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m7600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初唐求生》-第523章得逞閲讀-dhg2l

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
王菡娘听到王崔氏要回去,连忙说道:“阿娘你怎么想走啊等师哥回来再走不好么?”
王崔氏说道:“我不想你父亲第一个清明就没有人祭祀!”
以孝治天下的世界里,这个理由没有人能够拒绝,就连皇帝也一样。
王菡娘无奈的说道:“既然阿娘要回去,我也不好阻拦,我让人准备礼物。”
王崔氏摇摇头说道:“礼物,乐之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一个人在家,也没有什么花费,族里还有补贴,够用!你不能私开仓库,乐之不在,你更要小心翼翼,毕竟还有一个公主和你争宠。”
王菡娘:“阿娘,夫君对我们很好,时常给我们一些东西,我留着没有用,你都带去!”
王崔氏轻轻的责怪道:“傻闺女,这是你夫君给你的,要好好留着,不能送人的。留着给你的女儿做嫁妆吧!我老了,你弟弟我带回去,王家没有不能没有人撑门面。”
王菡娘:“你要把弟弟也带回去?他不是在这里好好的么?”
王崔氏:“他的根毕竟在太原!你们的小学难道比族学还好?”
王菡娘:“阿娘,不是驳你,沈阳的学校是比族学要好的多。这里不仅教孔孟之道,还有各种科学道理!”
王崔氏自然不会听王菡娘的,她认定吴欢的所有东西都在那个平板电脑上,到时候,学会平板电脑上的东西,肯定比小学厉害的多。
她说道:“我们是诗书传家,你弟弟这方面已经落后很多。等3,4年后,我再送回来学就是了,到时候,不会因为年纪进不去读吧?”
王菡娘连忙摇手说道:“不会!不会!到时候,一定可以读的。”
王崔氏微微一笑:“那就好!我们3天后就走。”
王菡娘吃惊的问道:“这样急!”
王崔氏:“没有办法!你也知道时间来不及。”
王菡娘点点头说道:“那后天晚上,我给你们办送行宴!”
王崔氏:“我不想闹的满城风雨,走都走不安宁,家里几个人就好!”
王菡娘想想也是,于是说道:“一切都依阿娘的!”
送行宴只有4个人,王崔氏,王菡娘,崔英娘,王嗣礼。
宴席开始只是叙叙家常,崔英娘白天上班,比较疲累,所以就早早离去。而王嗣礼不过是7,8岁的孩子,很贪睡,所以崔英娘走后就睡觉了。
王崔氏和王菡娘一边吃着,一边谈着驾驭男人,驾驭妻妾关系的话题。话越来越多,酒也越喝越多,渐渐王菡娘醉了。
王崔氏见王菡娘脸庞微红,觉得差不多醉了。她先问了几个吴欢和王菡娘的私密问题,这些问题,放在平时绝对不会回答的。现在王菡娘一一回答了,这说明王菡娘已经醉了。
王崔氏这才问道:“那平板电脑怎么开?”
王菡娘醉醺醺的说道:“那边上有2颗凸出来的按钮,小的那颗是开关,按久一点就会打开。”
王崔氏要再次确定里面有什么,问道:“那里面有什么?”
王菡娘傻笑的说道:“有好多好多东西,东西多的比王家藏书还多。我问夫君,这样多的东西,怎么放进去的,阿娘你猜,我夫君怎么说的,他说里面有小人,把那些东西一个一个写进去的。天,那得要多少小人啊?”
王崔氏心中放下了心,不再问,而是继续劝王菡娘喝酒。
王菡娘倒了,王崔氏扶着王菡娘回到房间。她帮王菡娘盖好被子,然后坐在炕边,看着自己娟秀的脸庞,手来回的抚摸。
好久对沉睡的王菡娘说道:“女儿啊,你找个一个好丈夫,他那样的疼你,而你现在又有嫡长子,我把平板电脑拿走,他不会对你怎么样。
我们王家却非常需要这平板电脑。你知道,我们家是王家的偏房,我们怎么样从来不重要,你父亲又死在杭州任上,我们家更加式微。
现在虽然乐之成为燕郡王,我们家的地位才高点。现在已经在流传乐之遇难了,我虽然不信,但我们王家要崛起,不能只依靠你。
女儿,你发现平板电脑不见了,不要死钻牛角尖,扛一下就过去了。这平板电脑我把里面的东西誊抄出来,我就派人送回来。”
王崔氏找了一下钥匙,依旧没有找到,无奈的她,只能找了块皮毛盖在柜子上,然后捧了出去。
一路上并没有人检查,也没有人询问,谁都知道她是王爷的师母和丈母娘。
王崔氏回到自己的房间,该收拾的都收拾好了,只等王朔的马车来接。
丑时,3点左右王朔的车来把王崔氏接走,有通行证,巡逻队部队也没有为难王崔氏,放她出城。
王崔氏上船,货船顺江而下,她的心一直提着,生怕王菡娘中途醒来,追上来。她忐忑的看着两岸,又紧张的看看身后有没有船追上来。
王菡娘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她拍拍脑袋,想起自己要给母亲送行,暗叫该死。她喊道:“有人吗?”
一个服务员进来:“王妃你醒了?”
王菡娘揉着太阳穴,问道:“现在什么时间了,我母亲走了吗?”
服务员说道:“王妃!现在是下午3点,夫人在早上3点的时候已经上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估计已经过盘锦,入海了。”
王菡娘无力的说道:“醉酒误事!醉酒误事!”
服务员说道:“王妃我给你打点米粥来,养养胃!”
王菡娘:“好吧!”
王菡娘靠在被子上,努力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想了很久没有一点记忆。她左右看看,床上总像少点什么。最后意识到装平板电脑的箱子不见了。
王菡娘左右看看,没有发现箱子的影子,回想过去自己母亲的种种奇怪的举动,她知道平板电脑失窃,和自己的母亲有莫大的关系。
王菡娘无力的摊坐在床上,一边是养育之恩的母亲,一边是相亲相爱的夫君,还有一个刚出世不久的孩子,这取舍让王菡娘如同刀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