt-第575章 斯內普到場鑒賞-dj605

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
借助着隐身斗篷的帮助,哈利十分顺利的就搭乘着公交地铁以及飞机辗转来到了冰岛。
一直到踏上了冰岛的土地,哈利才算是松了口气,同时,他也十分的感慨。
这件隐身斗篷虽然给他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但也是有好处的。
至少,他使用麻瓜的交通工具就不用花钱了。
当然了,哈利一路上所碰到的麻烦也不少。
比如说在人挤人的地铁上差点被人发现了他的存在。
又比如说过安检的时候他翻过围栏这一过程十分惊险,他必须小心翼翼的掩住衣角才能不让自己露出马脚。
与这两件事相比,飞机上难得的满员没有空座位这种事只能说是不值一提。
长长的舒了口气,哈利披着隐身斗篷向着机场出口走出。
现在虽然已经是夏天,但冰岛这个鬼地方的天气却依旧寒冷。并且这里的昼夜温差极大,对于初来乍到的人来说很不友好。
不过这些跟哈利都没有关系,他是个巫师,有保温咒在他根本不需要担心温度问题。
真正让他感到头疼的是来来往往的人群。
没错,就是人群。
在哈利的印象当中,冰岛就是个人迹罕至,鸟不拉屎的地方。
荒无人烟才是形容这个地方最贴切的形容词。
但真正当他来到冰岛之后却发现事实却并非如此。
机场内来来往往的人群之密集,甚至都可以媲美伦敦了。
哈利不会知道,得益于冰岛zf对旅游和移民产业的扶持,现在的冰岛已经在渐渐向着旅游胜地这个方向前进了,这也就导致冰岛的几个核心城市内人口其实并不少。
当然了,抛开那几个所谓的核心城市,冰岛的其他地方依旧是鸟不拉屎的荒野和冻土。
这一边,哈利小心翼翼的跟在人群后方离开了机场。
和其他机场一样,这座机场的外面也聚集着大量出租车。
而看着走在他前面的人群慢慢被出租车消化一空,哈利只能是呆立在原地。
和公交车和地铁这种公共交通不同,出租车可不是他披个隐身斗篷就能做的。
呆呆的望了那如出租车组成的长龙渐渐驶离,哈利只能是面色颓然的独自一人踏上了旅程。
虽然在出发前他曾经立下了无数的豪言壮语,但此刻面对着这完全陌生的地方,哈利的内心却充斥着怅然若失的感觉。
说真的,他开始有些后悔了。
但很快哈利便猛的摇了摇头,将不好的想法给甩了出去,又重新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你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如此想着,哈利找准了方向,开始朝着城市外的荒野走去。
他准备按照自己的计划,远离城市,到荒野里去找一处森林,然后建造一座木屋独自生存下去。
这对普通人来说是件十分艰难的事情,但哈利却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
毕竟,他可是一个巫师。
借助魔法,他根本不需要担心水源以及其他一系列能让普通人绝望的事情。
而且他带了一本《荒野求生手册》,有了这本书和魔法的帮助,想独自一人在野外生存很容易。
想象着自己一个人无拘无束的在野外生存的场景,哈利显得有些兴奋,脚步也变得轻快了起来。
他甚至都已经开始幻想自己能和冰岛当地的野生动物们打成一片,去和北极熊一起猎杀海豹、去和企鹅一起观赏极光、骑在麋鹿身上疾驰,抑或着是找些雪地妖精,和他们交易美酒和美食。
至于冰岛上到底有没有上述这些动物,哈利不知道,但这却并不妨碍他对未来抱着无穷无尽的幻想。
或许在他的内心深处看来,与其说这是一场大逃亡,还不说是一场长久的野餐呢。
在好心情的带动下,哈利很快就离开了城市。
然后,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挂在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懵逼。
现实给了他一记狠狠的耳光,冰岛的城市外围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型的野生动物群,也没有什么随处可见的森林。
有的只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荒野,以及一条蜿蜒曲折,上面却一辆车子也没有的高速公路。
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闷的胸口,哈利继续向前走去,现在他只能是寄希望于前面会有不一样的景色了。
这可惜,一直走了快半个多小时他都没有看到任何活物以及大片的森林。
而就在哈利逐渐开始有些绝望了的时候,远方的地平线处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
这可把哈利给兴奋坏了,他当即便扯下了身上的隐身斗篷,朝着那人的方向狂奔而去。
令他感到兴奋的是,对方似乎也发现了他,也开始加速朝他这边赶来。
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哈利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了起来。
因为他能清楚的看到,对面正在朝他奔来的那个人并不是什么神奇生物,也不是什么海市蜃楼,而是一个确确实实的人类,还是一个有着一头黄毛的亚洲男人!
