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uspoc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是仙二代 愛下-第541章 歲月古船分享-f6xxp

我真不是仙二代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仙二代
随着距离的拉近,那艘船只的真面目逐渐显现。
那是一艘做工精良,通体由奇异黑金打造的巨型船只,巨大得宛如岛屿一般,仅仅是长度就有数千米,宽度也有七八百米,明明如此巨大,却毫无声响,正静幽幽地行驶在海面上,没有一丝灯火。
白龙马看了一眼,当即就绕路飞行,宛如逃跑一般离开了。
漫无边际的大海,突然出现一艘神秘的黑船,怎么看都不是好东西啊!
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白龙马想都没想,就做出了选择。
安不浪看着那膄船只,却是双瞳一亮,道:“我发现内部有着极强的宝物波动的气息!”
俊狮跟着点头:“不错,我也闻到了很好吃的东西,那绝对是一个美妙的令人难以忘怀的船只……”
姬茵茵皱眉:“上面还有其他生灵活动……”
三人简单讨论一番,决定去那黑船探寻一番。
黑船处在那片发光的神秘海域之外,众人落入船只的甲板上,仍能看见远处有一片光海。可惜那里的光芒投射而来犹如被黑船吞噬了一般,根本无法将这里的黑船照亮,只能看到模糊的一道黑影。
即使他们靠的如此之近,都无法看清黑船的全貌。
安不浪等人落在黑船的甲板上。
姬茵茵纤手一番,有纯净的光芒从掌心释放,照亮周围的一切。
众人借着光芒,能够看到船体表面刻着各种古老的道纹,明明充满着古老岁月的气息,又给人一种十分崭新的矛盾感。
突然间,有呜呜呜的风声吹来。
仿佛无数恶鬼在苏醒,在船只表面爬动,快速逼近着众人。
安不浪等人当即警戒,警惕地看着四周。
“你们在干什么,千万不要释放光芒!”
“释放光芒,会引来不死鬼!”
船板的另外一头,突然有声音传来!
姬茵茵将手中的光芒掐灭,果然周围的声音低弱了下来,那种危险逼近的感觉,也渐渐地消散。
有一队列的修士,从不远处走来,神色警惕地看着安不浪等人。
“你们也是来岁月古船寻宝的?”
为首的一个身披鲨皮大衣的大汉,冷声开口道。
“岁月古船?”安不浪和姬茵茵互相看了一眼,眼中有着迷茫。
“什么啊,原来是误入的吗?两个天元境,一个神海境……呵呵,不想死的话,就赶紧离开这艘船!”大汉旁的一个手抱长剑神色倨傲的青年男子,看见两人的反应,冷笑着开口道。
白龙马和安不浪此时就是天元境。
至于姬茵茵也没有隐藏气息,释放着神海境的修为。
俊狮则完全收敛了气息,趴在安不浪的身上。
这个组合对面修士根本没有放在眼里,毕竟对面的组合单单问道境就有两个,分别是那个大汉以及那个青年男子,其余清一色都是神海境修士。
沧海这个神秘的海域,没点修为根本不敢进入。
“这艘古船又不是你们的,我们也在这艘船感受到了宝物的气息,来这里寻宝不行吗?”安不浪很认真地开口道。
“呵呵,不怕死就随你们,别拖累我们就好。”青年男子并不在意安不浪,唯有目光在姬茵茵的身上多有停留,但很快就将眸光投向其他地方。
这时候,一个修士快速跑来,说在船长舱有重大发现。
这一群修士闻言当即赶向某个方向。
姬茵茵这时候才将目光投向安不浪,道:“不浪哥,我们要跟上去吗?”
“暂时不用,”安不浪摇头,“这艘船到处透着古怪。”
姬茵茵点头,神色凝重,道:“之前在船外,我还能感知宝物的波动,但一到船上,任何感知都消失了。”
三人决定绕着船体走一圈。
不知不觉就走入了船的内部。
船的内部漆黑一片,但众人瞳力都很强,依旧能够看到一些东西。
周围安静极了,只能听见他们自己的脚步声。
船舱内部的物件摆设都十分精致,古老,似乎是某个势力大教的船只。
安不浪走了不远,居然又遇到了另外一群修行者。
它们是妖修,有豺狼虎豹之类的妖物,个个亦是十分强大。
“如此弱小的人类……”
“他们是来送死的吧,哈哈哈……”
这群妖修亦是对着安不浪等人嘲笑。
安不浪的阵容对于它们来说实在是太弱了,弱得有些离谱。
不过它们除了出言讥讽,也没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反而格外的警惕。
“老大,我看那妞儿不错,不如我们……”
砰!
