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羽書架

精华小說 催妝 西子情-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展示

Eleanor Rachel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宴轻想推开凌画,但凌画转眼便睡着了。
他干瞪眼瞪了一会儿,见她呼吸均匀,不像是装睡,还真是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睡着的她,安静又乖巧。一时间瞧着她,倒是做不到将她推开了。
他只能又闭上眼睛,想着被她这样磨下去可不行,小骗子早晚有一日把他吃了。
论吃人不吐骨头,唯他身边这位靠着他睡的正香的人了。
程初知道宴轻新婚,几日内怕是抽不出空来跟他们出府喝酒,自从那日离开端敬候府后,他也没再去打扰宴轻,今儿自个儿憋不住了,便约了几个纨绔出城看枫叶。
走到半路上,没想到碰到了凌画的马车。
若是马车前坐着琉璃,程初也就打个招呼的事儿,但马车前坐的人不是琉璃,而是云落,他知道云落与宴轻寸步不离,车前坐着云落,车内一定坐着宴轻。
他老远就对云落招手,“云落云落,宴兄是不是在马车里?”
云落勒住马缰绳,对程初点头。
程初往车里探头,“宴兄?”
宴轻伸手挑开车帘,只露出他自己的脑袋,声音压低,“喊什么喊?大呼小嚷的,生怕一整条街的人都不知道你在街上吗?”
程初:“……”
他每次见着他,都是这么喊的啊!
他看着宴轻,也跟着他压低声音,“宴兄,怎么了?我不能喊你吗?”
宴轻看着他,“喊我做什么?”
程初挠挠头,试探地问,“宴兄,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不会是在马车里正在做什么不能打扰的少儿不宜的事儿吧?
宴轻一眼就看出程初脑子里装了什么废料,没好气,“不是,说,什么事儿?”
程初摇头,“没什么事儿,就是看到了云落,知道你在车里,问候你一声,几日不见,咱们大家都怪想你的。”
他转头问身后几个纨绔,“是吧?”
几个纨绔齐齐点头。可不是呗,没了宴兄跟着大家一起喝酒玩耍,就跟没了主心骨似的,玩着都没意思了。
宴轻问,“你们今日是要去哪里?”
“去城外看枫叶。”程初立即说,“宴兄,你去吗?”
宴轻回头瞅了凌画一眼,凌画靠着他的肩膀睡的很沉,无知无觉,刚刚程初大呼小嚷,竟然也没将她喊醒,她倒是心大,睡的踏实。
他摇头,“不去,你们去吧!”
程初知道他这几日新婚,肯定没空,但还是问,“宴兄,你哪日才能有空啊?”
“明日。”宴轻想着,明日凌画该是用不着他了。
程初立马开心,“那太好了,明儿一早,我去找你,咱们一起……”
他顿了一下,“喝酒?”
毕竟,那日他大婚,都没能与众兄弟敞开了喝酒,早早就回内院洞房花烛了。
宴轻点头,“行。”
程初让开了车前,宴轻落下车帘子,云落驾着车继续往前走。
马车离开走远,宴轻纳闷,问左右,“既然宴兄说不是在做什么没打扰他,那他刚刚为什么压低声音说话啊?”
有一名纨绔很聪明地说,“大概是程兄你的声音真的太大了,震了宴兄的耳朵。”
程初翻白眼,“才不是,我跟宴兄斗蛐蛐时,比这还大的声音也不是没有过,那时候都喊破了嗓子,宴兄也没嫌弃我声音大,他的声音比我的声音还大。”
又一名纨绔说,“大约是震到了嫂子的耳朵?”
起源中的约定 星空0羽久
程初一拍脑门,“应该是了。”
他已经十分见识了宴轻是如何维护凌画的,但凡碰到凌画的事儿,他这个宴兄身边第一好兄弟,都得退避三舍。
马车回到端敬候府,凌画依旧没醒来。
宴轻动了动身子,凌画也跟着他身子动了动,但依旧睡的很香。
宴轻想喊醒她,但瞧着她睡的这么香,都觉得将她喊醒都下不去手不是人干的事儿,于是,瞪了她一会儿,憋着气将她抱起,下了马车,往府里走。