虽然对方的形象有些怪异,但这可是他半个多小时来遇见的第一个人类,通过那个人,他或许就能找到一处合适的地方开始自己的荒野求生之旅了。
“我的天呐!能见到你实在是太高兴了!我的朋……”
哈利兴奋的高呼着,但话才说到一半就突然卡住了,原本脸上的笑容也变成了恐惧。
因为他发现,那个留着一头黄毛的亚洲男人移动速度快的离谱,几乎都拖拽出了残影。
并且,虽然他已经来到了哈利前方不足五十米的地方,但他却丝毫没有要减速带意思!
这感觉,就像是对方想要活活把他撞死一样!
“你是什么人!”
哈利撕心裂肺的怒吼着,同时手指微动,一根魔杖便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然而他的质问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那个黄发亚洲人非但没有减速回应,反而脸上还出现了一抹狞笑。
紧接着,在哈利惊恐的目光注视下,那人倏的伸出了手臂,随后那条手臂上的肌肉和衣物便开始了一阵看着令人牙酸的扭曲变形,并最终变成了一柄闪着寒光的利刃。
这下哈利就全都懂了,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个亚洲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维克托的机械分身。
这个世界上只有维克托才会如此紧追不舍的来抓他,也只有维克托会使用如此诡异的变形!
一时间,哈利的脸庞变得煞白一片,他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要坐以待毙!
“除你武器!”
一道红芒自哈利手中的魔杖上闪出笔直的朝着那正朝他冲杀而来的维克托分身射去。
这是哈利学会的第一个决斗用对人魔咒,也是他最最熟练的攻击性魔咒。
然而如此简单的攻击又岂能轻易命中目标。
只见维克托脚下连踩,极速奔袭的身影陡然一个变向就轻而易举的闪过那道红芒。
紧接着,哈利的下一道魔咒又到了。
这一次的他显然是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并没有使用直来直往的光束类魔咒,而是使用了变形术,将他们两人之间的地面全部变成了沼泽。
不得不说,哈利在变形术一途上的确有些许天赋,这一发变性术用的十分出色。
但在维克托面前还是有些不太够看,维克托的这具分身仅仅只是轻轻一跃,并是凭借着高速移动所带来的惯性以及强大的身体力量轻轻松松的越过了这一大片沼泽,来到了哈利的上空。
紧接着,维克托分身的嘴角便是扯起了一丝讥讽的弧度,右臂化作的利刃高高举起,猛的朝哈利劈了下去!
这可把哈利吓得不轻,从维克托那具分身的动作里,他感觉到了无穷无尽的杀意。
他很清楚,对方一点都没有想要活抓他的意思。
对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杀掉他!