“哎哟!”
“你他妈想什么呢,修为如此之低的修士,能出现在这里吗?那群修士处处透着诡异啊……”
“你是说他们……”
“嘘……别说了,我们离他们远点。”
那群妖修远远地躲开了。
安不浪等人听力过人,听到这话都有些哭笑不得。
他们还没警惕那些妖修呢,那些妖修反倒先害怕起来了。
这些妖修果真是警惕小心啊,修为低敢情都成为一种异常和危险。
安不浪懒得理会它们,继续往前走去。
他仔细地感知着周围的一切,时不时翻看一些船舱内的事物,但都是一些玩物以及装饰物,并没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东西。
他们偶然间路过一个书画室。
看见上面的画,都无比的惊艳,具有莫名的道境。
甚至还有红衣女子在画中翩翩起舞,有的女子背影杀手,突然间又转身翩然一笑,脸色无比的苍白,或者是一堆尸山血海的画,透着浓郁的死气。
嗯……总算有点刺激的东西了。
吓得姬茵茵双腿发软,抱住了安不浪的胳膊。
安不浪知道,这次少女不是装的,她是真的怕鬼。
安不浪不怕鬼,他从鬼的起源鬼的诞生,都有很深的研究。
这些东西说到底,也就是某种生命能量的异变而已,更高层次的则涉及到灵魂与法则的异变。对于他本人来说,就是一种比较诡异难测的危险,力量足够强就能够应对。
安不浪看了一圈的画作,看到有一幅画有一个女子格外漂亮,她在盛大的舞会中起舞,飘逸优美如天鹅,白皙的玉臂摆动间,在画中只剩半截,还有半截手,仿佛要伸出画外一样,所以看不见。
安不浪将身子靠近,打算认真观摩。
女子顾盼生辉,仿佛也在看着画外的人。
突然间,一个苍白无比的手,突然从画中伸出,抓向安不浪的心脏!
“啊!”少女尖叫起来。
啪!
安不浪一手抓住了那苍白尖锐的手,握了握。
“你好。”
少年温柔认真的声音,回荡在画室。
苍白手疯狂挣扎,却不得动弹。
安不浪看着画中的女子,表情友好:“你好,能问你个问题吗?”
画中巧笑嫣然的女子,双瞳突然流下血泪。
安不浪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嘭!
苍白的手突然消散了。
安不浪发现画中起舞的女子,已经将身子背对着他,看不见了表情,晚礼服下女子的玉背袒露出来,雪白光洁。
安不浪有些失望,摸了摸画,仿佛要继续跟女子亲密交流,但摸到的只是一张古朴又崭新的画纸。
他只得将目光投向其他的画作。
有个画作是一个宴会,不少穿着古老服饰的修士们觥筹交错,有一个厨师将饭菜端到他的面前,一大盘丰盛的美食,从画作内部端到了现实之中,散发着无比诱人的香味,似乎带着某种启示。
安不浪想了想,让俊狮一口吃掉了。
厨师流下血泪,然后转身就走。
奇怪的画很多,但安不浪不知是不是操作有问题,并没有过多的收获。
唯一有些眉头的是,不少画作,都跟船上的一场盛大的舞会有关。
安不浪离开了,他们一路随缘探索,倒也发现了一些其他线索,比如不知什么年代的生灵活动的轨迹,比如一些关于时间和岁月的启示。
安不浪等人开始有目的地寻找,终于找到了那个舞会的举办之地。
那是一个露天的舞台。
有大量修士在这里伴着星光举行派对。
这里的星光与月光格外耀眼,仿佛有一层银白光辉照亮所有。
优美动听的旋律响起,有美女抚琴伴奏,人们穿着华丽的晚礼服,在舞台上或是愉快交谈,或是翩翩起舞,或是开怀畅饮,坐而论道。
眼前的一切都格外的热闹,让人忍不住想要参与其中。
安不浪仔细地听,想要听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结果却是听到一阵嘈杂。
他看向舞台的另外一层,发现也有一队穿着书院服饰的修士,正在一旁仔细观察着舞台晚宴的一举一动,格外的认真。
从他们的言行举止来看,他们是比较正常的。
安不浪走了过去。
身穿书院服饰的十几个人当即面露警惕。
其中一个为首的外表颇为儒雅的中年人,将身后的众人护起来,神色颇为紧张,道韵在周身流转,引而不发,手中纳戒闪烁微光,又彬彬有礼地拱手道:“几位道友,你们突然来我们这里是?”
安不浪面露和善之色:“别紧张,我们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