云落在他身后,悄悄地睁大了眼睛。
他看到了什么?
这么短的时间,不待见主子的小侯爷,竟然能够抱着睡着的主子下马车回府了?他觉得他大约可以不用为未来担心了。
凤与彼岸行
宴轻一路抱着凌画,倒是没想过要假身后跟着的云落之手,心里多数想着的是,怎么跟没长肉似的,这么轻,天天都不好好吃饭吗?还是她一直以来都这么轻?还是她为了萧枕劳心劳力奔波在外这两个月给累的?
管家见宴轻和凌画回来了,且小侯爷抱着少夫人,顿时一惊,“小侯爷,少夫人怎么了?”
不会是受伤了吧?
他可是没忘记那一日小侯爷被人抬着送回来,受伤的情形依旧历历在目。
宴轻摇头,脸色说不上好,“没怎么,睡着了。”
管家松了一口气,连忙让开了路,不是受伤了就好,吓他一跳。
宴轻熟门熟路地来到海棠苑,琉璃正坐在海棠树下看书,看的十分入迷且认真,听到脚步声,头都没抬,显然是入境忘我了。
云落看了琉璃一眼,快步走到门口,为宴轻推开了房门。
宴轻抬步走了进去,穿过外间画堂,进了内室,内室依旧如大婚那日一样,满目喜庆的红色,他脚步顿了一下,快步走到床前,将凌画放到了床上。
凌画翻了个身,蹭了蹭枕头被褥,找个舒服的位置,继续沉沉睡去。
宴轻看的好气,在床前瞪着她驻足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前脚刚离开,后脚凌画便睁开了眼睛,弯起了眉眼,径自无声地笑了一会儿,然后又闭上眼睛,满足地抱着被子睡了。
她虽然这几日没怎么歇着,每日都要出去一趟,但到底晚上有着充足的睡眠,哪能跟那日从岭山骑快马跑回来当夜以及新婚当夜一样倒头就睡的跟猪一样?
她早先在马车里,睡着也是真睡着,否则骗不过宴轻,后来还真是被程初的大嗓门给吵醒了,不过没睡醒,脑袋迷迷糊糊的,索性又继续睡,回到端敬候府门前时,宴轻将她抱起来,她也迷迷糊糊的,半醒未醒,索性一装到底了。
宴轻不愿意吵醒她,与程初说话压低声音,回到端敬候府,也没喊醒她,将她抱着进房,凌画觉得,他与宴轻的未来,一定会如她所愿的。
在宴轻眼里,她虽然可恨,但大约以前刷的那些好感度,还真是没白刷。
宴轻出了房门后,见琉璃依旧低着头坐在海棠树下,很是入神忘我,云落站在她面前,盯着她手里的书,看起来也瞧的浑然忘我。
他好奇,走近瞅了一眼,哦,是剑谱,怪不得琉璃这个武痴看的入迷,连她嫁小姐也不管了,怪不得云落也跟着看的入迷,默不吭声的。
他转身走出了海棠苑。
管家等在海棠苑门口,见宴轻出来,对他试探地问,“小侯爷,今儿您和少夫人去张家,可还顺利?”
其实他想问,张家人没难为小侯爷吧?刚做纨绔那会儿,小侯爷派他往张家送年礼,张家都是拒收的,还让他给小侯爷传话,以后都不要来了,小侯爷也是真听话不去了,也不让他再送年礼去了。
大婚前,他请示写请帖时,小侯爷在窗前站了半天,才提笔给张家写了一张请帖。张家虽没来人,贺礼却到了,也是一个态度。
坍缩
今日,小侯爷带少夫人上门,这关系,若是能缓和了恢复了,真是再好不过。
宴轻点头,“顺利。”
管家又试探地问,“这么说,您瞧见张老夫人了?”
“嗯,瞧见了。”宴轻点头,“还能活五年,精神着呢。”
还能抬起手指头,指着他,训上那么一句。
管家顿时笑呵呵,“那就好,张老夫人可喜欢少夫人?”
他是知道张老夫人以前不喜欢厉害人的,他们家的少夫人,那是过于厉害的人。
宴轻嗤笑,“喜欢的紧。”
连喜欢的他都靠边站。
管家闻言很是开心,果然少夫人娶进门,整个端敬候府不止有了生气,热闹了,且外出行事都十分顺利了。
宴轻忽然吩咐,“让厨房的厨子尽点儿心,别总是一成不变的菜式,没事儿的时候,多研究研究菜品,反反复复的菜,爷都吃腻了。”
管家一愣,连忙点头,“老奴这就吩咐下去。”
这可是一件打紧的事儿,小侯爷吃腻了,吃不下饭可不行,必须尽快出新菜。


Copyright © 2021 昇羽書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