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bzls4玄幻小說 帶着軍需來大明笔趣-第九百八十八章 反擊的前一刻鑒賞-0j1rf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这种出力不讨好的活计,若是换成以前的阿里普是绝对不会去做的。他是一个政治家,更看重的是大局,看重的是付出之后可以得到多少的回报,像是这种出了大力却是什么也得不到的事情,多做无益。只是始城之战到现在,他们是没有讨到一丁点的好处。相反原本的五万攻城步兵,现有几乎丧失贻尽,即然攻不下城池,怎么样也要有一个交待才是吧。
“那,那就毁掉吧。”阿里普于艰难之中做出了这个决定,然后便安排人去做这件事情。只是不等他下令,又有一个新的情报送到他的手中,这让泰山崩于前都不变色的阿里普是大惊失色,他终于不敢在去想其它的事情,决定马上就走了。
又一次的来到了也先的主帐之中,阿里普面带焦急的说道:“首领大人,本宰相刚收到消息,五星军的一支主力骑兵已进入我们亦力把里的境内,现在正行烧杀抢掠之事,一度威胁到了国王的安全,所以我得到命令,必须要赶回去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同样打了也先一个措手不及。初时他还以为是阿里普害怕了,想要先一步离去,让他去殿后,可是随即他在亦力把里王国留下的眼线也传来了相同的消息,他就知道这事情并非是做假。
阿里普通知也先,不过就是走一个程序而已,他根本不会管对方是不是会同意自己的这个举动,这一次他一定是要离开的。所以在和也先见了这一面之后,他便转身而去,安排着大军撤退的事谊。
至于其它的事情,他当然没有心理在去理会,甚至为了快一些的赶回去,他连攻城所用的一些盾车和云梯都扔在了城下。对阿里普而言,五万步兵剩下的不到五千人,已经基本上被打没了,这些东西也就没有带走的必要。
阿里普来时有兵二十万,走的时候只带走了十二万五千人(骑兵十万,步兵五千,骑改步两万人)。
除了在始城攻城战的时候,被灭掉了四万五千的步兵之外,之前和恪根所部还损失骑兵近三万。这一战,没有捞到丝毫的好处不说,还如此的损兵折将,可称失败。
阿里普离去的很快,他太过担心国王和老巢的安危,以至于从下令撤退到真正撤退的时候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而已。他的离开让也先所带的瓦剌部成为了一支孤军。
说是孤军,也先手中依然还有骑兵十三万五千人左右,其中攻漠北方向的时候三万兵被杀两万五、腾术由三不剌川城而回一万骑兵全军覆没。
也先是仗着手下全是骑兵,身后河套地区的老巢也没有受到北明军的攻击,比之阿里普他更为从容。甚至他还没有忘记炮轰始城粮食基础的想法。
即然要走了,总要留一些什么,不然岂不是亏大了。也先一声令下,五千骑兵下马成为了步兵,推着沉重的投石车绕着始城向北城之外赶去。他就要在始城眼皮子底子完成这一举动,他要好好的恶心一下杨晨东。
城外的动静,每半个时辰一更新送到了杨晨东手中。在听到阿里普率着亦力把里大军已经撤退,也先则是留下来固执的要打自己粮田的主意时,他有一种·马上发兵的冲动。
说起来,一个月零八天的防守战打下来,一批又一批经历了战争的老兵被录用到新二军。如今的新二军在军长舍别紧锣密鼓的努力准备下,已经基本成形,下设骑一师、骑二师、骑三师外加步兵师,共近三万三千余人。
在加上之间新一军的主力近两万人,以及北城外的天下骑兵第一师和鞑靼师,如今他手中可用之兵达到了六万余。如果全力的发起反攻击的话,是有着一些取胜的把握。
但只能说有把握,胜算不是很大。也先所带的骑兵都是跟随他南征北战多年的精锐之师,余下十三万五千人,已经是自己两倍兵力,没有完全的准备好,冒然的出击,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要么不打,要打就要打胜,这便是杨晨东的思想。至于需要时间准备因此而要牺牲在北城外的三十多万亩粮田,那也是必须之事了。相对于这些身外之物,杨晨东更加看重的战士的生命。