来自死亡的恐惧使得哈利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他很想用手中的魔杖做些什么,但此刻他那僵硬的四肢却这可也动不起来。
最后,哈利只能是咬牙闭上了眼睛,静待死亡的来临。
“ting!~”
一阵金属相撞的脆鸣声自哈利头顶传来,直震的哈利双耳生疼。
但令哈利感到奇怪的是,他的身上却没有传来任何疼痛。
他疑惑的伸手在身上摸索着,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伤痕,这才犹豫着睁开了眼睛。
此刻,映入他眼帘的是维克托所控制着的那具分身。
只不过和之前那气势汹汹的模样所不同的是,此刻的他竟是躺到在了地上,并且其身上还有着一道恐怖的斩痕,一直从他的脖颈处蔓延到了他的下体,几乎将他整个人都斩成了两段。
但诡异的是,受到了如此恐怖伤势的维克托分身却还在挣扎活动着,现场也没有任何血迹。
哈利困惑的扭了扭头,便见在那恐怖的伤口内部所出现的并不是黑红色的血液以及五颜六色的内脏,而是一大片平整的银白色金属。
而且,那些金属似乎还有着生命,此刻正如同液体般不断流动,拉扯那巨大的伤口进行着缓慢的自我修复。
这出人意料的一幕顿时让哈利喜出望外,反应了过来的他一个转身,便是朝着城市的方向冲去。
虽然嘴上说着不希望连累到无辜百姓,但事到临头,那对于死亡的恐惧还是让他本能朝人群聚集的地方逃去。
只可惜,他才刚跑出没几步,一只五指修长的大手便抓住了他的后衣领,将他整个人狠狠的拖拽了回来。
“啊!”
脖颈间传来的巨力让哈利不禁惊叫了起来,而待他仰头一看,便见到了一个身穿黑袍,有着一只鹰勾鼻子以及一头油腻腻头发的男巫。
“斯内普!你怎么会在这?”
哈利惊讶的大叫着。
打死他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斯内普,在他想来,此刻的斯内普应该是窝在他自己的实验室里继续鼓捣魔药才对。
但紧接着他的脑海中便生起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难道你也是来抢死亡圣器的?”
哈利用的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无比肯定。
因为除了这,他想不出任何斯内普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然而面对着他的质问,斯内普却是用哈利最最熟悉的那种鄙夷眼神瞥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
“蠢货!”
言罢,他将哈利放了下来,这才继续说道:
“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哪也不要去,知道了吗?”
哈利闻言点头如捣蒜,但才刚一落地,便撒开了腿狂奔了起来。
但很可惜,哈利并没有掌握类似幻影移形咒的快速移动魔咒,于是乎,很快他就再一次被斯内普抓了回来。
“我叫你站在原地不要动!你听不懂吗?”
斯内普贴近了哈利的脸,对着他近距离咆哮着。
哈利则是死死咬着牙,用他那双碧绿色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斯内普。
哈利的眸子内饱含由于恐惧而酝酿而出的湿气,这令其眼中的绿色变得更加鲜艳了起来。
而斯内普望着那对眼睛,脸上愤怒的表情竟是稍稍愣了一下,紧接着才用已经缓和了许多的语气解释道:
“或许你该用你的巨怪脑子好好想一想!你怎么知道来杀你的人只有他一个?万一他还有同伙,而你又恰巧离我太远,我来不及救你怎么办?”
闻言哈利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咧开了嘴,用一种讥讽的语气说道:
“所以说,你是来保护我的?”
斯内普沉默了,他低头望着哈利那张令人讨厌的脸,过了片刻才咬牙道:
“是!所以你给我好好呆在这!”
哈利冷哼了一声,表面上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但在斯内普松开手后他却也没有了要逃跑的意思。
别误会,哈利这可不是真香了。
事实上他从始自终就没有想象过斯内普的话,在他看来,如果邓布利多还活着斯内普或许还有可能会因为受到邓布利多的命令来保护自己,可现在邓布利多都不在了,斯内普可不会那么好心。
而他之所以留下来,只是看出来斯内普是想要活抓住他的意图了而已。
要知道虽然维克托和斯内普的目的都是他手里的隐身斗篷,但前者可是想要直接杀掉他的。
既然如此那倒还不如先听斯内普的话,然后笑看他们狗咬狗呢。
而就在哈利思索着其中利弊的时候,不远处的维克托也完成了自我修复,缓缓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