“来人,马上给漠北城的忻鸿海师长发报,让他带上所有能带的骑兵全数向始城方向驰援,这一次我要重创瓦剌军,让他们知道选择我们五星军做为对手,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杨晨东的眼中闪着强烈的战意,他要通过这一战,奠定始城是不可攻击的神话,他要通过这一战,彻底的解决始城的安全问题,也打消其它人在打这座城池的主意。
电报发出,漠北城中的忻鸿海师长,一边调集着手中的骑兵,一边知会漠北城附近的一些大部落的首领,告诉他们打顺风仗的时候到了,想要跟着占便宜的就一起。
上一战对付脱脱不花的时候,成功的弄出了一个精锐中的精锐天下骑兵第一师。与此同时,一支支势力较弱的漠北小部落被给予了毁灭性的打击。如今漠北城附近剩下的单独部落已经不多了。
平时大家都是相安无事,忻鸿海师长很是自重身份,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是与大家一起商量,使得他在这里也有着不错的人缘。这一次他主动站出来,表示有功劳可以给大家分,有好处大家可以一起拿,哪里会有人不去响应。
当下,忻鸿海的主持之下,竟然又凑了六千多人马,加上漠北师,一共有骑兵两万,在接到消息后的第二天下午便举兵直向始城方向赶来。此刻的也先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安排人紧盯在答鲁城之外,他顾虑的也只有北明军的那二十万援军而已,只要这些人不出,他依然还可以在始城附近称王称霸,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也先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炮轰几十万亩粮田。虽然说他手中的火药并不多,能轰炸的范围也有限,甚至可能连这些粮田的十分之一都破坏不了,但他还是固执的这般去做了。在他看来,这是他挥刀在斩向自己的心魔。
自从六年前他兵发北明京师那一仗被打败之后,杨晨东就成了也先心中挥之不去的魔影。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一血前耻,他怎么可能放过。况且,他围着始城一个多月,事实也证明忠胆公并非是万能的,并不是打不败的,只要方法找对了,一样可以让对方变得老实起来。
甚至这一仗之中,也先还一度的认为,若非是始城太过坚固的话,怕是这一次他都能打败杨晨东了。
这样的思想下,也先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要等待着炮轰了粮田,让杨晨东知道什么叫做无可奈何之后,在行离开。他这种自以为耀武扬威的做法,确不知道,这根本就是让他站在了悬崖的边上而已。
始城与漠北城有千里之距。忻鸿海带着两万骑兵,日夜兼程,仅仅是不到三天便赶到了距离始城北面的迤都城,在这里与天下第一骑兵师和鞑靼师进行了汇合。
也仅仅只是给他们休息了一晚上的时间,第二天一早,近四万骑兵便挥师直向始城方向的瓦剌驻地杀来。而这一刻,也先还在忙着炮轰良田呢?所有的投石机是昨天架好的,于今天一早正式开始,这一刻的也先眼中闪烁着疯狂般的光芒,他要借着这个举动告诉世人,他并不怕杨晨东,甚至比杨晨东还要强。
同一时间,也就是这一天的早上,始城之内后勤师中的六门团营属100毫米迫击炮正在城内的中央广场上进行调试,引来了无数百姓的围观与好奇。
这还是很多百姓第一次看到这们纯铁的家伙展现在自己的面前。对他们而言,北明军的红衣大炮都已经是十分先进的玩艺了,更不要说比之先进不知道多少倍的可打击到十几里外的目标之物的火炮。
六门团营属100毫米迫击炮就摆放在广场那里,周边站的全是后勤师中派出来负责维护治安的士兵,远处站满着百姓,他们要看看,这东西到底是如何喷出火焰,如何杀敌的。
做为杨晨东的家丁之一,杨四曾经跟着杨晨东手把手专业且系统的学习过,可以说是一个炮兵“专家”,这一次放炮的事情也就自然的交到他的手中。
敲定标尺,在早有侦察兵将瓦剌骑兵大营的座标精准的标好之后,这一次瞄准的就是对方的主营,一旦炮火开启,也标志着全线反击的开始。
上午九时。这一刻天空中又是阴云密布,预示着一场大雨即将到来。
杨晨东座在杨府一处院落里的廊中,抬头看天,轻轻叹息道:“这是一场大到爆雨呀,或许这场大雨可以洗刷战争的冷酷与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